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BG言情 > 别和教授谈恋爱 > 第65章 结局章

第65章 结局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蒋夏要去外市找同学玩儿, 一个人先出发了。

    钟恪行和蒋小城按着定好的计划,坐车到北城, 然后转乘飞机回杭宁。

    钟恪行知道蒋小城有晕车的毛病,也不赶时间,特意在北城定了酒店,想让他安心休息一晚。

    可下了火车,蒋小城的精神还很好,完全没有疲累的样子,甚至兴奋地提出来, 在市中心里转一转。

    钟恪行略略一想, 也觉得这是个不错的建议, 应了一声, 又拿出手机,准备做一份周详的出行方案。

    蒋小城止住他的动作,道:“我们就随便走走, 走到哪里算哪里,好不好?”

    他说这话时, 嘴角噙着温柔的笑, 眼里光芒动人,钟恪行哪里会说不好。

    十月的北城,已经有初冬的迹象了, 钟恪行特地换上一件御寒的风衣,又帮蒋小城把围巾系上。

    两人从酒店门口走出, 看着空阔宽敞的马路,呼吸着微凉清透的空气,心里都对这场漫无目的的旅行隐隐期待起来。

    钟恪行问:“我们去哪里?”

    蒋小城说:“有一条俄罗斯风情街,离这里一公里远, 我们慢慢走过去,怎么样?”

    钟恪行点头,道了一声好。

    蒋小城看他一副完全听从安排的模样,倒有些担心自己承担不好“东道主”的职责,低声说:“几年前,我去过一次,感觉还好的,不知道现在有没有变化。”

    钟恪行知道他在担心什么,拉起他的手,道:“没关系,跟你一起,去哪里都有意思。”

    这是实实在在的一句情话。

    蒋小城的脸马上红了,都不敢看对方的眼睛,默默地走了好一会儿,才说:“你怎么变化这么大。”

    钟恪行怔了一下,“什么变化?”

    “就是,就是……”蒋小城支支吾吾好半天,才说,“你不应该……你在哪里学的?”

    钟恪行这才明白他的意思,失笑道:“你觉得我是学来的吗?我说的,完全是心里想的,不存在——”

    “好了,好了。”蒋小城真担心他再冒出什么惊世骇俗的言语,忙打断了他。

    钟恪行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又说:“你不喜欢么?你不喜欢,我以后不说了,可我觉得,你好像是喜……”

    蒋小城两只手捂住耳朵,不想再听他说话,闷头向前走,存心要把他落下。

    钟恪行脸上露出笑,三步并作两步地赶上了。

    来北城游玩,最好是在冬天,那时候整座城市都被皑皑的白雪覆盖,路两旁冰灯璀璨,宛如电影里的童话世界。

    相比之下,这个时节就逊色多了,行道树光秃秃的只剩下枝干,天气也冷,游客不多,总有些萧瑟的味道。

    可钟恪行和蒋小城并不觉得失落,仍兴致勃勃地走在石砖铺就的长街上,走进一座座欧式风格的建筑里。

    他们买了一块雪糕,蒋小城先尝了一下,被冰得眯起眼睛,又觉得口感香甜浓郁,马上举到钟恪行嘴边。

    钟恪行低头,在他咬过的地方咬一口。

    没走两步,又撞上卖冰糖葫芦的小摊,红彤彤的山楂被穿成一串串,整齐地插在稻草架子上,让人看了喜欢。

    蒋小城眼睛一亮,“恪行,我们吃这个吧。”

    钟恪行挣扎一下,说:“不行,太凉了,我们已经吃了雪糕。”

    一遇到和食物相关的事,蒋小城就变得很没有原则,他道:“可是味道不一样啊,这个在别处吃不到的,我买给你,我只尝一口。”

    钟恪行无奈地松开拦住他的手。

    除了美食,这里还有很多卖俄罗斯商品的小店,色彩鲜亮的套娃、雕刻精细的饰品、灿亮亮的金属摆件……让人看得眼花缭乱。

    他们从一家店走出,又折进另一家店,很快发现家家卖的东西都一样,可他们仍然津津有味地逛。

    不知不觉,就走到了长街的尽头,那儿是一片大江,无边的江面上轻波荡漾。

    钟恪行和蒋小城坐在江边的石阶上。

    蒋小城望着天水交接的地方,忽然冒出一句话。

    “真可惜。”

    钟恪行看向他,问:“可惜什么?”

