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邪祟家的小天师 > 第114章 番外二

第114章 番外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转眼间寒假就过完了,白昭乾这学期开学就是大三的最后一个学期了。

    等这个学期结束后,大四课业上基本上除了写论文没有别的事情,也没有课,可以说是相对而言最悠闲的一年了。

    “读研究生?”封弑听到白昭乾说自己大四的安排,微微一愣,“考研吗?”

    白昭乾摇摇头,“保研。”

    他自己的态度其实是研究生读与不读都无所谓的,但是前几天他导师刻意打了个电话过来,说希望他能够继续读下去——不为别的,白昭乾在宗教学的造诣,说实话已经比得上很多教授了。

    不过说起来有些凡尔赛,所以他基本上不怎么提这种事。

    封弑听了后,似乎松了口气,“那就好,没那么累。”

    白昭乾眯着眼睛看他。

    “怎么了?”封弑拿着杯子,不解地问。

    白昭乾哼了一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我想什么?”封弑一脸茫然,端起杯子喝了一口,顿了顿,又喝了一口。

    白昭乾看着他一脸心虚的样子就知道这家伙肯定被自己猜中了心思,将手里的筷子放下,“我吃饱了!”

    说完他也不理封弑让他再喝点牛奶之类的话,扶着腰站起来,怨念地瞪了一旁有些无辜的男人一眼。

    哼!

    还不如考研呢!

    起码有个理由,能让封弑少折腾自己一点。

    昨晚要不是拿开学自己就去住学校宿舍来威胁,封弑指不定还要弄到什么时候!

    白昭乾走了两步轻轻嘶了一声,揉了揉自己腰最疼的地方,上楼去了。

    开学后的生活和之前的两年多一样,但也有些不一样。

    在之前的时候,每天就是上下课,偶尔和许言彬出去玩儿,再随手捉两只鬼,回到家里洗个澡什么的,看会手机睡觉。

    那地方白昭乾甚至无法将其称作一个家——或许有的人可以,譬如一个人过也能过得很幸福的那种——白昭乾很羡慕那种洒脱的人,但是如果是他自己,总会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少了些什么。

    但现在不一样了。

    每天回家,不是有人在等自己,就是自己在等那个人,等着对方一起吃饭,吃完一个收拾碗筷放进洗碗机,一个清理一下桌面和垃圾。

    于封弑而言,这样的生活新鲜,又乐在其中。

    于白昭乾而言,这样的日子,已经是他最满足的了。

    ……

    某天,他正上着课,坐在旁边的许言彬突然回过头,“昭昭,问你个事儿。”

    白昭乾一脸早已习惯的表情,连头也没回地说了一句:“除了我和你小表叔的感情问题,其他的要问就问吧。”

    许言彬沉默了一会儿。

    打扰,那没事了。

    下了课,白昭乾收到一条微信消息,打开来看了一眼,是导师发来的。

    “我小表叔啊?”许言彬好奇地问了一句,一脸自怨自艾,“哎,有的人,重色轻友啊呜呜呜……”

    白昭乾无语望天,看许言彬这模样,忍不住道:“轻了哪个友?”

    “我啊!”许言彬指指自己。

    白昭乾抬手一拍他脑袋,“长幼有序,你是我大侄zei!别整天称兄道弟的!”

    许言彬:???

    白昭乾看他捂着后脑勺瞪圆了眼睛一脸蒙圈的样子,差点没笑死。

    “我没骗你,真不是封弑。”白昭乾说着,拿手机给许言彬看。

    许言彬好奇地凑过去,眨眨眼,“导师给你发消息了?”

    他和白昭乾是同一个本科生导师小组的,因此白昭乾的导师也是许言彬的导师,“他怎么给你发消息了……奖学金评选通知?”

    白昭乾的导师给他发的是一个奖学金评选通知,说这个奖学金是校级的,让他去参加一下,评到之后对他保研也有好处——虽然有没有这个奖白昭乾都肯定能凭自己保研,但是不要白不要么!

