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BG言情 > 病弱前任又双叒吐血了 > 第75章 八一 突破

第75章 八一 突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宁琅还是小瞧了自己。

    她没办法从男人的反应拿捏出他的伤情, 只道是断了手掌的骨头,殊不知不光是手掌, 他整条手臂的骨头该碎的碎,该裂的裂。

    又痛又气得人在心里大骂:该死的暴力无情女!!

    但哪怕男人不开口,不说话,不以为意的样子仿佛除了他在场的全是垃圾,宁琅大概也能猜到他正在心里指着她的鼻子大骂她。

    会用“暴力无情女”来称呼她的人,全天下就一个而已。

    就只有魔尊。

    宁琅的前世,自曝了元神也要和他同归于尽的魔尊。

    他是真正的魔,标准意义上的魔。

    他阴险狡诈,极富心机, 又冷酷无情, 为了达成目的什么都可以利用, 什么负面的形容词用在他身上都不算亏。

    在那些低级魔的眼里, 他大概就是魔中的完美典范,是值得每个魔学习的对象。

    魔杀人害人兴许不需要理由, 但每个魔变成如今的样子,都必定有至少一个的原因。

    宁琅对他的事情知道一些。

    知道他叫青泠, 是人族和妖族的混血。

    半妖本来就不好混了, 他还是碧血妖的后裔。

    这类妖, 他的血便是宝贝,对修士、妖魔的修为皆大有所益,与拥有此血脉之人同修得益更大。而悲剧,便是这么发生的。

    他的母亲被自诩善人的名门正派圈禁了, 跟一男修交合后,有了他。母子二人一直被当作取血的机器,不光是他母亲, 他自己也被迫与急功近利而走上了歪门邪道的女修发生关系。

    再之后的事情……能引人入魔的不过都是这些那些。

    得知他的身世后,宁琅也觉得有些人确实是该杀的。

    可魔是分不清谁该杀的,烦了,不喜欢了,那就一窝端。

    宁琅很清楚。

    尽管一直以来青泠都没有现身,可自她重生以来遭遇的一桩桩事,没有一件和他脱得了干系。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为天道做事,千方百计地要杀东朔,但想太多皆无意义。

    既然他出现在了这里,站在了她的跟前,正入侵人间,要杀东朔,他便是她不死不休的敌人。

    动手之前,心头到底被些困惑缠住,宁琅最后问了一句:“你才是真正的魔城之主?”

    青泠勾了勾嘴角。明明是动人心魄的笑,宁琅却只从中看到了肃杀与血腥。

    他说:“本来不是的。”

    宁琅听明白了。

    知道他是把曾经她在魔城见到的那只魔给杀了,然后换了自己坐那个位置。

    抿了抿嘴,宁琅感觉自己问了个蠢问题,突然觉得其它疑问也没有解开的必要了。

    扫过一眼地面正领着众隐门弟子,大喊着“隐门弟子随我杀敌——!!!!”去剿除勉强在域中幸存的重明天等一众长辈们,宁琅放下了牵挂,一心一意地对上了青泠。

    强强对决的战斗再度拉开序幕。

    ……

    宁琅全心都在搞死对方上面,青泠却三心二意的样子,吃了不少伤害也不认真御敌,还一直在逼逼。

    青泠:“别急着开打啊,我还想跟你多分享一下我的上位史呢。”

    宁琅用金刚石一样的拳头应了他。

    青泠“咯咯”笑了起来,不肯收声,接着说:“魔城里的魔主不是我的杀的。”

    他用讲故事的口吻倾情讲述了起来:“那魔主有一个爱人,他的爱人是个人族的女修。那女修许多年前就死了,后来不知怎么就活了。活了之后,她开心了一阵,可后来,知道爱人已经成了魔,还害了不少人,便变得恨他恨得要杀了他。无奈之下,魔主把她囚禁了起来,就当观赏用的金丝雀那么养着。”

    “你猜后来怎么着?”

