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我以为我只是玩了个游戏 > 第90章 真理与空间之神(完):

第90章 真理与空间之神(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在大闹了流放之地一场后,等待枕流的……自然是又一次的神庭审判。只不过这一次他从原告变成了被告,曾经众神齐聚的大场面,也变成了规则之神和零星几个神明开会的小型办公室。

    这可比枕流想象中的要简单又轻松的多。

    说实话,枕流在进入流放之地时,是本着破釜沉舟的心态去的,毕竟他这可是在挑衅神庭的权威,明着表示对审判结果的不满,重重的打了规则之神的脸。

    但,一直到陆斯恩陪着枕流等在办公室外面,陆斯恩才发现枕流和他对此的理解好像有那么一点出入。

    陆斯恩道:“你应该知道,规则之神不是老大吧?”

    只是规则之神的神职正好适合当神庭的庭长,才让他坐在了那个位置之上,他就是一个类似法官的角色,并不比任何一个高位神明权利更大。事实上,神域一直都没有什么众神之王、众神之神,高位神明基本都是各自为政,形同散沙。

    “这点我倒是猜到了。”枕流点头表示知道,这是很好推理的,如果规则之神比所有神都厉害,那他过往的审判结果就不会如此“慈悲”。

    陆斯恩继续道:“所以说,没什么好担心的啦,你看他是怎么对流放之地那群神经病的,就能知道你这点事儿不会判什么的。这才哪儿到哪儿啊。他竟然还煞有介事的喊你来了办公室,我之前还以为只会快递你一张罚款单呢。”

    枕流笑了:“你以为这是违规停车吗?”

    他可不只是杀神那么简单,经此一役,流放之地已经快要团灭了。

    “宝贝儿,你以为你这事儿能比违规停车大多少?”陆斯恩却给了枕流一个根本没啥的眼神。他对枕流悉数了一下流放之地各个神明的“丰功伟绩”,动辄都是以毁灭了几个星球计,像复仇女神那样只是杀了命运女神就被关起来的,实在是异类中的异类。

    大多都应该是像陆斯恩和爱神这样。

    陆斯恩这才想起来,他对枕流道道:“我是不是没和你说过,我被判了什么?”

    枕流也很好奇陆斯恩被判了什么。

    “劳动服务。”

    枕流:“???”啥?

    “准确的说,我和爱神现在还在服刑期间呢,”陆斯恩耸肩,抬手,凭空给枕流展示了一个倒计时,以年为单位,“要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去管理黄昏探案馆?因为喜欢玩游戏吗?”

    “弹幕里说你是股东……”

    “对啊,整个黄昏探案馆的建立和运转,抽取的神力就来自我们这些被判了劳动服务的神明,我们不是股东谁是?顺便一说,流放之地的运转,抽取的神力也是那些罪神的。”所有编号是“L”开头的黄昏探案馆,都属于陆斯恩的管辖范畴,“管理这些店铺就是我的惩罚。”

    陆斯恩对剧本杀本身并没有什么兴趣,但劳动服务是强制的,他总要卖规则之神一个面子。如果真的把对方气到辞职,他们可就不好找这么任劳任怨的神来当这个大法官了。

    前任神庭长——正义与公平女神——就是被气的撂了挑子。

    陆斯恩用一种神庭占了大便宜的语气道:“所以,我就忍忍吧,也就还剩下几百年了。谁让我就是这么一个宽容开明的神呢。”

    枕流:“……”那你可真是好辛苦哦。

    面对陆斯恩这一席凡而不自知的话,枕流对神庭对神明的纵容有了更进一步的认知。怪不得这些神明一个个都不怎么正常的样子,毫无拘束的活了这么多年,不膨胀、不变态的又能有几个?

