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青楼小倌穿肉漫[重生] > 正文 35名倌花下死

35名倌花下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浅葱学园长用力地把秦贞摔在大床丨上,冷峻的脸上满是怒气。

    “你打算怎么跟我好好解释一下,嗯?”

    浅葱帝王一般缓缓地走近大床,单手慢动作地扯开领带,欺身压上去,贴近秦贞的耳鼓。这个人的身形高大而富有男丨性的侵略性,一贯冷漠而游刃有余的眼睛里燃烧着冰冷的怒火,似乎要把身下这人凌丨虐丨至丨死,

    “怎么不说话?”

    浅葱捏起秦贞的下巴,眸子更加阴暗了。

    手中捏着的这人,清澈的眸子里满是泪痕,苍白的面色在月华之下微微颤抖着,好像稍加使力就能捏碎。浅葱收紧了放在秦贞腰丨间的那只手,另一只手从他敞开的浴衣领口滑进去,用力捏紧了他的乳丨尖,

    “你在发抖,”浅葱压抑着怒气的鼻息喷在秦贞的脖子上,那只手由粗暴的揉丨捏换成有技巧的拨丨弄。秦贞的身体因恐惧而颤抖着,现在因为情丨欲的刺丨激而变得更加敏丨感,他在浅葱的手掌下露出迷丨乱地晃丨动着腰部迎合,急促呼吸着的口中断断续续地溢出难丨耐的哼声。

    浅葱骤然而停,低头逼问道,“为什么。”

    “我……”秦贞苍白如纸的唇边淫丨乱地流淌出口丨涎,像是抓住什么救命稻草一般,攀在浅葱结实的胸肌前不住蹭动,

    “我不知道你会来……我……我以为你不会来了。”

    “啧,”浅葱冷声一哼,“你是害怕我不会来救你,还是害怕我打扰你和别的男人正在做的事情?”

    他们位于城西一处五星级酒店顶楼套房,透过四周完全的玻璃墙装潢,整个城市的不灭灯火在他们周遭闪烁着。卧房外的保镖们正胆战心惊地垂手而立,地板上捆着两个胖猪似的男人在地上蠕动,堵着的嘴里发出呜呜的声响。

    如果尹乐在现场,他一定能指出,这是漫画中极具代表性的一个精彩段落。学园的对立党为了威胁浅葱,设计绑架了受君,在给他下了药强上之际,浅葱带着人一举击破反派的阴谋,救出受君。带着蓬勃的怒气和变态的占有欲,浅葱惩戒般地把受君就地正法。

    相当精彩的一段h。

    只不过受君被替换成了秦贞。不,准确的说,是被催眠成小贞人格的秦贞。

    浅葱点到为止地从床上撑起来,傲然走到窗边的一把高大的椅子上坐下。椅背遮挡住明亮的月光,在他脸上投射下捉摸不定的阴影。然而从动作看,他显然十指相对,玩味地看着床丨上挣扎扭动着的秦贞。

    秦贞迷丨乱地倒在被褥上,浑身被春丨药烧出一层淡淡的粉色,反倒比平时更平添一种诱丨人的气息。浴衣随着他的挣动一点点滑落,白的牛奶膏似的身子从暗红的袍子里倾倒下来,

    “求求你,”秦贞哀求的眼神从未如此楚楚动人,“抱我。”

    “想要让我抱?”浅葱似乎忍俊不禁地轻笑了一声,抬起一只脚冲着秦贞勾了勾,“那就自己爬过来要。”

    “嗯——”秦贞哑着嗓子应了一声,软着身子从床上滚落下来,浴衣几乎只是挂在身上。

    “用爬的,”浅葱的脚很好看,但却和主人一样带着鬼畜的威压,“我平时都是怎么调丨教你的,展示给我看看。”

    平日里清纯傲娇口是心非的小贞似乎少有这种媚丨态——迷丨离的眼神干丨渴地抬头注视着浅葱,加上一步一摇的曳行步态,那种从指间到腰窝的每一寸肌肤都叫嚣着的求丨欢姿态,简直如同猫爪挠心。

    “不错。”浅葱又勾勾脚腕,沉声称赞道,“含住。”

    秦贞受了蛊丨惑似地舔丨舔丨嘴唇,双手捧住浅葱的脚踝,迷丨醉地用脸从下自上地蹭了上去,最终张口丨含丨住了浅葱的大脚趾。

    浅葱依旧没有动,阴影里的脸上看不清神情。

    “这副淫丨荡的身体,”

