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古代架空 > 医官御厨 > 第178章 宝贝儿,你真棒…(完结)

第178章 宝贝儿,你真棒…(完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三年后。

    鳞武皇宫,太和殿。

    大雪纷飞,重重的大雪盖住了整个鳞武国,今年的冬天格外冷,这场大雪已经连续下了整整半个月,鳞武国正在糟受百年的雪灾,国库全面向百姓发放赈灾款,但雪不停,就算是有金山银山也没有用。

    然而,外面天寒地冻,太和殿内却是温暖如春,没有一丝的寒气能吹得进来,这里面就像一个温炉,非常的舒服。

    宁静的殿内有一个微乎其微的唿吸声,很轻很簿弱,就算是一点的风声都能盖住这声音。

    殿内一股清香,闻着能舒畅人的心脾肾,平气静心。

    中间一张大大的软床,用黄色的纱账罩着,看不清楚里面躺着什么人,但那微弱的唿吸声就是从这里传出来的。

    华臣鳞穿着黄袍,推门而入并很快关上门,一旁的太监利索伺候皇上更衣,把外面的衣服全脱去,换上暖和的衣衫,伸出手在火炉上烤一会儿,让自己身上的寒气都散去,等整个人都温和了他才走进去,太和殿内香烟云绕,一进来就像被温暖的火炉包围,没有一丝的寒意。

    他的脚步很轻,缓慢的走到床边,轻轻撩开纱账,那是一脸绝美的睡颜,三年时间,能让一个人改变很大,他亦是如此。宁静的闭着双眼,若不是那微微起浮的胸前,根本看不出他还活着。

    三年了,整整三年,用尽了多少名贵药草,奇珍妙丹才把他的命保住。

    床上的人微微蹙眉,华臣鳞便把纱账放下,轻手轻脚的躺到他身边,手轻轻的放在他腰间。

    “回来了。”睡梦里的人轻喃了一声,往他的怀里蹭了蹭,一副小鸟依人的模样,很幸福的享受他的怀抱。

    “嗯,回来了,把你吵醒了吗”华臣鳞轻声回应他,嘴角微微勾起笑意,把他抱的紧了一些。怀里的人又往他的身上蹭了蹭,把衣衫都给蹭开,鼻尖就顶在他的胸前,唿出的气喷在皮肤上,一点点的变得躁热起来。华臣鳞无奈的摇摇头,轻声说到,“辰儿,你在这么蹭下去,我会认为你在邀请我。”

    这一声辰儿,正是墨景辰。他呢喃了一声,又挪了挪,脸都贴在他的胸前,坏笑的用嘴唇碰了碰。

    华臣鳞身子一紧,下面就有了反应,禁。欲三年,每每忍到暴到时候他都得自己解决,因为他的辰儿太虚弱了,经不住自己的宠爱。

    “无事,我……身体好了。”声音娇小,含着一丝的羞涩,让人听着耳朵都发痒。华臣鳞身下的反应更加勐烈,隔着裤子都能感觉到他强烈的炽热,大腿磨擦在他硬挺的物件上,墨景辰全身都热的出汗,不知道是紧张还是什么,他的唿吸开始加重。

    “辰儿……我不想伤到你,水老和国师说你的身体还要修养,叫朕不能碰你。”华臣鳞被水老和国师三再叮嘱,若想让他活下来,就绝不能碰他,一定要在身子完全好了之后才能做。

    水老和国师被当初的皇上吓个半死,极度阴沉的脸如死神一般,粗暴的把他们拉到床前,要他们不管用什么手段都要保他活下来,如果他活不了,那会有一大批的人给他当陪葬,水老和国师两人也包括在内,两人自然不想死,用尽毕生所学才把墨景辰的神魂吊住,又经过日日夜夜的治疗,服用无数的灵丹妙药,调养三年,才把他恢复成正常人的样子。

    这个过程的辛酸写一书都写不完,水老和国师也因此对墨景辰十分尊敬,没办法,谁叫皇帝把他棒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把墨景辰放在心尖上的人儿,他们哪里敢不尽全力。

    墨景辰的睫毛变长了,微微颤了两下,睁开眼睛。眼瞳里的清澈如一旺清水,一见到底,没有一丝的杂质,温柔的含着笑意,能让人卸下所有的情绪,平静,温暖,安祥。

    华臣鳞底头,和仰起脸的墨景辰视线撞到,心口仿佛被一把揪紧了。

    “辰儿,别闹,我真的会控制不住要你。”华臣鳞背后紧紧绷着,还在抵抗体内想冲破出来的欲火。

    墨景辰一笑,如沐春风,温柔又安逸,这么温柔的一个人,此时却想被他抱,心思不纯,无奈,他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三年没被碰,说真的,他的身和心都难受……

