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幼崽直播种田中 > 第129章 二更合一

第129章 二更合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当君陶苏醒的时候,以为自己做了一场噩梦。

    给君陶当膝枕的君默,把系统面板直接怼君陶脸上,差点刺激得君陶再次晕过去。

    越岭、祁栩、夜劼三人开始掰腕子。

    陛下你是不是想挨揍?

    君默虽然不怕被这三人围殴,但挺怕被君陶克扣零食。所以他乖乖认了错,并告诉君陶,钱不是问题,开个直播立马到账。

    “这次连移民星都有转播,财政支付也已经在开会讨论了。”

    君默道,“这次不走军事资金,走基础设施建设资金那一块,批复很快,一个月来得及。”

    君陶攥紧了君默的衣角,眉毛耷拉成了八字形。

    他知道兽星肯定能凑齐。但是要一口气花掉这么多钱,仍旧让他心痛得无法呼吸。

    “你想想,几千亿就能解决一个星球的末世危机,你还觉得心痛吗?”

    君默挼了挼君陶手感极好的头发,满意的点点头。

    看,我把君陶养得多好,这头发摸起来多舒服。

    君陶愣了一下,盘腿坐起来,抱着手臂陷入沉思。

    几千亿就能解决末世?

    那真是太划算了!

    前世地球如果花个几千亿,哪怕是等价黄金几千亿,就可以搞定末世,他们所有末世人都会感动得给系统磕头了!

    “嗯,我知道了,不心疼了。”

    君陶长舒了一口气,“凑钱凑钱,这段时间要好好整活了。”

    君默好奇:“你要怎么整活?”

    君陶又陷入忧虑了。

    他都直播六年了,能干的事都干得差不多了。

    “想不出什么就按照正常的节奏来。”

    君默撸完君陶的头发之后,敲了敲君陶的脑袋,“有件事你别搞错了。渊星是兽星人的责任,是我们的责任,不是你的责任。”

    君陶不满道:“渊星现在也是我的家。”

    君默笑道:“很高兴你现在承认了这点。那么你也该承认千亿分之一的责任了。”

    君陶:“……”

    君默指了一下自己,又指了一下旁边抱着手臂站着的下属:“我们四个人的责任比你们这群普通老百姓重。凑款的事交给我们。你只需要依照以往的步骤,该怎么生活就怎么生活,不需要有压力。”

    君陶仍旧眉头紧皱。

    君默笑道:“用钱能解决的事,真的是非常非常小的事。”

    君陶叹气:“知道了。”

    他摊开手臂:“我就……嗯,写一下这一个月的直播计划,让这一个月看我直播的观众们别腻味,可以吗?”

    君默道:“你自己决定。你让外面那群整天没事就路过的人,天天给直播间的观众表演肚皮舞都没问题。”

    君陶:“……闭嘴吧默哥,他们招你惹你了?请对你的兵好一点。”

    君默耸肩。

    这群人天天窥伺君陶,已经悄悄侵入君陶的生活,让君陶给他们梳毛,当然招他惹他了。

    他不至于小气到欺负针对谁,嘴上爽一下还不行吗?

    君陶道:“我不会让他们跳肚皮舞,但如果默哥你坚持的话,让你跳也不是不行。反正你狗皮厚,不在乎这个。”

    君默道:“我的确不在乎。要跳也不是不行,你,还有那边三个,和我一起来。”

    一旁围观的三人:“?”

    莫名就躺枪了?

    君陶红着脸道:“我才不跳!”

    君默挑眉:“我对别人提出的要求,首先自己要能做到,包括跳肚皮舞。陶陶,你学着点。”

    君陶再次败在君默的厚颜无耻下。

    是啊是啊,你对别人的要求的,都是自己能做到的事。但你长得帅声音美脑袋聪明,异能战斗力和狗皮的厚度都是兽星第一,你能做到的事别人做不到啊!

