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古代架空 > 雍正的锦鲤妃 > 第178章 番外

第178章 番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番外

    自从皇后乌拉那拉氏过世之后, 胤禛虽然没有再册立皇后,却命皇贵妃年氏执掌凤印,掌管后宫诸事。

    如今无论是前朝还是后宫, 谁人不知皇贵妃年氏深得雍正帝宠爱, 后宫之中众位妃嫔皆要避其锋芒, 不敢对她有半分不敬。

    这一日, 胤禛下朝之后在养心殿批完了折子, 便吩咐苏培盛捧着一个大红色雕花捧盒, 兴致勃勃的向翊坤宫走去, 捧盒之中装着他精心为年若兰准备的一件儿礼物, 而且还是他亲手所做, 也不知她会不会喜欢。

    胤禛所过之处,宫人们纷纷避让行礼,其中却有一个宫女的神色有些古怪, 远远的看见胤禛的御驾行来, 眼中反而显出一抹孤注一掷的决绝。

    只见这名容貌清秀的宫女竟忽然不顾宫中规矩起身向胤禛奔去,尚未奔到胤禛跟前便被胤禛身边的御前侍卫给拦了下来。

    胤禛阴沉着脸色冷冷的打量着眼前这个宫婢,只见她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不住的磕头, 当众恳求道:“皇上圣明, 奴婢实在是走投无路了, 求皇上为奴婢做主啊!”

    胤禛不悦的皱着眉头, 冷声道:“朕向来不管后宫事务,你有何冤屈也不必向朕禀告,理应按照宫中规矩去翊坤宫向皇贵妃禀明一切,请皇贵妃为你做主。”

    这名宫女不但没有感谢胤禛的提点,反而向胤禛哭诉道:“皇上, 奴婢的冤屈便与皇贵妃娘娘有关,奴婢又怎敢请皇贵妃娘娘为奴婢做主呢?”

    胤禛闻言心中更是不悦,“你的冤屈与皇贵妃有关?你莫不是想要向朕告状,说皇贵妃苛待你吧?”

    这名宫女的眼中忽然显出愤怒的神色,竟然当着众人的面对胤禛道:“皇上,奴婢的家人便是被皇贵妃娘娘的兄长年羹尧给害死的!

    自从雍正二年初,年羹尧带领诸将分道深入,捣其巢穴,率领各路兵马顶风冒雪、昼夜前行,横扫敌军残部,并且大获全胜以后,年羹尧年大将军的威名便从此震慑西陲,享誉朝野。

    因年羹尧平定青海战事有功,胤禛龙颜大悦,赐予年羹尧破格恩赏。在此战之前,年羹尧便已经因为平定西藏和平定郭罗克之乱有功,先后受封三等公和二等公,此番又因筹划周详、出奇制胜,平定青海战事,晋升为一等公。

    除此之外,胤禛又再赏年羹尧一子爵爵位,由其子年斌承袭,并且将年羹尧之父年遐龄封为一等公,外加太傅衔,之后又因年羹尧平定卓子山叛乱之功,再赏加一等男世职,由年羹尧次子年富承袭。

    于胤禛而言,年羹尧不止是年若兰的兄长,更是他在外省的主要心腹大臣。年羹尧这些年虽然立下赫赫战功,却一直谨小慎微,廉洁自律,深得胤禛的信赖,没想到此时皇宫之中竟忽然冒出一个宫女,冒着性命危险状告大将军年羹尧,胤禛微微眯起双眼,自然多想了几分。

    只听这名宫女向胤禛哭诉道:“皇上,年大将军仗着军功和皇上的宠信,便在地方作威作福,贪敛财物,侵蚀钱粮,累计达数百万两之多。奴婢的兄长曾是年大将军身边的侍卫,只因发现了年大将军的秘密,便被年大将军给处死了!

    若非奴婢的兄长早有准备,将年大将军贪敛财物的罪证夹在家书之中寄给了奴婢,奴婢还不知道自己的兄长竟受了这样天大的冤屈呢!

    皇上,奴婢的兄长死得好冤枉啊!恳请皇上为奴婢的兄长做主啊!”

