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豪门女配不想爆红[穿书] > 第74章 富婆第七十四天 正文完

第74章 富婆第七十四天 正文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宠姒在苏云溪眼里无异于一个恶魔, 顽劣地对待她,打击她,要毁掉她。

    旁人听不见她们在说什么,只能看见苏云溪崩溃的表情。

    苏云溪终于忍不住质问:“宠姒, 我到底是哪里得罪你了?你要这么对我?”

    “你也找回了自己的亲生父母, 拥有了世界上最高贵的背景, 却还要来对付我。”

    宠姒眼神逐渐凉薄,嘴角的笑意敛起, 冰冷的道:“这些话, 你应该去问自己。”

    苏云溪用力捏紧双手, 指甲狠狠地掐入肉里, 带来一阵阵疼痛, 耳朵却像是被轰炸机影响, 传来尖锐的声响, 头痛不已。

    站在她对面的宠姒, 清媚的脸上神色冷漠,每一个字都将像是要敲碎她的骨头。

    “难道一开始不是你故意针对我?”

    “你将这个世界视为游戏, 我们这些人在你眼里都是可操控的人物,你靠着系统随意剥夺人的气运、美貌、智商。”

    “试问一个想剥夺我智商的人,我会放过她?”

    苏云溪吓得倒退几步,嘴唇哆嗦说不出话来。

    宠姒居然知道她有系统!这太可怕了!她本以为自己凌驾于这个世界所有人之上, 没有她做不到的事情。

    然而, 宠姒给了她毁灭性的打击。

    “不,不可能……”

    苏云溪脸色惨白,整个人慌乱不已,浑身都在发抖,她身体的语言系统溃败, 无法再站在道德的正面去反驳宠姒。

    她一直认为自己打脸女配炮灰,是在做天经地义的事情。

    宠姒揭穿了她虚伪的假面,还有丑陋不堪的事实,告诉她这个世界的人,他们是有血有肉的人,而她借着系统犯下了罪恶的事。

    众人只看到苏云溪尖叫一声,扔下球拍就跑。

    江慕寒脸色一变,也放下球拍,赶紧追了出去,球场里其他人莫名,神色难以分辨。

    宠姒到底说了些什么,导致苏云溪现实发了疯。

    宠姒回到休息处,君衍给她倒了一杯水,“喝点水。”

    钟雨彤拿着球拍过来,开口问道:“宠小姐,苏小姐是怎么了?”

    汤荷韵温婉笑道:“宠小姐以前是苏家的养女,两姐妹闹点矛盾很正常。”

    钟雨彤看了一眼君衍,眼底透露出好奇的神色,“她们是姐妹?”

    宠姒淡淡地看她一眼,“钟小姐,刚刚都没机会和你交手,不如我们来双人对打?”

    钟雨彤刚玩的有点兴致,立刻应下来:“行。”

    她看向君衍:“学长,我们以前在学校组过队,配合起来比较默契,你能和我一组吗?”

    宠安礼汤荷韵都看向君衍,看他会如何作答。

    君衍还没应声,宠姒笑道:“那就这么决定了,走吧。”

