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BG言情 > 召唤龙太会撒娇了怎么办 > 第92章 一个小番外:驯龙高手与黑龙篇

第92章 一个小番外:驯龙高手与黑龙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顾明泽,年方二十八,基地一枝花,道心不够稳,胜在手特狠。

    作为A队队员,他一向以任务完成度高以及很能保护手下弟兄们闻名,所以师父也很放心把小鹿交给他带。

    他从小鹿几岁一直带到了小鹿二十,一把屎一把尿给孩子拉扯大,带孩子嘛,就是玩儿!

    但马有失蹄人有失手,这次任务,提前的信息勘测有误,铺天盖地的怪物把他们小队给围困在了一座废墟里。

    “顾队长!你,你还行吗?”队员脸色惨白地看着外面的怪物们,它们被顾明泽的道术禁制阻拦不能进来,但狰狞的目光就在外边直勾勾盯着废墟里的众人。

    他们这一次任务折损严重,最后只剩下五个人,并且五人身上各有伤势。

    顾明泽咬牙给禁制加了层力:“男人不能说自己不行,还能撑半小时。”

    “师兄,要不你撤出一条缝,我回去求援?”陆采一边给他的禁制加固,一边犹豫着问他。

    “给我好好待着,”顾明泽没好气地回道,“大家伙都趁这半小时恢复下力气,之后我们我一鼓作气一起冲出去,不要分散!”

    陆采神色凝重地哦了一声,蹲到一旁。

    顾明泽叹了口气,一只手捂住被割破的腰腹,心想妈的这些丑东西想吃老子,门都没有。

    他计划着,他们还剩五个人,除了他和小鹿,其他三个队员,1个A级2个B级,分别是风、水、火三系异能。

    这三种其实不太好搭配,水龙卷和火龙卷对于操控的两个异能者来说需要极高的配合,但幸好他和小鹿可以当配子,能用道法模拟出任何需要的异能,如果这三人力有不逮,他们俩可以立刻替上。

    等禁制消失,他们可以先用水龙卷开道,他和小鹿引雷保障,等到突破了重围,再用火龙卷……

    “小陆队长!!!”

    耳畔突然响起惊恐的叫喊,顾明泽一顿,立刻扭头朝一旁看去。

    只见昏暗的废墟之中,陆采手中握着一把粗糙的古式破剑,瞪大个眼,周身闪烁着不知名的金色光芒。

    “你做什么了!”顾明泽勃然大怒。

    但陆采还没来及回答,那团金光突然放肆迸射。

    几个异能者猝不及防被弹开,撞到废墟里的石柱上瞬间失去了知觉,顾明泽艰难稳住身形,却难以置信看着眼前这一幕。

    “我……念的是召唤术啊!”陆采也满脸莫名,但被光芒桎梏住身形后,他浑身紧绷戒备,完全无法理解。

    这团金光刺破了顾明泽的禁制,没有伤及他们几个人的身体,却像个小型核弹爆炸似的,发出了浩荡的冲击波将周围的所有怪物推平碾碎!

    尖叫声嘶吼声宛如末日来临,顾明泽深吸一口气,扭头去看陆采,咬紧牙迎着光芒最盛的地方冲过去。

    金光弹开了他,最终带走了小鹿。

    “你妈的!”顾明泽无能狂怒。

    冲回基地后,顾明泽焦急地来回踱步,把小鹿消失的事尽数和白崇雪汇报,白崇雪对这种状况也十分莫名。

    “他使召唤术把自己召唤没了?”

    顾明泽狐疑地看了眼白崇雪:“是不是你没教好啊?”

    伏在太虚观屋檐边的鸾鸟不悦地冲顾明泽嘶鸣一声,大意是,主人怎么可能没教好,主人如果不熟悉这个法术,我是怎么来的!

    就他妈离谱!

