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不可名状的“我 > 第79章

第79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你找到我了。”

    他的半身微笑着说。

    白玖都不知道自己是个固执的胆小鬼,他常常面对令他不知所措的情况就会逃避,甚至会违心地进行一番驳斥。

    他听到伊维特热烈的告白,明明是那么渴望去接受、去被爱,可他早早地为自己起了一道屏障,为自己制定了某种规则,而身体的幻痛就是自身规则遭到触碰的表现。

    哪怕伊维特的爱再怎么真实,规则却不允许它存在。

    他也下意识地进行了抵触,真假的爱一同被拒绝了。

    而白玖真的不爱伊维特吗?

    白玖几乎是没有犹豫地做出了那个疯狂的决定,以自身为筹码,得到了万物归一者的帮助。他跨越了一段那么长的距离来到终极深渊,其间要承受多少不知名的危险。

    他是个感情上的懦夫,实际上的勇者。

    虽然,白玖在感情方面难以开口,却事到临头则会为了对方而不顾所有。

    牺牲与奉献,他在还不自知的情况下懂得了爱的真谛。

    白玖想过如果自己死在路途中,伊维特应该就能掌握宇宙之主的权柄了。

    总有一天,他会忘掉自己,白玖连名字带人本身会成为一段深埋的记忆,而不值一提。

    到时候…伊维特大概也不会很伤心了吧。

    一句简简单单的话,真的能将爱所定义吗?

    有人从不会说“我爱你”,但他已经做了爱你才能做的一切。

    “是的,我找到你了。”

    白玖凝视伊维特,轻轻回应。

    随后他几步上前,一把紧紧抱住了伊维特。

    被奈亚拉托提普搞到这地方,伊维特都不知道自己待了多久,他听永远也停不了的演奏会,孤独到数自己的阿撒托斯的从神们到底有几只手。

    或许也没多久,只是一直思念一个人的话,时间就会变得很漫长。

    白玖来到这里找他,对是人类的他来说是一种很困难的事,可伊维特又有一种命中注定如此的感觉。

    似乎白玖一定会找到他。

    如同每个童话故事的结尾,主人公一定会有个幸福的结局。

    伊维特难得白玖见那么主动,脸又被抹上了一层绯红,真体会了一把快要融化的感觉。

    他被紧紧抱住,忍不住小声说道:“白玖,我真的最喜欢你啊。”

    虽然你对“爱”这个字过敏,可最喜欢也是一样的。

    白玖听见了,垂下眼,手指动了动。

    他能够隐晦的察觉,伊维特是在向他告白,敏感的心脏一阵疼痛,有着不容忽视的酸涩。

    如果继续逃避的话,最终的场面也不会太尴尬,伊维特会包容他的。

    可是白玖执拗的性格总算有所前进,在短短的时间内进行了一种抗争。

    ——他不该逃避。

    而理智困于爱情,为它出谋划策。

    白玖似乎有所预感,努力了一下,说:“我……”

    灌了铅般沉重的唇齿。

    “爱……”

    折磨人的幻痛袭来。

    “你……”

    伊维特在说完了这句话后,习惯性地等待白玖的沉默或者别扭。

    然而没有——

    他不敢相信地听到了他几乎认为不可能听到过的话。

    即使是破碎的几个音节,把它们拼凑在一起,也完完全全的能够理解其中的内涵。

    “白玖,你说什么?”

    他又问了一遍,怕那是自己的幻觉。

    无可辩驳的告白使人觉醒,白玖最终意识到自己的大脑有些过于昏聩了。

    重重枷锁将白玖密不透风地一圈圈缠绕,一步步的收紧,他感受到了窒息般的痛苦,让他寸步难行。于是,他在想,既然这份规则如此让我痛苦,为什么不尝试着去挣脱它呢?

    “我说——”

    他提高了音量。

    束缚爱的规则一溃而散,不容忽视的爱意如此明显真实。白玖注视伊维特,像是在注视自己的心上人,也确确实实地觉得他真像自己的心上人啊。

    他意识到可能爱上了对方。

    于是,他不再当一个胆小的懦夫。

    他说:“我爱上你了。”

    那一刻,他仿佛能够听见枷锁碎裂的声音,突然一阵轻松。

    也就是在他挣脱枷锁的那一刻,幻痛消失的无影无踪,或许说它们本本来就不该存在。

    白玖懂得了爱,甚至没有不稳定性的前缀,他就这样直白地说了。

    一旦做出了决定,他就是超一流的直球选手。

    伊维特一时间晕乎乎的,怀疑自己在一帮傻子的演奏中也变成了傻子。

    他茫然道:“一定是我没有睡醒……”

    不然为什么现在那么像在做梦?