    上万的奖学金呢!

    “哎,不是!”许言彬看了一会儿,突然嚷嚷起来。

    白昭乾捂着被嗷疼的耳朵,不解地看他,“你叫啥?”

    许言彬眨眨眼,抬手在白昭乾面前晃了晃,“我叫许言彬啊,昭昭你傻了?”

    白昭乾:“……我说你叫那么大声干嘛!!”

    “噢……”许言彬尴尬地搔了搔头,“不过为什么导师只发给你,不发给我啊!”

    白昭乾看了他一眼。

    “我绩点高啊。”

    许言彬:………………

    “我成绩也不差啊!”许言彬不服地说了一句,拿出手机打开学院的官网,找到那个通知,开始一字一句地念,“奖学金名额全校总共6名……好吧没事了。”

    许言彬十分怨怼地看了白昭乾一眼。

    可恶的学神!

    还不用努力!

    叹了口气又看了眼通知,许言彬正叹气自己少了一万块零花钱的时候,突然哎了一声。

    “怎么了?”白昭乾见他似乎有些惊讶,问了一句。

    许言彬把手机递过来,指着屏幕一角,“昭昭你看。”

    白昭乾看过去,就见许言彬指的是通知最前面的一段,这一部分基本上都是说一下奖学金的来源也就是赞助方,设奖的原因,然后写一段感谢资助的话,他刚刚没注意。

    可许言彬一提醒,白昭乾仔细地看了一下,也愣住了。

    这次奖学金全校一共六个人,一等奖一个,二等奖两个,三等奖三个,而这次奖学金的赞助方是校董事会里的……

    “封疆?”白昭乾眨了眨眼,抬起头和许言彬傻呵呵地对视。

    ……

    另一边,封疆集团里,刘秘书将今天要审批的文件放到封弑的办公桌上。

    自从上次封弑无中生友问他跟爱人闹矛盾了该怎么办,刘秘书其实是担心了好一阵的。

    但是谁想到事情的转机来的那么快,封弑第二天没来上班,第三天回来的时候,就意气风发,神清气爽了。

    甚至前所未有的脸上带了点笑容,搞得封疆上上下下都在讨论他们总裁今天这是怎么了,心情好到爆啊!

    刘秘书心里自然清楚,这样子肯定就是不吵架了呗。

    而且估计不仅没吵架,而且还有便宜占,看封总那笑的。

    难道终于亲上了?

    刘秘书没想到的是,他错误地估计了他们总裁对自家爱人的渴望程度。

    以及……白昭乾对他们总裁的渴望程度。

    封弑正看文件,效率十分之高,就在他签到某一份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拿起那份文件,眯着眼微微看了起来。

    刘秘书走了过去,“封总?”

    封弑将那份文件递过去,“这项目,什么时候拟定的?”

    刘秘书看了看,“噢,上周何部长和您汇报的时候说的,以封疆和京城大学校董事会的名义设立了这一份奖学金,您当时还点头了。”

    他这么一说封弑就想起来了,当时是有个下属和他提了这个方案,说可以加强和董事会的合作,以及京城大学那边的联系,确实是个还不错的方案。

    “奖学金名额有多少?”封弑问。

    “全校一共6人,一二三等奖分别设了1个,2个,3个。”刘秘书答道。

    封弑想了想,道:“这个奖,很难评吗?”

    刘秘书尴尬地张了张嘴,嘴角抽动了两下,“看人吧……”

    “我知道了。”封弑点点头,没说话,将那文件放到了一旁

    “封总。”刘秘书想了想,“您知道奖学金是要公示的噢?”

    封弑瞄他一眼,“你觉得我没读过大学?”