    男人俊美的脸上神色淡漠,拿着球拍起身。

    四个人进入球场里,分为两队各自一边,首先是钟雨彤发球,很有技术性的球朝着宠姒奔去。

    宠姒轻松地接球回过去,钟雨彤毫不逊色地迅速回击。

    两位男士比起她们来,就像是观众陪衬,都没有太认真,沉稳地接球回球,在后面为她们保驾护航。

    双方没有比赛,打的有来有回,气氛有种诡异的融洽。

    宠姒突然一个球朝着君衍打过去,他微楞了一秒,下意识地回球,带着迅猛力道的球朝着宠安礼飞去,而宠安礼岂能逊色于他,很有技巧性地回过去。

    球场上的气氛一下子就变得紧张起来,双方之间好像带着一股压迫力。

    宠安礼是运动健将,网球是他的爱好运动,各种技巧运用自如,而君衍神色肃然认真,沉稳中带着一丝危险的气息。

    高度集中精神的网球运动,不再是热身玩乐,打了半个小时后,钟雨彤体力很不上,喊了暂停。

    她是东道主,喊了停,大家都停了下来,回去休息。

    君衍放下球拍,拿起一块毛巾走到宠姒身边,伸手给她擦额头上的汗珠。

    当即众人神色不一,钟雨彤拿着水瓶的手有些僵硬,汤荷韵眼底异样的神色稍纵即逝。

    而从外面回来的江慕寒看到这一幕,脸上神色阴沉难看。

    宠姒被君衍这样特别照顾,本来因运动泛红的脸上,染上几分好看的绯色。

    “我自己来。”她躲开他的动作。

    君衍动作温柔地给她擦拭:“还有点,我再给你擦擦。”

    宠姒抓住他的手,心里有些无奈。

    这男人竟然一向讲究人前矜持淡漠,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秀恩爱。

    尤其是周围还有他的学妹和长嫂,倒让她有点不自在来。

    江慕寒大步走过来,沉声道:“抱歉,钟小姐,刚刚去处理了点事,没能陪你玩的尽兴。”

    钟雨彤抬眸看了他一眼,压下心底的酸涩,道:“没事。”

    后来大家也没有了兴致,各自去冲凉沐浴重新换号衣服。

    宠姒穿上了来时的职业套装,脚踩着高跟鞋从换衣间出来,刚走出来就看见了江慕寒。

    江慕寒道:“刚刚你和云溪说什么了?”

    宠姒神色淡淡:“来质问我?”

    江慕寒脸色微动,道:“不是。”

    他像是吃了黄连,口里尽是苦涩的滋味。

    她的反问让他想起了从前,苏家和他每次都会质问她,是不是做了什么伤害苏云溪的事。

    “她看起来有点不对劲。”江慕寒皱着眉头:“我刚刚让助理送她回了海城。”

    宠姒静静地等人,没有再理他。

    江慕寒目光深深地看着她美丽的侧脸,竟发现她的变化这样大,仿佛再也找不到以前的模样。

    她真的变了。

    不再是那个有点小骄纵,全心全意依赖他,相信他的女孩。

    “姒姒。”他沉声唤道。

    其实,他这些日子,弄清楚了自己的心意。

    他不知道什么是爱不爱,但可以确定的是习惯她在身边的日子,所以不想对她放手,才会在星秀的时候找上她,提出让她开店退出娱乐圈的条件。

    因为,他想让她就待在那里,只要他一回头就看得见。

    “对不起。”他道歉。

    宠姒惊讶地看着江慕寒,他那种天之骄子的性格,连苏云溪都没放在眼里,竟然对她道歉。

    可是,迟来的道歉还有什么用。

    换句话说,道歉了也挽不回过去的伤害,因而,原不原谅也是她的事。

    她冷淡的嗯了声,算是回应。

    江慕寒忍不住前进一步,他没进去更衣室换衣服,在外面抽了两支烟,等着她出来,就是为了有个单独相处的机会。

    他自己也有些愕然,他竟然放下身段去道歉,这恐怕是他二十几年来做过最意外的事情。

    他心里涌动着不知名的情绪,操控着他一定要去向她道歉,或许还能够挽留一丝情意。

    事到如今,他想请求她给予所期待的回应。

    “你原谅我了吗?”

    宠姒看了一眼男更衣室,心里想着君衍和宠安礼怎么还没出来。

    她神色冷淡,“道歉是你的事,原不原谅是我的权利,你没资格来问。”

    江慕寒脸色瞬间很难看,又离她近了点,甚至想去抓她的手,“姒姒,我真的后悔了,我一直没和苏云溪订婚。”

    “以前我不知道为什么抗拒和她订婚,现在我明白了,因为我想和你在一起。”

    宠姒看了一眼从更衣室出来,大步流星走过来的男人。

    “可我并不想和你在一起。”她漆黑的眸泛着冷意,无情地开口:“看到你,就会让我想起以前。”

    “每当我想起,就会觉得恶心,你、还有苏家人,最好不要出现在我眼前。”

    话毕,她走过去搂住了君衍的手臂。

    江慕寒脸色一阵白一阵青,心口闷的窒息。

    那是他从没有过的感受,就像是被什么狠狠揪住了心脏,疼,闷,甚至喘不过气。

    钟雨彤出来后,见江慕寒脸上不对,问道:“江总,你没事吧?”