    见君陶再次被自己堵得哑口无言,君默施施然变回了大黑狗,并用抬起狗巴掌,用弹出两根狗爪子比了个“v”

    越岭等人也跟着变回了毛绒绒,你挤我我挤你离开了房间。

    散了散了,陶陶再次被陛下打败,等会儿陶陶就要开始无能狂怒了,可别误伤了他们。

    果然,他们刚挤出门,就听见君陶拳打黑狼陛下脑门的咚咚咚声音。

    黑狼陛下的脑壳真硬。希望不要把陶陶的手打疼了。

    三只毛绒绒守在门口窃窃私语,赌君陶什么时候会放弃捶打黑狼陛下的脑壳。

    ……

    渊星能被彻底净化了。这个消息君默和兽星上层讨论之后,向所有兽星人公布。

    他们不仅将要直播这激动人心的一刻,还会在接下来一个月中,将渊星直播间的直播内容全部实时转播。

    兽星人高兴得热泪盈眶。

    渊星直播间的观众审核速度越来越慢,能直接观看渊星直播间的观众几乎都固定不变了。

    六年了,他们还是第一次能实时观看到君陶的日常生活。

    陶陶的日常真的和视频中剪辑出来的那么有趣吗?

    垂耳狼小陛下在渊星真的完全不照顾自己身为英雄的形象吗?

    三位最年轻也最强大的军团长真的和垂耳狼小陛下越来越像,越来越不做人了吗?

    还有那漫山遍野的战斗英雄们,真的都变成了只会撒娇卖萌找君陶混吃混喝的毛绒绒大宠物了吗?

    啊,好期待。

    我们的钱包已经准备好了。每天打赏限额只有一百块,这完全不能展现出我对陶陶的爱!

    只有在大战的时候,直播间才会暂时解除打赏限额,真是看不起我们兽星人!

    君默暂时隐藏了他们需要几千亿的事。

    他们会准备好这几千亿,不需要向兽星人伸手要钱。

    兽星人就带着轻松的心情加入直播间大家庭,开心了就打赏一点,不给大家施加压力。

    净化开始的时候,他们会将钱全部打入系统要求的账户。

    观众们打赏的钱就留作备用资金。

    既然系统净化失心病毒是用金钱能力,那么给君陶的钱包里留一点备用资金很必要。

    君默为这一个月的直播做了很多计划。

    但做完计划之后,君陶发现,这计划做了和没做差不多。

    “这就只是带着大家在渊星玩一圈啊。”

    黑狼陛下抬起后腿,蹬着耳朵道,“你这是旅游观光直播吗?”

    君陶嘴硬:“看转播的观众又不像我们直播间的观众,对渊星几乎了如指掌,我当然要带他们到处逛逛。”

    “随便,反正你直播什么他们都爱看。”

    黑狼陛下蹬完左耳朵蹬右耳朵,“虽然有很多主播模仿你的直播内容,但看你的直播是逼格,他们会闭眼吹的。”

    君陶:“……我并不想知道这个。”

    没有哪个主播会想听到观众对自己的彩虹屁不是出于真心!

    黑狼陛下还在继续蹬耳朵,被君陶握住狗后腿:“很痒吗?是不是得耳螨了?”

    “谁家的兽体会得这种东西?我又不是真的狗。”

    黑狼陛下把脑袋凑君陶怀里,“我最近异能增强太快,兽体中的能量在不断改变,一会儿这儿痒,一会儿那儿痒,就像是长个子一样。快帮我挠挠。”

    君陶替黑狼陛下揉着耳朵的时候,三只毛绒绒军团长自觉跟在黑狼陛下屁股后面排队。

    没错,他们也有生长痒,就像是进入第二次生长期一样。

    黑狼陛下也就罢了,他本就十分年轻,再长“个子”很正常。

    三只军团长则已经过了异能发育的时期。他们战斗力若要继续增长,应该是经验和技术的精进。

    他们仨居然也开始再生长了,让驻扎在渊星的研究员们十分激动。

    只是他们翻来覆去都研究不出他们异能再度发育的原因,只能归结于“大概是陶陶的能力吧”

    反正他们研究不出君陶的能力,所以把一切他们不理解的事,都暂时归结于君陶的能力好了。

    君陶一头雾水。

    这么随便的吗?这是做科学研究的态度吗?

