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古代架空 > 欲之国的太子 > 第1章 调教太子为成人典礼做准备

第1章 调教太子为成人典礼做准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天色亮了,太子寝宫里依旧是悄无声息。

    “太子,该起了。”飞蒙拉开遮掩的床帐,从侍者手里接过太子的衣衫,在雾宣耳边温柔地叫道。

    “嗯……”雾宣呻吟一声,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老师,今天也要吗?”

    “嗯,明天就可以休息了。”飞蒙答到。

    “哦……”雾宣揉揉眼睛,掀开了丝被。少年雪白幼嫩的肌肤裸露在空气中,飞蒙拿过半透明的纱衣给他穿上,伺候他洗漱后,手臂从膝盖下穿过,一把将纤细的雾宣抱起,来到太傅房里。

    后天就是东方欲之国太子的十六岁成人典礼了,这段时间他一直为了这件事在调教雾宣。

    房里摆着一排道具,还有一个特殊的椅子。飞蒙脱下雾宣的纱衣,把他放到椅子上,然后将椅子调成半躺的状态。

    雾宣**的身体他见过很多次了,但每次看都觉得很美。

    肌肤雪白,小小的胸脯上缀着两颗粉红色的**,浅色的肉茎下还藏着女子的**。

    只有皇族才会诞生这样的双性体。

    侍者端来一碗浅粉色的液体,飞蒙接过碗,用勺子一勺一勺喂给雾宣。

    这是合欢露,不仅具有滋补的效果,还能激发雾宣的**。

    喝完一碗合欢露,飞蒙用椅子上柔软的绑带将雾宣的手腕和脚踝固定在椅子上,让他的双腿大开着,露出肉茎下面的花穴。

    飞蒙洗干净手,轻轻地抓住雾宣的**揉捏着。

    “嗯……老师……”雾宣发出一声喘息,双手忍不住捏成了拳头。

    “太子,不舒服的话就告诉微臣。”飞蒙笑了笑,粗糙的手指捏住雾宣充血肿大的**揉搓起来。

    雾宣摇摇头,红着脸道:“不,老师每次都弄得我很舒服。”

    “臣惶恐。”飞蒙依旧笑得很温柔。他比太子大了十岁,太子六岁的时候就由他担任了太子的老师。所以他和雾宣的感情是非常深厚的。

    飞蒙俯下身子,含住雾宣胸口肿胀的**,用湿热的舌头来回拨弄,还不时用舌尖抵住乳孔,将太子的一对小乳吮吸得红肿起来。

    “嗯……啊啊……老师……啊……”雾宣浑身泛红,爽得扬起脖子呻吟出声。

    皇族本身就是要用身体为天下服务的,但在未成年之前,只能由自己的老师教会**之事,等到十六岁成人之后,行了破瓜之礼,才能自由与人交媾。

    所以飞蒙只能刺激雾宣的**和外阴,绝不能用任何东西插入太子体内。只是这样依然让雾宣**连连。

    雾宣呻吟着,身体微微地颤抖,**里忽然一阵湿热,**顺着甬道一直流到大腿上,将两腿之间弄得一片湿润。

    “啊啊……老师,下面湿了……哈啊……”雾宣舔了舔舌头,闻到空气中带着一股合欢花的香味。

    合欢花是欲之国少见的一种花,也是欲之国的国花,颜色嫩粉,带有一种淡淡的特殊香味,能让人发情,也是滋补的上品。

    因为从小就喝合欢花露,雾宣的体液也带了合欢的香味。

    飞蒙凑到雾宣两腿间,伸出舌头将他流出的**舔干净,然后用舌头来回舔弄着雾宣粉嫩的处子穴。

    “嗯啊……**……好痒……”雾宣湿漉漉的双眼望着自己胯间的太子太傅,唇瓣也被自己咬得水润一片。

    飞蒙那条灵活的舌头不断摩擦着自己的阴蒂,**非但没有止住,还流得越来越多了。

    “啊啊……里面……嗯……老师……进、进来……”雾宣两个穴不自觉地开始收缩起来,**收缩着似乎想夹住飞蒙的舌头。

    飞蒙啃咬了一阵肿大的阴蒂,才松口,有些无奈地笑了笑:“太子,这不合规矩。花穴未破瓜前万不可有东西插入。”

    雾宣不满地嘟了嘟嘴,道:“又没有人知道……哼,那我就罚老师你用舌头让我**。”

    “臣遵命。”看着雾宣有些不开心的脸,飞蒙却是觉得有些好笑,太子明明刚才就**了一次。

    说完,飞蒙再次伸出舌头舔弄起雾宣的花穴来。依旧肿胀的阴蒂根本不需要过多的刺激,被飞蒙舔咬吮吸一阵,就爽得雾宣媚叫着从花穴里喷出了一股清液,挺立的肉茎也喷出一股白色精液。