    他听见了什么?!!!

    ——白玖说他爱自己!!!!

    而且还是亲自告白,那么大声,他从来不敢做那么大的梦!

    说着,他就要敲自己的脑袋,然后被咬牙切齿的白玖一把握住了双手,“你在干什么?”

    “你不应该说点什么吗?”第一次和人告白,白玖绝对没想到对方竟然会是这样的反应。

    “我以为我在做梦。”伊维特语气虚弱,“我真的好想让这个梦伴随我一辈子?”

    白玖瞬间被气笑了,在他嘴唇上狠狠咬了一口,再一把将他甩开。

    伊维特一脸懵逼的坐在地,听见白玖居高临下的对他说:“梦没有,现实到有一个,你要不要?”

    “不要,我就——”

    很可惜,白玖这句话还没说出来,伊维特一边疯狂点头一边扑了上来,大喊:“我要我要!!!”

    “白玖,我也爱你!!!”

    他的嗓子都快喊破音了,搞得不间断的演奏声都被打断了旋律。

    完全可以相信,他到底有多情真意切。

    “为什么不叫哥哥了?”

    伊维特很不严肃的亲了他一口,又很严肃地说:“因为爱情面前必须要正经一点。”

    白玖很嫌弃的擦了擦他的口水,然而伊维特又补了一个,自持现在自己的身份,面露无辜。

    白玖:“………”

    你现在的样子就很不正经。

    但他发现自己有点无可奈何了。

    于是,他打算问一些事情,“你是什么时候爱上我的?”

    伊维特没有思考,微笑反问他:“难道爱你这件事,需要经过时间的沉淀吗?”

    “但如果一定要有个期限,我想就是在我诞生的那一刻起。”

    “爱上另一个自己根本不用什么理由。”

    懵懵懂懂的恐怖之物于蒙昧的黑暗中苏醒过来,第一时间就在寻找他渴求的根源。

    伊维特一直在爱白玖,已经很久很久了,他早就在等待白玖发现自己的爱。

    白玖思考了几秒,停顿片刻说:“这倒是没错。”

    白玖没有告诉伊维特自己的心脏在砰砰跳动,就像每一次为他心动的瞬间,脸上带着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笑意。

    似乎是在说,我也是。

    爱上另一个自己难道需要什么理由吗?

    ——不用。

    所以啊,白玖再见到伊维特的那一瞬间,就情不自禁的爱上他了。

    而这份爱意被埋藏于心底,正因为这份特殊,它被枷锁重重桎梏,直到它的主人得到了一点勇气,在今天终于有了破土而出的机会。

    一对难以开口的爱人互相认知了自己的心,是很不错的结尾。

    但它还不够完美。

    因为——

    “我们要一直待在这里吗?”伊维特说,“奈亚拉托提普恐怕还会找我们的麻烦。”

    现在说这个可真有点煞风景,不过,白玖也确实想到了这个问题,他也说:“我们打不过祂,你就是被祂的本体一下子给搞到这里来的。”

    虽然,奈亚拉托提普现在正被一帮外神找麻烦呢,没空亲自来找他们。

    可要是等祂缓过来,他们两个又要遭罪了。

    万物归一者犹格·索托斯的位格能和奈亚拉托提普平持,正是祂阻拦着奈亚拉托提普的本体,将白玖送过来的。

    可他们也不能完全依靠对方虚无缥缈的善意,说实在,犹格·索托斯也只是因为自身的利益而帮助白玖的,和这样高层次的生命谈善意,真的太过可笑了。

    就算万物归一者而他们又怎么能知道犹格·索托斯能时刻阻止奈亚拉托提普对他们进行加害?

    万一祂也有疏忽,对他们而言无疑是一场无法阻止的天灾。

    而他们也需要一点能够保护自己的力量了。

    就这样,两人一同沉思,白玖冷不防地说道:“阿撒托斯。”

    “你说,我们可以借用祂的力量吗?”