    宁琅像是失声了一样,不光哑,还聋,却都只是她不露声色。

    实际上,当青泠问句脱口,她的注意力跟着他提起来的尾音被牵动了一下。

    “那人族女修向天祈祷,说只要能赐予她力量,让她杀死魔主,她什么都愿意做。”

    “那可不正好?给力量?我最擅长的呀。”

    “人族女修拿着我给她的力量,痛痛快快地杀死了魔主。我替那魔主感到不值,就帮他杀死了女修,让他们去黄泉路上也能继续相爱相杀个痛快。”

    到了最后,青泠啧啧摇头,数落宁琅:“人家这才是女中豪杰,修士中的典范啊。你应该好好学学人家。”

    宁琅:“滚。”

    伴随话音一同落下的是她的腿。

    别的女修哪怕在打架的时候都要讲究一个诗情画意,宁琅则是怎么能搞死人怎么来,用头槌能捶死人就用头,用脚能踢死人就用脚。于是此时长腿从天而降,竟是像一把大砍刀,要把貌美的小白脸劈成一团揉起来的草纸。

    这一脚确实很凶很了。

    青泠不得不闭了一会的嘴,狼狈逃开。

    他再怎么躲怎么避都好,他口中的暴力无情女始终会追上来,像是杀疯了一样,将暴力二字贯彻到底。

    她的拳头擦着他的耳边过,灵风直接削没了他一截头发,连着皮肤也像是被粗砺石头狠狠摩擦过后的通红一片。

    便是在这两人最近的距离时,青泠接上了之前的话,对宁琅轻语一句。

    “总有一天,你也会杀了他。”

    “不会。”

    宁琅答得斩钉截铁。

    青泠依然笃定无比:“你会的。”

    “你一定会杀了他。”

    比起预言,青泠的语气更像是陈述着必定出现且不可被推翻的事实。

    并且将在不久之后发生。

    犹如逃不开避不过的恐怖诅咒。

    宁琅没有放在心上,因为当看见一道突然出现在战场的身影,她认为青泠说了那么长的一段故事全是为了拖时间。

    她看到了她的姐们儿。

    那个傻兮兮抠掉了一颗眼珠子给她的妖王姐们儿。

    看到她空降无臬山,像是失控了、疯了一样横冲直撞,遇人杀人,见魔杀魔,百目通红,深深陷入狂暴状态不可自拔。

    偏偏宁琅的域没办法对妖进行绝对的压制,尤其对方的品阶已达妖王,只能由得她在山里胡来。

    宁琅知道妖王的失控肯定又是青泠从中作梗,不由凉凉地斜了他一眼,光杀气都能把他大卸八块。

    青泠不慌不忙,语重心长兼无辜地笑道:“这就是贪心不足蛇吞象的下场。”

    “我的心头血是那么好拿的吗?”

    “她是自作自受——”在宁琅冷冷地注视下,他慢悠悠地做出嘴形,很讨打地说出二字:“活该。”

    妖王出现后,青泠无心恋战。

    像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要赶去做,他彻底改攻作守,忙着和宁琅拉开距离,离此地远去。

    青泠:“你慢慢跟她玩,我先去办会正事。”

    宁琅走不是,不走也不是。

    幸亏有人看出她的难处,对她高喊:“这妖王就交给我们来对付——!”

    宁琅斟酌一下,最终颔首应了,追随青泠而去。

    ……

    追着追着,宁琅觉得有点不太对劲。

    她压根猜不到青泠想要去做什么,再多走几步,只怕是要出无臬山地界了。

    她眉心簇起,越想越觉狐疑,右眼皮子还冷不丁地跳了一下,有种不好的预感冒出来时,立刻就停下了步伐。

    不料,她一停,一直在前头跑的那只魔也跟着停了。

    不好的预感瞬间变成强烈的不详、不安。

    宁琅:“你究竟要办什么正事?”

    青泠笑而不语。

    这光笑不说话比说了话还吓人。

    也让宁琅顿时暗叫了声糟,心道自己中计了。

    她本以为妖王姐们儿是套,没想到居然是套中套,真正的套是他,他是为了把她引开,才故弄玄虚搞了这么一遭。

    果不其然!

    宁琅才刚转身,青泠携了深长笑意的声音就从后头飘了过来。

    “我要办的正事……就是引开你啊。”

    话还没说全,便见人已经闪现到了宁琅的正前方!速度比之前快了一倍有余!

