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古代架空 > 欲之国的太子 > 第25章 07-15 彩蛋合集

第25章 07-15 彩蛋合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07

    “您看,这是我国新生产的旋转震动棒,也许您可以考虑把这个也加入购买清单里。”雾聆穿着半透明的长袍,一双长腿若隐若现。他拿着魔法团新生产的能旋转的震动棒向外国来使推荐道。

    使者假装思虑着道:“我们与欲之国向来合作良好,自然不会怀疑您的产品……但毕竟价格不菲,还是希望您能向我们展示一下。”

    “当然。”雾聆笑了笑,拿起一根震动棒,侍从立即往上面涂了涂润滑液。雾聆解开自己的腰带,露出自己丰满雪白的**来。他大张着腿,一只手扒开自己的**,一只手将震动棒插了进去。

    震动棒感觉到花穴的温度后,立即开始了工作,细小的嗡嗡声几乎让人听不见。

    “嗯啊……您看,这……这是改良的,声音很小……啊……哪怕在外面用也可以哦……”敏感点被震动棒按压着,雾聆的女穴立即开始分泌淫液,双腿间变得水亮起来。

    外国使者偷偷咽了口唾沫,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雾聆的花穴看。

    “啊啊……开始转了……嗯……上面还有小颗粒……可以……啊啊……可以刺激敏感点……哈啊……”雾聆蜷起脚趾,忍耐着**向使者介绍震动棒的工作。

    “若只是这样的话,似乎改良也不大嘛……”使者摸了摸下巴。

    “不……啊啊……当然不是,”雾聆向侍从努了努嘴,侍从便将一个有着按钮的面板递给使者,“这才是我要说的……啊……我国的魔法团终于研究出了让不会魔法的人也能控制道具的方法了……”

    使者接过面板一看,上面还对每个按键进行了标注。他尝试着按下了加强和加快两个键,立即看到雾聆的身体抖了抖,呻吟也突然拔高了。

    “啊啊……!太快了……啊啊……好棒……嗯……插得好用力……哈啊……**都要麻了……唔……”雾聆的大腿爽得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双眼因为**而显得无比勾人。他一只手拿着震动棒,一只手忍不住揉捏着自己的奶头,冲着使者舔了舔嘴唇,道:“嗯……怎么样?”

    “太……太棒了……!我们立刻下单。”使者看着皇帝**、女穴、都有的奇妙身体,眼睛几乎都看直了。

    他大着胆子问道:“陛下,我……我能摸摸你吗?”

    雾聆温柔地笑了笑,道:“来吧。”

    使者喜出望外,立刻捧起了雾聆的酥胸,又揉又搓的好一顿抚摸。接着又探到雾聆的花穴,挑逗着他的阴蒂。

    “啊啊……您的手法……啊……也很棒呢……啊啊——”花穴按摩棒**干着,阴蒂也被人揉捏,雾聆爽到了极点,立刻喷出了一大股淫液,将使者的手都弄湿了。

    “啊……这怎么好意思……”雾聆捧起使者的手,用软滑的小舌头一点点地将上面的淫液舔干净。

    使者的裤子鼓起来一大块,他捂着裆,大叫道:“陛下,今年生产的新型震动棒请务必全部卖给我们!”