    蒋小城的脸上露出向往的神色,道:“现在不是冬天,到了冬天,会下鹅毛一样大的雪,天地白茫茫一片,到处都是干净的,呼出的气也是白的——可惜,没有让你看到。”

    语气里有遗憾的意思。

    钟恪行喉咙一紧,说:“没关系,到了冬天,我们可以再来,以后想来,我们都可以来。”

    不知从哪里飞来一颗弹力球,蹦蹦跳跳地落在两人的脚边上,蒋小城伸手,把它拾起来了。

    一个七八岁模样的俄罗斯小姑娘磕磕绊绊地跑过来,嘴里几里哇啦地讲着异国的语言,似乎很着急的样子。

    蒋小城微笑地望着她,把球递过去,又温柔地说了什么。

    小姑娘的表情从惊讶转为惊喜,好像终于找到了可以交流的人,又冒出一串清脆如铃的话。

    竟然没有一点怯生的样子。

    直到一位金发碧眼的妈妈出现,含着歉意将她领走了。

    钟恪行看向蒋小城,道:“我不知道你会俄语。”

    蒋小城被他的目光弄得不好意思,说:“初中的时候,上过俄语课,有学过一点儿,现在都忘得差不多了。”

    又道:“那个小姑娘的话,我也只能猜出五六分,她后面说得快,我就听不懂了。”

    钟恪行提议,“那你教我一句话?”

    蒋小城仰着脑袋想了想,然后又轻又快地讲了什么,钟恪行没有跟上,只重复出几个音节,还十分不标准。

    蒋小城只好放慢语速,又讲了几遍。

    钟恪行跟着读,很快就把发音纠正过来了。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蒋小城偏过头,面上带着笑,道:“我就是突然想起来的,忘记什么意思了。”

    钟恪行情不自禁地追问:“真的不记得了吗?”

    蒋小城不肯回答,钟恪行也就不逼迫了,只是回去的路上,他每走一段路就要显摆一下这句新学的话。

    这人声音低沉动听,仿佛悠扬的大提琴,讲起俄语简直要命。

    蒋小城后悔死了,道:“可不可以不要再说了。”

    钟恪行摆出疑惑的表情,问:“为什么?我的发音很不标准吗?你再教教我。”

    一路玩玩闹闹,终于回到了酒店里,蒋小城以为这件事已经翻篇了,刚要去洗澡,忽地被一双手臂圈住腰,折陷在床里。

    蒋小城惊叫一声,推了推钟恪行的肩膀,没有推动,抬头去找钟恪行的眼睛,刚想说什么,忽地被那目光里的深情镇住了。

    不由自主地安静下来。

    钟恪行说:“那句话,是我爱你的意思,对不对?”

    蒋小城原本想说那是个玩笑,是无心之举,可此时此刻,他突然不想去找所谓的理由了,他说:“是啊。”

    钟恪行心头猛地一跳,紧紧盯着他的脸,不放过一丝表情。

    “是啊,是什么意思?”

    蒋小城忽然记起母亲留给自己的那些老照片,记起自己看到“妈妈爱你”那几个字时内心的震撼与欢喜之感。

    如果爱一个人,就该早早说出口,你不知道这样简单的三个字,会给对方多么大的力量。

    蒋小城一字一句地说:“是啊的意思,就是是啊,我爱你。”

    钟恪行从不知道蒋小城有这样坦诚,他浑身的血液沸腾起来,又不敢轻举妄动。

    “你说的,是真的吗?”

    声音里竟然带着颤抖。

    蒋小城看他紧张的样子,居然有几分胜利的得意,他庆幸是自己先说出了这三个字,他也知道,是对方无微不至的爱,给了他这样的勇气。

    他说:“这么严肃的事情,我怎么会骗你,我爱你。”

    又问:“那么,你对我的感觉呢?”

    钟恪行的眼睛有些湿润了,他道:“我也爱你。”

    蒋小城垂下眼睑,又抬起羽睫,眸子里散着整个银河的星光,说:“我爱你,你也爱我,那不是正好吗?”

    钟恪行哽咽着道:“是啊,正好。”

    原来,我爱你,你也爱我,感觉是这样好。

    未来的日子,也要这样一直一直爱下去。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有几个番外:恋爱中有哪些小心机、是谁先开口求婚的、真的有七年之痒吗、第一次拜访对方父母如何才能不紧张、什么时候有被对方诱惑到、你们吵架的几率是多少……随缘更新,番外全部更新后,会标记文章完结,谢谢大家一路的支持!两个人会一直幸福下去的!

    唉,真的舍不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