    “啊啊啊……老师……嗯……好舒服……哈啊……”雾宣弓起腰,若不是手脚都被绑在椅子上,他几乎就要从椅子上摔了下去。

    飞蒙舔干净雾宣射出的体液,站起身取了几枚小巧的圆蛋过来。

    这是魔法造出来的情趣用品,叫做震动蛋,可以靠魔力贴在身体上。

    飞蒙在雾宣的**上盖了两张丝片,才将震动蛋分别贴在两颗**上。他轻轻拨开雾宣的**,将剩下一颗震动蛋紧贴着阴蒂,才打开了魔力输出开关。

    “嗯啊……老师……啊啊……都不让学生休息呢……”雾宣呼吸粗重,微张着粉嫩的嘴唇喘气,向飞蒙抛去了娇媚的眼神。

    飞蒙控制着魔力的输出,并没有一开始就上最强的震动,他笑了笑,道:“太子可不像累了的样子。”

    雾宣还想说话,哪知道飞蒙忽然坏心眼地放开了魔力的输出,震动蛋瞬间疯狂地跳动起来。

    “啊啊啊……太……嗯……啊啊……太快了……呀啊……”雾宣尖叫起来,强烈的刺激让他连脚趾都绷紧了,巨大的快感让他再也不能分心去跟飞蒙说话,“哈啊……好爽……嗯啊啊啊……”

    “要射了呀啊啊啊……”仅仅几分钟的刺激后,雾宣便缴械投降了,**和精液一起设了出来,整个人瘫软在椅子上。

    飞蒙默契地关闭了魔力输出,取下雾宣身上的震动蛋,用温热的湿毛巾擦干净雾宣身上的污秽。

    “臣抱您去温泉宫沐浴。”飞蒙松开雾宣手腕和脚踝上的绑带,用纱巾盖住他微微泛红的身体,打横将浑身瘫软的雾宣抱起,前往温泉宫。

    雾宣闭上眼睛在温泉里泡着,胸口剧烈起伏着,似乎依旧还没从刚刚的**里恢复过来。

    飞蒙在池边候着,等到雾宣平息下来,忽然听见他问道:“老师可知道我选的行破瓜之礼的人是谁?”

    “臣不知。”飞蒙老老实实答道。

    行破瓜之礼的人由太子选好,再由皇上暗中通知,若不刻意打听,旁人很少有知道的。

    雾宣脸上露出一丝得意,道:“我故意叫父王明天才告诉他,让他措手不及吓一跳。因为这个人每次都不听我的话,连舌头都不肯插进来。”

    “太、太子……”飞蒙无奈地看着他。心里却很是诧异,万万没想到太子竟然选了自己行破瓜之礼。

    破瓜一事意义重大,他却是没想到自己在雾宣心里会这么重要。

    “虽然老师每次都不肯插进来,但是肯定很难受吧。”雾宣笑起来,别有深意地看了一眼飞蒙的胯下。

    飞蒙却只有无奈。雾宣有时候真像个小坏蛋,与端庄雅致的皇上雾聆可区别大了。

    说着雾宣却偏偏又红了脸,小声道:“行破瓜之礼的时候,老师可要温柔一点。”

    雾宣像个小坏蛋,大概也是飞蒙耳濡目染教出来的。

    只见他忽然露出了一抹暧昧的笑容,一字一顿道:“臣必当温、柔、待、殿、下。”

    第2章 在成人典礼上被太医检查身体,自慰给全国看【彩蛋雾聆孕交】

    今天是欲之国太子雾宣的成人典礼,街上万人空巷,能赶到典礼现场观看的人都赶来了。

    十只魔法道具神之眼围绕着祭坛,不仅要将成人典礼的情形投影到祭坛左右两边巨大的屏幕上,更负责将影像转播到全国各地的魔法长手中,再由他们播放给不能到现场的国民观看。

    大祭司完成了祭祀之后,接下来便是雾宣表演成人礼的时间了。

    雾宣穿着半透明的镶金白纱衣,底下未着寸缕,粉红的**和**在纱衣里若隐若现。他微笑着走上祭坛中央,道:“今日便是本宫成人之日,从今往后,本宫便可协助父王处理国事。”

    坐在一旁的皇帝雾聆满意地看着自己的儿子,道:“为了检验太子的贞洁,有请章太医为太子做检查——”

    被魔法扩大的声音传到现场每个角落,人们顿时兴奋起来。

    “臣在。”章映雪恭敬地应到,起身前往太子身边,为他做检查。

    “有劳太医。”雾宣摊开双臂,任由章映雪脱下自己聊胜于无的纱衣,**着全身站在祭坛上。

    “啊……太子的皮肤真白!”

    “**是粉色的呢!”