    08

    贺将军从边疆回到皇都,雾聆喜出望外地给他设立了接风宴。

    夜里,皇帝寝宫中三条人影纠缠在一起,发出令人面红耳赤的呻吟声。

    “嗯啊……啊……慢、慢点……啊啊……嗯……太快了……啊……”雾聆夹在章映雪和贺昀中间,被他俩一同**得眼泪都出来了。

    **干着雾聆花穴的贺昀担心刚生完宝宝的雾聆受不了,闻言便老老实实地将速度慢下来。**干着雾聆菊穴的章映雪倒是没有改变速度,反而舔了舔雾聆的耳朵,笑道:“聆儿受不了了?身体可不是这么说的哦。”

    “啊啊……映雪……嗯……你讨厌……唔啊……”贺昀慢下来,反而和章映雪形成了时间差,花穴和肠道里的敏感点被轮流**干,雾聆得到快感反而比他俩同时**干更加持久。

    刚生完孩子没多久,雾聆丰满的**一受刺激就开始自己往下滴淌奶水,贺昀低头含住一边奶头,吮吸起他的奶水来。

    因为是在雾聆背后,这样的体位让章映雪并不能咬到奶头,他便伸出一只手揉捏着雾聆饱涨的**,只是轻轻地一挤,一股乳白的奶水便射向前方的贺昀。

    “哼……身为宣儿爸爸,贺昀你居然跟孩子抢奶喝,有没有一点自觉?!”章映雪一边顶干着雾聆的屁眼,一边对贺昀冷嘲热讽。这么多话在雾聆和贺昀耳中听来,其实就是“我也想喝奶”。

    “嗯、顶到了……啊啊……好深……哈啊……好舒服……啊啊……”两个**都被粗大的****干着,雾聆哪里还能思考,原本想安慰章映雪,说等一下给他喝奶的话,被这两个人来回**干得早就抛到了脑后,只是随着快感发出动听的娇喘。

    雾聆虽然不后悔怀了贺昀的骨肉,但因为肚子里的宝宝,他无论跟谁**都不太痛快。雾宣这孩子就喜欢闹他,虽然**时的胎动也让他得到了更多的快感,但他总要顾及宝宝,担心滑胎。现在终于卸了货,雾聆才能这么肆无忌惮地跟贺昀和章映雪一起**。

    听到雾聆忘情的呻吟,章映雪“嘿嘿”地坏笑起来,问道:“陛下,是我章映雪**得您比较爽呢,还是贺将军**得您比较爽呢?”

    处于极乐中的雾聆脑子有些不清楚,但也清楚这个问题他没法回答,章映雪的**虽然不如贺昀长,但却比他粗一点,贺昀则反过来,**不如章映雪粗,却比他长,轻轻松松就能**到自己的子宫。

    “都……啊啊……都爽……嗯……啊啊……好棒……”雾聆的奶水从乳孔里滴下来,奶香味混合着精液的腥味和**的味道,令整个寝宫里的气味让人意乱情迷。

    “……”贺昀暗自翻了个白眼,心道章映雪这个幼稚鬼,每次双飞都喜欢问陛下这个问题。如果可以,真希望下次不跟他一起**陛下。看上去人模狗样的,哪知道私下是个话痨。

    09

    二牛看着大牛扛着锄头出门之后,便拿着小点心摸进了嫂子的房间里。

    梨花正在做刺绣,她看见弟弟二牛走进来,吓了一跳,问道:“二牛!你……你进来做什么?”

    “我买了点心,给嫂子尝尝。”二牛笑道,眼神却直勾勾地盯着嫂子丰满的**看。

    梨花放下针线,准备接过糕点,忽然被二牛抱在了怀里。她大吃一惊,用力挣扎起来:“你做什么?!二牛……我是你嫂子……”

    “好吃不过饺子,好玩不过嫂子……嫂子你这么漂亮,又长了对大**,我想**你很久了……”二牛急色地将手伸进梨花衣服里揉搓着她的**。

    “啊……你别这样……嗯……你哥哥他要回来的……嗯……住手……”梨花羞红了脸,**被二牛粗糙的手指揉捏,她克制不住地发出了呻吟。

    “住手?嫂子你都舒服地叫出来了,你自己听听。”二牛得意地撕开梨花的裙子,一把扯下她的底裤,手指伸进花穴里搅弄了一会儿,“弟弟摸得嫂子爽吧,嫂子的**都流口水了,是不是想吃弟弟的大**?”

    “嗯啊……不是……不要这样……我、我是你嫂子……”梨花哪里敢承认,只好红着脸连连摇头。

    二牛把她推到床上,扒掉她的衣服,胡乱啃咬着她的**,一边啃咬舔弄一边道:“嫂子,让我好好疼你,我可会**穴了,保证让你舒服得还想要。”