    这名宫女此言一出,在场之人无不震惊,胤禛的脸色更是阴沉得厉害,当即便命苏培盛将这名宫女带下去监管起来,打算亲自详查此案。

    年若兰在翊坤宫中听闻此事,不由得心烦意乱。年若兰知道历史上年羹尧之所以被雍正帝降罪,除了年羹尧飞扬跋扈、骄纵傲慢之外,其中还有一个原因便是贪污敛财。

    虽然胤祀曾经告诉过年若兰他与胤礽皆提点过年羹尧,不会让他走上历史记载的老路,而她也在家书中数次提醒过年羹尧,劝告他要谨小慎微,切不可骄纵跋扈、贪赃枉法,但如今却忽然冒出一个宫女状告年羹尧贪污敛财,自然令年若兰颇为担忧。

    胤禛回到翊坤宫的时候,便发现年若兰神色有异,清澈的杏眼之中透着不安与忧虑,便知道年若兰必定已经听说了刚才有宫女拦住他的御驾,向他状告年羹尧贪污敛财这件事情。

    胤禛吩咐苏培盛将大红色雕花捧盒放在了年若兰的面前,握着她柔软的小手,笑着对她道:“这是朕送给你的礼物,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年若兰见胤禛脸上带着柔和的浅笑,对她依旧温柔体贴,并未因为有人状告年羹尧而迁怒于她,不由得心中一暖,便在胤禛期盼的目光下打开了捧盒。

    年若兰仔细一看,发现捧盒之中放的竟然是一支精巧别致的玉簪。只见这支紫翡玉簪被雕刻成了祥云的模样,虽然玉质温润、水头极佳,但细看之下却可发现这支玉簪的雕工比不得从前胤禛送给她的那些首饰头面的雕工精湛。

    从胤禛期待的目光之中,年若兰便已经猜出了这支玉簪究竟是出自何人之手了。

    年若兰抿嘴一笑,也不点破,只是柔声对胤禛道:“这支紫翡玉簪好漂亮,若兰很是喜欢!皇上将这支玉簪为若兰戴上可好?”

    胤禛见年若兰如此喜欢这支玉簪,而且还要迫不及待的要将这支玉簪戴在头上,心中顿时满怀欣喜,连忙按照年若兰的心愿将这支玉簪为她戴在了发髻上。

    年若兰扬起白皙的俏脸,笑着问胤禛道:“好看么?”

    “美玉配佳人,自然好看!”胤禛将年若兰拥入怀中,柔声对她道:“朕原本还担心朕亲手雕刻的这支玉簪不够精致,你不喜欢。既然你喜欢朕亲手做的发簪,朕今后再为你所做几支便是。”

    见胤禛对她如此用心,竟然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亲手为她雕刻发簪,年若兰心中顿时涌起一阵感动。

    年若兰握着胤禛温暖的手掌,方才还慌乱不安的心竟然奇迹般平静下来。

    她已经打消了向胤禛询问有关宫女状告年羹尧贪污敛财这件事情了,她相信自己的兄长必定不会做这样糊涂的事情,也相信胤禛一定会将此事处理好,必定不会冤屈了她的兄长。

    这些年来,她每年都会将衣锦阁的红利分给父母和几位兄长,年羹尧既是封疆大吏、是战功赫赫的大将军,又有家财万贯,并不缺钱花,他为何要贪污敛财、自毁前程呢?

    胤禛见年若兰明明已经知道了有宫女拦驾状告年羹尧一事,却连问也不问他一句,略一思索便明白了年若兰的用意,心里因年若兰对他的信任感到十分窝心。

    事实证明胤禛果真没有辜负年若兰对他的信任,仅用了半个月便将此事查得一清二楚。

    胤禛严厉申斥了捏造证据诬告年羹尧的三阿哥弘时,就连其母齐妃都受到了胤禛的斥责,被禁足于寝宫之中自省己过,而那个诬告年羹尧的宫女则被送入慎刑司处死。

    在这场风波之中,皇贵妃与其兄长年羹尧不仅毫发无损,而且还得到了胤禛的赏赐。

    经过此事之后,众人皆感叹皇贵妃娘娘果然深得皇上的宠爱,皇上竟然因为三阿哥弘时诬告皇贵妃娘娘的兄长,便当众斥责教训了三阿哥,责骂三阿哥心术不正,不堪大任,这几乎等于绝了三阿哥的储君之路。

    于是,众人纷纷猜测在皇上心里恐怕早就已经有了打算,准备将来将皇位传给皇贵妃娘娘所生的三位皇子之一了。

    只是不知皇上究竟欲将皇位传给七阿哥福宜、八阿哥福惠还是九阿哥福沛?但无论皇上最终将皇位传给这三位皇子之中的哪一个,皇贵妃娘娘都是名正言顺的圣母皇太后,是后宫女子之中真正的赢家了。

    雍正二十年,胤禛将皇位传给更名为弘晟的八阿哥福惠,自己做了太上皇,带着已经成为圣母皇太后的年若兰住在圆明园之中。据说胤禛与年若兰二人时常在亲信侍从护卫的陪伴下微服出游,足迹遍布全国各地、大江南北,日子过得惬意又逍遥,成了民间人人艳羡的一对儿神仙眷侣。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