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在逃女配拯救偏执大佬 > 第45章 “商陆,下雪了。”……

第45章 “商陆,下雪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苏半夏和苏母煲电话粥, 说了沐如雪妈怀孕的事。

    “是吗。”苏母语气毫不在意。

    爱人的一颗心死去,对方是死是活都与她无关, 苏父那是自作自受。

    苏半夏因月神赋一舞成名,有不少公司向她抛出橄榄枝想要签下她,都被她拒绝了,因为她有自己的想法。

    还有半年即将从学校毕业,希望商陆能够赶得及在她毕业之前回国。

    在学校里偶尔还能碰见沐如雪,大概是和苏父弄僵关系,近期过得水深火热,她脸色很不好看。

    沐如雪靠着苏父的地位在贵圈社交,她不愿意失去夺来的继父。

    她不是苏父亲生女儿的消息被隐瞒着, 为了稳住苏父, 她也劝母亲打掉孩子, 然而沐母死活不愿意。

    家庭生活不顺心, 学院里沐如雪频频出问题,她不想当一个普通的舞者, 托商景耀的关系签下了一家娱乐公司。

    商景耀对沐如雪是真爱,花钱给她砸资源, 想要靠电影捧红她。

    苏半夏从林清雅嘴里听说这些, 不可置否的笑笑。

    沐如雪跳舞一般般, 演技又不行,除非现在的观众眼瞎,给她戴上厚厚的滤镜,想在娱乐圈里出名难如登天。

    临近毕业的月份。

    天气炎热, 苏半夏给管家放了几天假,购买了两大袋东西让保镖送到公寓,打算在家里宅几天。

    乱七八糟的东西放在桌上, 她正打算整理,门口传来动静。

    机械声不断响起,密码错误,密码错误。

    她瞬间警惕,脱掉拖鞋,脚踩着地板打算去透过监控看看外面是谁,想偷开她家的门。

    忽然,门铃被敲响。

    她吓了一跳,拿着手机打算让物业过来看情况。

    前一个月公寓这边出了件大事,听说有业主家进了小偷,她把密码又换了一遍。

    “谁?”她问。

    “半夏,是我。”外面传来熟悉的清冷声音,“商陆。”

    苏半夏扒拉着门外监控,当看到男人清隽的眉眼,心脏咚咚咚,差点以为在做梦。

    他回来了。

    商陆跟她说,可能会赶不回来和她拍学士服照,当时她还很失落。

    没想到,他提前回来了。

    这可真是个意外惊喜,她急忙打开门,“你终于回来了。”

    门外站立的男人身着西服,禁欲严谨的模样,带着点陌生的气息。

    她想扑上去,又不敢。

    “我提前回来了。”商陆说。

    苏半夏脑中挺乱的,想着自己身穿睡衣,在家头发也没梳,真是糟糕的一次会面。

    “嗯,快进来。”她拿出鞋子,“我给管家放假了,就我一个人在家。”

    商陆换了鞋子,站在玄关处没动,看着她慌乱的模样。

    “半夏。”他喊。

    苏半夏抬头看着他,男人身形消瘦,漆黑的眸子幽深,“过来。”

    她楞了几秒,吧嗒吧嗒,不知道怎么过去商陆面前,然后就被抱进了怀里。

    “不想我吗?”他低沉暗哑的声音。

    苏半夏待在他怀里,心跳快过一声又一声,她哪里不想,每天想他,有没有按时吃饭,气候变化腿疼不疼,手术治疗怎么样,会不会对他有影响。

    玄关处的场景恍若静止,定格成一副永恒的画卷。

    “想。”她闷声说。

    商陆身上的气息还是她熟悉的,清冽的香味从鼻尖钻进去,被他抱了一会,她又推开。

    “别站在这里了,你不累吗?要不要去洗个澡睡一觉?”