    说着,二牛脱下裤子,把粗大的**插进了嫂子湿润的花穴里,开始用力**起来。

    “啊啊——!你……住手……啊……不可以……对不起你哥哥……嗯啊……啊……”梨花被**得几乎爽哭出声,但又因为感觉对不起自己丈夫,只能连连否认。

    “我哥不会知道的,他出门了。嫂子你好好享受吧!”二牛用力揉搓着梨花丰满的**,**狠狠地在她体内**,发出啪啪啪的响声。

    “啊啊……嗯……啊……”梨花不敢说什么,只好呻吟起来。二牛的确**得她酥酥麻麻的,**喷了一股又一股。

    “舒服吗嫂子?是我**大还是哥哥**大,嗯?是我操得你爽还是哥哥**得你爽?”二牛骑在嫂子身上,得意地问道。他知道梨花是欲拒还迎,其实被他**得可爽了。

    梨花闭着嘴不敢说话,二牛不高兴地将**拔出来,用手揉捏她的阴蒂,道:“不说老子不操你了。”

    “啊……是……嗯啊……是你……啊啊……操那里……啊啊啊……好爽……嗯……”梨花被欲火冲昏了头脑,放肆地淫叫起来。

    “我是谁?”二牛狠狠地拍了拍她的**一下,然后再次将**插了进去。

    “啊啊……你是二牛……嗯……是我的小舅子……啊……”

    “那……你在做什么?”

    “嗯……我……我……我在和小舅子通奸……啊啊……我是荡妇……啊啊……哈啊……”梨花羞红了脸,可是花穴又被**得很爽。

    门忽然被脸色铁青的大牛推开了,他怒道:“你们在做什么!?”

    床上的两个人吓了一跳,二牛差点被他吓软了。二牛眼睛一转,道:“哥!是嫂子勾引我!她说要和我通奸……不是我干的……”

    “我想起来有东西没拿,没想到就发现你是这样的人!”大牛走过来愤怒地抓起梨花的头发,道。

    “不是……相公你听我说……我……不是这样的……嗯啊……”梨花惊慌失措地解释道,然而二牛的**非但没有变软,反而兴奋得更粗了,还故意在她体内动了动。她忍不住呻吟了一声。大牛看见她这幅样子更加生气,一把将她推倒在床上,自己也脱了裤子,将**塞进梨花嘴里,怒道:“你这个婊子、荡妇,这么喜欢被男人**的话,就让你被**个够!给我舔硬了,老子要操你的屁眼!”

    “唔……唔……”梨花被**噎得掉出眼泪,然而二牛的**插在花穴里悄悄地**,又让她呻吟起来。

    大牛的**被梨花舔硬后,三个人换了换位置,梨花骑在二牛身上,让他操着自己的花穴,大牛在身后扳开她的臀肉,对着屁眼将**插了进去。

    “啊啊啊——!嗯……啊啊……”两根**在两个穴里**干的感觉,让梨花爽得哭了出来。

    “妈的,骚屁眼都不紧了,你是不是背着老子还偷了别的男人?”大牛揉搓着梨花的**道。

    “没有……嗯啊……相公……啊啊……我只是用角先生玩过后面……啊……没有别的男人……嗯……”梨花哭喊着解释道。大牛不在的时候,她总是忍不住用角先生插自己。但是插花穴怕大牛发现,只好改成插自己的屁眼。没想到插屁股也能得到快感,梨花便离不开这种感觉了,总要插一插才觉得快乐。

    大牛脸色缓和了些,毕竟梨花还是有名的美人,他还是很喜欢的。反正弟弟也不是外人,让他**就**了,总比和外人通奸来得好。

    “啊啊……相公……嗯……梨花好爽……啊……被**得好爽……”梨花被夹在两个男人中间,呻吟声听起来甜腻动人。

    “**好吃吗?看你的**全是水。”二牛忍不住问道。

    “嗯啊……好吃……啊啊……操死我吧……嗯啊……好棒……啊啊……”

    “荡妇!”大牛忍不住骂道,但看着弟弟**自己妻子的样子,他又很兴奋,“既然这么喜欢被男人**,以后就让我们兄弟俩操烂你的屄和你的屁眼!”