    人群中立马叽叽喳喳地讨论起来。

    章映雪戴上手套,握住雾宣刚好能被手掌抱住的**,温柔地捏了捏,手里的触感是滑腻的柔软,没有不健康的硬块。他又捏住雾宣小巧可爱的**,揉搓到**肿大,也没有发现任何问题。颜色和手感都是绝佳的。

    “太傅大人请过来抱住太子。”章映雪看向一旁的飞蒙,示意他过来帮忙。

    飞蒙起身来到雾宣身边,冲他笑了笑,以把尿的姿势抱起了雾宣。

    双腿大开的姿势,让雾宣的肉茎、花穴和屁眼都暴露在大家面前,章映雪拨开**,露出里面鲜红的媚肉,然后又抚摸了一遍菊穴的皱褶,满意地看到菊穴健康地收缩着。因为在未破瓜之前,太子的**是不允许任何东西插入,所以章映雪只是检查了外部。其实这个检查也只是一个形式,目的还是在展示太子的**。

    神之眼更是毫无保留地将太子**和花穴的画面投射在巨大的屏幕上,又传输到全国。太子殿下粉嫩的分身和**被举国上下看了个遍。想到这里,雾宣不免有些脸红。但他知道,接下来会有更让人面红耳赤的事情——他会在全国子民的面前表演自慰。

    飞蒙将雾宣放在垫着软枕的椅子上,顺势把他的双腿挂在椅子扶手上,好让他的花穴暴露在神之眼下。

    做完这一切,飞蒙向他行了礼,然后便退了下去。

    雾宣深呼吸一口气,双手搭在自己的胸上,开始揉搓起来。

    16岁刚成人的雾宣并不像父王那样拥有一对**,但敏感度却丝毫不差。雪白的乳肉在他纤细的指间变形,雾宣不时伸出两指揉捏自己粉嫩的**。

    “嗯……啊啊……啊……本宫的**很、很敏感……嗯啊……”敏感的**被揉捏得更加肿大,雾宣嘴里忍不住发出可爱的呻吟声,他不光是要自慰给全国看,还要向大家展示自己的敏感点。神之眼不光是传播图像,连声音也要一并传送出去,所以雾宣甘甜的呻吟传入了所有人耳中。

    雾宣脑海中浮现的全是飞蒙调教他时的情形,他学着飞蒙的动作,一只手揉搓着自己柔软的**,另一只手则顺着平坦的小腹一路往下,握住了自己粉嫩的肉茎,上下撸动着,手指不时摩擦着**和马眼。

    “唔……嗯啊……”雾宣的呼吸变得有些粗重,他舔了舔嘴唇,用有些颤抖的声音解释道:“本宫很喜欢……嗯……摸这里……啊啊……很舒服……”

    回到现任皇帝雾聆身边的太医笑了一声,凑近雾聆耳边,低声说道:“太子似乎比皇上您当初更加放浪呢,您当年可只顾着呻吟了,什么话也没说。”

    雾聆脸颊微微发红,小声道:“这么多年的事情了……映雪你还拿来取笑我……不过宣儿在这种场合下也不胆怯呢,看来飞蒙真的把他调教得很好。”

    “那是皇上您眼光独到,飞蒙可是本朝第一个官位这么高的少数民族。”章映雪微笑着道。

    雾聆却笑道:“飞蒙自然是很厉害的,要不然我怎么会让一个十六岁刚成年的少数民族来当雾宣的老师。”

    飞蒙站得比较远,自然没有听见皇上夸他,他现在正全神贯注地看着太子的表现。

    雾宣刚刚呻吟着射了一次,白白的精液全部射在了他脚下的毯子上。

    飞蒙并不知道雾宣是在想着他自慰,雾宣也不能当着全国的面告诉他,他只是再一次想象着飞蒙的手是如何挑起自己的欲火,并跟着他的动作让自己得到快感。

    雾宣摸到自己的花穴,那里已经流出了很多淫液,湿得一塌糊涂。他掰开**,露出里面肿胀不堪的阴蒂,并起两根手指在上面揉搓起来。

    “啊啊……这是本宫的……女穴……哈啊……本宫的阴蒂好痒嗯……啊啊……”口水从雾宣的嘴角流出来,现场的民众们忍不住吞了吞口水,太子那么诱人,真想帮他身上的体液都舔干净。

    雾宣自己的手指并没有飞蒙的灵活,揉搓自己花蒂虽然也很舒服,总是始终没有飞蒙带给他的快感那么强烈。雾宣水汽朦胧的眼睛瞥到一旁的桌上摆着他专用的道具,顿时一阵欣喜。

    他从一旁的桌子上拿来两颗震动蛋,隔着丝片贴在自己两颗**上。魔力接通后,震动蛋开始翁嗡嗡地跳起来,**上酥酥麻麻的快感让雾宣身体一抖,腿软得几乎要从扶手上掉下来。