    伊维特望向那个被无数从神围绕的庞大混沌体。

    祂翻滚着无定型的黑暗。

    ——阿撒托斯的本体近在眼前。

    是啊,宇宙之主无所不能,祂的位格能够完全压制住奈亚拉托提普。

    甚至可以说,奈亚拉托提普在他面前就是个儿子。

    如果能够掌握阿撒托斯的力量,那么他们眼下的问题就能够全部迎刃而解。

    “或许。”伊维特轻声道,“我们可以一起试试。”

    “奈亚拉托提普说我们各自有一半权柄,他说我也是阿撒托斯的化身,如果把这份权柄一同使用的话。”白玖也同样放轻了声音,“是的,我们可以试试,当然是一起。”

    他们两个人就站在本体面前,遵循那份本能的呼唤,开始尝试调用阿撒托斯的力量——

    而他们确实成功了。

    全身心的沉浸式体验,充实的包容感有着说不出的温暖,他们回归了原初的本体。被分裂成两半的权柄合二为一,他们在那一刻成为了一个整体。

    ——阿撒托斯,宇宙之主,盲目痴愚之神。

    他们毫无疑问是祂,而祂无所不能。

    祂有了意识。

    祂即将醒来——

    在时间与空间的尽头,第二次出现了裂纹,它将随着宇宙之主的清醒而毁灭一切事物。

    无论强弱,无论贵贱,都将被视为平等。

    “父神。”与奈亚拉托提普进行对抗犹格·索托斯察觉到了异样,轻声说道。

    “祂快要醒来了。”盲目痴愚之神最忠诚的狂信徒微笑说道。

    阿撒托斯醒过来吗?

    ——不会。

    控制他的两位人类不允许这种事发生,那么他们也将随之毁灭,放开了控制,阿撒托斯失去了苏醒的念头,继续沉睡。

    在短暂的控制过后,他们二人在同一时刻睁开了双眼,眼里都有了逼人的、冰冷的神性。

    宛如两位神明面对面站立。

    可这一对神明凝视对方,交握在一起的手不曾放开。

    他们依然相爱,所以神性并不能够影响他们。

    神性必须为人性留下足够的空间,又或者有一种特殊的可能。

    即使人性消失殆尽。

    我也将用我的神性来爱你。

    ——这是一次难以言说的奇迹。

    “现在我们确定了。”事情终了,白玖也愉悦的微笑起来。

    伊维特更是直接大笑,“我们可以借用祂的权柄,而且是完整的。”

    “只要我们能够一起控制——”

    “我们现在就在一起,而且今后也会是永远。”白玖说。

    短短的回归,他们已经了解了不少东西,就算不是在本体面前,随时随地,只要他们想,就可以调用阿撒托斯的力量。早点知道的话,面对奈亚拉托提普就不用那么狼狈了。

    他们只是缺少一次尝试的机会。

    “首先,有了这份力量,我们需要做一点正事。”白玖说。

    伊维特幽幽道:“难道我们不应该先去暴打一顿奈亚拉托提普吗?”

    然后,他想回来当场和白玖结婚。首先先让这份力量拿来满足私心,他确定让整片终极深渊开满喜庆的花朵,婚礼乐队甚至都有了现成的,就是阿撒托斯的从神们。

    白玖和伊维特都有某种不知名滤镜,觉得这使人当场去世的音乐无比的美妙,怎么也听不厌。

    “是的,我也很想,但现在有更要紧的事要做。”白玖不知道伊维特的内心所想,否则就要满脸黑线地敲他头了,他不可否认伊维特的提议很让人心动。

    可整个宇宙都是阿撒托斯的梦,而这场梦在主人多次濒临清醒的情况下,已经有了不稳的迹象。

    “我们不能让阿撒托斯醒过来。”

    他们是阿撒托斯的一部分,却也是万物的一部分。

    当万物毁灭,阿撒托斯醒来,他们也要跟着随之泯灭。

    “你说得对。”伊维特点点头,又故意问道,“我们应该怎么做?”