    “啊……**烂我的屄……啊啊……相公……**烂我的屁眼……嗯啊……”梨花兴奋地呻吟道。

    二牛咽了口唾沫,他嫂子看起来贤良端庄,没想到骚得这么带劲。

    兄弟俩操得尽兴后才放过梨花。看着浑身精液的梨花,兄弟俩竟然达成了一致,决定让她成为兄弟俩的妻子,两个人一起享用她的身体。

    10

    “皇上近来公务繁忙,身体想必疲惫至极了吧。”宫廷按摩师陈方一边给浑身**趴在按摩床上的雾聆抹精油,一边温柔地问道。

    “嗯……朕的背好痛……”因为自己的酸痛都是陈方赶走的,因此跟他说话时,雾聆的语气都忍不住充满了撒娇的意味。雾聆刚登基没多久,很多事都要亲力亲为,几乎快把年轻的皇帝累垮了。

    “臣知道了。”陈方笑了笑,保养良好的手指在雾聆柔嫩的背上按摩着。然后渐渐按摩到双手、双腿。

    按摩完四肢后,陈方又在手上倒了屁股和花穴专用的精油,仔细地涂在雾聆身上。

    “嗯……”雾聆微微红着脸,口中发出软软的喘息。陈方的手揉搓着他的臀肉,屁股被按摩得酥麻放松的感觉让雾聆又羞涩又舒服。

    “陛下,轮到前面了哦。”陈方笑了笑,扶着雾聆翻了个身。

    年轻的皇帝拥有一对**,即使是躺下来,**依然高高耸起,没有变形的迹象。这完全得益于陈方平时对他的塑型按摩。

    陈方用精油抹在**上,双手同时揉捏着**。

    “嗯啊……嗯……”雾聆抬手遮住自己通红的脸,嘴里吐出绵软的吐息。已经肿胀的**不时会被陈方的手指碰到,他的手指仿佛带电,摸得雾聆浑身都酥酥麻麻的。

    “陛下,这样可以吗?”陈方询问道。虽然他很熟悉雾聆喜欢的力道,但还是习惯问问他。

    “嗯……麻烦你再摸摸**……好痒……”雾聆小声说到,说完便羞耻地闭上了嘴。

    陈方笑了笑,双手同时揉搓起雾聆的**来,不时往外轻轻拉扯**,满意地看着**变得越来越肿大。

    “啊啊……嗯……啊……”雾聆的花穴也一张一合地配合陈方的动作,**从花穴里流出来,把大腿根弄得一片狼藉。

    陈方拿来毛巾,给雾聆擦掉花穴流出来的淫液,然后补涂了一次精油。雾聆雪白的身体变得油亮油亮的,看上去充满了肉感。

    陈方的手在雾聆馒头一样的**外揉压了一会儿,轻声道:“臣进去了。”说完,他用涂了女穴保养液的食指插进了雾聆的花穴里,食指不停转动,保证保养液能涂到花穴里每一个地方。

    “嗯啊……唔……啊啊……啊……”雾聆发出难耐的呻吟。陈方的手指修长,哪怕无心也经常按到他的敏感点,雾聆的花穴被陈方仔细涂抹的手指摸得酸爽不已,**止不住地流。好在保养液吸收得非常快,否则就要被**冲走了。

    陈方拔出**的手指,又擦干净雾聆花穴上的**,道:“陛下,结束了。”

    雾聆眼睛湿润地看着他,委屈道:“可是朕还想要……”

    陈方无奈地看着他,道:“我担心陛下太疲惫了。”

    “没关系……陈先生已经让朕放松了……”雾聆红着脸说道。

    “那么臣得罪了。”陈方咽了口唾沫,脱掉自己的衣服,用**直接插进了雾聆的花穴里。

    “啊啊……嗯……好棒……啊……”雾聆发出满足的呻吟,紧紧地抱着陈方。一对巨大的**被陈方坚硬的胸膛挤压着都变了形,随着陈方**的动作来回摩擦,柔软的触感足以让人**。