    白崇雪烦恼地揉了揉太阳穴:“你别烦我,先回去休息,我去找冯春还有谭华问问。”

    “他们一个半吊子道士一个佛修,懂个屁的召唤!”顾明泽非常不满。

    白崇雪一巴掌糊在他后脑勺上。

    “真是谁带的孩子谁心疼。”顾明泽顶着脑袋后面一个大包,臭着脸回屋休息,连其他女性异能者发给他的夜晚邀约都没空理会。

    左思右想,他稍稍平静下来,犹豫半晌,他在山间的独立弟子厢房外设下了一层禁制。

    不行,再加一层。

    总共加他个二十层。

    然后顾明泽回忆起那个力量,缓缓闭上眼,掐起手决。

    小鹿别怕啊,师兄一定会找到你的。

    顾明泽口中法咒喃喃低吟,神秘的东方力量缓缓探出了冰山上的一角。

    顾明泽的脑袋突然一嗡,整个人像被雷击了似的晕厥过去。

    没有什么特殊的力量,也没有消失,他只是简单做了个梦。

    梦里水汽缭绕,大泽之下似有什么巨大的生物沉重而缓慢地梭巡游弋,而顾明泽就站在水面之上。

    等顾明泽醒过来后猛地咳嗽好几声,梦中亲水甚至溺水的感受太过清晰,醒来仍然心有余悸。

    “就这?”他难以置信地看向周围。

    什么都没变,什么人都没回来,他也没离开,甚至连只麻雀都没召唤出来。

    “白崇雪你就是不行吧!”顾明泽又气又好笑,蹬腿骂道。

    教的什么玩意儿啊!

    顾明泽以为那个梦只是简单的梦,但大泽下的巨大生物连续在夜晚与他梦中相会了好几次。顾明泽一直感受得到对方的凝视,但他从没有看到对方的真身,也不知道对方想做什么。

    难道是魔怔了?新的怪物?

    顾明泽没空研究太深,新的任务已经来到。他不得不按下自己对小鹿的担忧以及梦的好奇,吩咐了熟人记得随时联络小鹿的通讯设备后,他再度出发。

    这次的任务地点是一片巨大咸水湖,据说曾是古海洋的遗迹,探测员们在此处发现了大量可用资源,需要异能者们排除威胁后获取一些回来。

    这本来应该是个很简单的任务,怪物不多也不强,但顾明泽怎么也没想到,威胁来自于同队的背叛。

    “妈的——!”

    他凭借直觉躲过了对方从背后刺过来的利刃,怒火冲天,可下一秒,大地突然震颤,似乎有什么庞然大物即将苏醒。

    那个背叛者死死盯着面露惊惶的顾明泽,残酷笑道:“顾队长……来为人类的融合献上你的力量吧……”

    但对方还没做完他想做的事,所有人愕然顿住。

    深不可测的咸水湖深处发出了一声低沉而悠远的长吟,下一秒,震颤的大地之下猛地伸出一只黑色的巨爪,狠狠将那个背叛者攥紧碾碎,距离最近的顾明泽猝不及防被溅了一身血浆与碎肉。

    顾明泽:“……”

    巨大的东西要出来了,它镇压着的诸多怪物也好似得到了喘息的机会,一时间比先前多了无数倍的怪物从水中、从地下涌上来。

    顾明泽深吸一口气。

    妈的,这玩意儿到底是敌还是友啊!

    顾明泽以为自己这次一定死了,但他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湖中央的一处小小绿洲上,除了一些摩擦出来的伤痕,甚至也快要愈合,他竟然没有多出来的伤口。

    他茫然看了看四周,仍是他们任务目的地的巨大湖泊,如果是小鹿那样没常识的小傻蛋估计都会以为这里是海,可他怎么会来到湖中央?他的队友们呢?怪物们呢?

    此刻是夜晚,红月当空,湖面安详宁静,隐隐有水汽升腾,宛若妖灵的幻境,长久陷身杀戮的顾明泽匪夷所思,不知道该紧张还是松口气。

    起码……是活下来了。

    还没来及喘口气,身后突然传来水波声。

    顾明泽呼吸一窒,立刻借着身后一块大石头的阻隔迅速躺下,调整呼吸伪装昏迷。

    自己在这儿躺了起码半天,如果是怪物或者敌人,必定早就发现了自己,但自己没死,就代表对方没下杀手。

    他要看看,对方究竟要做什么。

    想是这么想,但他的左手食指埋在身下同时微微蜷起,一旦发生任何异样,他必定打得对方皮开肉绽。

    “啪嗒,啪嗒。”

    有什么湿漉漉的东西上了岸,顾明泽幅度极小的吞咽了一口口水。

    脚步声混着湿漉漉的水声越来越近。

    夜晚的凉风吹过来水汽的味道,还有一抹很轻的腥味,像是什么长久生活在水下的生物上来了。

    是娃娃鱼?

    还是大蜥蜴?

    总不能是喀纳斯湖水怪吧?