    浅葱的脚趾巧妙挑丨逗着秦贞的舌丨头,□的时候挑出了一根银丝。这脚趾借着湿润,轻轻向下滑过秦贞的脖子锁骨胸肌,最终夹住了他的乳丨尖。秦贞立刻发出一声敏丨感的叹息,

    “这种淫丨荡的神态,”

    浅葱一边缓缓说着,脚上却丝毫没有放松对他敏丨感带的逗丨弄,就这么一路蹭逗下去,在他小丨腹流连一阵,终于用力抵住秦贞早已站起的□顶端,就这那里的湿润研磨着敏丨感红润的鬼头,

    “难道你要给别的男人看么?”浅葱的脚趾用力一夹,“不可原谅。”

    秦贞呜咽着爬行到他的膝间,雪白的腰线直立起来,柔软地弯出一个诱丨惑的腰窝。浅葱的手指顺着他的脊柱缓缓滑下,按住尾骨朝自己压来,一个猛烈的吻猛地罩住秦贞的双唇,有力的舌头直直刺丨入秦贞的口腔之中,仿佛要把他所有的氧气都吮丨吸而去,凛冽的力度在他口内反复刮擦。

    缠绕的迷乱之间,秦贞一手痴丨迷地勾住浅葱的脖子,一手销丨魂丨蚀丨骨地朝下探去,摸索着拉开浅葱西裤的拉链,从紧绷的内丨裤里探寻到那根胀丨大,用温热柔软的手掌包裹住。

    浅葱剧烈喘息着放开秦贞,看样子已经完全动丨情,他把秦贞的脑袋向下按去,

    “用嘴。”

    秦贞跨坐在浅葱的膝盖上,听到此言不满地哼哼两声,已经开始湿润的后丨庭来回蹭动着浅葱的膝盖,

    “乖,把它伺候舒服了,才能让你舒服。”

    秦贞这才一脸焦躁地软身趴下。他一开始似乎有点抗拒浅葱那里强烈的雄丨性味道,然而犹豫了一阵,还是如同舔丨棒棒糖那样执着粗长从底部丨舔丨起,缓缓向上,又用舌丨头灵巧逗弄着紫红色胀得晶莹的巨大鬼头。

    “你的口丨活又有进步了,”浅葱一手插入秦贞的头发,发狠地用力攥着,他没想到秦贞的口丨活居然已经变得这么好,事实上一向在床上冷静而占据主导的浅葱,第一次感觉到意识渐渐抛离自己,秦贞每一下似乎都恰到好处地舔到他最敏丨感之处,然而又留有悬念,让他简直不能自拔欲丨火丨中丨烧,

    “我……”

    浅葱一句话还悬在喉头,却只觉得丨滚丨精丨就要喷涌而出。

    一刹那间,开合着的尿丨孔猛地被堵死,向前喷涌着的热流撞击上回溯,简直像炸裂一样痛苦。还未及反应——

    他只感觉分丨身的根部和脖间猛地传来冰冷的触感。

    “你……”浅葱一身冷汗回流,机敏的意识马上回魂,迅速睁开眼睛。

    然而已经晚了。

    面前跪立的男人依旧魅丨惑地光着身子,然而眼神已经完全变了。

    不同于小贞的纤细敏感易于掌控,浅葱紧盯着这个制自己两处要害于股掌之中的人,本能地感觉到。

    这个男人很强。

    浅葱低沉地收起下巴,黑得发深的眸子紧紧盯住秦贞,脖子上的刀刃因此埋入皮肉,殷出浅浅一道血痕,

    “你不是秦贞,”浅葱断言道,“你是谁?”

    黑暗里传来一声轻笑。

    “客官您这可不对,”秦贞媚眼一挑,带着调笑的神情往他身上一靠,双手却紧了紧两处的夹刀,“小生开门做生意,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秦关之秦,单名一个贞字。哪儿能弄错了呢?”

    奇怪的是浅葱的那处在危急之下居然没萎了,依然精神地立在刀口之下。

    “青月楼第一名倌刀下死,也是古今一道风流美谈来着。”秦贞言笑晏晏地抬眼瞧着他,眸子在夜里都亮得显眼,

    “小生我可从来不强人所难,不过有两件事情想着请教客官,您看着哪个乐意答就答哪个。”

    浅葱不屑地哼了一声。然而却控制不住地走神了。

    他打量这个人明显不是他认识的秦贞。然而这副完美的身体,配上现在这副意气风发的无赖神态,却居然比从前还要性感百倍。正想着,却听秦贞继续笑眯眯地说道,

    “不过呢,你回答第一个问题,我左手就刀落;回答第二个呢,我右手就刀落。要命还是要**,要不要再考虑考虑?”