    **在花穴里顶弄**,操得**发出噗嗤噗嗤的声音。粗大的**戳弄着雾聆的敏感点,囊袋在外面拍打**,似乎也想挤进去。

    “唔啊……啊……陈方……啊啊……朕好舒服……啊……”雾聆红着脸告诉陈方自己的感受,他作为皇帝,自然知道鼓励臣下的重要性。

    湿热紧致的穴肉紧紧包裹着陈方的**,他自然也很舒服。

    “陛下今日并无其他安排吧,我们的时间还长着呢。”陈方舔了舔嘴唇,低声道。雾聆被操得眼泪都出来了,看起来就像一只任人**干的尊贵的兔子,简直可以激发任何人的兽性。

    护卫站在门外,听到里面嗯嗯啊啊的呻吟,无奈地摇了摇头。

    心说今天陛下也别想休息了。

    11

    雾聆小时候是个胆子比较小、性格又比较内向的孩子,他的父亲虽然将他立为太子,但对他的性格并不满意。

    这次雾聆又因为害羞,没能看完宫女和仆人的**启蒙,连心得都写不出,又惹怒了父皇,于是被罚关在小黑屋里,晚饭也不许吃。

    雾聆胆子小,到了夜里,更是害怕,眼泪几乎都要掉出来了。

    紧闭的窗子忽然敲了敲,章映雪的声音忽然从外面传来,小声道:“聆儿你睡着了吗?”

    雾聆惊喜地跑到窗下,回应道:“映雪!你怎么来了?”

    章映雪家里世代为官,他倒是很熟悉皇宫,但现在这么晚了,无论如何也不应该出现在这里才对啊。

    “我听我爹说你又被罚关小黑屋,估计你害怕,就跑过来陪你。我爹现在估计在陪皇上喝酒,你别担心。”章映雪解释道。

    他和雾聆是青梅竹马,再加上喜欢雾聆,对他的事情就格外上心。

    “谢谢你……”雾聆吸了吸鼻子,有些感动。如果被章映雪他父亲知道了,他回家肯定也要挨打了吧。

    “笨蛋,跟我客气什么。”章映雪笑道,他用力将沉重的窗子推开一条缝,将一个烧饼塞了进去,“我只找到这个,你先将就垫垫肚子。”

    雾聆忙接过来,烧饼已经冷了,但饿极了的雾聆哪在乎这个,他只觉得章映雪带来的东西特别好吃。

    “跟我说说吧,你这次又做什么惹皇上生气了?”章映雪席地而坐,准备在这里陪雾聆一晚上。

    “我……我……”雾聆的脸红了红,结结巴巴道,“宫女的**启蒙我没看完,心得也没有写出来……”

    章映雪挠挠头,道:“聆儿你太害羞了……可是聆儿你以后要跟很多人**啊,你以后可怎么办?”

    “唔……要不,我启蒙给你看?是我的话,你应该不会紧张了吧?”章映雪想了想道。

    “不……不要……”雾聆忽然委屈道。

    “怎么了?”章映雪奇怪道。

    “不想看映雪跟别人**……至少别在我面前跟别人做……因为……映雪跟别人不一样。”雾聆撇了撇嘴。

    章映雪心里一动,小心翼翼道:“为什么?聆儿是喜欢我吗?”

    没想到章映雪问得那么直白,雾聆脸颊通红,犹豫了半天,只发出了“嗯”的鼻音。

    章映雪开心得几乎飞起来,欲之国是不在乎身体跟身体的结合的,他们在乎的是精神的契合,章映雪真的雾聆会跟很多人**,但只要雾聆心里有他就可以了。

    “我也喜欢聆儿!我最喜欢聆儿了。”章映雪温柔道,“聆儿不是身体不好吗,所以我才央求父亲让我学医,以后我就是聆儿的大夫。”

    雾聆犹豫了一会儿,决定把真心话说出来:“映雪……我……我想让你四年后帮我破瓜,可以吗?我会跟父皇说的……所以……”

    “可以可以!我愿意!”章映雪几乎要跳起来,行破瓜礼的人自然是对太子意义重大的人,知道自己在雾聆心目中的地位,他怎么能不开心呢,“我一定会帮聆儿变得直率一些的。你每次被罚小黑屋,我都很心疼。”

    “父皇也是为我好,都怪我自己太没用了,明明是皇族,却那么害羞。”雾聆惭愧道。

    “没关系,以后我会帮你的。”章映雪笑道。

    他陪着雾聆一直到天泛鱼肚白,才悄悄地溜回去。因为有了章映雪的打气,雾聆之后的表现竟然越来越另皇帝满意,最终让他打消了另立太子的想法。

    12

    “老师……!”十四岁的雾宣从噩梦中惊醒,下意识地叫了飞蒙一声。他今天央求了父皇,让老师留在宫里陪他。

    还在挑灯夜读的飞蒙听到声音,忙回头看了看雾宣,然后走到他身边,握住他的手,道:“我在。宣儿做噩梦了?”

