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一觉醒来竹马变男友[重生] > 第49章 番外

第49章 番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六月底,  大部分学校的期末考试都已经结束,学生们纷纷收拾好行李,等着暑假的到来。

    只有医大的校园二十四小时都灯火通明,  亮度和滨江医院的急诊大楼有得一拼。

    饭点时间,  医大附近的一家小餐馆,  靠近窗口的位置坐着四个人,除了最高最帅的那位还算正常,剩下的三人全都面如死色。

    一早上的考试摧残,  朝扬已是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他软绵绵地靠在廖星辰的身上,  双目无神:“还有多少科没考?”

    廖星辰给他按摩手腕,  答:“十一科。”

    桌上三人被这个数字吓得瑟瑟发抖。

    宋连飞“啪”地一声把空酒杯砸在桌上,痛哭流涕:“踏马的,  老子当年脑子一定是进水了,才会选择要当医生!”

    别人的期末是考试周,  几天就解放了。医学生的期末是考试月,  周期长就算了,考试的范围还踏马没有重点!

    即便老师大发慈悲给了范围例题,  那例题也踏马有几千题!背完头都秃了。

    想到下周要考的妇产科,宋连飞又狠狠灌了一口酒,  心说玛德灌死自己算了:“不是,  我踏马以后要当儿科医生的,干嘛要学妇科??”

    徐磊比他还要烦躁,下周要考的除了妇产科还有系统解剖学,  他现在晚上睡觉做梦,都梦到自己在和长满五脏六腑的骷髅对话。

    都不知道是哪个更恐怖。

    宋连飞和徐磊现在无比怀念世宁实验班的日子,没完没了的小测周考月考算什么?复习到半夜三点才睡算什么?灭绝师太那二十几张卷子又算什么?

    别说二十几张了,  只要时间能够倒流,重回高三,让他们通宵刷二十几本化学集,他们都愿意!

    这才大三啊,离毕业还有五年,也就是说他们还得考五年的试!隔壁传媒大学的大三学生都踏马已经开始实习了!

    而他们医学生就连实习都比别人辛苦!!想到即将来临的实习生活,宋连飞拉徐磊的手哭嚎:

    “石头,你赶紧打我一拳,把我打成傻子,我真的不想读了。”什么内外儿妇,三理一化统统都见鬼去吧!

    徐磊推他脑袋骂:“滚。”

    这逼年年喊不读了不踏马当医生了,喊完第二天又继续和课本死磕,头上还绑条白布,布上用红色水笔写着“儿科舍我其谁”六个大字。

    徐磊觉得他这种症状,不应该去儿科,应该去精神科自救。

    窗外走过一个长发及腰的女孩儿,婀娜多姿,光看背影都觉得特漂亮。

    宋连飞触景伤情,想起了自己那段无疾而终的单恋,他抹掉眼角不存在的泪水,期期艾艾道:

    “我现在终于理解,当年赵芳芳为什么说不想找医学生当男朋友了。”

    自从跨进医大的校门,他的生活便被各种课程和考试占满,天天忙着和课本搞蓝色生死恋,能活下去就不错了,哪还来多余的精力搞对象?

    普通大学生谈恋爱,是吃饭逛街看电影,你送我礼物我回你一个香吻,甜蜜又浪漫。

    而他们医学生好不容易谈个恋爱,画风是这个样子的——

    情侣俩手拉着手去自习室,一起约定今天你给我扎针,明天我给你抽血,改明儿再一起解剖个小白鼠。

    吵架的时候不用说别的,和对象来一句“你内科背完了吗?”,比任何的杀伤力都要大。

    不信啊,旁边就坐了对现成的。

    朝扬和廖星辰这俩位大帅哥,恋爱谈得高调,上课吃饭成双成对,就连宿舍都住的是双人间。

    他们旁若无人秀恩爱的时候,简直是要逼死所有单身医学狗的节奏。

    当然了,感情再好的情侣,也会有吵架的时候。朝扬常常经不住诱惑,被徐磊拉去唱歌喝酒,玩疯了忘了时间,很晚才回宿舍。

    廖星辰也不会问他去哪了,喝了多少,只冷冷的说一句:“后天小测,你复习到位了吗?”

    精准打击,杀伤力和侮辱性都极强。

    朝扬被男朋友这一番无情嘲讽气得几天都不想说话,端着张冷脸变身成西伯利亚的冰川。

    无论对方怎么好声好气的哄,这座冰川就是不肯融化,只闷头复习。

    不过这种单方面的冷战一般不会超过三天,每次的结局都是朝扬被廖星辰摁在床上弄,他一边呜咽一边低声求饶——

    说什么“下次一定考完试再去玩,哥哥轻点”。

    回学校的路上,刚刚还闹着不想读的宋连飞经过超市,还是扯着徐磊进去买了几盒咖啡冲剂,说是通宵背书的时候用来提神。

    朝扬笑他:“你这是医学虐你千万遍,你待医学如初恋。”

    宋连飞不否认,就有点不服气,他咬牙道:“我就不信你没有退缩后悔的时候!”

    朝扬告诉宋连飞,人非神人,面对困难,谁都有懦弱想要放弃的时候,每次考试月,他也时时会冒出后悔的念头。

    可人生真要重来,谁能保证选到条,可以一路轻松到底的路?