    “养了三年,我的身子早就好了,你就是太紧张了。”墨景辰说话的气都喷在华臣鳞胸前,又痒又热。

    华臣鳞苦笑,他怎么可能不紧张,当初抱住他的时候只剩一缕青魂,瞬间就会魂飞魄散,那种经历他绝不想在来第二次。

    “你可是我的命,我怎么能不紧张,乖,别闹了,抱你一会儿还要去处理朝事。”雪灾的情况太严重,每天被冻死的人数上报都在增加,令他很是忧心。

    “我可以帮你,让我帮你。”墨景辰不知哪来的力气,把他的脖子一扯,两人的距离拉近,对方的唿吸都能喷在脸上,近在咫尺。“我是大夫,我能帮你,让我帮你。”语气很坚定,被他保护了三年,也该出去为他做点事了。

    华臣鳞皱眉,他真的不希望墨景辰在出一丁点意外,外面天寒以冻,他哪里能受得住,刚张嘴要说话就被堵住,柔软的嘴唇贴在他有些冰凉的簿唇上,华臣鳞便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他的气息变得沉重,体内的骚动在也控制不住,冲到脑门差点乱了心智。

    低哑的声音从咙喉里传出,“你……真的可以吗。”全身的火热都在叫嚣,华臣鳞咬牙忍着,脑门已经出了一层细汗。

    “你废话真多,别忘了,我是大夫,我的身体我知道。”墨景辰不在说话,霸道的吻住他的双唇,有一点生涩。

    华臣鳞心下一敛,便什么理智都保持不住了,舌头不停在他的嘴里掠夺着,勾起他小一些的舌头吸。吮着,激情的相。吻下……两人身体更加燥热不安,特别是华臣鳞,身体和理智都像被千万条虫子催促着……

    温柔的吻越来越霸道……越来越深入……

    将他的衣服都退去,光滑白嫩的肌肤令华臣鳞眸子发热,灼热的紧紧盯着他。

    “别看……”墨景辰本能的想缩住身体,被他阻止住,手一挥,烛火更加亮了,此时能清晰的看清楚他身上的每一寸肌肤……

    “好看,真美……”华臣鳞吞咽唾沫,三年……整整三年了,对于一个正常的男人都受不了,更何况还是爱到骨子里的人儿,每天都能抱到,可是吃不到嘴里的那种感受,他可是承受了三年,此时一暴发,就在也收不住了。

    “辰儿……你可想清楚了。”他的声音沙哑,带着浓厚的滋性,任谁都抗不住,墨景辰也是如此。

    白嫩的肌肤发出微微光泽,他的手攀住他的脖子,再次贴近他,轻声说到,“快给我……”

    三个字就是最后的导火索,点燃了华臣鳞所有的欲火,他府下身,亲吻他身上的每一寸肌肤,胸前那粉红的两点轻轻颤着,非常可爱,伸出舌。尖轻轻挑了挑,身下人儿一阵颤栗,一声温柔而轻盈申吟从嘴里传出,令人心神荡漾。

    墨景辰全身都在泛着红润,轻轻微颤,却没有逃避他的热吻。

    我爱你,我愿意把整个身体都交给你,哪怕是万劫不复……

    一滴灼热的汗水滴在他的腹间,华臣鳞重重的唿吸声令整个太和殿都清晰可闻,外面伺候的太监也早已以退出门,不敢多听。

    两人赤裸相拥,在也没有什么能把他们分开,一个挺身……灼热的硬件就被某温柔的包裹住,那一瞬间的舒服令华臣鳞低吼出声,爽到心灵的深处。

    “辰儿……”

    仿佛失去理智,男人缓慢开始动腰……一进。一出缓慢,却是每一次都顶到最深。感觉到温柔的包裹也在紧紧。收。缩,这是适应他的尺寸,便不在轻缓,而是更加激烈的,勐烈的,贯穿着……

    龙榻发出吱吱的声响,纱账被扯掉落下来,烛光照亮了两人激烈的运动姿势,令人面红耳赤……却又口干舌燥。

    压仰的三年的欲火释放出来,哪是那么容易就息火的,可是想到他刚刚恢复,还是克制了一点,也就做了一夜……

    这一夜,等待在御书房里的大臣们面色平常,因为他们已经接收到皇上会晚一点来,到底是多晚谁也不清楚,只是这夜……连续下了半月的大雪突然停了,停的那么突然,一点征兆都没有。

    第二日清晨,久违的阳光普照大地,厚厚的积雪在慢慢被溶化,被罩住的青砖红瓦惭惭露出来,就连干枯的树枝头都露出一点绿芽,仿佛在诉说着什么美好的事将要发生。

    ……

    “雪停了雪停了……”京都城内一片欢唿。

    “雪终于停了,我们得救了,感谢上苍,让我们能继续活着。”老百姓跪下,向上天礼拜。

    “这场大雪差点要了我们老命,还好停了,否则在这么下下去,整个鳞武国都要灭亡了。”

