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BG言情 > 病弱前任又双叒吐血了 > 第74章 八十 巨人

第74章 八十 巨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看到一团团血雾接连在兀臬山境内炸开, 像是世俗界的庆典里的烟花会一样,盛烈, 惊人,不知何时方会停歇,身处兀臬山的修士们的心头皆泛起难以言说的感受。

    先是觉得震撼到了极点,后是觉得有股温暖的暖流由心里漫出来,渐渐勾起一种悲壮的泪感。

    所有人皆知伫立在弘峰之上,看上去平平无常,却引发了逆天异象的女修曾经是隐门的弟子,后为了大魔头而被宗门驱逐,一直到了现在, 突然出现在隐门, 第二次地在足以带来覆灭的灾难中挺身而出。

    想到这, 众修士一时无法去评价她。

    她与魔为伍, 该是恶。

    可若真是大罪大恶之人,绝不会在此时, 在此刻,俨然如一个巨人站了起来, 站在了最前、最危险的位置, 扛起了要倒下的天, 绞杀魔无数,救隐门于非难。

    每个人的脸上俱是复杂神情。

    便是在这时刻,伴随妖魔刺耳的惨叫声接连响起,浓郁的血腥味涌入空气, 惊雷暴雨不断的黑天渐渐色淡。

    犹如被一只从下而上的手给强硬地拽扯出了缝隙,一线线天光从黑云之间投射下来,将光辉洒向人间, 象征着光明的到来,胜利将属于人类。

    不少人感受到了希望和力量,抿起的嘴角不知不觉扯出了抹笑容。

    可宁琅却不见喜色,只淡淡地说了一句。

    “要来了。”

    听到这句话的人不多。

    听到的,皆冒出同一个反应:要来了?什么要来了?

    很快就有了答案。

    它出现在半空中,在绝对不可被忽视的地方。

    那是一个面向大地、巨大的黑色涡轮,冷不丁地一现身,便将照耀大地的光明结结实实地堵了回去,挡在了后头,使天地一瞬回到了永夜,重归于黑暗。

    宁琅的域能影响它,但不能完全阻止它。

    只因裂空之门的另一头,有一只魔,他也使用了域,与她分庭抗礼,犹如一头凶兽似的,粗鲁地在兀臬山的上空撕咬了一口,蛮横地插足进在她掌控下的空间。

    宁琅自知已是没法完全拦下对方。

    看着半空死气流转、不知在下一秒便会“咕噜咕噜”往人间吐出些什么东西的黑色涡轮,宁琅对在旁的单春棠说:“春棠,飞花借来一用。”

    被点名的单春棠和飞花不约而同地陷入沉默。

    前者觉得这一幕有点眼熟,突然就想到了许多年以前,宁琅曾经也说过相仿的话,当时她把飞花给了她,结果她接过之后就疯狂对着自己的手臂砍,逼着她心爱的飞花从一把美丽的细剑变成了大砍刀,差点就断了。

    想到这里,单春棠决定假装自己已经聋了,什么都听不见。

    宁琅:“快点。”

    单春棠:“……”

    然后用快出来的语气很艰难地说:“飞花它就剩下一半了。”

    “所以要是没了,你还可以有另一半留着做个纪念。”

    飞花:“!!!”

    听听!这是人能说得出来的话吗?!

    飞花痛哭流涕:“不要啊!!棠棠千万不要把我交给她啊!!!”

    单春棠闭了闭眼,承诺:“最后一次。”

    又恳求:“拜托你了。”

    飞花:“……”

    飞花:“可恶!假如你不是对棠棠有恩,我是怎么都不会妥协的!”

    于是只剩下半截的神兵易了手,到了宁琅手里。

    宁琅握住轻轻颤抖的剑柄后,将灵力一股脑地灌注进去。

    不多时,飞花的断口竟是有莹白色的光芒泛起,凝成了实,又跟着延伸出去,拟出锋利的尖,被宁琅凭一己之力做成了灵剑。

    这看起来很神奇,却不是太难的事,也非技术活,只要修士的灵力给得够多,灵气够浓够纯,就可。

    但要不是灵力多得可以尽情任性,是没个正常修士会这么做的,也做不到。

    飞花:“别、别再来了!!我要爆了!!!”

    假如宁琅能听得见它的话,一定会对它说:那就换个地方爆。

    是的,飞花马上要换地方了。

    当灵剑化成,宁琅突然举起飞花,作投掷状,双眼则直直望向半空的异界门,神情肃穆而专注。

    宁琅:“去吧。我用枪的准头不够,得靠你了。”

    飞花:“???”

    它不是一把细剑吗?怎么突然就成枪了??

    宁琅的动作极快,几乎是话音落下的下一秒,连给剑和它的主人尖叫的时间都没有,便狠狠一用力,当断则断地送了飞花上黑天,那劲儿头似要一去不复返。

    飞花:“啊啊啊啊啊啊啊!”

    单春棠也:“啊啊啊啊啊啊啊!”

    忍不住泪眼汪汪地问宁琅:“它会回来的对吧?”