    “我不知道你是谁。”浅葱的眸子又深了些,嘴角幽暗地一勾,“不过你怎么会觉得这样就能逼我就范?”

    秦贞刚要张口,只听房门“笃笃”地响了起来。

    “学院长!学园长?”敲门声越来越响了,似乎外面的门卫开始找钥匙弄门了,“学院长,需要帮忙吗?”

    浅葱沉稳而阴狠地笑看着秦贞,那人还在玩世不恭地笑着与他对质,然而抵住自己喉头的那只手明显有轻微的颤抖。

    这人没有后援。

    胆子还真是大啊。

    “我说过,”浅葱一幅大权回握的姿态,毫不理会两处的利刃,十指交叉放在膝盖上,威严地俯视着秦贞,“在学园里,我就是法律。”

    卧室门发出一声巨响,有人冲了进来。浅葱也没抬眼,反倒低头握起秦贞的下巴,

    “背叛我的人——”

    浅葱显然没有注意,然而秦贞却用余光扫到了,一个黑影敏捷地贴着墙边欺身到他们附近。

    “——我都会用我的方式,好好地……”

    他的话没有机会说完了。那个黑影逼近他的身后,在他颈动脉的穴位上猛击一掌。浅葱学园长终于软软地垂下了头。

    秦贞有些吃惊地站起身来,手执武器贴近附近的墙面,余光扫到本来正在叫门的护卫们,全都一剁剁在门口倒成了麻袋。偌大的套房里,只有被捆着的猪猡反派们,依旧不懈地“呜呜”哼唧着。

    “秦贞。”是那个声音。秦贞一时间有点晃神。

    那个黑影抬手把面罩揭掉,又缓缓走到光亮处,几日不见,这人皮肤又晒黑了些,两颊清减得有些凹进去了。秦贞一脸怔怔的,光着脚慢慢走向那个人,抬起一只手轻轻抚上那人的右脸,有些艰难地说道,

    “相公。”

    “嗯。”

    “你来了。”

    “嗯。”穆迟沉沉地应了一声,拿一只手捉住秦贞的,放到唇边轻轻吻了一下。

    “穆迟。”

    “嗯。”

    “相公。”

    “哎。”穆迟俯身简单而用力地抱了一下秦贞,在他耳边说,“这地方很危险,浅葱的人很快就到,我们得赶快走。你有事要问他,可以把他带到其他地方,慢慢问。”

    秦贞脱力似地靠在穆迟身上,有些虚弱地抬眼一笑,“好,都听你的。”

    “你还能走么?”穆迟突然觉得有哪里不对。

    “好像有点困难。”秦贞喘得开始有点厉害,面色也像发烧似的不正常地潮红起来。

    穆迟赶紧用一支手臂捞住秦贞的腰,“你怎么了?”

    “我……”秦贞一只手用力抓住穆迟的后背,支撑着自己站着,头只能勉强抵住穆迟的颈窝,“今天我催眠是假的,可是……被下的药……好像是……真的……”

    “什么药?”

    秦贞喘得更加厉害了,本来就勾人心魂的那双眼睛,又重新涌进了迷乱的神情。他一个猛力,把穆迟的嘴唇对上自己的,

    “你觉得呢?”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读者】

    感谢请假时期一直支持我的各位读者大人们,一直不离不弃地鼓励着总受,实在是太温柔了。现在总受回来了(握拳),会用更多好文回馈大家。

    【公告】

    8月27号总受要开新文哟,名字叫《三张黄牌罚下床》(又名《专审攻x肉文受》),非常欢脱的一篇萌文,希望大家来支持哟~

    另外《青楼小倌穿肉漫》现在恢复定期更文了哟,是【周更】,读者大大们每周末都可以来看到更新哈~不过这个“周更”是最少保证的量,也就是说总受很可能会多更,但更新量不会少于这个,请大家放心~╭(╯3╰)╮

    【今日段子】

    上个月总受一直在电视台实习(很多梗可以在新坑里见到哦),重点是呢,我们频道只有播音主持a(攻样)后期小帅哥b(受样)和高大编导c(攻样),三个男人。

    c刚好告假回家,这天有领导ab和总受在审片子。

    a:(叹气撒娇)b都不肯帮我,好桑心好桑心。

    b:我哪有!

    领导:a你就算了吧,b已经心有所属了。

    总受私下点点头,想着领导果然是领导,要正正这个卖腐无下限的风气了。果然要提到b的女友了对吧!对吧!然而——

    b:(挺胸)对啊我已经心有所属了。

    a:是咩(趴桌子)

    领导:(淡定脸)是啊,b早就和c私定终身了。

    #这个全民卖腐的世界真的够了喂# #领导大人你这样真的大丈夫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