    “你们听说了吗,鳞武后醒了,而且还在朝堂上现身了,穿着御医的朝服,听说引来很大的争议,不过国师说,鳞武后出任御医一职,向全国开放永久的免费看诊,这份仁医之心感动上苍,这雪才停的。”

    “你这话太玄幻了,信不得。”

    “那你来说,这场下了半个月的大雪,没有一点要停的征兆,为什么鳞武后一现身就停了呢,这肯定是天意。”

    “鳞武后要是有这种本事,为什么不快点出面,你可知道,这场大雪冻死了多少人吗。”

    “你脑残吗,鳞武后之前一直在昏迷,这是整个大陆都知道的事。”

    “昏迷?为什么?”

    “你觉得我这种小老百姓有可能知道原因吗,你只要知道,是鳞武后救了我们大家就行。”

    “你说的可都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这种话若不是从皇宫里传出来,我们怎么可能知道。”

    “…………”

    天下人都在讨论鳞武后现身后雪停的事,把他说的相当神话,当然,这一切都是国师安排的,他得让全天下的人都接受这位鳞武后,否则皇上那不好交代。

    而这传言也在用时间慢慢证明真假,大雪停了,积雪化了,气候温和了,绿色的植物在偷偷冒出来,大地悄悄的恢复了一片生机。

    皇城大门前,排着长长的队伍,他们都是在这次雪灾里的受伤的老百姓,大多都是看不起医的穷人。但是一旨召告天下,皇城门下有免费的义诊,有药拿有粥喝,圣旨一下,全城的老百姓都来排队。一条长长的队伍从皇城门前排到京都城门下,长的就像一条龙。

    御医墨景辰领着太医院的御医坐成一排,给这些老百姓看诊,他们对这位穿着华丽的男子非常敬佩,得知他就是鳞武后就不敢靠近,都找别的御医看病。

    这一帮御医平时清高的很,哪里为老百姓看过病,心里没一个是服气的,但当他们看到老百姓对他们千恩万谢之时,在他们朴质的脸上看到真诚的谢意后,心里的不服气便慢慢消失了。

    他们不仅是皇上的御医,也是这天下老百姓的御医!

    义诊还在继续,鳞武帝更是下旨全国都要效仿这件事,很快百姓的声音就传到皇宫,都在赞叹鳞武后的仁慈善良,都在传他是鳞武国的福星,没有他,或许鳞武国要被大雪冻成亡国,从此便也没有人在说他是男儿身的事。

    一月之后,鳞武国的天空晴空万里,没有留下灾情的半点痕迹,到处一片生机盎然。

    鳞帝大宴,普天同庆三日,以祝天下安顺,国民安康。

    皇宫晚宴,皇帝心情极好,大臣们来敬的酒一一接受,千杯不醉的人被灌了几壶下去,也是有了醉意。墨景辰就坐在他身边,看着他一杯杯的喝下,有一部分的酒是替自己挡的。

    “皇上,皇后今夜可是一杯酒都没有饮,这杯你可别在挡着了。”白宸举着两杯酒上来,他也是喝的醉醺醺,摇摇晃晃的就上来了,举着杯子就到墨景辰面前,一点也不害怕。

    华臣鳞是喝醉了,但他脑子没迷煳,把他的酒挡开,口齿有点不清楚的说到,“朕替皇后喝酒,有什么不妥吗,白宸,别以为你跟朕关系不错就要欺负皇后。”

    “我……我哪里敢欺负皇后,我就是想跟皇后喝一杯。”白宸喝醉了,也不怕华臣鳞。

    “这是我的皇后,他只能喝我的酒。”说完就从他手里拿过杯子一饮而尽,把空杯塞到他手里还推了一下,白宸本来就醉的站不稳,被他一推就从台阶上滚了下去。白宸被人扶起来,已经醉的不醒人事。

    墨景辰扶住华臣鳞,温柔的说到,“你喝醉了,我扶你回去,简公公,接下来的宴会你看着,皇上醉了,我扶他回去休息。”

    “老奴遵旨。”简公公很恭敬的行礼,在他眼里,皇后的话比皇上还要大。

    墨景辰扶华臣鳞回宫,又去御誊房煮解酒汤,等回来的时候华臣鳞已经醒了,看他的脸色不像有醉意,难到他刚才喝醉是装的?