    “啊……哈哈,没事没事。”刘秘书尴尬地笑了笑,心说自己刚刚在想什么呢。

    封弑的性格,自然不可能做出为了私情就插手奖学金评定的事。

    不过,这件事封弑倒还真的上心了。

    ……

    白昭乾做事一向利索,下午收到导师的通知后就把需要的材料打印出来准备好了,晚上回到家,坐在沙发上检查材料齐不齐全。

    啪嗒。

    “回来啦!”白昭乾抬头朝门口看去,将手里的文件摞好装进文件袋里。

    封弑点点头,换了鞋走到沙发边坐下,揽着白昭乾的腰在他唇角亲了一口。

    软乎乎的。

    “在弄什么?”封弑问。

    白昭乾说是奖学金的材料。

    他故意说了整个奖学金的名称,说完观察着封弑的反应,谁知封弑只是点了点头,让他加油努力。

    白昭乾眨眨眼,封弑难道不知道吗?

    莫非,是封疆某个部门决定的?

    正迷茫,封弑就拿过他手里的材料放到茶几上,牵着白昭乾去吃晚饭了。

    吃完晚饭,白昭乾出门散了散步,封弑则留在家里健身,他俩属于该黏糊的时候黏糊,该做自己的事情的时候也绝不含糊的那种,每天蜜里调油的。

    白昭乾回到家的时候,封弑也刚好带着一身汗从健身房里出来,肌肉锻炼过后的线条变得无比清晰,整件衣服都被浸透了,紧紧贴着勾勒出精实的身材。

    咕嘟。

    白昭乾下意识地吞咽了一下。

    “回来了?”封弑站在健身房门口,笑着摘下了手里的拳套丢到一旁,端着杯水走了过来。

    白昭乾立刻感受到一股扑面而来的热气,还有一股淡淡的运动过后的气味,但不是难闻的汗味——封弑出汗也没味儿——就是封弑平时身上好闻的气味升温了的感觉。

    白昭乾不知道怎么形容,仔细想了一下,自己感受到封弑一身汗是什么时候来着……

    “咳咳咳……”想起某些事情的白昭乾突然剧烈地咳嗽起来,脸上立刻烫得像着了火一般。

    封弑赶紧伸手给他拍拍顺气,白昭乾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

    “洗澡吗?”封弑擦着身上的汗,问了一句。

    封弑的意思是让白昭乾先去洗,可刚刚心猿意马了一番的白昭乾立刻腾一下升温了,他脸蛋血红,支支吾吾了半晌,磕磕绊绊开口说出一句:“可,可以啊,你先去放热水……”

    封弑一愣,在领悟到白昭乾的意思后,表情十分冷静地点点头,“好。”

    临走前,他还捏着白昭乾的下巴在他唇瓣上轻轻啃了一口,亲完后,带着一身高温在白昭乾耳边低声道:“我在浴室等你。”

    封弑说完就上楼了,白昭乾还站在原地,两只耳朵都快滴出血来。

    ……

    两人舒舒服服地泡了个澡,然后……又洗了个澡,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已经快十二点了。

    准确地说,是封弑把白昭乾横抱着出来的。

    白昭乾怨念地看封弑,被男人抱着在柔软的床榻上放下。

    白昭乾气鼓鼓地伸手,捏住封弑的两只耳朵。

    封弑就这么纵容他捏自己的耳朵,反正白昭乾也不舍得用力。

    两人大眼瞪小眼地看了一会儿,白昭乾哼了一声松开手,将被子往身上一卷,本想气势汹汹地转个身不去看封弑,可谁知……

    “啊!”白昭乾叫了一声。

    他的腰疼QAQ

    封弑赶紧心疼地给他揉揉,白昭乾眼里带着点泪花,不忿地瞪。

    凭什么封弑就一点事都没有啊,还一天比一天精神!