    “嗯……梦见我从悬崖上摔下去了……”雾宣委屈地看着他。

    飞蒙坐在床边,摸了摸他的头,温柔道:“醒来就好了,没关系,老师在这里。”

    雾宣靠在他怀里,大口呼吸着平复心情。他眉头忽然一皱,喉咙发出惹人怜爱的呜咽声:“老师……肚子疼……刚刚被吓到了。”

    飞蒙温暖的手掌贴在雾宣肚皮上,轻轻地揉起来:“老师给你揉一揉,一会儿就不疼了。”

    雾宣小时候经常容易肚子疼,越长大状况越减轻,这次因为忽然受惊,肚子竟然又开始疼起来了。

    疼痛逐渐减轻,但飞蒙揉得他太舒服了,雾宣便假装自己还没有好。他哼哼了两下,道:“老师,再上面一点……”

    飞蒙的手往上挪,认真给他揉起来。过来一会儿,雾宣又要求往上,一来二去,竟然挪到了胸上。飞蒙无奈地笑了笑,道:“太子最近不是说胸在发育,有些疼吗?”

    “那……老师揉轻一点。”雾宣见自己的意图被识破,脸不红心不跳面不改色道。

    “小坏蛋,我看你肚子早就不疼了吧。”飞蒙揉揉雾宣的脸,笑道。

    “因为……我听人家说,经常揉胸会变大嘛……老师是不是喜欢大胸?你看章太医就很喜欢我父皇的**……人家也想要**嘛!”雾宣撇了撇嘴,捏了捏自己的胸,还是嫌太小。

    “太子是什么样我都喜欢。”飞蒙无奈地帮他揉起胸来。他是不太在意胸的大小,但雾宣却在意地要死。明明还是个胸部刚发育的小鬼嘛。

    “嗯……可是小胸摸起来硌手,我想以后让老师摸起来舒服一点。”雾宣发出舒服的鼻音,道。

    原来是为了他么?

    飞蒙笑了笑,道:“好,我帮太子揉大。”

    他两只手一起摸到雾宣的**上,手指不时地揉捏肿胀的**。

    “嗯……老师……啊……好舒服……啊啊”雾宣紧紧抓着飞蒙的袖子,爽得呻吟出来。

    **被捏得酥酥麻麻的,酥软的麻痒一直传上来,雾宣忍不住挺起胸,把**往飞蒙手里送。

    “啊……嗯啊……老师……太厉害了……摸得我好舒服……”雾宣咽了口口水,花穴也痒起来。

    “老师……嗯……求你摸摸阴蒂……啊啊……学生要受不了了……嗯……”

    飞蒙很少能赢下心拒绝雾宣的要求,这次也是如此。他将手伸进雾宣没有穿内裤的睡裤里,探到花穴处,揉捏肿胀湿润的阴蒂来。

    “唔……啊啊……啊……好舒服……嗯……啊啊……”雾宣迷离着双眼,呻吟道。

    飞蒙摸了一会儿,雾宣将颤抖着身体达到了**。飞蒙擦干净手,又给雾宣擦了擦花穴,道:“现在能睡得着了吧?”

