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小羊驼[穿书] > 第208章

第208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当属于这具身体的五感六识彻底消失,她第一次看到了所谓的现世之门。

    它像无边无际的宇宙中悬浮的一条星河,而星河的末端,是一道夺目的光晕,遥远而又神秘。

    她无数次问系统,自己是否可以留下来,系统都没有给予明确的答案。

    其实,答案一直都很明确,只是系统不敢对她说罢了。

    有那么一刻,她隐隐感觉自己的记忆开始飞速流逝,那些不久前才亲身经历过的一切,正在被某种力量抽离她的三魂七魄。

    她想挣扎,想要大喊大叫,却发现自己没有多余的力气。

    又或者说,所有的挣扎,所有的呐喊,都被这浩瀚的宇宙彻底吞噬。

    她目光呆滞地漂浮在这虚空之中,有些涣散的灵魂,在这里渺小得根本不值一提。

    她没有能力,也没有资格与为这个「宇宙」制定规则的人谈任何条件,而那个系统也只是一个普通的观测者,根本无法帮她分毫。

    所有的一切,都在向她宣告一个事实——当最后一滴泪落尽时,她便会失去曾经视作性命的一切。

    这个世界的一切,真就要与她毫无干系了吗?

    “咳咳!啊咳……咳!妈哟咳咳咳……”

    人倒霉了,真是喝个热水都特喵呛人!

    亦秋用力锤着胸口,咳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颤抖着右手,将喝了一半的水放回电脑桌上,要死不活地半眯着双眼,伸手在键盘边摸出了手机,用一种极其标准的葛优瘫躺在了电脑椅上,没好气地点开了自己刚刚看完的一部小说。

    她想,她应该为这本自己真情实感追了几个月的小说写一篇长评。

    不过现在时间比较晚了,先打个完结评分,其余的就先欠着吧。

    这篇文名叫《枯枝瘦》,女主是碧海的扶桑神女,男主是天帝之子金乌。

    文中,男主犯下大罪后被罚去人间历劫,女主为与之相随一并来到凡间化作一世凡人,两人以同门师姐弟的关系并肩作战、相互扶持,一路追寻着来历不明杀人魔种,经历了许多艰难困苦。

    他们在过程中遇上了带着自家灵宠来人间游玩的魔界之尊,水火不相容却偏偏深爱彼此的上古凶兽,撞破了为爱成魔的偏执反派想要获取心魔之力报复天界的歹毒计划,看到了至交木神的堕落与对爱与自由的最终抉择,最后一起努力改变了天界许许多多破烂规矩。

    她很喜欢这个故事,喜欢到……喜欢到,仿佛自己亲身经历过一般。

    不过她不是代入了女主,而是代入了女配魔尊身旁的灵宠——

    那只无比娇气的,吃饭要人喂的,一难过就找个地方自闭,一生气就爱吐口水的羊驼。

    她总觉得,那只羊驼和自己好像,而她也病了似的,站在那只羊驼的角度,发了疯地痴迷着那位魔尊大人。

    脑子真的可以随意拆卸吗【小霸主】【全订】 第 213 章2分

    故事结束了,大家都很好,要是能有幽砚的番外就更好了。

    我也说不出为什么,她戏份不多,可我就是特别喜欢她,真的很久没有那么喜欢过一个小说里的人物了,表白作者大大,空了就回来写长评。妙笔生花,给一颗深水鱼雷做奖励吧!

    发完评论,她反反复复刷新着评论区,意犹未尽地与每一个认真分析着文中角色的读者进行着互动与交流。

    可不知为何,她的视线渐渐被泪水模糊。

    她的耳畔,忽然响起一个声音,不断对她说着什么。

    ——不该是这样的,这个故事,不该是这样的!

    ——你答应过,绝对不会离开她的!

    ——你说过,会陪着她,直到她不再需要你为止……她一直需要你,她不能没有你!

    ——好不容易,好不容易才让她接受了这个世界,你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离开……没有你,她会重新堕入黑暗的!

    ——亦秋……

    亦秋……我的名字?