    看那阵仗,仿佛只要有他在,宁琅就不要妄想能摆脱他,赶回一开始的地方。

    青泠所做为何,当遥遥望见弘峰上空的动静,宁琅一下子清楚得不能再清楚了。

    黑云散尽的晴空里陡然聚了不少彩云,朵朵彩云仙气飘飘,似从更高的天上而来。

    云朵之间隐约可见不少神仙的身影,一眼看去只觉眩目至极,庄严神圣,不可逼视,心中生出膜拜之感,要立刻垂目低头,才不显冒犯。

    大多修士皆是这种感觉。

    但宁琅显然不在此行之内。

    她不光生不出任何憧憬向往之情,反而目眦欲裂,浑身因愤怒而在微颤,额角、攥紧的拳头都有暴起的血管凸了出来,她恨得咬牙切齿,竟还有鲜血从嘴角渗了出来。

    要是她猜的没错……

    那群高高在上的神仙突然屈尊降临此地,全都是为了……

    宁琅不敢再想下去。

    能在一贯云淡风轻、哪怕天塌下来都无所谓的宁琅脸上看到这种表情,青泠大饱眼福,只道真是值了。

    但他很贪心,还想看更多,因而火上浇油:“你哪怕有神通本事,都赶不过去了。”

    能和东朔有关的事情,便没有不成的道理。

    宁琅果真更气急:“滚开!!!”

    伴之而来的是烧得更加汹涌的怒火,紊乱却更具杀伤力的灵力如同海啸一样要淹没了不识好歹的男人。

    这暴力无情女!

    青泠憋下一口翻涌上来的气血,神色自若地笑了笑,一边想方设法地阻拦宁琅,一边继续刺激她:“滚是不可能滚的。要不你试试再自爆一回元神,看看能不能把我,”指了指自己后,他又指了指天上,“还有那群神仙给炸死,来救你的好道侣?”

    “你也不用觉得难受,这是迟早要发生的事情。”

    “本来当初顺利把镇魔钉打入他的血脉时,便该有这一遭,要不是他神通广大,也不知动了什么法子,居然能瞒着天道的眼,一直藏到现在,否则也不会拖到此刻才来。”

    “你们逍遥了这么久,过了一段神仙日子,也该够了。”

    宁琅压根听不进他在说什么。

    她的全副心神都飞到了弘峰那头,身体却被留在老远的地方,没法往目光所至之处前进半步。

    她意识到是青泠藏了拙,让她卸下了警惕。

    也意识到,一件更恐怖骇人的事实。

    ——她赶不过去。

    也可能……赶不上。

    至于赶不上什么,光是脑海中浮现出这个问题,宁琅只觉像是被人掐住脖子一样地窒息。

    宁琅倏地停了下来,嗓子如被火熏哑了一样,问青泠:“你为什么要杀他?”

    她希望能找到办法,让他放她过去。

    哪怕是跪下来去求,也可以。

    青泠笑着答:“当然是为了复仇啊。”

    满脸笑意之下,他的眼神里似燃起了幽幽的冥火,阴冷无比。

    “我多无辜啊。明明决定自爆元神的人是你,他却觉得是我害了你,从第二世开始,就拼命地、用各种你想也想不到的手段来折磨我。”

    “如今我只不过要让他一死,已经算是非常便宜他了。”

    听完这番话,宁琅心知,无论如何,他都定是不肯放她过去了。

    当心里的侥幸全部死光了,宁琅整个人变得更坚硬起来。

    她知道,除了自己,没有人会帮她、帮他。

    这全天下,没有一个人不盼着东朔的消亡。

    这全天下,想让他活下去的,唯她一个人矣。

    她只能靠自己。

    像是烧得滚烫的铁放进了冰水里,她炸了一样的脑袋陡然冷却,使她冷静了下来。

    看着眼前的青泠,回想起他一路的阴谋诡计,她有了一些想法。

    她问自己,为了东朔,她能舍弃什么?