    是现在后悔当初选了医,还是以后会后悔现在轻言放弃了,朝扬觉得这个问题就像是薛定谔的猫,不走到最后,你永远不知道结果是什么。

    他拍了拍宋连飞的肩膀,语重心长道:“坚持吧,自己选的路,再难也要走下去。”

    宋连飞觉得自己完全没有被安慰到,还是徐磊说了句:“考完要不要去海边玩玩?”

    他才找到点人生的盼头:“去啊,我长这么大,还没见过海长什么样儿呢!”

    徐磊问那两人:“你们去么?”

    朝扬前几天才因为贪玩,被廖星辰摁在宿舍床上“家暴”整晚,对于去玩这事儿,他可不敢再随便答应了。

    他用渴望的眼神无声问:可以去吗?

    廖星辰心思微动,笑了一声,说:“去。”

    暗无天日的考试月终于结束,所有医学生踏上了归家的列车。朝扬他们没直接回石江,而是绕路去了趟海边城市。

    正是旅游旺季,这座小小的海滨城市酒店基本都被订满了,剩下的都是些小旅馆,廖洁癖是不会住的。

    四人顶着烈阳猫在路边商量了半小时,决定去海边租帐篷露营。

    正值夏季,选择露营的人不多,夜晚的沙滩上零星只有几个帐篷。海浪轻柔地拍打着细沙滩,空气中弥漫着清新的海水味。

    宋连飞第一次见到大海,整个下午都泡在海水里,一身黑皮被骄阳晒成红色的都不愿上岸。

    这会儿整个肩膀背部跟蛇蜕皮似的,轻轻一碰火辣辣的疼,他才大呼后悔。

    “我竟然忘记涂防晒霜,而你们竟然也都不提醒我!!”

    都是男的,谁知道那玩意儿?

    朝扬知道宋连飞嫌弃自己肤色很久了,便安慰他:“你就当换了次皮,没准新长出来的是白色的呢?”

    宋连飞骂:“滚,亏得你还是医学生,这种话也他妈好意思说出口!”

    徐磊上网百度之后,从美妆店买来一瓶芦荟膏,给这位脱皮人士抹上,边抹边惊叹:“草,你这背的手感真踏马绝了,比我奶奶的手还粗糙。”

    宋连飞整张脸都红了,也不知道是晒的还是羞的,他扭过大半身子,道:“老子自己来!”

    徐磊不由分说地把他掰回去,说:“背你怎么自己来?”

    朝扬搓了搓鼻子,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觉得自己在这个帐篷里好像有点多余,于是退出去找自己的男朋友。

    帐篷里没人,只有一束向日葵和一张卡片,卡片上手写着——

    【我在沙滩等你】

    是廖星辰的字。

    这个点沙滩上几乎没人了,浪花轻柔,月色铺洒无边的海面上,泛着淡淡的光芒,很美。

    朝扬靠在廖星辰的怀里,廖星辰从背后双手圈着他,两人耳鬓厮磨,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

    “对了,我妈今天打电话给我,说她想领养雅雅。”

    两年前,雅雅病好之后就回到了福利院,但因为年龄太大,还是迟迟找不到愿意领养她的家庭。

    院长夫妇已经从手术台上退了下来,专心经营家里的产业,原本忙得脚不着地的生活突然变得空闲,孩子们又不在身边,俩老觉得孤单,便动了多养一个孩子的念头。

    陈桦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雅雅。

    廖星辰牵起朝扬的右手,手无名指的位置有一枚戒指,那是他五年前的圣诞夜送给朝扬的。

    当时大家都年少,只讲感情,都不会追求太华丽奢侈的东西,那枚对戒如今看来,当真是朴素到了极点。

    ……是时候该换新的了。

    廖星辰心不在焉的玩弄着那枚戒指,道:“我妈问我们俩的意见,你怎么看?”

    怎么看,当然是高兴啊!

    朝扬本来是想让自己的父母领养雅雅的,但奈何那俩大教授一心向医,根本没心力顾家。

    别说领养雅雅了,让这俩大忙人养只小狗可能都能把狗给饿死。

    朝扬说:“我肯定没意见的,主要是你,多了个妹……”

    要说的话被廖星辰突如其来的动作打断,旧的情侣戒被取下,紧接着,一枚闪着柔光,嵌着钻石的男士戒指从无名指指尖滑落。

    新戒指最后停在指根位置,覆盖了旧戒指留下的印痕。

    冰凉的触感让朝扬的小心肝打了个颤,眼眶也不自觉地红了。

    廖星辰在那戒指上落下一个吻,抬起头,露出了一个温柔到极致的笑,说话的声音也柔得好像要化在那海浪之中。

    “宝贝儿……”

    “我想和你好一辈子。”

    “愿意和我成为真正的家人吗?”

    朝扬觉得这人再继续说情话,自己就该做心肺复苏了,他扭过身,勾住廖星辰的脖子往下一拉,吻了上去。

    风是盛夏的风,海是夏夜的海,天上的星辰穿过亿万光年才落在地球上,而朝扬和廖星辰,在数十亿的人中,有幸遇到了彼此。

    他们以前是楼上楼下的邻居,后来是前后桌的情侣,再往后,是不分彼此的家人。

    变的是时间是四季。

    而不变的,是我爱你的心。

    ——番外完。

    作者有话要说:  PS:我会写重生前的if线,想看的去专栏关注【番外】,等我实习稳定下来了,有时间了就会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