    封弑给白昭乾换上睡衣,自己也套上睡衣钻进被窝里,抱着人把怀里累坏的小家伙哄睡了。

    等白昭乾睡着后,他安静地坐起身,拿过床头柜的手机,发了一条信息。

    做完这一切,封弑重新躺回枕头上,白昭乾嘤咛一声翻了个身,微微蹙起眉头,似乎腰背还是有些不舒服。

    封弑轻轻地给他按揉,白昭乾眉心的小疙瘩渐渐舒展,在他怀里拱了两下,再一次睡了过去。

    忍不住挑起嘴角,封弑低头在白昭乾额头上亲了一下。

    “晚安。”

    ……

    一切都如常进行着,白昭乾将材料交到了学院,学院交到学校,过了大概半个月,公示也发下来了。

    不出所料,唯一一个一等奖。

    “昭昭!请吃饭!”许言彬振臂欢呼,一只手勾着白昭乾的肩头晃啊晃。

    白昭乾拍开他的手,“没时间!”

    许言彬:???

    “我约了你小表叔吃饭。”白昭乾说着打开微信给许言彬发了个红包,拿着手机在他面前晃了晃,“听话大侄zei,自己去买点好吃的。”

    许言彬抱着胳膊站在原地生闷气。

    哼!

    两个都是重色轻侄!

    白昭乾前两天就接到导师的消息说他评上一等奖了,就等今天的公示了,他也因此提前约好了封弑今晚出去吃饭庆祝一下。

    白昭乾走出校门,封弑的车已经停在路边了,他拉开车门走上去,就见封弑带着点笑意正等着。

    从外面是看不清车里的,两人视线一对上就黏在一块儿了,趴在靠椅上亲了一会儿,才一个脸红一个满足地分开。

    晚饭自然是你侬我侬,气氛旖旎,这次的餐厅是吃完上一道菜,收了盘才上下一道的,虽然分量不大但胜在精致,尤其是甜点的冰淇淋应该是餐厅自制的,外面没吃到过这么好吃的。

    吃完下来回到家,也已经比较晚了,白昭乾洗了个澡,躺在床上等封弑。

    浴室门打开又关上,床垫微微一沉,白昭乾背对着封弑,屏住呼吸。

    修长的胳膊轻轻松松将清瘦的腰搂住,封弑的鼻尖蹭了蹭白昭乾的后脖颈。

    酥酥麻麻瞬间爬遍全身,白昭乾带着点期待,等来了封弑的一句:

    “睡吧,晚安。”

    说完,封弑的呼吸真就逐渐均匀了起来。

    白昭乾:?

    这就结束了?!他猛地转了个身,一脸疑惑地看着闭眼入睡的男人。

    这是封弑?!

    感受到怀里的动作,封弑睁开眼,“怎么了?”

    白昭乾眨了眨眼,看着封弑的眼睛,微微张着嘴,半晌憋出一句,“……没事。”

    “快睡吧,明天你不是还要上台领奖学金。”封弑摸摸他的后脑勺,道。

    白昭乾应了一声,回过身闭上眼睛,就在将睡未睡的那一刻,他突然想起来一件事。

    封弑怎么知道自己是明天领奖学金?

    自己明明只说了今天公示啊。

    不过还没等他细想,席卷而来的困意就让他睡着了。

    ……

    第二天,白昭乾来到颁奖仪式的现场,程序就是那么个程序,重点是发钱!

    三等奖是校董会代表颁的,二等奖是校长发的,两批人各自合影后从台上走了下来,最后自然是颁发白昭乾的一等奖了。

    不过在场的学生代表都很好奇,这校长都上了,还有谁颁一等奖啊?

    台上的白昭乾其实也挺好奇的,往上台的楼梯那边转过头,就愣了。

    主持人拿着话筒,在那里念词。

    “下面有请本次奖学金的主资助方,封疆集团的总裁封弑先生上台。”

    台下的学生都好奇地伸长脖子,在看到封弑的时候爆立刻发出一阵窃窃私语,就算在台上的白昭乾,也能听清他们在说什么。

    无非就是好帅,真的帅,身材还超好,腿好长,真人比照片更帅之类的。

    不过白昭乾此时只顾着震惊了,封弑怎么来了?

