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BG言情 > 原配逆袭 > 第177章 大结局

第177章 大结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贺钧知道白夜不喜欢提他父亲,抬手按下费江的后脑:“说了你也不认识,问这么多干什么。”

    大家识趣地没有再问这事,不过,白夜有个年轻漂亮的母亲的事情很快传遍整个校园网,学生们知道后是非常羡慕,并纷纷讨论道:“我说白夜之前养父母长得普普通通,怎么会生出这么俊俏的儿子,原来白夜不是他们亲生的。”

    “白夜的亲生母亲出现了,怪不得最近不见白夜的养父母来学校闹事了。”

    “庆幸白夜找到自己生母,不然一辈被养父母给拖累了。”

    贺钧看到论坛后,立马发消息转移大家的注意力:过段时间,我哥跟白夜要摆酒宴,到时候我请全校学生吃蛋糕。

    学生们看到消息,兴奋起哄:贺少威武,贺少不愧是全校最有钱的人。

    被贺钧这么一宣传,全校的学生都知道白夜和贺森要办酒宴,上下学的路上,学生们见到白夜就说恭喜。

    白夜一想到要跟神子结婚,也是打心里的高兴。

    贺老爷子他们也想尽快把婚礼办了,所以日子定在五月一号,离办酒宴还有一个月多月的事情。

    对他们来说办酒宴非常简单,只要想好要邀请的人,其他的事情就交给下人去搞定,所以复杂就复杂在过程如古时般需要经过三书六礼,需要下聘书、礼书和迎书,还要指纳采、问名、纳吉、纳征、请期和亲迎,由于结婚主角都是男的,可以省略一些步骤,最重要的是还得符云老祖满意。

    贺老爷子他们跟符云老祖提起结婚的时候,可畏是心惊胆颤,胆心对方一个不高兴就把他们拍死了。幸好符云老祖不是挑剔的人,只要贺家送给白夜的”聘礼”让她满意,其他的就不会有意见。

    可是符云老祖可是活了十万年的老妖魔,各种上古珍稀材料早就看个遍,而且她有的,贺家没有,贺家有的,她也有,所以想要找出让符云老祖满意的”聘礼”不容易,幸好神王给贺森留有一大笔”嫁妆”才让符云老祖免强满意。

    谈妥儿子的婚事,符云老祖的心一下落空下来,原想着等白夜结婚后,就能跟贺森生下真正属于他们的孩子,那她就能帮忙带孩子打发时间,可是白夜却复活所有神仙再打算生孩子的事情,按照目前进度,最快也要几年时间,慢的要十多年,她实在太无聊就让贺森给她安排工作。

    贺森曾听白夜说过有星探挖掘符云老祖当明星,就把公司部份广告交给她代言,意外是效果非常好,竟然一炮而红,成为许多男人的女神,接下来有许多艺人公司找她签约,但都被她拒绝了。

    符云老祖有贺森这个有钱儿婿养着,不愁吃,不愁穿的,想接工作,有贺森安排就好,不想工作就找儿子逛街旅游,日子好不快活,唯一缺点就是没交到朋友。

    白夜看她这么孤单,坏心眼的提了个意见:“妈,你要不要交个男朋友陪你?”

    话刚落下,就被符云老祖上的手腕的日轮怒拍后脑勺。

    符云老祖沉下脸:“你敢打我儿子?”

    日轮立刻萎了下来。

    白夜笑问:“妈,你要是想找男朋友,我让阿森给你介绍。”

    日轮:“……”

    符云老祖被太阳星君伤得太伤,摆摆手:“我现在最不相信的就是男人,再加上年纪也不小了,对谈恋爱提不起兴趣,也早就不相信什么爱情,还是算了。”

    而且以她的情况也不好找人谈恋爱,修真界的人都认识她,是不可能也不敢跟她待在一起,普通人寿命又不长,过不了几年,人就老了,她也不可能谈几个月或是几年就跟别人分手,那她跟太阳星君当年的行为有什么区别?

    白夜也是说着玩,故意气一气躲在日轮里的神魂。

    符云老祖推了推白夜:“你后天就要结婚,赶紧回房养好精神。”

    白夜看时间也晚了,起身上楼。

    按照古时的礼节,结婚前一天是不能跟结婚对象见面,所以他搬到他妈的别墅来住,不过,现在的人哪能像以前这么守礼,在长辈们不知道的情况下,还是会偷偷的打电话或是视频通话。

    在结婚的前一天,白烈他们从修真界赶回凡间参加白夜的婚礼。

    现在,公久的情况比以前好了许多,不仅恢复一些修为,还记起了一些事情,可惜记忆不太连贯,经常颠三倒四的,但又比谁也记不起来好多了。

    白烈他们的情况也有一些好转,自少不能掉修为了。

    到了结婚当天,白夜一大早被叫起来梳妆打扮,人本来长得就长得俊俏,画妆后就显俊美。

    符云老祖看着穿上古装结婚礼服的白夜,顿时红了双眼,又是高兴,又忧伤,仿若刚生下白夜还是昨日的时候,今天就要成亲,成为别人的伴侣了。

    公久体贴的抽出一张纸巾给符云老祖:“阿姨,别哭。”

    白竞翻个白眼:“你的年纪比她还大一倍,你也好意思叫她阿姨。”

    符云老祖被他们逗笑,接过纸巾轻轻的擦了擦眼角:“我儿子今天真好看。”