    苏半夏推着他往卧室走,把他塞进浴室里,打开衣帽间,找出他从前穿的衣服,敲了敲浴室的门。

    “衣服在外面凳子上面。”

    “好。”

    商陆在浴室洗澡,她走到客厅,心乱乱地整理桌上的东西。

    他没有带轮椅,那是不是代表他已经完全好了,以后再也不需要坐轮椅。

    过了一会儿,听到卧室那边的动静,她走过去,在门外站了几秒,走进去,看见身着家居服,用白毛巾擦拭着头发的商陆。

    眼睛红了,冲着他跑过去,撞进他怀里,“商陆,你个坏东西,一声不吭地就回来了。”

    商陆丢开毛巾,抱着娇软的小女人,带她坐在沙发上。

    “半夏,我很想你。”他捧着她的脸,低头亲吻,她呜咽着,声音被他堵在嘴里。

    晚饭也不吃了,他的热情淹没了她。

    起初是沙发上面。

    后来,到床上,再到铺着毛毯的窗台。

    苏半夏精疲力尽,眼尾泛红,透出勾人的妩媚。

    商陆把她搂在怀里面,亲吻着她的眼睛,满眼都是爱怜:“半夏,以后我再也不离开你这么久了。”

    苏半夏哼哼几句,模糊不清。

    商陆胸口滚烫,压下意犹未尽的情绪,反复亲吻着她,恨不得将她吃进肚子里。

    半夏晚上迷糊的醒来,靠在商陆怀里,询问着他在国外治疗复健的事。

    她问,他答,还会跟她说说医生的趣事,两人又聊到等她毕业后就去旅行一段日子,曾经说好的,等他能够行走,就去登山看日出日落。

    冬天在老宅的空地,一起看雪堆雪人,淋着飞雪共白头。

    商陆身体很疲惫,但听她用清脆悦耳的语气说着要一起做的事,被幸福的情绪挤满。

    曾几何时,他以为一辈子都会过着麻木孤寂的日子。现在身边有了他爱恋的,想一辈子喜欢宠爱的女人。

    “半夏。”商陆低沉而温柔地说:“我爱你。”

    苏半夏头埋在他胸口,搂紧了他的腰肢,耳垂红红的,傲然道:“我知道。”

    其实,他说过了,那天晚上,她没仔细听清,后来又反复回想的几个字。

    他情动的在耳边告白。

    ……

    苏半夏如愿以偿的和商陆在学校里拍了很多照片,拍的时候,还引来了很多人围观。

    商陆治好双腿的消息,迅速被报导,高兴的人有,不太高兴的人一堆,商氏权利的争夺战愈来愈激烈。

    趁着商陆去国外治疗双腿,商景耀在公司做了不少事,公司被割裂成两个派系。

    那年冬天,商家出了一件丑闻,商父被发现和年轻的情人赤身裸/体死在车子里面,造成了巨大的影响。

    商父的律师当着全家人的面宣告,商父将遗产百分之七十留给了商陆。

    陆雨柔被刺激地想扑上去撕了遗产继承权书,律师让人按住她,还宣布了另一桩事。

    陆雨柔女士婚内出轨,商父身亡自动和她脱离婚姻关系。

    “他怎么能这样对我!我不信!我不信!”陆雨柔整个人疯了,眼睛赤红:“商家明,你没有心!”

    “哈哈哈哈哈哈,我一辈子跟了你,居然落到这种下场。”

    陆雨柔一分钱都拿不到,商景耀更是失去了和商陆争夺商氏的权利,被发配到国外市场去。

    商父下葬那天,冷雨飘零,阴沉沉的天空压的人喘不过气来,人们身着黑色的衣服打伞站在墓园里,看着他被埋进冰冷的土地。

    商父旁边是商陆母亲的墓地。

    葬礼结束,人们陆陆续续离开,苏半夏举着伞站在商陆身边,气氛窒息般沉默。

    商陆声音沙哑:“小时候,他很爱我母亲,后来,他却出轨和我小姨生下了商景耀,我母亲接受不了,自杀了。”

    “他对我漠不关心,哪怕我再优秀,他一点都不在乎。”

    “双腿残疾后他把我当做废物,要不是我表现出了经商天赋,他根本不在意有没有我这个儿子。”