    科学家们慈祥笑:“哎呀,陶陶你不懂。这叫大胆假设,小心求证。”

    君陶双手抱着脑袋,迷惑歪头。

    大胆假设小心求证是这么用的吗?算了,他的确不懂。

    或许君陶真的有什么他自己不知道,甚至连系统都不知道的能力。他给自家四只毛绒绒揉揉之后,兽体再发育的疼痒真的减轻不少。

    驻扎在渊星的军队的军官立刻打报告,我们的将士们也需要君陶的治疗。

    他们中也不少出现了异能再发育的迹象,需要君陶的安抚。

    黑狼陛下等人虽然经常乱吃飞醋,但在正事上从不吃飞醋。

    既然科学家们说,“就当这是一个科学黑箱,只要有用就好”那么君陶“挠痒治疗”就给那群一脸懵逼进入再发育的毛绒绒战士们安排上。

    于是接下来一个月的“君陶环游渊星”直播中,总有毛绒绒战士随行,接受君陶的挠痒治疗和投喂治疗。

    君陶等人自然不会告诉观众,这群毛绒绒战士们异能再发育,以及他的挠痒能安抚再发育的痛苦的事。

    观众们只看到,每天君陶都在撸不同的毛绒绒,给毛绒绒梳毛按摩投喂。

    观众们羡慕极了。

    他们羡慕的当然不是可以撸毛绒绒的君陶。他们自己就是毛绒绒,当然是羡慕毛绒绒。

    “渊星直播间的老观众一脸懵逼。以前不这样啊!以前狗陛下和三只军团长把陶陶看得死死的,现在居然每天都有新的毛绒绒战士被君陶宠幸?”

    “对啊对啊,狗陛下是不是被夺舍了?他怎么可能这么大方?”

    “这可能是给转播观众的福利?”

    “福利个头,被撸的又不是我们!这不是让我们更馋了吗!”

    “对啊对啊,我们这些因为其他任务错过去渊星驻扎的人怎么想!呜呜呜!说好的去了渊星也不可能近距离接触陶陶呢?他们欺骗我!”

    “我想,说不准这是狗陛下的阴谋。你看,这一个月居然破天荒开启全民转播,以后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开启,所以他宁愿自己吃醋,也要馋馋你们。”

    “小陛下不是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人吧?”

    “什么?狗陛下不是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人?”……

    没有任何观众将这件事联想到毛绒绒战士们是不是身体出了什么问题,只要君陶的安抚能够帮他们治疗。

    他们很快就被直播间的观众带歪,有了什么不能理解的事,统统推到从来不按照常理出牌,甚至把牌当飞镖扔出去的狗陛下身上。

    什么?狗陛下的主意?那没事了。狗陛下又在搞什么幺蛾子,普通人当然难以理解。

    君默本来准备了一整套预案,在观众们发现不对的时候,适时抛出一点他们异能再发育的事。

    堵不如疏,与其让其他人联想到君陶,不如把这件事引导到“在渊星和失心病毒高强度对抗”上。

    这个观点本身也是科学家们的研究假说之一。

    哪知道,那群窥探渊星和君陶的人,居然也能被直播间的这一小戳观众带偏,完全没觉察出异常。

    君默学着君陶挠挠头。

    算了,以后再找机会公布这件事吧。现在大战将近,既然他们都被带歪了,自己就不节外生枝了。

    君陶也得知了这件事,他只能说,默哥,看你平时的形象啊,你就没有一丝丝的反省吗?

    黑狼陛下:“汪?”

    黑狼陛下的形象,关我君默什么事?汪!

