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朕靠万人迷保命[穿书] > 第69章 番外1

第69章 番外1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阮棠在七八岁上那一年,做过一个怪梦,只是梦醒来的时候,连他自己都忘记了这个梦的内容。

    说来是梦,当时却觉得无比真实。梦里他到了另一个世界,还换了个名字,叫龙傲堂。

    龙傲堂和他年龄相仿,是一个国家的小王爷,去另外一个国家做客的。

    很多人做梦的时候,都会自然接受自己的另一个身份。尤其是一个七八岁的孩子,还没有太多思考的能力。

    阮棠在梦里变成这个叫做龙傲堂的小孩时,也没意识到自己成了另外一个人。当时在梦里,他觉得自己就是叫龙傲堂,他就是一个去外国做客的小王爷。

    阮棠在梦里睁开眼睛的时候,是在前行的车上,他怀里抱着一个枕头,车马的颠簸让他还昏昏欲睡。

    出城来迎接他的是梁国的几位大臣,他和随从们被迎接到皇宫里摆宴吃饭。

    宴席上热闹非凡。宾客满座,歌舞不绝,放眼望见的地方,到处都是人。

    但是阮棠一眼就注意到了一个少年。

    阮棠之所以会一眼就注意到他,纯粹是因为,这个人实在太出众了。少年不仅长得很美,而且他的仪态和举止,就是在千万人之间,也很难不被人一眼注意到。

    这样的人不论走到哪里,都注定会成为所有人目光聚焦的地方。

    那个少年看起来比自己大两岁,所有宾客上前都要恭敬行礼称呼“太子殿下”。少年虽矜贵却不自傲,对所有人都是恰到分寸地礼貌回应。

    宴席分成两边,阮棠和自己的随从们坐在一边,另外一边是梁国的君臣,那个阮棠注意到的少年就坐在阮棠对面的席位。但是他们中间,隔着一块很很宽很宽的舞台,舞台上的舞女们红袖招展,总是挡住阮棠的目光。

    阮棠站起来,指着对面问道:“我可不可以坐在对面?”

    坐在最上首的梁国皇帝愣了一下,笑着问道:“不知小王爷想坐在哪里啊?”

    阮棠用手指了指对面的白衣少年:“我想和他坐在一起。”

    皇帝笑了,说道:“这有何不可?太子正好与小王爷年龄相仿,能玩到一起自然是最好,那就请小王爷坐到这边来吧。”

    小孩子总是喜欢和年龄差不多的孩子玩儿,在座的宾客也没人觉得有什么不妥当,倒是觉得小王爷和太子要是真能玩到一块儿,对于两国的和谐发展是好事。

    宴会上是席地而坐,没人都有一张小桌子,各自吃各自的菜。皇帝命人在太子的身旁加了一张坐垫,又加了一人份量的菜,让软糖坐在了太子身边。

    阮棠坐到太子的身边去,那位太子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看不出他开心还是不开心,只是礼貌地起身请阮棠在他身边坐。

    八岁的孩子还不懂真心与假意,只知道太子对他很礼貌,对他很好,他就喜欢太子,他就觉得高兴。

    桌上的菜肴丰盛,阮棠的心情又好,胃口大开,一口气吃了好多东西。

    坐在他身边的太子慢条斯理,吃饭仿佛只是一种任务,品尝不出什么味道,什么菜都只吃一口,不去夹第二次。

    他们的年龄还太小,不需参与大人们的议政,只要坐着就可以。阮棠是个自来熟的人,一边啃鸡腿一边问道:“我叫龙傲堂,你叫什么名字?”

    身旁的少年放下筷子,嗓音清冷而平淡,又带着一分少年时独有的稚嫩:“温霁云。”

    “那我叫你霁云哥哥吧?”阮棠满足地嗦了嗦鸡腿的骨头,幸福地眯着眼睛。

    温霁云愣了一下,礼貌地回答道:“好。”

    从来没有人,这样叫过他的名字。

    温霁云很会迁就人照顾人,看到阮棠喜欢吃过什么,就把什么放在阮棠面前。阮棠要吃虾,也会亲自给阮棠剥开。

    阮棠和温霁云吃了一顿饭,就不愿意和大臣回驿馆去了,死活都要扒拉着温霁云不肯分开。

    燕国出使的大臣们左右为难。

    众所周知,梁国皇帝很宠爱太子。梁国皇后早年给他生过一个儿子,不到两岁就夭折了,从此后宫很久没能再得一子。因此他再一次老来得子之后,对如今的霁云太子倍加呵护,生怕有半点差池。