    而答案是:除了这条命,她没有不能放弃的东西。

    因为她答应了他,不会死。

    所以,只要控制到不死,便可以了。

    想到这里,宁琅有了行动。

    她在青泠“哦哦连你这个老村姑也终于开始打扮了啊”的话声中,珍而重之地取下一直戴在头上的发钗,放进了芥子袋里,随手取出一根粗糙的发带,把散落的头发绑在脑后,少了几分女人的优雅,看上去更是干练冷漠。

    像是解开了什么封印似的。

    她整个人的气质有了巨变。

    形如一颗从火炮里射出去的火药,她只知道往前冲,燃烧她自己,炸毁掉路径上的所有敌人。

    不需要考虑代价,没有什么是不能失去的。

    她可以拼上一切。

    除了命。

    霎时间,宁琅似进入了某种高绝的状态,她变得极度集中,神识不顾后果地全部放到了外边去,随即,不光青泠的一举一动,不止是连周遭仔细到一颗石子一个甲虫都看得清清楚楚,她觉得自己甚至能预测到所有存在的轨迹——未来的移动轨迹。

    人的脑海无法承受海量的信息,于是宁琅便不想,放空了大脑,什么都不考虑,不思考,将一切交由身体,从心行事。

    而她的心上只挂了一件事。

    ——破除路径上的一切障碍,以最快的速度赶回东朔的身边,把那些要欺负他的人全部干趴在地上。

    哪怕是天上的神仙,她也要把他们一个个从云层上拽下来,踩着他们的脑袋,捻进人间的泥土里。

    似整个人融进了风里,宁琅神不知鬼不觉地动了。

    明明她一直在青泠的视界中,后者却觉得自己突然失去了对她行踪的掌控。

    从她近身、出拳、命中他的脑袋,花的时间在一息半左右,对于普通人来说,这种速度是望尘莫及的,但他不是普通人,中间他有很多个机会可以察觉到意识到,给出反应,甚至回击。

    可他没有。

    因为他做不到。

    她的一举一动仿佛充满了无数个可能性,她可能出现在任何地方,给他造成任何攻击。

    不可预测。

    不可捉摸。

    不可窥探。

    像是把控着无尽可能的隐秘法则。

    也像是至高无上的、无所不能的、最强的神。

    不得不说,起码在这一刻,一直嬉皮笑脸、觉得事情都在按自己期待的方向发展的青泠,乍然感受到了深深的恐惧。

    恐惧的来源,不是头骨碎裂的声音,也非不断喷涌而出的鲜血,而是他不自量力,居然胆敢挑战这样的存在。

    此时的宁琅并不知道青泠心中所想。

    她能看到他的嘴巴一直在动,但听不到他在说什么。而他的嘴巴终于停歇的时候,他的脸上出现了又惊又惧的神情,像是见了鬼,又像是在仰望着某座高耸入云直插天际的山。

    不过他是如何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在他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攻势下,她依然完好无损不止,还终于穿破了他的阻碍,能向弘峰直冲而去。

    从无臬山边缘去到弘峰的这一段路,是宁琅的生平最快。

    她不知道自己居然可以达到这种速度。

    却依然不满足于此。

    只想着快一点。

    再快一点。

    不行。

    还不够快。

    会赶不上的。

    更快一点吧!

    哪怕是一点点也好啊!!!!

    修界常说,修士在生死之间更容易寻求境界的突破,宁琅也是这么以为的,所以经常去危境中涉险。

    这句话是对的,又好像不是全对。

    为了活下去,能不死在险境里,每经历一次磨难,她的修为相对平常就能提高好一大截。

    但眼下,她不是为了自己能活下去。

    她是迫切地希望另一个人能活下去。

    驱使她突破的,是他,也不光全是他。

    是绝望。

    是不甘。

    是不愿屈服于命运。

    是不想对把自己按在地上搓磨的世界认输。

    而这一切的一切,成就了更好的自己。

    这一瞬间,连宁琅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隐约察觉到自己突破了极限,甚至是突破了人类的极限,修为也一霎冲上了封神之前最后的枢奥境。

    这些她都不在乎。

    她只知道此时此刻,她终于回来了,站在了弘峰的至高处,以人类之躯体,一己之力,迎上了仙云上的神仙。

    宁琅泪流满面。

    太好了。

    她赶上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