    飞蒙说他的**还比较脆弱,直接贴着震动蛋**很容易磨破,所以一定要他隔着丝片。可是丝片上的经络也跟着震动蛋以前刺激他的**,雾宣怀疑这不过是飞蒙的托辞,他就是喜欢耍一些小小的坏心眼。

    雾宣又摸到一颗震动蛋,手指分开**,然后将震动蛋对着阴蒂塞了进去,震动蛋自动贴附在阴蒂上,瞬间开启了震动。

    “啊啊啊——”雾宣仰头靠在椅背上高声尖叫出来。高速的震动不断刺激着他的阴蒂和**,强烈的快感涌入大脑,爽得雾宣难以抑制地流出了眼泪。

    **从蜜洞里流出来,被震动蛋打得发出啾啾的**水声,听得人面红耳赤。

    “嗯啊……啊……震动蛋太厉害了……啊啊……**……酥酥麻麻的……嗯……哈啊……啊……**也……啊啊……”雾宣绷紧了脚趾,迷离地看着天空。

    他正当着全国的面自慰,正当着大家的面露出自己**的一面。

    只是这么想着,雾宣的身体就无比地燥热。感觉到雾宣体内的骚动,震动蛋忽然加强了震动,又快又狠地跳动起来。

    “嗯……啊啊——!啊啊……要……要丢了……啊啊啊——!”雾宣身体猛地一抖,一股透明的**从**里喷了出来,将地毯弄得**的。

    虽然得到了**,但花穴里非常空虚,想要什么插进去……好想要……

    雾宣咬住牙齿,摇了摇头。晚上就能破瓜了……再忍忍。

    【章節彩蛋:】

    “映雪……啊啊……慢一点……宣儿在……在动……嗯啊……”雾聆双手抓着床单,高高挺起的孕肚格外显眼。

    “因为我不是他爹爹,所以想把我踢走?”章映雪笑了笑,身下**的动作丝毫没有停。

    “啊啊……啊……说什么呢……嗯……要顶到了……啊啊……”雾聆的双腿大大分开,章映雪可以看见自己粗硬的**在红艳的穴肉中进出的样子。**被带进带出,但顾忌到雾聆孕夫的身份,章映雪也不敢插得太深。

    “谁让贺将军他回军营了呢……殿下的欲火只好让我来熄灭了。”章映雪低声道。他说完,雾聆的**顿时夹紧了。雾聆喘了几口气,道:“哈啊……你在吃醋吗?嗯……下次给你生个宝宝好不好?”

    章映雪叹了口气 道:“你的身体虚弱,生一胎就算了。我只要留在你身边就好。”他是太医,怎么会不清楚雾聆的身体情况。

    “嗯啊——!那里……啊啊啊……映雪……啊……嗯……好舒服……”**里突然被**戳中了敏感点,雾聆瞬间瞪大眼睛,嘴里不住地呻吟着,示意他再**那一点。

    “知道了。”章映雪舔舔嘴唇,专门用**戳弄那一点。

    “啊啊……好酸……嗯……啊啊啊……我……我不行了……嗯啊……”雾聆哭出声,他手一松,花穴里喷出一股**,全浇在章映雪的**上。

    章映雪一个激灵,白浊的精液射在了雾聆花穴里。

    雾聆喘着气,经历了**,他根本没有力气再动一动了,连摸摸自己的肚子安慰一下宝宝都做不到。

    章映雪拔出**,被****得红肿大开的蜜洞还没闭合,白色的精液从红嫩的穴口汩汩地流出来,看得他喉头一紧。

    雾聆知道他还没有尽兴,便抱着肚子挣扎着爬起来,跪在章映雪前面含住他依旧坚硬的**,尽力吞吐着。

    “殿下……”章映雪看着自己的**在雾聆嘴里进进出出,声音不禁沙哑了几分。

    射出来的时候,雾聆没来得及躲,只好吞了一部分精液进去,剩下的精液沿着嘴角流下来,滴到胸上。

    第3章 太子休息之后,夜里被飞蒙开苞流下处子血(上)【彩蛋将军皇帝千字野战肉蛋】

    等神之眼飞到近处,将雾宣**的花穴和红肿的**向全国展示之后,飞蒙便默契地冲到太子身边,将他身上贴着的、但他已经无力取下来的震动蛋一一剥离。

    飞蒙有些粗糙的手指不小心碰到雾宣的花穴时,雾宣忍不住颤抖了一下,发出只有两个人才能听见的细软的呻吟。飞蒙不动声色地接过侍从拿来的温热巾帕,细心地帮他擦干净留在身上的体液,然后帮雾宣穿上干净的纱衣。

    对自己的挑逗看起来有些无动于衷的飞蒙这么一本正经地做事,雾宣朝他嘟了嘟嘴,飞蒙只好无奈地笑了笑,示意他成人典礼还在举行。

    飞蒙扶着雾宣站起来,侍从立即撤下桌椅,贺昀大将军扶着皇上雾聆缓缓走到太子身边,雾宣对着贺昀尊敬地笑了笑,不苟言笑的大将军表情也软化了,朝他点点头后便跟飞蒙一起退下。