    顾明泽头皮发麻,心想妈的好恶心啊!

    但没有最恶心,只有更恶心,他这边还在心里唾弃对方离他远点,下一秒,冰冷的手掌抚上了顾明泽的身体。

    他裸露在外的四肢以及宽松上衣下的腰腹,被对方一一掠过。

    顾明泽的下颌绷得紧紧,险些喘出来,可他又没法儿直接发动攻击——因为对方的确没有攻击意图。

    直到对方剥下了他的裤子,顾明泽终于受不了了。他的私生活虽然比较丰富,但还没兴趣和一只娃娃鱼击剑。

    眼看他最里面的一层布料都要被剥下来,顾明泽终于睁开眼,他猝然提起中心力量全身跃起,凭空跳了个后空翻,指间噼里啪啦朝着身前的黑影放出了电光。

    下一秒,他攻击出来的电光被对方尽数吸收,对方身影一晃,直直凑到了顾明泽眼前。

    一头漆黑如夜的长发下,东方男性的英俊面容深沉又考究地锁死在顾明泽身上,顾明泽心头一紧,没反应过来这是个什么物种,眨眼就被对方按在了身后的巨石上。

    对方赤条条的身躯把顾明泽逼到无路可退,他还垂下眼眸,轻轻贴到顾明泽耳畔细嗅了一下。

    “你他妈的……”顾明泽的寒毛都起来了。

    “你来了。”对方用标准的中文冲他低声说道,语气带着大结局般的解脱。

    顾明泽一愣,随即在对方的眼位处看到一闪而过的鳞片状光华。

    熟悉的感觉突然涌上大脑,仿佛命中注定般的冲击让顾明泽半晌没回过神。

    对方沉沉地凝视着他,见他一直没说话,目光垂到他腰间还没愈合的旧伤上。

    刚刚扯破了,流血了。

    沉吟片刻,黑发的英俊男人慢慢蹲下身,掐着顾明泽的腰舔舐上他紧绷的腹肌,舌尖一寸寸勾勒过他的伤口。

    顾明泽猛吸了口气,声音都变了味道。

    “你是梦里的那个玩意儿?”顾明泽想攥住对方的衣领质问,但对方根本没穿衣服,这么一来,顾明泽稍稍从缝隙中看过去,发现抵着他小腿的某样东西也十分惊人。

    他瞬间觉得身后的石头更安全一些,恨不得直接融进去,但对方却不满地抬头看了他一眼,随即起身认真地和顾明泽说:“什么玩意儿?你唤醒了我,我是你的龙,人类,我允许你第一次的放肆……”

    “你说你是龙?”顾明泽的眼神瞬间亮了起来,俊美的脸蛋像朵绽放的花儿似的鲜艳夺目。

    英俊男人顿了顿。

    顾明泽笑颜如花地按住对方的肩膀,把人一把搂在自己腰间,俯身凝视对方:“你是我用召唤术召出来的那条龙?在我梦里出现了好几晚的那个?”

    英俊男人沉默了一瞬,最终还是点点头。

    顾明泽几乎笑哭了出来,迫不及待拽着人胳膊把人提起来:“我就说怎么气息这么熟呢吗,快快快,走两步让我看看,龙身呢,也变出来让我看看,还有这……不是说有俩的吗!还有一个藏哪儿了啊?自己人别那么小气,放出来让我看看!!!”

    英俊男人额角青筋凸起,眼看青年越发放肆,他忍无可忍,把对方再度压在石头上。

    顾明泽兴奋地眨着他睫毛浓密的桃花眼,一副哎哟别闹的模样,甚至伸出舌头舔了口捂着他嘴巴的手。

    英俊男人的眉头赫然拧紧,难以置信这个人类居然如此……浪荡!

    顾明泽掐准空荡从对方的臂膀中溜出来,根本没把对方当个人看似的亲昵凑过去抱紧:“太牛逼了,我真的召到龙了!我叫顾明泽,你叫什么名字?你爱吃什么?我一定好好养你!!!”

    英俊的黑发男人觉得他简直不可理喻,但眼看对方俊美肆意的面庞,还有那炯炯有神的双目,到口的斥责还是没说出来。

    ……算了,他这样成熟稳重的龙,不该和年轻的人类多有计较。

    “吾名玄臻。”

    黑龙矜持高冷地回答了自己的名字。

    很久之后,他回答了另一个问题。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