    不论皇亲国戚还是大臣之子,就算能接近太子,也都有人盯着,而且不能太过亲近。太子更是从小到大,从来不在寝宫之外的任何地方留宿,寝宫里也不允许留宿任何人。

    现在他们燕国小王爷,抱着太子的手臂不肯放,还整个人都扒拉在了人家手臂上。燕国的大臣们直抹汗。

    但是他们的小王爷也不是好说话的,脾气又暴人又固执,认准的事怎么劝都劝不动。

    燕国的大臣纷纷上前劝解,小王爷就是不听。

    温霁云对阮棠说道:“我明日去看望你。”

    阮棠摇摇头,抬起眼眸可怜巴巴地望着温霁云,撒娇说道:“我不要嘛,我喜欢你,我想要和你一起玩儿。”

    温霁云的心里好像被猫爪子撩拨了一下,摸了摸阮棠的头。

    他想对父皇母后说就让阮棠留下两日,但他没有开口。

    因为他知道,他不应该开口。他不能表达自己想要什么。

    最后还是陈皇后心软。她看得出来温霁云虽然不开口,却是想把人留下的,笑着对皇帝劝说道:“他们两个玩得好,这是好事。小王爷也还是个孩子,又是远道而来,让他和太子在一起玩两日不妨事。”

    说罢,她在皇帝耳边悄悄说道:“多派人看着也就是了。”

    梁国皇帝一向最听陈皇后的话,听皇后一开口,于是立刻点头应允。

    温霁云不知道自己对这个“龙傲堂”喜不喜欢。他只知道当他的父母同意让这个小孩子陪自己两日的时候,他心里好像有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快乐。

    是那种在与世隔绝独自生活了十年的人,生活里突然闯入一只活蹦乱跳的小猫的那种快乐。

    他虽然有年纪相仿的伴读,但到底是君臣有别,他能不能打闹,也不能过分亲密。他们对他更多的尊敬,而不是孩子之间的“喜欢”。

    他虽然也有个堂弟,但堂弟福王平日里沉默寡言,在他面前谨慎胆小,简直像个缩小了的他自己,连他自己都觉得沉闷。

    这个“龙傲堂”就好像一个小太阳,照在他的身旁,暖融融的。

    于是他们就一起住了几日。

    虽然皇后规定的事让太子睡在外间,让小王爷睡在里间。但是每天夜里,阮棠都偷偷摸摸地摸到温霁云的被窝里去睡。

    温霁云睡觉的时候永远都是一个姿势,平躺着一动不动,第二天起床时连盖在身上的被子都不乱半点。

    但是阮棠的睡相不好,睡着睡着就会抱住温霁云,钻到温霁云怀里去。

    第二天宫人们收拾床铺的时候,就会发现太子平日里整整齐齐的床铺皱巴巴乱七八糟,被窝里还带着一股奶香。

    白天温霁云读书练字弹琴习武有忙不完的功课,阮棠也粘在一旁看着听着,太傅说话的时候还会打岔拆台,上窜下跳调皮捣蛋,温霁云转过头来看他用眼神提醒他不要调皮的时候,他又连忙端端正正坐下一脸无辜地装乖。

    阮棠虽然天不怕地不怕瞎折腾,但是温霁云的眼神很管用。温霁云不会骂他,更不会打他,只是看一眼他,他就会乖乖消停下来。

    每一次阮棠闯了祸,温霁云也只是好好和他说下次注意,就揭过去了。

    有时候温熙泽进宫来,会嘟着嘴和阮棠吵架,说阮棠抢了他的哥哥,两个人一言不合就打起来,最后还要温霁云拉开一个一个劝。

    总之阮棠在,给温霁云的生活添了许多色彩,也带了许多小小的麻烦。但小猫就是这样,上窜下跳调皮捣蛋,也阻挡不了有人觉得他可爱。

    温霁云每次看他的眼神都是很温柔纵容的。

    有一天上午,温霁云刚去帝后那里请安回来,正在房里看书,阮棠不小心摔了温霁云最喜欢的笔。虽然温霁云只是说下次小心,没有责备他,但是他心里到底过意不去,自己灰溜溜地溜到了外面玩儿。

    他跑到偏殿里,只见一群宫女正在收拾行李叠衣服,就悄悄地躲在门外偷听。

    因为他小小的一个,又和猫一样脚步轻轻没有声音,宫女们都没注意到有个小孩子躲在门外。

    “怎么让我们给太子殿下收拾衣服呢?”一个宫女低声问道,“太子殿下要上哪里去?”