    江慕寒英俊的脸庞僵硬,看了一眼站在君衍身边的宠姒,低沉道:“抱歉,钟小姐,晚宴我就不去了。”

    钟雨彤神色惊诧,男人拒绝聚餐的意思是要退出收购竞争吗?

    江城高级餐厅内,包厢里装潢清幽雅静,钟雨彤作为主人宴请各位收购方。

    安朵近些年业绩下滑,再加上资金方面的问题,没有其他公司来注资,只能走出被收购的一步。

    钟雨彤将几个收购方都聚到一起,就是想从中观察,顺便给予每个公司压力,尽可能争取到最大的利益。

    哪知道江慕寒会突兀退出,其实她意属君氏集团,毕竟君衍是她倾慕的对象,要是能够与他合作往来,就能够离他近一点。

    晚宴聚餐时不谈公事,待到用餐完毕,大家各自散去。

    2.

    钟雨彤回去后,收到君衍的消息,约她出去见一面,收购方私下见面就是要谈合作的事情,她欣然应允。

    两人在一家餐厅见面,侍应生奉上茶水。

    “学长。”钟雨彤忍不住喊道。

    君衍俊美的脸上神色漠然,淡道:“钟小姐,我们都已经从学校毕业,你不要再喊我学长,会引起别人误会。”

    钟雨彤默默垂眸,道歉:“我习惯了,给你造成了困扰,很抱歉。”

    “我今晚找你是要谈一谈收购。”君衍淡声开口道:“我会退出收购安朵的项目,作为你曾经的校友,我建议你选择宠氏集团。”

    钟雨彤抬眸看着对面的男人,想起下午在更衣室和汤荷韵的谈话。

    他喜欢那个宠家大小姐,但又没有将宠姒带回去过,那是否可以猜测,他并没有想和宠姒过一辈子。

    可是,今晚他单独找她竟然是要退出收购,并且让她去选择宠氏集团。

    钟雨彤捧着杯子,急急道:“你为什么要退出,如果要选择收购对象,我一定会选你。”

    君衍淡淡道:“谢谢,我是深思熟虑过后,才选择退出收购,并不是你所想的那样。”

    钟雨彤端不住冷静的模样,忍不住带着一丝质问:“君大嫂在更衣室和我说过,君家对这次的收购势在必行,你敢说没有一点私心?”

    君衍漆黑冷淡的眸直视她,宛若利剑击穿人心。

    “我有。”

    他承认了。

    他还是那个清冷淡漠,仿佛什么打动不了的男人吗。

    他竟然公事私办,连收购这样的竞争项目,都可以选择让给那个女人。

    钟雨彤落寞垂眸,咬住了唇,感觉有些委屈和难过。

    她是真的喜欢君衍,可他连一丝机会都不给。

    “我要说的都说完了。”君衍淡漠起身:“今晚的事,请你保密。”

    钟雨彤抬头看着他,“为什么?你不想宠小姐知道?”

    “她性子傲。”君衍薄唇边竟然噙着一丝淡笑,道:“知道我把项目让给她,肯定会生气。”

    钟雨彤心里酸疼,口不择言道:“你就那么确定我会选宠氏,还有那么多家公司,我可以随便选择。”

    君衍眸色深沉,道:“安朵已经穷途末路,你不会用家族的事业去赌气。”

    钟雨彤被他看穿,垂头咬唇,不再说话。

    男人的脚步渐渐离去。

    钟雨彤忍不住掉下眼泪,他为人细致着想的模样那样迷人,可惜那人却不是她。

    ……

    宠姒顺利拿下了合同,顺路和君衍一起回了海城。

    下飞机后。

    汤荷韵询问:“阿衍,一起回去吗?”