    她抹了一把眼泪,双手抱着手机,视线模糊地看着文中不知为何开始胡乱跳动的文字。

    它们像是一下子鲜活了起来,如同一幅幅画面完整的画卷,跃入眼底,撞入门间。

    她揉了揉双眼,翻找着文中每一处自己热爱的片段,忽然「羊驼」二字,竟纷纷变作了自己的名字。

    “我一定是疯了……”

    胸间忽而泛起一阵剧烈的疼痛,痛感自心间涌上了头,又仓促奔向四肢百骸,似要将她撕裂一般,不留一丝喘息的余地。

    她睁开双眼,自己仍旧站在饮水机前猛烈地咳嗽,咳着咳着,强烈地呕吐感涌上喉头。

    她快步跑进厕所,蹲在蹲便面前,却什么也吐不出来,只能掐着喉咙,感受着一种至死般的窒息感。

    那一瞬,她听见了奇怪的「叮」声,听见了一个令人感到陌生又熟悉的机械女音。

    【系统已与宿主进行安全绑定。】

    【成功接收宿主请求——“把笔给我,我写得比那傻逼作者好一百倍!”】

    【本次任务目标——改变《枯枝瘦》世界线,让结局合理走向Happy Ending!】

    枯枝瘦……世界线……合理走向HE……

    魔界初遇时,那仿佛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危险背影。

    初至人间时,那无时无刻不在欺负她、恐吓她、嘲笑她的可恶反派。

    最终,竟是在芜州,在仙麓门,在一场梦境,与一片聚阴之地,为她挡下了所有。

    她没有想过,自己竟也会将一个人刻入灵魂深处,难以割舍。

    就像她没有想过,自己竟也值得被一个人护在心间,视若珍宝。

    幽砚,她命中注定会遇上的那个人,还在那个世界计划着她们的未来。

    她与她,该有一场宣告天下的盛大婚礼,更该有一个走至此生命尽才肯分离的未来。

    而不是她改写了所有结局,最终只能隔着冷冰冰的文字,在另一个世界将其遥望,再不相见。

    【警告——警告——】

    【系统监测到宿主灵魂状态异常!有异世界的力量正在干扰宿主返程,系统正在寻找解决方案,宿主无需惊慌!】

    【警告——警告——】

    【系统监测到宿主情绪状态极度异常!还请宿主冷静下来,不要太过激动!】

    【系统监测到宿主生命体征难以正常维系!还请宿主努力自我调整,不要抗拒系统的帮助!】

    “宝才……”

    【在呢!宿主别怕,我会带你平安回到现世……】

    “我说过,我死也要死在有她的世界……我骗她太多次了,她却还说,喜欢我骗她……

    只要我愿意,她可以装看不出来,只要我开心,骗她一辈子都可以……”

    “所以,别救我了。”

    “这一次,我不想骗她……毕竟,她那么聪明,我真的骗不到啊。”

    与其让那鸟女人发现自己的小羊驼被掉包了,绑着那只假货疯了似的逼问她的下落,发现无果后寻遍天地,只为找到一个再也回不去的灵魂,她倒不如直接死在那个世界,至少这一次,没有像个骗子一样,欺骗那个鸟女人的感情。

    亦秋自一个好长好长的梦中醒来,浑身上下没有痛苦,甚至没有任何知觉,整个人就像是灵魂漂浮在虚空,身体轻得仿佛根本不曾存在。

    她睁开双眼,发现自己被一种幽绿色的灵光重重裹挟着悬浮于空,灵光之外是青铜之壁,将四周封得死死的,似要将她囚禁于这个幽暗且密闭的空间之中。

    她感觉不到身上留有任何灵力,只得皱了皱眉,伸出手指上前触碰那紧闭的青铜墙壁,可还未碰到分毫,便已有一种灼烧之感,吓得她连忙缩回了手指。

    她试着询问系统,却发现那些曾在自己脑内扎了根的诸多数据,竟都在此时此刻消失得无影无踪,而那无数次在自己耳边叮来叮去的系统音也再无任何声响。

    什么情况啊?

    自己这……算死算活啊?

    她见过的阴曹地府不长这样,那这里是现世的地府,还是那啥破烂世界拯救系统的牢狱啊?

    她这是严重违规了,所以要被囚禁一生?

    不至于,不至于!她是来帮那群家伙忙的,不想要奖励了,连死都不能自由地死吗?

    一阵委屈涌上心头,她跌坐在灵光之中,眼泪止不住向下坠去,滴落的却也全是无形之体。

    亦秋有些无望地喊着幽砚的名字,喊了好一会儿,忽而被一阵突如其来的天摇地动吓得瑟缩了身体,脑子甚至还没来得及反应,自己便已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拽向了一个光口。

    她很难形容那一刻的感觉,自己就像是流水,被人从什么小口子里吸了出来。

    昏暗的视线,出现了一缕烛光。

    她听见熟悉的声音,抬眼向其望去,看见那熟悉的面孔之上,分外担忧且欣喜若狂的神色,一时忍不住张开双臂,哭喊着想要上前将其拥抱——然后,从幽砚身上穿了过去。

    哈?