    贺昀是雾宣的父亲,但欲之国的皇族只认生下自己的人为父亲,并不在乎供给精子的人是谁。虽然如此,但雾宣对贺昀还是比对其他长辈要恭敬一些。

    雾聆拉着儿子的手,在祭坛上说起了祝辞,然而几乎所有人都不会注意去听祝辞的内容。毕竟穿着金色半透明纱衣的皇帝和穿着白色半透明纱衣的太子足够吸引他们全部的注意力了。

    36岁的皇帝拥有一副成熟的身体,一对雪白的**几乎要把衣襟撑开了,**也变得很大,仿佛一颗熟透的葡萄。而他旁边16岁刚成年的太子雾宣身体更加纤细,**虽然还不大,但洋溢着一股青涩的美好。

    成人典礼的过程其实并不长,毕竟相信大家看完太子的自慰表演后,必定充满了**,不如早早让大家散了,各自找自己的相好发泄欲火。

    回到宫里,飞蒙和雾宣不得不分开,直到晚上破瓜时才能见面。

    雾聆亲自端来一碗滋补身体的汤,要雾宣喝下:“这是父王当年喝的,对身体非常好哦。”

    “谢谢父王!”雾宣笑道,他端起碗慢慢喝完,眨着跟父亲一样好看的眼睛忽然问道:“父王啊……我能问问,当年是谁给您破瓜的吗?”

    雾聆保养得依旧细腻光滑的脸顿时红了,害羞地嗔怪道:“你这孩子问什么呢?”

    “就是……想问问嘛……我有点紧张呢……”想到今晚期待已久的事,雾宣也忍不住红了脸。

    在欲之国,跟性有关的事情几乎没有禁忌,只是看个人愿不愿意而已。雾聆也没有觉得自己的**被侵犯了,他只是单纯的不好意思,不过毕竟雾宣不是外人,雾聆便说道:“是章太医……那碗汤当年也是他配好方子,托人带给我的。”想到往事,雾聆的脸上不禁充满了笑容。

    “原来不是贺将军啊……”雾宣有些意外。

    “我那个时候还不认识昀哥呢。”雾聆笑着摇了摇头,他看了一眼沙漏,道:“时间也不早了,我就先走了。剩下的时间你还得打扮一番呢。”

    雾宣跟父王道别后,便有侍女进来帮他梳妆更衣。雾宣毕竟年纪小,所以他其实有些不懂,明明飞蒙连他的**都见过了,那他穿什么性感的衣服对飞蒙来说还有诱惑力吗?

    侍女们将雾宣扒干净,然后用红色柔软的绳子在他身上绑来绑去,好一会儿才弄完。雾宣将信将疑地走到镜子前端详自己,才相信搞不好真的会让飞蒙大吃一惊呢。

    绳子从他的脖子往下,绕着他的两个**绑了一圈,不会勒到他,但这样却显得**格外突出,**的颜色和绳子的颜色几乎相得益彰。下身穿了条什么也遮不住的丁字裤后,侍女们给雾宣穿上了正常的外衣,束好腰带后,把他底下淫荡的穿着完全掩盖了。

    雾宣忍住想自慰的冲动,夹紧了双腿,企图将**压下去,然而越夹腿,他的**就越流越多,连布料稀少的丁字裤都弄湿了。

    沙漏一停,雾宣便听见有人敲了敲自己的门,随后门被推开,穿着长袍的飞蒙走了进来,雾宣坐在床上,有些不敢看他。

    飞蒙走过来,坐在他旁边,笑道:“害羞了?之前是谁一直挑逗我来着?”

    雾宣闻言鼓了鼓腮帮子,道:“今天可是人家的第一次……!害羞是当然的嘛!”

    桌子上放着两杯合欢露,飞蒙拿过来,递了一杯给雾宣,用低沉的声音笑道:“太子,喝完这杯合欢露我们就开始吧。”

    雾宣微微红着脸,却比他更心急,拿着杯子一饮而尽。他控制不了自己,他从很早之前就想跟老师**了。

    飞蒙刚喝完,就被雾宣搂住了脖子,毕竟跟他在一起待了十年,飞蒙默契地对上雾宣的嘴唇,跟他接吻起来。

    少年吻得很生涩,飞蒙用舌头顶开他的嘴唇和齿关,和他柔软的小舌头缠在一起,发出“啧啧”的声音。

    “唔……嗯……”雾宣被他亲得有些缺氧,飞蒙才放过他。交缠的舌头分开时拉出了长长的银丝,飞蒙解开雾宣的腰带,把他的外衣脱了下来,露出里面被红绳捆起的一对雪白小乳。

    雾宣被亲得迷迷糊糊的,却也没忘了对他有些惊讶的表情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他故意挺起胸问道:“我的**被捆得好看吗?”