    君衍拒绝:“大嫂,司机已经来接你,我过几天再回老宅。”

    汤荷韵应了声好,道:“宠小姐,欢迎你随时来做客。”

    “好啊。”宠姒淡笑:“过几天我和阿衍一起去。”

    汤荷韵脸上的笑容完美无缺,眼底却飞快滑过一抹冷意。

    由于机场人多眼杂,宠姒戴着口罩和助理一行人分开走,先行回了公寓。

    晚上君衍从公司回来,就看到女孩就像是个小懒猫,用毯子包裹着自己蜷缩在沙发上。

    他迈步走过去,想把她抱回床上。

    哪知道他刚刚抱起她,她就睁开了双眼,声音透着一丝慵懒:“回来了。”

    君衍抱着她坐下,问道:“饿不饿?”

    “不饿。”宠姒放松身体靠在他怀里,轻轻的道:“我有个事想和你说。”

    “嗯?”

    宠姒想起和汤荷韵仅仅两次见面,却感觉到了几分怪异,纵然汤荷韵再三收敛藏匿,她还是感觉了出来。

    君衍的大嫂很不喜欢自己。

    她没什么证据,靠的事女人的感觉,有时候女人天性能够察觉出来对方对自己的态度。

    “你大嫂好像不太喜欢我。”宠姒淡淡道。

    君衍眸光微沉,道:“除了我,你不用在意别人。”

    宠姒忍不住翻身,坐在他腿上,面对面地看着他俊帅迷人的脸。

    “君总,我发现你越来越会说话了。”

    君衍大手扣着她柔软的细腰,嗓音有点哑:“我有点饿了。”

    宠姒拿出手机,“我给阿姨放假了,没人做饭,点外卖吧。”

    君衍突然将她打横抱起来,“我先吃你。”

    宠姒差点没拿稳手机,一口咬过去,“我又累又饿,你是不是人啊。”

    君衍用实际行动告诉她,他是怎样的人。

    ……

    过了几天,宠姒终于抽空和君衍回了趟君家老宅。

    君老爷子原本就看在孙子喜欢的份上,不介意宠姒的艺人身份,后来她被爆出宠家小姐身份,就更不会再对她有偏见。

    君家大伯和伯母,对待宠姒的态度一般,虚假热情,表面的客套还是有的。

    宠姒人美最甜,刚去君家就得老爷子喜欢,还有君衍的小侄子君阳,竟然是她的小粉丝,奶萌地说让她等他长大,娶她当媳妇。

    宠姒被逗笑了,刚想说谎答应,旁边吃醋的男人将她抱进怀里,宣布说她是小婶婶。

    小君阳不论是这辈子还是下辈子,都没机会娶她。

    君衍幼稚起来和小孩较真,成功把君阳给惹哭了,嚷嚷着小叔叔是坏蛋,再也不喜欢小叔叔了。

    第一次去君家,宠姒就拿到了大红包,君老爷子还把君衍奶奶传下来的玉镯给了她。

    两人没有在君家过夜,回去的路上,宠姒靠在男人怀里,打量着质地上佳的玉镯,允诺会好好保存,将来传给下一代。

    君衍不动声色地试探,“你喜欢小孩?”

    宠姒哪能看不出来他的小心思,道:“还行。”

    回去后。

    君衍翻出和她的契约,“这个不需要了吧。”

    宠姒看他要撕掉,一把夺回来:“时间还没到呢,君总,毁约要付违约金的。”

    君衍将她抱入怀里,“不管多少违约金我都付。”

    时间才过去一半,他就有点迫不及待地想将她用更坚固的本本,将她牢牢拷在自己身边。

    ……

    宠家庄园别墅,又是一年过去了,夏日炎炎的季节,花房温室里开放着各色的花朵。

    宠姒走进玻璃花房里面,找到正在一处画画的温婉淑女的女孩,“然然。”