    “我们一起说。”

    白玖冷漠的样子难得冰雪消融,微微勾起了唇角。

    伊维特则对他眨眨眼,在那抹弧度旁偷了一个吻。

    而白玖看在爱情的份上,决定不计较了。

    他们相视一笑,异口同声的喊道:“那就让祂永远沉睡。”

    他们一起许下了宇宙间有史以来最伟大的愿望。

    于是,盲目痴愚之神陷入了更悠长的梦境。

    祂将再也不会醒来。

    而在终极之门的一段路途中。

    另一个世界的邪神“白玖”正和奈亚拉托提普的分/身对抗。

    他们搅得无数空间与时间混乱,能量流持续对冲,在这场战斗中他们打碎了不知道多少颗位于此处的星星。

    “白玖”不仅在武力值上不输奈亚拉托提普的分/身,口头嘲讽上也很有能力,完全不比狡诈的外神差。

    一时间,他们各种意义上打得难解难分。

    忽然,奈亚拉托提普的分/身脸色一变,祂低喃了一句,莫名的看了“白玖”一眼。

    下一秒,祂与“白玖”拉开了一段距离,消失了。

    而“白玖”没有去追,他也有所感觉,漂浮在虚空中片刻,嗤笑道:“干得不赖嘛,另一个我。”

    他知道另一位白玖已经达到了目的,奈亚拉托提普分/身的反常就是证据,后续也不用他帮忙,于是白玖”也跟着消失在了此处,回归了他原来的世界。

    依旧是红月和昏沉的天空。

    他坐在黑铁王座之上,所有怪物在他离开时刻不敢抬头,依旧保持着跪拜的姿势,他困倦地打了个哈欠,完全不用担心会遭遇危险。

    怪物的忠诚总比人类可靠。

    ——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人类了。

    而“白玖”自身已经脱离了人类的范畴。

    这个时间线有赫珏存在的,可没有那一场穿越。

    “白玖”自然而然地受到了对方打压,他的性格也变得轻微扭曲,赫珏的人性战胜不了神性,冷酷的一面在他体内苏醒了,人类都遭到了赫珏的蛊惑,整个世界都变得疯疯癫癫。

    “白玖”本来也要跟着死的。

    可另一个世界的奈亚拉托提普提前发现“白玖”的存在是特殊的。

    祂觉得要让游戏更有意思一点,于是来到了这个世界,抹消掉了自己的子嗣,并且通过输送力量使“白玖”成为了一位邪神,想要看看这样的他会走到哪一步。

    各种怪物在地球上苏醒,人类死得差不多了。

    而“白玖”作为高位者的存在,自然而然的成为了所有怪物的王。

    他的生命形态转变了,知晓了某一部分的真相,但不是全部的,并且他冷漠的心已经不太能对此产生反应,认为他会悲痛欲绝简直是在开玩笑。

    他知道奈亚拉托提普在利用自己,导致人类毁灭的间接凶手也是对方。

    所以他一直和奈亚拉托提普不太对付,才决定帮助另一个世界的自己,看看他能不能让外神吃瘪。

    结果,倒是比他想象的要好。

    难得没有烦人的家伙,“白玖”准备好好地睡上一觉,现如今也只有这种消遣手段了。

    可他刚准备闭上眼。

    突然,“白玖”又感觉到了熟悉的生命能量波动。

    毫无疑问是来自于白玖的,不然他怎么会那么熟悉。

    ——正因为这份能量波动,他才会“看到”跨越终极之门的白玖,选择去帮助另一个世界的他。

    “能不能让人睡个好觉啊!”无意间的愤怒转化成了威压,使他的臣民们瑟瑟发抖。

    他骂骂咧咧地准备站起来,满脸不耐烦:“这回又是什么?”

    可他没有站起来,一个黑影扑通地跳到了他的怀里,双腿上传来异常沉重的感觉。

    “白玖”愣了一下,随即一脸怒容地低下头。

    然后——

    他就看见了与自己一模一样的一张脸。

    这张脸的主人正无辜的坐在他的大腿上,根本不在意自己是在怪物的包围中,与他打了个招呼。

    “你好,我是伊维特。”

    对方眨了眨眼,丝毫没有自觉地在他的唇瓣上亲了一口,“我是一名邪神,虽然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种地方,但我好像对你一见钟情了。”

    他正在做一场旅行,不知为何就到了这个地方,然后直接掉了下来,跑到对方的怀里。

    并且,在看到对方的那一瞬间,他的心跳就失衡了,还产生了从未有过的冲动。

    ——他想了想,他可能是爱上对方了。

    “同类,交/配吗?”于是他很认真地说道。

    对于邪神之间,坦白欲望恐怕是最真诚的告白。

    “白玖”:“………”

    啊哈?你这个傻逼玩意儿在说什么?