    “不辛苦,不辛苦,都是为人民服务。”陆斯恩还在很认真的觉得他好辛苦。

    不等枕流和陆斯恩再聊下去,就轮到他们进入办公室了。规则之神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穿着西装坐在办公桌后。在规则之神的旁边还坐着两个神明,一个代表了中位神明,一个代表了低位神明,他们是这场审判的共同见证者。

    在所有人背后,还有一台打字机,随着他们开口,就会噼里啪啦的自动记录。

    枕流都不知道该说他们是先进还是不够先进,都已经想到要留存庭审记录了,为什么就不能换成录像呢?

    规则之神像是一眼就看破了枕流的所思所想,介绍道:“每一段文字都可以变成图像浮现在眼前。”

    “原来如此。”枕流也是第一次当半神,对神明的这一套还是不太熟悉。

    “好了,让我们进入正题。”规则之神并不是很想说太多废话,他看见陆斯恩那张脸就胃疼,“你们二神对于自己不经同意,擅自进入流放之地的事,认罪?”

    认罪是肯定认罪的。

    但枕流也是好奇心作祟,多问了一句:“你们有什么证据吗?”

    规则之神公事公办的在他们眼前升起了一面水镜,镜子里正是他们进入流放之地时的画面,准确到了每一分每一秒。神力就是这么神奇,不需要安装监控,他们也有办法随时抽调经历画面。

    枕流辩无可辩,也确实没打算赖账,当下便干脆道:“我认罪。”

    陆斯恩叠腿坐在一旁,像个大爷似的,也可有可无的跟着点了点头:“我也认罪。”

    “很好。那么,你们能简单阐述一下,你们进入流放之地的原因,以及在里面都做了什么吗?”规则之神再一次走起了过场。

    在开口之前,枕流和陆斯恩眼前又各自升起了一个水晶球。

    “哦,对了,说的时候,请把手放上去。”规则之神特意给枕流演示了一遍。如果这次的事件里里,只有陆斯恩参与,规则之神大概真的会如陆斯恩预料的那样,给他发一张罚单就完事。但这回不是多了一个枕流嘛,他就又有了那么一丝希望。“这个水晶球叫真实之眼,是真实之神在陨落之前留下的,只要神明把手放上去,就只能说真话。”

    比测谎仪可高级多了。

    真实之眼投入使用多年,从无败绩,直至……

    陆斯恩嗤笑:“放不放都一样,他是我的奥斯蒙。”是被我的神力庇佑的人。而众所周知,陆斯恩是谎言之神,真实之眼拿他根本毫无办法。

    “你可以不放上去,但枕流必须放上去。”规则之神并不会放弃任何一丁点的希望。

    “随便你。”陆斯恩摊手。

    当年爱神也是如此,只要陆斯恩想,他们就可以一起逃过真实之眼的检测。爱神虽然也被罚了服务劳动,但他被判的理由只有无故擅闯流放之地,以及拒不交代进入流放之地的办法。事实上,当时规则之神都不能肯定是爱神找到的进出漏洞,他觉得他们就是两个野神,应该做不到这一步,背后肯定还有高人。

    但如今的事实证明了,是规则之神想多了,就是爱神干的。

    可偏偏这一回,他连传召爱神的立场都没有,因为爱神从始至终都没有进入过流放之地,他只是等在了流放之地外面,还经常对着空气挥手,仿佛在隔着时间与空间挑衅规则之神。

    枕流依言把手放在了水晶球上,基本原样阐述了他们进入流放之地后做的事情。

    他们和流放之地里的神明玩了一场游戏。

    规则之神:“???”

    目睹了自己的姑妈白默被严刑拷打,然后被复仇女神杀死。

    规则之神:“???”

    枕流唯一没有说实话的地方,就是他没有交代出是爱神把他们放出去又接出来的这一点,以及,复仇女神的下落。

    “复仇女神跑了?!”