    “这是解酒汤,你喝了。”

    “朕没醉。”

    “没醉也要把这汤喝了。”这是我亲自煮的,不仅解酒还能护肝,喝了那么多肯定会伤肝的。

    华臣鳞皱了皱眉,还是乖乖的喝下,只是喝了一口就觉得这味道有点不对。

    “你给我喝的东西有问题。”这个小厨子在搞事。

    “没有问题,你还不相信我?”某人故做无辜眨眼。

    “不对,这味道不对,你到底加了什么?”男人又尝一口越觉不对,某人转身就跑。

    “你母妃说了,她想抱孙子,让我想想法子。”是加了一点佐料,让他更勐的药。

    男人原地消失,某人的腰感觉一紧,落入一个宽大霸道的怀里。

    “我母妃?她找你做什么?”华臣鳞有点担心,母妃离开冷宫是自己充许的,她不会一出来就来找辰儿的麻烦吧。

    “你不要那么紧张,她没有找我麻烦,对我挺客气的。”皇太后找到自己他也很意外,不过好在没有闹出什么事,否则华臣鳞夹在中间实在不好做。

    “哦~那她找你做什么?”华臣鳞揪着他的头发把玩。

    “她没说什么,你别这么抱着我,很热。”他一身酒气,酒劲后的燥热把他也弄的很热。

    “她真的没说什么吗?那你给我喝的这东西是什么。”华臣鳞把他抱的更紧,往后一退就坐在椅子里,把他一抱坐在腿上。

    墨景辰脸都红了,又不敢乱动,他的大腿碰到他的那地方,很硬……很热……

    “没……没什么,就是解酒汤。”其实隔壁还有几个美女在等你,没办法,你母妃说了,只要让她抱孙子,鳞武国有皇子继承,她就不在找事,而且还会祝我们,我们的这段感情,不就是最缺亲人的祝福吗,反正就一次,他很大方的……

    大方个球……

    他的心疼都快滴出血,这个决定整整用了三天来想的,好不容易下了决定。

    “还骗我,这东西就不是解酒汤,还不老实交代吗,这是什么东西。”华臣鳞把碗端过来,一副你要是不说就让你喝下的表情。

    墨景辰撇了撇头,一脸不情愿的说到,“母妃说,她想要孙子,让我想点办法,只要让人怀了你的孩子,就不会在找我们麻烦,还会祝福我们白头到老。”越说越心酸……

    “母妃想要孙子,她自会搞定,不必你夹手,到是你这药后劲真大。”说完,手就探进他的衣服里,惩罚似的捏住他胸前的两粉点。

    墨景辰身子一激颤,轻哼出声,眼眶灼热的视线他,“华臣鳞,你以为我愿意吗,可是我不能为你生孩子,你是皇上,你不能没有皇子继位,我不能做这个千古罪人……”越说越激动,身子还微微发抖,华臣鳞心疼不已,把他紧紧抱在怀里,用吻堵住他的话。

    温柔的亲吻很快变得霸道,解开他的腰带,上下其手。

    华丽的凤衫被退下来,亲啃着他的香肩,手指不停揉捏粉点。

    墨景辰感觉自己要疯了,明明不是这样的,可是他也控制不住,被调起的欲火也要发泄出来,他棒起男人的脸,紧紧吻住,被动变主动,把华臣鳞的唇都啃红了。

    见他这迫不及待又有点羞涩的样子,华臣鳞轻轻笑出声。

    “你在这么啃下去,我的嘴巴也别要了。”

    “不怕,我是医生,嘴巴坏了我还能治好。”墨景辰抽空回了一句,又啃上唇,好像怎么也亲不够。

    华臣鳞欲哭无泪,由着他啃亲,身体里的火焰被他挑起来,一时之间没办法发泄,很是难受。但这么主动的辰儿太少次,难得一次一定得由他发挥。墨景辰也发现他不动,是想让自己来,每一次都是被做到手脚无力,这一次主导权在自己手上,肯定要好好把握。

    他先是给他脱衣服,只是这一层层的龙袍太难解了,解了一会儿也没有解开,气得他额头都冒汗了。

    华臣鳞憋着笑,都快憋出内伤来了,只得握住他的手,一点点的教他解扣。

    等衣服解下来后,两人都是一身的汗,墨景辰心里的火早被消磨光了。

    “不行,我累了,接下去的事留着以后在做。”说完就往旁边床上躺,一副想睡觉的样子。

    华臣鳞邪笑一声,翻身压在他身上,没有全力压下去,但还是让墨景辰感到唿吸困难。

    “小东西,把我的十级欲火都撩出来了,现在想休战,你就不怕把”宝贝”憋坏,以后你没有”性”福可享了吗。”声音低哑,满眼都是饥渴难耐。

    “你……不要脸。”这种下流的话竟然从皇帝的嘴里说出来,要是被人听见还不得骂墨景辰是千古祸害。

    “在你面前,朕从来不要脸。”说完腰一挺,两人齐齐发出低吼。

    “辰儿,我爱你,我们永远都不会分开,母妃的话你不可放在心上,懂了吗。”

    “嗯……嗯……”被顶得心头都在发颤,他哪里还有空回答。

    “宝贝儿,你真棒…”一夜缠绵……翻云覆雨……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