    “嗯……老师……跟我一起睡嘛,不要看书了。跟我一起睡的话,我不会做噩梦了哦。”雾宣品味着**的余韵,撒娇道。

    飞蒙没办法,只好吹了灯,抱着雾宣睡去。

    13

    “啊啊……将军……嗯……”寝宫里的豪华大床上,雾聆的腿缠在贺昀腰上,被他**得浑身潮红,嘴里也不住地呻吟着。

    然而床上不止他一个,他的儿子雾宣也正赤身**地像母狗一样趴在上面,任由太傅的**在体内进进出出地**。

    “嗯……啊啊……老师……好棒……啊……**得学生爽死了……啊啊……”雾宣的花穴被**填满了,敏感点被无情地戳弄,爽得他大声呻吟起来。

    和他一比,皇帝雾聆的呻吟则显得含蓄许多。贺昀一边**干着他成熟的女穴,一边含住他丰硕**上葡萄一样大的奶头吮吸起来。

    “嗯啊……将军……奶头好舒服……嗯……”雾聆身体颤了颤,挺身将**送进贺昀嘴里。

    贺昀吮咬得很仔细,似乎是在回忆当年和儿子雾宣一起喝雾聆奶水的细节。

    “啊啊……儿臣也要……啊……喝奶……嗯……”雾宣看了看,忽然笑道。他和飞蒙像连体婴一样,一边挨着飞蒙的**干一边爬到父亲身边,咬住了父亲另一边**,细细地啃咬起来。

    “嗯啊……!宣儿……啊……别咬父皇的**……啊啊……嗯……”一边**被自己的爱人吮吸着,另一边则被自己也在挨**的儿子啃咬,巨大的羞耻和快感,让雾聆直接喷出一大股**。

    “父皇的**这么大……宣儿最喜欢了。”雾宣道。雾聆的突然被他啃咬得亮晶晶的,泛着口水的光。

    雾聆脸红了红,显然是不甘示弱,伸手摸住了雾宣**,手法精巧细致地揉搓起来。

    “啊啊……父皇……嗯……**好舒服……啊啊……奶头痒痒的……啊……”雾宣忘情地呻吟着,飞蒙温柔却不失力度的**更是让他爽上了天。

    屋子里的几位宫廷画师倒是忙得团团转,他们要将雾宣和雾聆一同被**的画面记录下来,画成父子行淫图,然后通过魔法克隆,拿去销售。

    这样的纪念性限量海报,想必一定会卖得很好。

    14

    欲之国有个叫做丰节的节日,这个节日是为了庆祝丰收而设立的。按照传统,皇族会在宫里设下谢丰宴来招待群臣。

    皇帝雾聆和太子雾宣雪白**的**横陈在华美的桌子上,**上摆放着一些食物。

    头发上点缀着粉色的合欢花,嘴里轻轻咬着一颗葡萄,因为**是隆起的,特别是雾聆的一对**,放别的东西可能会掉下来,所以只好用糯米捏成乳罩的样式,覆盖在两人的**上,平坦的小腹上则是香甜的糕点。双腿紧闭,**被绳子吊起来,下面形成的三角凹陷盛满了酒,大腿上摆着晶莹剔透的薄生鱼片,等待着人们来品尝。

    食物并不多,这是为了教导大家不要浪费粮食,用皇帝和太子的身体来盛放,则是为了让人们明白食物的珍贵。

    宴席开始,大臣们便围着皇帝和太子开始进行品尝。

    章映雪和飞蒙仗着自己一开始站的位置好,凑到皇帝和太子的头边,咬下了他们嘴里的葡萄,然后亲吻起嘴唇来。带着果汁香甜的舌头与皇族柔软的舌头交缠,发出口水搅弄的声音。

    贺昀凑到雾聆下身,将酒一饮而尽,便用舌头在上面舔弄起来。这是他很喜欢的酒,所以残留在皮肤上的也要喝干净才行。雾聆的**根部和**上方被舔得酥酥麻麻的,**泄出来,嘴里虽然还在与章映雪的舌头纠缠不休,也忍不住发出淫糜的呻吟声。