    “我不知道。”枕流的表情无辜极了,他也确实真的不知道复仇女神的下落,他只知道在他们离开的时候,他并没有阻止复仇女神搭这一趟顺风车。

    复仇女神真的很乖觉,她在走之前特意对枕流以神力发过誓,她不会滥杀无辜,她是为复仇而生的女神,她的神职就是复仇。也就是说,她不会去主动制造仇怨,只会在别人惹了她之后,才会进行报复。

    虽然枕流不承认,但规则之神还是慌了,他“啪”的一下拍在桌子上,紧急联系了因果女神等几个高位神明,只有两个字:“快跑!”

    等规则之神联系完,他又通知了愿意帮忙的神明,准备亲自赶赴现场。

    在动身出发前,规则之神才想起来,他办公室里还有人,他看向枕流的眼神充满了失望:“你知不知道你做了什么?”他们当年那么着急把复仇女神关起来,就是因为她的复仇还没有结束,参与谋杀了她母亲的神明一共有十三位,复仇女神只是在杀了命运女神之后就被抓住了,其他神明侥幸活了下来,但现在他们会如何就不好说了。

    枕流不明所以的看向规则之神:“什么叫我做了什么?因果女神没有杀了复仇女神的母亲吗?”

    规则之神迟疑了一下,但还是选择了说实话:“参与了。”

    “所以,复仇女神为什么不能送因果女神下去,和她的母亲讨论一下,她值不值得被原谅?”

    规则之神长叹一口气:“事情不是这么算的,我们已经损失了很多高位神明,你还没有成神,不知道神域的难处。但早晚你会成神,到时候你就会明白……”

    “不,我永远不会明白。”

    枕流觉得,正是神庭不断的妥协,才造成了如今神明越来越过分的局面。但凡神庭不如此纵容,也许根本就不会发生最初的杀害事件。美神不会死,复仇女神的母亲不会死,陆斯恩、爱神和复仇女神自然也就不用去复仇,神庭就不会有大面积的损失高位神明。

    受害者和受害者的家属有什么错呢?

    为什么每一次出事,提醒的永远是要加强自我防护,而不是警告罪犯你们不可以这么做,做了之后要承担极其严重的后果?!

    规则之神和枕流都难说服彼此,他只能长叹一口气,不再去讨论这个话题。

    直至规则之神突然意识到:“流放之地那些神明不会也被你……”

    枕流摇摇头:“他们还在我的游戏里,我没有权利杀死他们。”这点枕流还是坚持的,他没有权利替别人复仇,“在他们杀害的受害者家属决定出结果之前,他们会一直在我的游戏里。”

    “行了,行了,就这样吧。”规则之神已经不想再听了,生怕自己被当场被这些我行我素的神明气死,他直接宣判了结果,“陆斯恩,劳动服务增加五百年,你没有意见吧?”

    陆斯恩债多了不愁,但还是据理力争:“四百九十九年。”

    “……可以是可以,但是,为什么?”

    “我享受这种讨价还价的感觉。”

    规则之神要不是打不过陆斯恩,他真的会和他决一死战,但最终他还是点头同意了:“四百九十九年。至于枕流,我给你两个选择,一,交出白默的那半块神格;二,服务劳动一千两百年整,虽然你没有杀人,但你在流放之地造成的骚动,不可能判的太轻。”

    其实规则之神还是放了水的,他对神明总是如此,不管这个神明是谁。而他给出的这两个选择,是个神就会明白选什么。

    服务劳动又不会损失什么。

    而拿了那半块神格,就能立地成神,以枕流的资质,一个高位神明是跑不了的。

    但枕流却给了规则之神一个出乎意料的答案,陆斯恩把他当初拿走的那半块属于白默的神格,又留在了规则之神的桌子上。

    枕流道:“我选择一。”

    规则之神不可置信的看着枕流,他从没有见过这样的神,但还是本着原则规劝了几句:“我不知道你在坚持什么,你不认我的审判,可以,你也已经做了你认为对的事,不是吗?白默已经死了,你拿下这半块神格,就能成神了。”谁会拒绝这样天降的馅饼?