    “听说是昨夜里太后坟茔(ying)塌了半边,国师占卜说是太后在那边思念孙儿。”一个宫女说道,“陛下让太子殿下去南华观修道三年,给太后祈福。”

    “真够狠的。”一个宫女一边叠衣服一边埋怨道,“说是三年,其实这一去,回不回得来可不好说。”

    “三年,谁知道天变成什么样了。他们看太子殿下贤良清正,本来就一个个把太子殿下当眼中钉肉中刺,都想立福王任由他们摆布。”

    “他们没少陷害太子殿下,这回这种损招都用出来了。真气,太子若是回不来了,咱们以后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又一个宫女问道:“皇后娘娘就没说什么吗?”

    “历朝历代都是以孝治天下,皇后娘娘能怎么样呢?”另一个宫女叹了口气,说道,“只能让太子殿下去了,估计会另想办法吧。”

    “啧,以前都说夺嫡之争你死我活。可就算皇帝只有一个儿子,又怎么样呢?”

    “一样每天都在刀口上,大殿下还不足两岁就被下毒害死了,太子殿下三天两头不是被暗杀就是陷害。这一去外面,就更危险了……”

    “咱们只能祈祷太子殿下平安吧,不然我们这辈子也是完了……”

    阮棠在门外听得惊呆了。

    他听得不是很懂,他只听到太子殿下,又是什么暗杀,又是什么陷害,又是什么出去危险回不来了……他连忙一转头跑回书房里。

    书房里,温霁云还在看书,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他今天早晨刚去见过帝后,要出家修道这件事,他父母肯定已经和他说过了。

    可是他回来面不改色,还只字不提。

    阮棠走上前,一把将书本从温霁云手中抽|出来。

    温霁云抬起头,看了看阮棠,笑道:“小堂又怎么了?”

    阮棠望着温霁云问道:“你要出宫去了吗?有人要害你对不对?”

    “我知道很多人欺负你,你不要怕。”阮棠拍拍胸脯,说道,“你和我回燕国,我带你回我家里,谁也不能欺负你。”

    温霁云怔了一下,摸了摸阮棠的头,笑道:“谢谢小堂。我只是去给皇祖母祈福罢了,没有人要害我。”

    阮棠低下头,轻轻“嗷”了一声。

    “小堂不用担心。”温霁云捏捏阮棠的脸,说道,“一会儿我就出宫了,我会让人送你回驿馆去。以后若是有机会,我去燕国看你。”

    阮棠的眼睛一酸,问道:“你真的要丢下我吗?我在这里只认识你一个人,那个温熙泽还老是欺负我……”

    虽然大部分时候,挨打的人都是温熙泽。

    温熙泽打不过阮棠,骂也骂不过阮棠,一直被全方位碾压。

    温霁云笑了笑,说道:“若是我不在时,他再欺负你,你只管告诉皇后娘娘,她会帮你教训他的。”

    阮棠抱住温霁云的手,脸在他手心里使劲蹭,眼泪沾了他一手:“霁云哥哥我喜欢你……我会想你的……呜呜呜不要走……呜呜呜……”

    ……

    阮棠从自己的小床上哭醒来时,只记得在梦里认识过一个很好的哥哥。

    后来迷迷糊糊地再睡过去,醒来就连这个梦都忘了。直到很多年后,有一天,他在一本书里翻到温霁云这个名字。

    他好像觉得很熟悉,一眼就觉得很喜欢,仿佛这个人就是活着的,深深印入他的脑海中。

    他想,温霁云一定是真实地活在另一个世界里,曾几何时有过时光交错蓦然相遇,又因为许多事情不得不分离。

    有多少初遇,其实是被遗忘的久别重逢。

    作者有话要说: 虽然答应了现代番外,不过想先写一下这个,算是对正文里关于温温和糖糖的过去的一点补充。现代的番外就在下一章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