    ……

    兽星人这一个月过得十分舒坦。

    他们没想到,每天能观看到渊星的直播,居然会让生活幸福感提升这么多。

    渊星略带湿润的空气,君陶温柔的梳毛按摩,各种原始食材做成的美味佳肴,还有不干人事的狗陛下带着他也已经不干人事的三位下属日常的打闹……这一切透过全息共感传到了他们的神经,就像是君陶等人将自己感觉到的庞大幸福共享给了他们。

    日常生活的压力与郁气,悲伤与麻木,都被浸泡在了别人分享给自己的幸福中,好像灵魂被泡在一汪温度适宜的温泉中,所有疲惫都随着飘渺的水蒸气一同升腾、消散。

    这就是渊星直播间的观众们享受了六年的渊星直播间吗?

    爱了爱了,我总算知道渊星直播间的观众们为什么精神状态身体状态异能状态好到会被科学界专门研究了。

    我要是能在这种氛围中度过六年,我也一样啊。

    所以为了我们全兽星人共同的幸福,狗陛下你就不能想想办法,让我们所有人都能享受到直播吗?

    “不可能,我烧不起那个钱。”

    狗陛下非常干脆的拒绝。

    观众们气得想哭。

    我们可以众筹啊!

    “这个不是钱的问题。钱?我们兽星缺吗?”

    狗陛下狗爪子一挥,“要是以前就能用钱砸死失心病毒,我们还需要等君陶从天而降?”

    观众们又被狗陛下气哭了。

    哭着哭着,他们就笑了。

    兽星人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模样,狼狈极了,又幸福极了。

    是啊,他们所有人都知道失心病原体只是被封印,而不是被消灭。

    或许某一天,他们的后代会又遭受失心天灾。

    而那时候,他们的后代不一定会和他们运气一样好,恰好有一位英雄陛下,和无数英雄战士为他们守国门。

    但君陶横空出世。

    亲,看直播吗?打赏吗?只要撒币就能净化失心病毒,彻底消灭失心天灾哟。

    能用钱解决的问题能叫问题吗?

    就算现在囊中羞涩的兽星人,也要高昂着头喊道,当然不是问题!

    他没钱,兽星有钱,其他兽星人有钱,就算是他,一块钱挤挤也能拿出来。

    咱们一人一块钱,也有上百亿了吧?

    不就是钱吗?君陶这几次打仗撒币的钱,不比他们每年军费投入少多了?

    兽星人开开心心看着直播,充满希冀的等待渊星全球净化的那一刻。

    在那个激动人心的时刻,兽星政府支付到账,君陶点击了完成任务的按钮。

    然后,天崩地裂,直播信号断开。

    全兽星哗然。

    ……

    君陶睁开眼,眼前不是熟悉的天与地,而是一片笼罩着雾气,明明没有任何光源,却能清楚看到脚下尸山血海的死地。

    他眨了眨眼睛,记忆一瞬间回笼。

    剧烈的头疼并没有让他的表情发生一丝一毫的变化。

    但泪水已经模糊了他的眼睛。

    他本该十八岁的时候选择是否恢复的记忆,在这熟悉的场景的刺激下悄然回笼。

    在他眼前,熟悉的人冲向了被泪水模糊之后,亦然看不清的前方。

    而一个佝偻的身影,站在他们的后方,嘶声力竭的呐喊。

    还有很多很多人无怨无悔的冲了上去,徒留那个佝偻的身影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雾气翻腾,血红色的雾气出现的空洞,就像是人类的眼耳口鼻。