    苏半夏没有打断他,静静的听着。

    “你说,他是为什么呢。”遗嘱十年前就定下,不曾改过,说明商父一开始就打算把大部分留给商陆。

    是愧疚,是补偿,还是爱。

    苏半夏想,或许,一开始商父是真的爱妻和子,不然,出生的时候,不会给儿子取名商陆。

    他的名字代表了他们曾经相爱,可其中太多的错误。

    商父以为妻儿死了,他被妻妹算计有了孩子,妻子却携带儿子回归,最后,妻子接受不了他的背叛自杀。

    处理商父遗物的时候,打开了一个隐秘的小型密码箱,里面不是钱和珠宝,而是一些小物件。

    白色的信封躺在凌乱的东西中。

    字里行间没有什么抒情的言语,只说里面是商陆母亲的遗物,他一直保留着,死后留给商陆。

    苏半夏看着双眼通红的商陆,伸手抱住了他。

    ……

    苏父被查出得了癌症,住进了医院里。

    主治医生给她打电话,她才知道的。

    她没有第一时间去看苏父,生病了就想起儿女,之前他干嘛去了,有能耐就让那对母女照顾她。

    沐母可没时间照顾他,一心一意扑在儿子和另一个男人身上,那才是孩子的生父,她和苏父在一块的时候就找了个年轻的男人。

    苏父没在的时候,她就和情夫厮混,用苏父的钱养情夫。关系曝光后,就彻底和苏父闹僵。

    前段时间苏半夏给苏父寄去了沐如雪与他没有血缘关系的证据,苏父就和那对母女撕烂了脸,没在给过对方钱财。

    商景耀被发配国外,商明凯因惹事被冻结了卡,沐如雪在娱乐圈过得举步艰难。

    起初她还没发现系统被剥离,等意识到喊不出系统的时候,慌乱无措,几天几夜没睡,她发疯一样想找苏半夏。

    如今,她和苏半夏身份地位天壤之别,别说接近,连面都见不到。

    再后来,听说沐母的情夫跑了,留下她一个人抚养孩子,由于沐母没有工作能力,又带着婴儿,沐如雪还要养着母亲和小弟弟,还没成婚就养了个小儿子。

    苏半夏毕业后没急着创立工作室,而是加入了艺术舞团,凭借着几个出色的作品,成为了舞蹈首席。

    苏父得癌症后,苏柏杨只能提前结束学业归国发展,这小子回国接手公司后,总是隔三差五来公寓骚扰她和商陆。

    苏柏杨在商场还是个新手,有人带领才会少走歪路,商陆借给他助理和秘书,辅佐他稳住苏氏集团。

    苏半夏最近很清闲,没练舞的时候就去找商陆,两人提前下班。

    刚进入电梯后不久突然一阵剧烈震动,灯光忽灭,苏半夏被商陆快速扯进怀里,她感觉电梯在下降,浑身发软。

    片刻后,电梯停了,眼前漆黑一片。

    “商陆。”苏半夏缓过神,急忙问:“你没事吧?”

    “我没事,你怎么样?”商陆扶着她的肩。

    苏半夏靠在他的怀里,眼前漆黑一片,“到底发生什么了?”

    商陆看手机没信号,把她紧紧抱住,低沉安抚:“没事,只是电梯故障,马上有人来救我们了。”

    苏半夏信了。

    黑暗中的等待最难熬。

    商陆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安抚着她恐惧的情绪,“别怕,我一直在你身边。”

    “你不是说想去国外看走秀吗?有没有想好什么哪天去?”

    苏半夏少了些恐惧:“还没想好。”

    “你想一想,我抽时间陪你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商陆,如果……”

    话还没说完,又是剧烈的震动。

    苏半夏失去了意识,后来发生什么了,她不知道。

    醒来时在医院里,苏半夏脑子懵懵的,就像是被重锤敲击,“商陆呢,他怎么样?”

    由于她情绪太激动,后来医生给她打了镇定剂,被迫睡过去。

    再次醒来,苏母和苏柏杨来看她,周特助告诉她,商陆没太大事。她一定要见商陆,众人没办法,只能把她安排进商陆的病房。

    两人被关在电梯里,营救时商陆头在流血,意识不是很清醒,他还让人先把她救出去。后来电梯又下降了几层,幸好最终将商陆成功救了出来。

    苏半夏在病房照顾昏睡的商陆,眼睛红红的,他在用生命爱她。

    隔天下午,商陆醒了。

    苏半夏清澈的眸子看着他,微笑着。

    “商陆,下雪了。”

    ——全文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