    “好看……尝起来也会很好吃吧?”飞蒙的眼神暗了暗,低头含住雾宣的一颗**舔弄起来,为了不冷落另一颗红艳的小樱桃,飞蒙握住了他另一边**,用手指揉捏着他的**。

    “嗯……老师……啊啊……”合欢露渐渐起了效用,把原本就意乱情迷的雾宣推向了高峰。湿滑的舌头和干燥粗糙的手指同时逗弄着自己敏感的奶头,雾宣忍不住呻吟出声,将胸部挺起来,更加往飞蒙嘴里送。

    飞蒙啃咬吮吸着奶头,另一只手却开始往下直接扯烂了雾宣纤薄湿透的丁字裤。他伸手探到流出淫液的湿润花穴里揉捏阴蒂,笑道:“太子的花穴已经湿了哦,阴蒂也肿得厉害。”

    “啊啊……好痒……嗯……因为……想跟老师**……啊啊……花穴都被老师弄湿了……”雾宣身体一颤,开始配合飞蒙的动作轻轻扭动起来。

    飞蒙揉搓着阴蒂,心里却是在想如何给太子开苞,让他的第一次不那么痛。

    雾宣哪里还想得到这么多,只是一想到一会儿老师的**要插进他的**,他就无比地兴奋。

    【章節彩蛋:】

    贺昀抱着雾聆骑马慢跑在草原上,周围什么人都没有,只有他俩。

    难得雾聆单独出宫来见他,自然要带他出来好好放松一下。

    “贺将军……!停……停一下……”雾聆忽然抓紧了贺昀的衣襟,颤抖着声音叫道。

    贺昀不明所以地拉马停了下来,问道:“殿下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雾聆红着脸不说话,只是牵着贺昀的手探到自己腿间——那里已经被**浸湿了。

    “映雪不肯放我出宫,但是我想来见你,所以他……在下面插了东西……”雾聆因为羞耻和快感,眼里充满了雾气。

    章映雪看起来文质彬彬的,其实背地里坏心思可多,他在雾聆花穴里插入了一根小号的魔法震动棒,又在菊穴里插了肛塞,还不许雾聆直接告诉贺昀,所以雾聆一直忍着没说,直到震动棒让他**了一次才说出来。

    “臣知道了。”贺昀微微颔首,让雾聆坐稳,自己则飞身下马,找到一处干净地方,在上面铺了自己的衣服,然后抱着雾聆过来在衣服上躺下。

    他细心地脱下雾聆的衣物,替他抽出体内的震动棒。因为刚刚**,雾聆的**一张一合的,仿佛在对贺昀发出插入的邀请。

    贺昀脱下自己的裤子,伏到雾聆耳边道:“臣进去了。”

    说着,扶着硬挺的粗硬**插进了**的花穴里。

    “啊啊……嗯……贺将军……啊……”正高度敏感的花穴突然被炙热的**贯穿,雾聆忍不住发出了难耐的呻吟。

    贺昀不善言辞,但怎么让自家皇帝得到快感却是门儿清。他从雾聆的脖子一路吻下去,来到丰满的**上,开始舔弄他可爱的**。

    “啊……**……嗯……啊啊……好舒服……啊啊……哈啊……”贺昀脸上的胡茬戳在雾聆**上,让他又痒又麻。

    粗大的**在花穴里进进出出地**,雾聆的呻吟也没有断过,他紧紧地抱着贺昀,让**更加深入花穴里。

    红嫩的媚肉被**带出来又带进去,穴口都被贺昀操出了白色的沫子。

    “嗯……啊啊啊……贺将军……我、又要丢了……嗯啊……啊啊啊……”雾聆叫起来,**从穴里喷涌而出。

    贺昀只觉得自己的**被湿热的穴肉夹得紧紧的,又被**一浇,几乎精关失守。

    他让雾聆趴在衣服上,然后拔掉了他屁眼上的肛塞,雾聆发出了软软的呻吟,然后喘着气道:“贺将军……插进来吧,聆儿的后穴也好痒……”