    亦秋愣了愣身,转身只见幽砚坐在床边,而床上躺着一个一动不动的羊驼,怎么看怎么像死透了,四肢摆出的那个动作僵得要命。

    什么情况……

    是那个「我」真的死了吗?

    她怔怔站在原地,还没来得及心酸,便被幽砚指尖释出的灵力一把拽住,以一种近乎暴力的方式塞回了那个躺着的身体。

    只一瞬,五感六识尽数回归四肢百骸。

    两个字——难受!

    这副身体,经历了灵魂离体的剧烈疼痛,就像少吃了好几天又被冻僵了似的,又冷又饿,仿佛身体被掏空了一般,极其酸软无力。

    一切都是这么猝不及防,可她却压抑不住心中狂喜,挣扎着起身,呜呜地往幽砚身上蹭去。

    “呜……”

    “你是不是想走?”

    幽砚用力捏了一下小羊驼的左边只前蹄,力气不大,可架不住这羊驼身子虚弱得吹个风都跟要垮了似的,疼得亦秋眼泪水瞬间就掉下来了。

    亦秋吸了吸鼻子,委屈道:“天地良心啊,我怎么可能想走?我死都不怕,拼了命回来,你就问我这个?”

    可开口,发出的声音却是:“嗯!嗯嗯-嗯嗯嗯……嗯?”

    救命啊喂,她对天发誓,这些「嗯嗯嗯」没有哪一个是真心的!

    “我说过,你这辈子必须一直陪着我,就在我的身旁,寸步不离!”

    她说着,捏紧了另一只手里的一个小小的圆形铜铃,“你若想走,我便碎了你的身子,拘了你的魂魄,寻个随身物件,将它囚在我的身侧,让你哪儿也去不了!”

    “嗯?!”亦秋严重怀疑这鸟女人不会在自己不在的时候折磨过这只羊驼。

    “我差一点……差一点……”

    “嗯?”差一点什么,差一点真把小羊驼撕碎了?最后没舍得?

    “差一点就留不下你了……”

    幽砚说着,将那瘫软在床上的小羊驼紧紧搂进了怀中,语气竟有几分陌生的哽咽。

    她说她此一生没那么害怕过。

    那不知受到什么力量影响,竟渐渐与亦秋三魂七魄剥离的半缕命魂,预示了她将要失去亦秋的事实。

    那一刻,她觉得自己简直快要疯掉。

    她拼了命地想要将其挽留,不惜使用缚魂铃将那被自己牢牢缚住却又不断抽离的魂魄困住,设下重重术法与结界。

    她不管那个魂魄来自哪一个未知的世界,不顾操控着这个世界的力量到底多么强大,只要自己的命魂还与之牢牢牵系,她便决不允许亦秋被任何未知的力量带走。

    “你是我的……我不准你走,你答应过我的……我当真了,你后悔也没用,我不会放你走的……”

    “嗯……”

    是啊,她答应过她的。

    她不后悔自己许诺过的所有,只后悔自己最终还是自私地隐瞒了幽砚一切,如果她能早点说出来,也许幽砚就不用这样担惊受怕……

    她此刻才知,原来幽砚早有准备。

    那半缕命魂,并不仅仅是为了护着她,也是为了绑缚着她。

    如果没有那半缕命魂的牵绊,也许她会悄无声息地离去,让一个智能AI顶替自己一生。

    许久以后,幽砚可能会发现,也可能并不会,可不管会不会发现,她们之间都再没有任何交际了。

    万幸,幽砚一直都知道,她的羊驼是一个骗子,所以早就未雨绸缪。

    她喜欢被她骗,只要她别走,怎样都可以。

    谁让她此一生如此荒唐,就这样莫名其妙、不可自拔地认定了这只小羊驼。

    从前她护不住自己珍重的一切,如今但凡是她抓住的,她便绝对、绝对、绝对——不会放手。

    毕竟,她还要听那小笨蛋追在她的身后,一辈子叫着她的名字。

    就像刚才缚魂铃里,她听见那个熟悉的,对她充满依赖的声音。

    “幽砚——”

    只一声,她就知道,她的亦秋回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全文完,番外会在下周三前更完。

    下一本是《她的小废物》,同世界观妖神的故事,穿书者是小鸟咕咕飞。

    那一天,作死小能手终于害惨了自己,下下本是《深渊的玫瑰》,末世废土题材的尝试,大家感兴趣可以收一收。

    周边福利番外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