    服务劳动仅仅是管理黄昏探案馆,规则之神以为枕流和爱神一样,还挺喜欢玩剧本杀的。

    最重要的是,如果是嫌弃这半块神格曾经属于白默,但,就,怎么说呢,枕流如今的半块神格最初也是白默的啊。

    是白默把神格给了枕父,枕父死后,白默又把神格一分为二,自己拿了一半,枕流拿了一半。

    枕流却摇了摇头:“不,如果白默从一开始就是神明的话,她不可能还被其他世界的自己欺负成那样。我虽然没有证据,但我始终觉得,神格真正成型,是在我父亲也入局之后。他们共同努力,才孕育出了这么一个神格。”

    这点枕流也和爱神求证过,双子之间确实是可以共享一个神格的,也更容易共同孕育出一个神格。

    爱神和祂的弟弟美神就是如此。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他们共享着同一个神位,后来才衍生出了美神的神职,两人就此分开。如今,他们又重新成为了一个整体。

    “这是我父亲和白默共同的神格,”枕流坚持,“所以,我只会继承属于我父亲的那一半。”

    它是枕流一切力量的开始。

    至于白默的那一半,随便谁想要,反正枕流是不会要的。

    还是那句话,枕流有自信凭借自己的力量成神:“要打个赌吗?我都不需要一千两百年就可以吃成神。”

    事实证明,枕流总是对的。

    第六百六十六年,枕流正式通过游戏成神。他一跃便成为了高位神明,也明白了规则之神为什么那么担忧,因为高位神明同时还肩负着对整个宇宙供给能量,一旦所有的高位神明陨落,这一片宇宙都将毁灭。

    即便如此,枕流仍不觉得轻松对待那些肆意妄为的高位神明就是对的。

    规则之神也没想过要说服枕流,毕竟枕流现在也是他重点保护的高位神明了。

    陆斯恩和爱神乃至是钱小钱都一直坚信,枕流会成为一个什么,游戏之神。或者游戏与空间之神。再不然就是剧本杀与空间之神。

    但是偏偏,枕流成为了真理之神。

    真理与空间之神。

    “竟也有点道理。”陆斯恩道。怪不得不管他怎么撒谎,枕流都能够看破呢。

    他能够克制真实之神留下的神器,而枕流能够克制他,世间万物本就是相生相克,没毛病。

    也就是在枕流成神的这一天,陆斯恩终于再一次鼓起勇气,问了枕流那句:“现在,我们可以在一起了吗?”

    枕流笑了:“我以为你一辈子都不会问。”

    “因为我觉得你想要一场势均力敌的爱情。”所以在枕流成神之前,陆斯恩从没有打算去开口为难过枕流。而在枕流成神之后,他便迫不及待的问了出来。

    枕流诧异极了:“不管我是不是真的想要,就假设我确实这么觉得,你也知道了。那你当初为什么不劝我接受那半块神格?”

    融合了神格,下一刻枕流就成神了。

    “因为你不想要啊。”陆斯恩也是一脸诧异的看着枕流,就好像在说,这不是一个很简单又明显的事情吗?你不想要,我自然不会强迫你去要。

    这就是陆斯恩的爱。

    “只要是你想要的,我都会给你。”做不到也会去做到。

    “只要是你不想要的,我一定不会强迫于你。”哪怕那会让我损失利益。

    “我做这些没什么理由,就是因为我爱你。”永远只爱你。

    枕流怔愣许久,才在一声长叹后,吻上了陆斯恩。怎么会有这么傻的神呢?枕流其实至今也没有明白什么叫至死不渝的爱情,他只知道,神生漫长,如果那个在路上与他相携的人是陆斯恩,他愿意。

    我有可能永远不会比你爱我更爱你,但我可以保证,我唯一会心动的,只有你。

    ——全文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