    宁琅随口回了一句“会的。”,目光倒一直在飞花上头,看它的去向。

    老实说,她自己心里也没什么底气,只是给了飞花力量,剩下大半都得靠它自己。

    事实证明,飞花还是相当靠谱的。

    那个不太靠谱的女修把它丢出去之后,它真的就靠着自己的根性,完成了标枪的使命。

    于是当映入所有人眼中的,便是一道莹白流光逆天而上,速如迅雷,穿破半空若聚若离的污浊瘴气,犹如神之枪般地正中黑色涡轮。

    见此一幕,众人不由屏住呼吸。

    空气像是凝滞了一样。

    时间、眼前的画面皆变得很慢很慢,近乎停了下来一样。

    便在这时——

    “轰隆——!!”

    爆炸时的巨大惊响震动了每一个人。

    哪怕此时没有抬头,耀眼的纯白辉芒也顺着他们的余光钻进他们的视界中,亮得刺眼。

    昂首,只见不仅黑色涡轮被引爆灵力时的威力炸得四分五裂,就连半边天也被炸得稀碎,厚重的云层变得斑驳疏落,一瞬重回白昼。

    没有人想到,普遍被认为攻击单一的体修还能这么玩,宁琅此举把所有人都震惊得不行。

    除了一个人。

    单春棠:“啊啊啊啊!我的飞花!”

    宁琅:“还在,掉到慧峰了,完事了我去捡回来。”

    单春棠大喜:“真的吗?!!”

    宁琅没应。

    或者说,是没功夫应了。

    黑色涡轮被炸得稀巴烂,不等同于彻底消失,就在宁琅说话的功夫,其中一个裂成西瓜大小的黑洞突然有了动静——先是冒出了半个脑袋,然后像是在钻洞一样,一个男人从另一边爬了过来。

    男人的样貌生的极为俊美,一双桃花眼带了几丝妖媚之气,顾盼之间眼波流转,肤如凝脂,仿佛弹指可破,比大多数女人还要美上几分,可又不显女气,只觉雌雄莫辨,是当之无愧的美人。

    但对于宁琅而言,天下最好看的人是东朔,无人能与他相提并论,所以,这个美人中的美人,跟宁琅心目中仙气飘飘的第一一比,只能用一个字来概括:

    “骚”

    如果再多上几个字:

    “骚得俗不可耐”

    眼下,这个被宁琅评价为骚得俗不可耐的男人和她也有的一拼。

    她是用灵力化剑,灵力跟不要钱似的,但起码能发挥大作用。他则更绝一点,竟是化魔息为云,从荒界那头稍嫌狼狈地爬过来之后,就踩在了魔息化成的黑云上,高高在上的样子,还悠哉悠哉地拨弄了一下发丝,又是抚平了衣服褶皱,后才用正眼看了如临大敌的人间修士。

    准确来说,是只看到了宁琅。

    在无臬山的修士有那么那么多,他却在千百人中一眼捕捉到了宁琅的身影,然后就看不到其他人了——其他人也入不了他的眼。

    他露出了一个在宁琅看来骚里骚气的笑。

    “这么久没见了,你还是一如既往的暴力啊。”一顿,朱唇再启,字音轻轻地吐了出来,明明没用什么暧昧的字眼,却无端有几分勾人,“暴力无情女。”

    要是个自制力差一点的人,只怕此时已是不能自持了。

    但在宁琅眼里,是坨狗屎的人不管怎么样都是坨狗屎。

    压根就没应他的打算,直接召来飞剑,冲着男人御剑直去。

    之前提过,不久前还是个用剑白痴的宁琅眼下的飞剑水平已入臻境。

    驾着柄普普通通的铁剑就直接冲上了云霄,非常稳当,仿佛空中于她而言与陆地无差,等靠近黑云上的男人后,居然纵身一跃,灵气裹拳,强劲的力量卷起了气流,震没了低空的碎云,夹杂雷霆之势,朝男人直去。

    男人不慌不忙地说:“一见面就喂我吃拳头。”

    又衔接上了一声轻叹:“也不和我叙叙旧。”

    话到中间,攻击已至,却见男人食指轻轻一点,正好点到了宁琅的拳面上,胶着了一息有余。

    外人虽不知确切发生了什么,但当两股力量相撞,泻出去的余劲都能掀起风暴,便知发生在两人之间的是不容外人插手的巅峰对决。

    两人是在男人的说话中间交上手的,等话音完全落下,第一回 合已结束。

    而结果是:黑云一瞬涣散,未退;宁琅凌空后撤,稳稳地降在了飞剑之上,与男人隔了数丈之距,和他对视。

    那双漂亮的桃花眼里写满了轻蔑。

    “再来一世,你也不过如此。”

    宁琅觉得他这话说得着实挺不要脸的。

    要不是她还算了解他,只怕真要以为自己是个垃圾,真不如他,不敌他。

    宁琅不是爱逞口舌之快的人,换在平常便算了,眼下正有无数人看着,事关己方士气,便不打算忍气吞声了。

    于是笑笑,说:“比起你的脑袋,还是你的骨头响起来更脆。”

    她微昂下颚,目光略垂,俯视天下苍生貌,拉长放慢的语气听起来游刃有余,尽显修士中大能风范。

    “让我猜猜看,断了多少?”

    “只怕是整个手掌的骨头全碎干净了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