    发呆的时候,封弑已经走到白昭乾的面前,朝他伸出一只手。

    白昭乾愣了良久才回过神,看着面前修长有力的大手,赶紧也抬手和封弑握了一下。

    不过当他握完想把手抽回来的时候,却发现抽不回来了。

    哎?

    白昭乾发呆的时候,封弑已经示意工作人员把奖学金的牌牌拿上来了。

    见白昭乾还愣在原地,茫然地抬起头望着自己,封弑无奈失笑,“合影啊,忘了?”

    白昭乾眨眨眼,轻轻噢了一声。

    台下的学生又开始低声讨论,这两人啥情况?

    不是说封疆的总裁封弑是个大冰山的吗?这笑起来不是挺好看的。

    有敏锐一点的女孩子,已经开始眯着眼睛观察白昭乾和封弑了。

    这两人,不对劲儿啊。

    封弑其实倒也不是真的来逗白昭乾的,只是因为刚好董事会和他商量,让他露个面表示表示,好歹封疆集团是董事会里势力最大的一支。

    本来这自然是不足以打动封弑的,只是后来知道白昭乾真的是一等奖,于是封弑就同意了,把原定的副总换成了他。

    看着台下的学生,封弑将视线重新投到身边的少年身上,心里自然而然地生出一种自豪感。

    这个最优秀的,我家的!

    这时,主持人将奖学金牌接过,示意两人看台下,有个摄影师正蹲在那里,示意两人留一张合影。

    白昭乾和封弑点了点头,表示知道了。

    白昭乾还有些在意外里脱离不出来,站在原地不知所措,就在这时,封弑已经凑过来了。

    然后一只手,轻轻揽住了他的腰。

    白昭乾眨眨眼。

    封弑心里轻轻哎呀了一声。

    搂习惯了。

    不过见惯了大风大浪的封总脸上毫不变色,十分淡定地把手从腰侧松开,往上一搭白昭乾的肩膀。

    嗯,动作就很自然。

    被底下的人全看到了。

    合完影的白昭乾一下台回到自己的座位,就接到了许言彬的信息。

    [X:昭昭,听说你和我小表叔当众出柜了???]

    [白昭乾不白挣钱:?你不是不在现场?]

    [X:全世界都知道了,还有照片呢[图片][图片]]

    白昭乾:……

    [X:你俩还真把学校小礼堂当结婚礼堂啊?/牛/啤酒]

    白昭乾看着手机上弹出来许言彬的一条接一条的嘲笑,默默地发了一条消息。

    [白昭乾不白挣钱:都快情人节了,你怎么还是单身?]

    [X:?????]

    不去理手机另一端哀嚎的单身狗,白昭乾盯着前面不远处那个高大的身影恶狠狠咬牙。

    不过到了晚上他想的一切教训封弑的方法都泡汤了。

    “这有什么,反正你也是我男朋友。”封弑说得十分无赖,无赖得白昭乾都怀疑这个人是不是那个封弑了,“就让他们去说吧,反正他们说的都是真的。”

    此时的白昭乾已经无暇顾及什么风传八卦了,他紧紧按着封弑的手和自己岌岌可危的裤绳,“你,你耍赖就耍赖,这是要干吗??”

    谁知封弑点头,“要啊,不是正在么。”

    白昭乾眨眨眼,后知后觉明白过来封弑是什么意思。

    “昨晚的份儿,今天要补回来!”封弑说着,将白昭乾抗议的话语都封在了嘴里。

    折腾完后,白昭乾看着满地的包装纸。

    他觉得自己奖学金的钱,最后都会因为买雨伞全部用光!

    “不会的。”封弑说完,又从床头柜拿出来一个没拆封的盒子,撕掉塑料膜,抽出来一长串,“我会准备好的,不用你出一分钱。”

    白昭乾:!!!!

    “滚蛋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