    血雾的大嘴一开一合。

    (只要你死了,他们都能活着。

    但你没死,他们都死了。

    君陶想起来了。

    丧尸王并非生物体,它似真似幻,要用纯粹的灵魂能量才能击败。

    沾染了他的攻击,被他吸收之后的人,也会连同灵魂一起消散。

    丧尸王身上的丧尸病毒不仅能感染肉体,还能感染灵魂。连灵魂都会变成老虎的伥人一样,成为丧尸王的武器。

    所以这些人的最后一招,一定是以灵魂为基点的同归于尽。

    君陶有系统,系统积攒了大量信仰和功德,可以凝聚成杀死丧尸王的武器。

    可是最后的反攻决战会议中,各战区领袖破天荒的全票通过,他们所有最高等级异能者全部上战场,然后把他留下来。

    无论他们曾经彼此之间有多大的矛盾,此刻他们达成了一致意见。

    哪怕这样会让他们最强的几位异能者全部牺牲。

    “谁不想活到新时代呢?但新时代需要你。”

    “战胜丧尸王不是结束,只是开始。你活着,这场战争才能胜利。你是人类胜利的唯一希望。”

    “你死了,谁净化土地和水源?我们可不想人类的子孙后代全部变成我们这副样子。”

    “啊啊啊啊屁话哪这么多?信不信老娘揍你?”

    “萌萌,把君陶打晕种地上,等战争结束再把他挖出来。”

    “等等,我先给君陶加个buff,免得君陶被萌萌揍失忆了。”

    “失忆也不错。这家伙的心特别软,说不定会陷入自责情绪中出不来。”

    “啊,既然你会自责,那就自责得多一些。记住我们的牺牲,不准死。”

    “这个世界,就交给你了。”

    不同的语言,不同的肤色,不同的人,不同的语言,汇集成了同一句嘱托,将一切都交给了他。

    雾气还在翻腾。

    (如果你死了,他们都不会死。你死了灵魂能转生,他们却没有了来生。

    你有系统,你可以赶在他们前面杀死丧尸王,但你没有动,你留了下来。

    建设新时代只是借口,你只是胆怯,你只是怕死,你只是战场的逃兵。

    他们都被你骗了。

    他们都是被你害死的。

    君陶抬起头,眼中和脸上的眼泪已经干涸。

    他斩钉截铁道:“不,我不是逃兵。你的花言巧语诱惑不了我。”

    那血雾再次翻腾,君陶眼前的景象发生了变化。

    “啊,好想死啊。可是他们不让我死。”

    年老的君陶身形更加佝偻,双眼浑浊,连眼泪都已经流不出来,“我得活着……活下去……”

    好累啊。

    什么时候才能死?

    不想有来生,走得干干净净,什么都不带走的那种死。

    (你不是想死吗?你不是想忘记一切吗?那你为什么要转世,为什么要活着?

    你现在终于可以丢弃一切了。

    赶紧去死。

    君陶嘴角微弯:“你说得对。我不想转世,不想活。但谁让我见到你了呢?我死也拉你一会儿死啊。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逃出来的,但你终究要死在我手上,开心吗?”

    血雾翻腾如海啸,仿佛在发泄自己的怒气。

    君陶抬起双手:“我相信你没有智商了。稍稍有点智商,就知道只要你出现在我面前,我绝对不会被你诱惑去死。”

    “该死的是你。”

    光亮在君陶的手中凝聚,他的身体也在发光,并且身形越来越庞大,就像是一个光巨人。

    光巨人的光亮越来越耀眼,但光亮的表面却出现了暗色的条纹,就像是光巨人的身体正在渐渐裂开。

    我避开的一切,现在终究要面对。

    如果能以战友们同样的方式离开,那么对我来说,对我来说就是如愿以偿,幸福的归宿。

    【唉。】

    君陶耳边响起系统幽幽的叹气。

    【注意,低头。】

    君陶:“?”

    一只黑黑的狗爪子从天而降,朝着光巨人的脑袋狠狠的扇了下去。

    “陶陶,头伸过来,我给你加个buff。”

    黑狼陛下愤怒的咆哮声响彻整个雾气空间,将血海尸山的空间撕得粉碎。

    天空大地重新出现。

    同时出现的,还有一群炸毛成圆滚滚的毛绒绒。

    君陶蹲在地上,双手抱头,泪眼汪汪:“哎哟!”

    混蛋默哥,脑震荡了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