    贺昀喘了口粗气,将被**弄得**的**全数插进了雾聆的屁眼里。

    “嗯啊——!好涨……啊啊……”雾聆的身体被撞得往前颠了一下。贺昀粗大的**几乎将他的菊穴插得满满的。

    “喜欢么?”贺昀沙哑着嗓子问道。

    “喜、欢……啊啊……喜欢……啊……嗯啊……”雾聆两个硕大的**被贺昀撞得来回抖动,煞是好看。

    贺昀笑了笑,握着他的腰继续凶狠地**干着。

    “啊!啊!……嗯……慢一点……啊啊……将军……哈啊……昀哥哥……啊……想射了……嗯……”雾聆被贺昀**得几乎哭出来,前面的小**也被**得射出了精液。

    被他一声“昀哥哥”叫得心神有些恍惚,贺昀一不注意竟然射在了雾聆的屁眼里。

    不过好在雾聆已经被操爽了。

    贺昀无奈地笑笑,遇到雾聆,他的忍耐力就会下降一大截。

    第4章 休息之后,夜里被飞蒙开苞流下处子血(下)【彩蛋雾宣x另一个攻】

    飞蒙用手指沾了雾宣的**做润滑,然后试探地将手指慢慢插进他紧致的花穴里。

    “啊——”雾宣的心猛地跳了一下,十六年来没有被任何东西进入过的花穴终于迎来了第一位客人。

    雾宣的花穴又湿又热,软软的媚肉紧紧地包裹着飞蒙的手指,似乎是怕他离开。飞蒙用手指在里面四处抠挖,想将花穴扩张开,要不然他怕雾宣会受伤。

    “嗯……啊啊……老师,这就是**被**的感觉吗……啊啊……好奇怪……”雾宣喘息着扭动身体,这种感觉太陌生了,但身体却莫名地喜欢这种感觉。

    “这叫做指奸,用手指奸淫太子的**……”飞蒙坏心眼地决定再教教自己的学生一些新东西,“用**插进去才是**穴哦。”

    雾宣冲飞蒙眨了眨眼睛,道:“那……那老师快把**插进来,我想要老师**学生的**……”

    “不喜欢指奸吗?不过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老师怕你受伤。”飞蒙无奈道。

    不,应该是穴紧吃不了大**才对。

    **里的某一点忽然被飞蒙按到了,雾宣觉得有道电流穿过,身体一颤,浑身都酥软了:“——哈啊!嗯……?老师……刚刚那里……摸到了,好麻……啊啊……”

    飞蒙知道自己摸到雾宣的敏感点了,他笑了笑,趁**被按得酥酥麻麻的时候又伸了一根手指进去,对着那一处抠挖。

    “嗯啊……老师的两根手指都……啊……插进**了……啊啊……”雾宣和父王雾聆不一样,他还是比较喜欢说一些放浪的话,雾聆却是因为羞涩,不太能说出口。

    飞蒙是边塞出身的少数民族,性格有着粗犷的一面,他自然也是喜欢雾宣这么浪荡得这么直白。

    “现在呢,喜欢老师用手指插你吗?”飞蒙笑着问到。

    “啊啊……喜欢……嗯……好舒服……啊……老师的手指好棒……哈啊……”敏感的花穴第一次被插入就得到这么快乐的体验,雾宣几乎都要讨厌起太子成年才能被人插穴的规定来了。

    敏感点第一次被手指这么无情地按压抠挖着,雾宣只觉得自己的花穴酥麻酸痒到了极点,然后透明的**突然从花穴喷涌而出,将飞蒙整只手都弄得湿漉漉的。

    “哈啊……老师……啊……学生……喷出来了……”雾宣瘫软在床上,大口喘着气道。

    飞蒙拔出手指,将外袍脱下,露出一身麦色精壮的肌肉来。他也喝了合欢露,**早就肿胀不堪了,只是担心雾宣受伤,才忍耐到现在。

    雾宣看着他胯下粗大的**,脸红了红,有些惊讶道:“老师的**好大……”

    这可比两根手指粗多了。雾宣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内心有些期待。

    “一会儿会让您欲死欲仙的……”飞蒙沙哑着嗓子道。他扶住粗硬的**,对准湿漉漉的花穴口,慢慢地插了进去。

    “嗯啊……!”老师的**好粗好热……雾宣只觉得自己的花穴被**撑开,一根粗大炙热的棍子紧贴着他的肉壁插进来。但因为太粗了,未经人事的太子并不能适应,他觉得自己的**快要被撑裂了,有一种裂开的疼痛。雾宣用带着哭腔的声音说道:“老师……呜……**好痛……”

    听到雾宣说痛,飞蒙立即心疼地停了下来,道:“没事没事,一会儿就舒服了。老师不会让你受伤的,相信老师好吗?”

    “嗯……”雾宣心里惦记着刚才被指奸的快感,便有些委屈地点了点头。何况他信任飞蒙,飞蒙不让让他有事的。

    飞蒙开始慢慢地**起来,一只手还揉搓着雾宣肿胀的阴蒂,让他得到快感。

    “呜……嗯啊……啊……”又痛又爽的感觉让雾宣甜腻的呻吟带了一些哭腔。飞蒙渐渐往里顶,**忽然碰到了一层薄膜,他知道自己碰到雾宣的处女膜了。

    “我进去了。”飞蒙轻声道,随后握住雾宣纤细的腰,用力往里一捅,便突破了那层薄膜。

    “啊啊——!呜……啊……”身下突然一阵酸痛,感觉到花穴里有什么东西流了出来,雾宣的眼角渗出了眼泪,飞蒙俯身亲掉他的泪珠子,一边温柔地**起来。

    因为膜已经破了,飞蒙去**便可以全根没入。他慢慢地插到深处,也不忘记刺激雾宣的**和阴蒂。

    “嗯啊……啊……啊……老师……哈啊……”虽然花穴还是有些疼,但雾宣已经渐渐感到有了强烈的快感,跟刚才的手指不同,现在他的**被大**塞得满满的,里面每一处敏感点都能被照顾到。