    那张俊美的脸扭曲了一下。

    “给我死!!!!”

    他冷笑着狠狠擦了擦嘴唇,大喊道。

    也是从那一天开始,怪物们要学会去适应拥有两位阴晴不定的主人。

    怪物们:QAQ

    不只是这个世界,只要有白玖存在的世界,都出现了一名伊维特。

    就像是捆绑配对一般,他们天生注定就应该在一起。

    最高位的时间线上已经存在了一对爱人,那么每一个世界的白玖无论以什么形式,都会遇见他的伊维特。

    当然,他们的爱情会经历一点小小的波折。

    但结果是肯定的。

    苍白的死星不停旋转,溢散薄薄的光。

    万物寂静,迎接巨鼓与长笛的奏乐声,没有一个正常的生灵能在这片领域中生存。

    阿撒托斯注定做着永远也醒不来的梦,无意识的从神们围绕着黑暗王座翩翩起舞,不知疲倦,永不停息。

    没有人知道,这一片荒芜灰暗的虚空诞生了玫瑰色的爱情。

    或许不是那么的伟大,没有那么的轰轰烈烈,只是普普通通的爱情。

    但这对新出炉的爱人只要爱着对方,这就足够了。

    他们只是一对平凡的、互相爱着对方的恋人。

    “我爱你!”

    “我也是。”

    一场带有浪漫意味的奇迹,被分割成的两半灵魂以另一种方式得到了统一。

    与所有童话一般,这是最完美的结局。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啦!没有番外,大家可以脑补他们今后的故事,还有一些小细节,比如会跟妈妈和好,还有暴揍奈亚那个屑,正文就不写出来了,如我第一章所说的,谢谢支持我的宝们一直陪我到这里~

    如果可以的话,在专栏收藏一下预收吧,希望我们下本能再见!

    是和这本一样的同类型题材——

    【克系】加【水仙】

    2025年8月6日。

    看似平常的一天。

    太阳突兀隐没于黑暗,重现时降下冷紫色的光线,为被照射的动植物埋下变异的种子。

    天穹撕开一道狭长的伤痕,边缘荧惑黑红,异世界的怪物在这条通道的另一边对这个世界垂涎欲滴。

    这就是灾难之初。

    在那一天。

    谈黎被心理医生判定有妄想症。

    他声称梦到了另一个世界的自己。

    “和我不同,他是位异常温柔,性格活泼的人。”

    “自从梦见他,我感觉我活得像个人了。”

    谈黎忧郁许久的脸上浮现淡淡的微笑。

    他抬手支着下巴,洁白腕部包裹纱布,掩盖自残留下的伤痕,一道道纵横交错、狰狞残忍。

    在父母死后,他极度消极厌世。

    因此,谈黎希望能看到对方美好的结局。

    可灾难日后,他再没梦到异世界自己的经历。

    谈黎失去了生的渴望,决定离开这个世界。

    可没想到的是,在几天之后。

    他和异世界的自己见面了。

    对方和他想象的几乎一模一样,只不过异常温柔的性格在灾难后的世界很容易被欺负。

    谈黎认真地承诺道:“我会保护好你的。”

    安维斯对此兴致盎然,微微一笑。

    于是,他意味深长道:“那你可一定要…保护好我啊。”

    谈黎不明所以地点头。

    可当有一天危机真正来临时,安维斯直接撕开了温良的外表,反杀了敌人。

    他穿一袭猎装,踏着漆黑的皮靴,反手将匕首插进腰带中,雪亮刀锋溅落鲜血。

    怪物跪地臣服,噤若寒蝉,而他自然地淌过血海,踩着败者的尸骨,眼眸幽邃。

    血腥、阴晴不定、扭曲……

    他微笑注视谈黎,声嗓透出怪异的愉悦,“怕什么,你不是要保护我吗?”

    被自身脑补骗了的谈黎:“………”

    说好的品行和善温柔呢?!!

    极具凌虐感美人受vs乐观开朗(?)疯批攻

    不得说一句,我已经有存稿了哈哈哈哈,开完时间会在文案上提醒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