    几位大臣将胸部上的糯米分着吃完了,雾宣和雾聆也不知道有多少条舌头在自己**上游走,只觉得胸部被舔得很舒服,红肿的**又涨又硬,好像有人又在上面放了颗樱桃一样。

    “啊啊……嗯……爱卿们……慢点吃……啊……”雾聆的花穴空虚得收缩起来,他一边呻吟一边招呼大臣吃自己身上的东西。

    “嗯啊……啊……”无数湿滑的舌头在自己身上游走,雾宣的**也是越来越多,桌布都被弄湿了。

    大臣们将皇帝和太子身上的食物吃干净之后,便开始脱下裤子,轮流**干着皇帝和太子身上每一个能使用的穴。

    皇帝和太子要用身体当做餐盘招待大臣,大臣也要用**喂饱皇帝和太子。而且在谢丰节这一天,皇族是不允许吃任何食物的,唯一能用来填饱肚子的是大臣们的精液。

    “唔嗯……好多好浓……嗯……”雾聆的脸上也被射满了白浊的体液,他眯着一只眼睛,正在吞咽一位大臣的精液。

    “咕……不够……嗯啊……本宫好饿……咕……还要吃更多的精液……”雾宣撒娇道。他吃下的精液还不足以填饱肚子,便索求着更多。不少人**穴**得快射的时候,便将**拔出来插进他嘴里,好让他喝精液。然而这样也使得雾宣吃了不少自己的**。

    宴席持续了很长的时间,等到结束时,皇帝和太子已经被大臣们的精液喂得饱饱的,连花穴菊穴里也被射满了精液。

    15

    章映雪一直有个大胆的想法,他想对雾聆做姜罚已经很久了。今天好不容易把雾聆哄得晕头转向,让他同意了。

    章映雪笑了笑,让雾聆跪趴在床上,自己则在雾聆面前一点一点削姜。从来没有进行过姜罚的雾聆看着他慢慢地削姜,心里不免有些紧张,但听章映雪说会很爽,身体又不由自主兴奋起来。

    “陛下您闻闻……这姜汁可辣着呢。”章映雪特地挑了粗长的生姜,将它削成**的样子,递到雾聆面前。

    “我想喝生姜肉沫粥……”雾聆无辜地看着章映雪。也许是太紧张了,他一紧张就有点放空,不知怎么地忽然想起了今早喝的肉粥,里面撒着细细的姜末。

    “……”章映雪难得被他噎了一下,拿起小皮鞭抽了雾聆雪白的屁股一下,道:“陛下请您严肃一点。”

    雾聆委屈地哦了一声。他也很严肃嘛……映雪又不是不知道他一紧张就忍不住放空自己。

    章映雪将手指插进雾聆的菊穴里搅弄一番,道:“臣要插进去了。”他抽出手指,拿起削好的姜插进打开的菊穴里。

    雾聆还没感觉到什么,总觉得生姜有些冰,不如**温暖,没过多久,辛辣的姜汁开始起了作用。

    “啊啊——!映雪!嗯……怎么……那么辣……嗯啊……”后穴火辣辣的怪异感觉传来,雾聆难以克制地流出了眼泪。他一边哭着,一边想放松臀部肌肉。

    “不许悄悄地放松,这可是陛下您答应我的。君子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您还想反悔不成?”章映雪抽了抽雾聆的屁股,刺激得他猛然夹紧了菊穴,姜汁刺激着敏感的直肠内壁,雾聆一夹紧屁股,火热的烧灼感就更加明显。

    “啊……啊啊……我没有……嗯……可是好辣……啊啊……疼……”雾聆光注意姜汁带来的灼痛感,却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被开发完全的身体,即使受到这样酥麻的灼痛,也能得到快感,**和**都硬了起来,女穴里更是开始分泌**。1

    “陛下一边说着疼,一边兴奋得**都弄湿了床单呢。”章映雪扔下皮鞭,揉捏着雾聆的屁股,然后往中间挤压,压榨着菊穴里的姜汁。

    被他这么一说,雾聆才发现自己的花穴里的确是有汩汩的**正在往外流。他羞红了脸,却被后穴烧灼感弄得不断呻吟。

    “啊啊……嗯……好辣……啊……不要了……啊啊……映雪……不要……”雾聆哭出声,身体却更兴奋,浑身都热乎乎的。菊穴里的确是一股烧灼的疼痛感,但却引起了身体的兴奋。

    “陛下还想着生姜肉沫粥吗,嗯?”看着雾聆不断求饶的惹人怜爱的表情,章映雪坏笑道。

    “不想了……呜……映雪……啊啊……**流了好多……啊啊啊……”雾聆尖叫出声,花穴里喷出了透明的潮吹液。他倒是真的委屈了,他从来不知道原来生姜杀伤力这么大的?明明什么都还没做,只是被生姜插入了菊穴,他就又疼又爽的,还直接达到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