    当**拔出来的时候,雾宣的处子血也跟着被带出来,将床单都弄脏了。看见血,飞蒙骨子里藏匿起来的兽性忽然被激发,他一边啃咬着雾宣的**,身下也忍不住加快了**的频率。

    “啊啊啊……嗯……啊……好快……啊啊……**好舒服……”雾宣潮红着脸,双腿缠上飞蒙的腰,毫无顾忌地呻吟着。

    “**不疼了吗?”飞蒙喘着粗气问道。雾宣的**紧得可怕,把他咬得死死的,里面的媚肉还不时地收缩,**简直爽得要死。

    “不……不疼了……嗯……好爽……啊啊……啊……啊……”他的身体被飞蒙**得上下晃动,不大的**也形成了一股小小的乳浪。

    飞蒙的两个囊袋随着**的动作打在雾宣的外阴上,发出啪啪啪的响声,把他白皙的皮肤都打成了红色。****干着花穴里的敏感点,让雾宣欲死欲仙地大叫着。

    “嗯啊……啊啊……**好爽……啊……老师……插得好深……啊啊……啊……”雾宣高声呻吟道,双手将身下的床单抓得皱巴巴的。

    原来**穴是这么爽的事情,比他想象的要爽多了。

    “老师说过,会让你欲死欲仙的对吧?”飞蒙笑了笑。

    “嗯……啊啊……老师……好棒……啊啊……好喜欢老师的大**……嗯啊……要被干死了……啊啊……”雾宣高声呻吟到。

    他的身体忽然一抖,一股强烈的快感涌上来:“唔——!啊啊啊……又要丢了……嗯啊……啊啊……老师……嗯……”雾宣哭喊着,花穴里又潮吹了一次,连**都一起被干射了。淫液喷涌而出,却被**堵在花穴里,发出淫荡的响声。

    “哈……那我们一起……”飞蒙舔了舔舌头,加快了干穴的频率,然后终于在雾宣**里射了出来。

    飞蒙拔出**,雾宣**里的**、精液便争先恐后地涌出来,弄湿了床单。

    雾宣瘫软在床上,几次**让他都没有力气爬起来了。飞蒙一把抱起他,从房间里的密道走到雾宣专属的一处小温泉里。

    【章節彩蛋:】

    尚书何安有一个一岁大的宝宝,因为妻子回了娘家,他便把儿子抱来上朝。

    雾宣看小宝宝实在可爱,便把他抱过来,躲在龙椅背后的休息间里逗小宝宝玩。雾聆只好自己处理政务。

    今天上朝时间格外长,逗了一会儿,小宝宝在雾宣怀里睡着了。看他睡得香,雾宣也忍不住躺下来。

    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雾宣忽然觉得胸前一痒,睁开眼睛一看,小宝宝正隔着他轻薄的衣服,吮吸他的**。

    “嗯……别吸……我可不是你的娘亲,也没有奶给你喝……”雾宣笑道,他想把**抽出来,但动一下小宝宝就有哭的倾向,没办法,雾宣只好让他继续吮吸自己的**。

    敏感的**被小宝宝舔来舔去,雾宣的花穴一下子就湿了。

    “啊……真是的……嗯啊……”雾宣潮红着脸,忍不住摸上自己另一边**。花穴也痒痒的,好想**啊……

    雾宣想了想,决定把何靖书召进宫,罚他**自己一晚上。他侄子干了坏事,当然要他这个当叔叔的偿还了。

    夜里,何靖书入宫,雾宣当即抱着他撒娇道:“你侄子今天舔我奶头,把我的欲火都勾起来了,你这个当叔叔的要这么补偿我?”

    “我?我自然……负责帮太子你把欲火熄灭了。”何靖书笑了笑,抱着雾宣来到床上。

    他脱下两人的衣物,将**插进雾宣**丰沛的**里狠干起来。

    “啊啊……嗯……就是这样……哈啊……”雾宣放浪地叫起来,瘙痒的花穴终于吃到了大**。

    “太子的**还是一如既往地又湿又紧呢。”何靖书笑道,他含住雾宣的**啃咬起来,鼻端尽是雾宣身上的香味。

    “啊啊……你这个坏蛋……怎么也要吃奶……嗯啊……”雾宣双眼迷离,叫道。

    “因为太子的**很香啊。”何靖书舔了舔嘴唇,**狠狠地**干起来。

    雾宣被干得说不出话,只能发出“哦哦啊啊”的呻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