    白烈特别郁闷,他现在的脸盲症还没有好,看谁都一样,自然也看不出白夜是帅是美。

    这时,符云老祖的妖奴走进来,兴奋道:“老祖,另一位新郎来了。”

    由于是两个男人结婚,也就不似男女结婚有开门钱或是逗新郎的节目等等,所以贺森带着婚礼车队接人时,直接让白夜出去了。

    白竞不能捉弄贺森,心感遗憾,不过两方实力相当,要是闹着闹着打起来就不好看了。

    白夜身上的礼服非常华服,而且特别重,需要人帮忙提着过长袍角才能上车,然后看到同样一身红色的贺森,不由呆住了,今天他的男人特别俊啊。

    当伴郎的贺钧忍俊不禁:“白夜,快回神了,等晚上你再看个够。”

    贺森失笑。

    白夜回过神,开心的扑到贺森的怀里:“你今天真好看。”

    贺森抱住他,亲了亲他的唇:“你也是。”

    “别亲了,别亲了,妆要花了。”贺钧拉开白夜:“这么多人看着,你们能不能矜持一点?”

    白夜坐到贺森旁边,看到甲里他们都在,就连他妈和白烈他们都上了这一辆加长车,不过,他没有觉得有半点不好意思。

    司机轻笑一声,启动车子离开别墅区。

    因为请的人多,所以结婚场地租在了户外,此时刚到十一点,已有宾客陆陆续续地进入场内,等到十二点时,宾客已来得差不多了,然后是两位新郎进场。

    顿时,大家被两位新郎身上华丽精美的红色古袍给惊艳了,绣在喜袍上的金线在阳光照射下发出闪闪地光亮,女客们兴奋讨论道:“古袍好漂亮啊,以后我们儿子结婚,也让他们穿古袍。”

    “两位新郎真俊,非常相配。”

    白夜听到别人夸赞,笑容越来越大,他用传音对贺森说道:“我今天真的真的很开心。”

    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这一天,跟喜欢的人一起穿着喜服拜堂成亲。

    “我也很开心。”贺森现在不止开心,还想把人压到床上欺负一番。

    白夜握紧贺森的手走向高堂。

    坐在高堂的有符云老祖,还有贺老爷子、贺老太太和贺父贺母,他们看着白夜他们不由露出一笑。

    离他们还有两米远时,白夜和贺森停了下来。

    司仪立刻拉高嗓音致词一番,然后再开口叫道:“一拜天道,从今往后,夫妻要互尊互敬,永不得背叛另一方……”

    白夜和贺森转身对着天空一拜。

    在宾客当中,除了修真者外,还有一些普通人,他们听到拜天道时都愣了一下,并小声说道:“不是一拜天地吗?怎么是一拜天道?”

    “可能是司仪口误。”

    “后面的话也怪怪的。”

    然,他们却看不到白夜和贺森脚上升起金光,说明誓言已经起效,之后,二拜高堂和夫夫相拜和平时一样,不过在拜堂结束后,白夜接过司义的话筒感谢大家来参加观礼,接着又说:“为了感谢大家的到来,我送大家三道运气。”

    除了普通人外,其他全身一震,迅速坐直身体。

    白夜和贺森对看一眼,笑道:“第一道,我送大家福气,从今往后福气绵棉,好运连连,只要不干坏事,福气会跟着你们一辈子。”

    他抬手一挥,修真们看到金光落在他们身上,明显有福运加身,他们激动地站起身感谢:“谢谢白少和贺大少。”

    普通人却一脸茫然。

    被邀请参加礼婚的两位总统对身边修真者好奇问道:“为什么大家这么高兴?”

    修真者向他们解释:“白少给我们赐了福运,以后运气加身,不怕提升境界失败,也不怕炼器炼符炼丹失败了。”

    两位总统一脸惊讶:“我们也有吗?”

    修真者点点头:“在场的人都有份。”

    两位总统:“……”

    悔啊,早知道带家人蹭蹭福气的。

    白夜继续道:“第二道,我送大家寿气,祝大家长命百岁,超过的百岁的也不要担心,你们寿命也会增加百年。”

    修真者们更激动了,不是每个人都能修炼顺利,有的人到了大限还不能突破,那就是相当于寿尽,现在多了一百年寿命,他们又多一百年时间修炼了。

    白夜又道:“第三道,我送大家禄气,祝大家的工作、境界都能节节高升。”

    修真者们再也忍不住大喊:“白少,贺少,你们真是太棒了,我们在这里祝你们白头到老,永结同心。”

    全场有八成的人都兴奋大叫,就连贺老爷子他们也非常高兴,全场达到了高潮。

    普通人却一脸懵逼,不过是几句祝福,有必要这么激动?

    被贺家下人抱着的小风伯和小雷神他们也非常开心,甚至从下人怀里挣扎出来,飞到天空,幸好下人手快,赶紧把他们抱了下来。

    不过还是有普通人看到了:“我好像看到孩子飞起来了。”

    他身边的人说道:“你眼花了吧。”

    “……”

    白夜没好气瞪眼小风伯他们。

    小风伯他们不敢再闹,乖乖地呆在下人的怀中。

    贺森握着白夜的手,用传音说道:“现在大家这么高,一定不介意我们现在偷熘回新房。”

    白夜在上车的时候就想拖着贺森回房了,他开心道:“我们走。”

    宾客们只顾着高兴,也就没注意到两位新人熘回新房恩爱去了。就算有人看也不会出声阻拦他们,甚至还在心里祝他们幸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