    宠甄然在花房已经待了几个小时,她如今越来越喜欢将自己关在卧室,或是独处于一个空间。

    以前她也时常这样做,可那是因为没人和她说话,如今却是想躲着不见人。

    宠甄然将挽起的袖子放下,夏日还穿着长袖,显得有些怪异。

    “姐,你来啦。”

    宠姒看了一眼画板,上面画着血色玫瑰,整体风格透着几分压抑黑暗,显得分外诡异。

    “还在画呢,我听管家说你没吃午饭。”

    宠甄然垂眸,紧张道:“没胃口。”

    宠姒拉着她到沙发坐下,小茶几上放着佣人端过来的红茶和糕点。

    “吃点东西,我有事和你说。”

    宠甄然听话地吃甜点。

    宠姒想起从助理那里收到的调查资料,如画眉目笼罩着一层寒意,“然然,你和林浩生退婚吧。”

    “不,姐!”宠甄然反应很激烈,双眼含泪:“我不想退婚。”

    宠姒沉声问道:“你知道他在外面的事对不对?”

    宠甄然捏紧了糕点,默默垂泪。

    宠姒“你听姐的,明天就和他退婚,那样的男人配不上你。”

    “不是,是我的错……我不能退婚……”宠甄然语无伦次,“不是他的错……我不能离开他……”

    宠姒抓住宠甄然的手臂,她迅速往后一缩,黛眉微皱。

    “你手怎么了?”

    宠姒迅速掀开她的袖子,发现她的手臂上有青紫的痕迹,微肿的伤痕触目惊心。

    “这些伤哪来的?林浩生打的?”她厉声问道。

    宠甄然拼命想拉下袖子,“姐,你不要怪他。”

    宠姒猛地砸碎茶杯,阴冷道:“你再为他多说一句,你信不信我马上让人把他丢去喂鱼!”

    “我只问一句,这是不是他打的,是不是?!”

    宠甄然泪雨如下,痛苦哭泣:“真的不是他的错,是我不能满足他。”

    宠姒抱住她轻声安慰,“别哭,姐姐说过,谁都不能欺负你。”

    林、浩、生。

    她在心里咬牙切齿。

    宠姒立刻联系了宠旭嵘,当晚在家里和他大吵了一架,两人都很愧疚没能及时发现宠甄然的不对。

    原以为给她找了个好丈夫,却没想到差点要了她的命。

    医生诊断宠甄然有中度抑郁,焦虑症,身体外部大小伤不记,再不住院治疗,可能随时会自杀死亡。

    宠姒将证据丢到宠旭嵘面前,若是他不好好处理,那就交给她。

    她要林浩生那个败类垃圾,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交给我。”宠旭嵘冷声应下。

    宠旭嵘处理事情雷厉风行,迅速与林家退婚,并且新闻大肆报道林浩生劈腿出轨包养明星。

    娱乐圈刚混出头的范玉婷被彻底封杀,而林家的企业遭到宠氏全力打压,迅速走向了破产的道路,四处寻求帮助,没有任何一个集团敢帮林家。

    林浩生如丧家之犬,苦苦跪在宠家门前请求原谅,被保镖痛打一顿丢了出去。

    宠姒再见到苏云溪是在一个私人高级会所,她刚刚谈完合作出来,等在门口的君衍给她披上外套。

    会所里走出来一男一女,醉醺醺的秃顶男人靠在苏云溪身上揩油,嘴里说着不干净的话。

    苏云溪与男人推搡着,欲拒还迎的样子带着点风尘味道。

    两人眼神对上,苏云溪眼底憎恨与屈辱,江家与苏家彻底断了关系,苏母怪她给苏家带来了厄运,再次将她赶出门。

    她的金手指系统无缘无故消失了,走投无路的她只能重操旧业,寻找机会重新在娱乐圈混出一片天地。

    今晚她被经纪人拉来陪酒,偏偏狼狈不堪的窘境被宠姒撞到,心底恨意翻涌。

    宠姒淡漠地看了一眼苏云溪,就像是在睨视芸芸众生中的蝼蚁,她转身与君衍坐进豪车里。

    她曾受过的苦,苏云溪通通都会尝遍,至死方休。

    ——end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