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当绿茶女配被迫攻略女主 > 第48章

第48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没了系统的日子, 赵青黛起初觉得有点不习惯,又或者是觉得不真实。

    她清楚,要不是有系统的促动她很有可能会像剧情里那样越走越偏越做越错, 三周目时没有陆安时帮忙,还不知道要兜多少圈子, 才能和姐姐顺利在一起。

    每每从睡梦中醒来, 她都会有短暂的晃神, 直到看见躺在她身边的杜京墨才会安心。

    但明显有人比她更适应新设定。

    乔娇娇不知道什么系统, 什么考验, 她只知道再次睁眼,一切都有了重新来过的机会。她先是去找了赵青黛, 向她表示出真诚的感谢和亲切的慰问, 并且祝福她和杜京墨百年好合天长地久。

    然后她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对杜仲展开了相当凶猛的追求攻势。

    乔娇娇太心急了,忘了杜仲根本就不是急性的人,她越是这样激进,反倒让两人的感情进展越发缓慢。

    万般无奈之下她来找赵青黛取经, 她觉得杜仲总不会被比杜京墨更难追了,问赵青黛肯定没错的。

    赵青黛自打从良之后, 那一身的本领就没了发挥空间,听到这个问题她瞬间就精神了。

    她认真端详乔娇娇后道:“你说你长得这么漂亮一张脸,还曾经把大哥追到手,怎么重来一次反而这么拉胯了呢?”

    乔娇娇最不明白的也是这个,她愤愤道:“我哪知道臭男人在想什么呀,气死我了!”

    赵青黛给她到了杯香槟,给自己倒了杯椰奶,一副过来人的语气道:“以身犯险英雄救美, 吊桥反应外加刺激占有欲,这几招不管放在什么时候都不会过时的。”

    “当初我就是靠那场车祸,受了重伤,这才换来姐姐的温柔相待。”

    乔娇娇拿出手机来记住要点,感叹道:“你好拼啊,还有呢?因为你的以身犯险舍身就义,墨墨就这么喜欢上你了吗?”

    “那当然不是了,这是一个有来有往的拉扯过程。不管是男是女,你都要让对方感觉到他是被需要的,他对你而言非常重要。你和大哥已经有一定感情基础了,你前头逼得太急,现在节奏就要放缓,把你的温柔和依赖拿出来,没有人不吃这一套。”

    “你好像很懂啊。”

    赵青黛:“那当然了,姐姐这种直女看到我每天为了等她多买一份早餐,又眼巴巴跳望着楼下的样子都会心软,又何况是大哥呢。”

    话音刚一落下,她忽然意识到这话,好像不是乔娇娇在问。

    她缓缓扭头,本该在楼上画画的杜京墨站在沙发背后,她正擦拭着手上沾染的油彩,黑发束起在背后,唇边带着浅浅笑意,挑眉看向赵青黛。

    第一个对这场面感到窒息的是乔娇娇,她深感自己此刻不该存在。她一口将香槟喝了个干净,大脑飞速运转找了个借口:“今天天气可真好啊,我突然好想拥抱大自然啊,我先走了,再见!”

    她一走,最尴尬的那个就变成了赵青黛。她嘿嘿笑了两声,去扯杜京墨的袖子,义正词严道:“那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我已经很久没有发挥过了。”

    “再者说我跟姐姐之间,那能叫心机吗?这只是为了促进感情做出的一些小小努力罢了,事实证明我的成果斐然。”

    杜京墨面上笑意更深了,她捏了赵青黛脸颊一把,给她蹭了点油彩上去:“我好像还什么都没说吧,你这么心虚干什么?”

    赵青黛悄悄松了一口气。

    其实她知道姐姐不会轻易对她生气的,但从前耍的那点小心机被抖落出来,还是叫人免不了的心虚。

    她那一口气还没来得及完全吐出来,杜京墨就又一次开口了:“但我很好奇啊,为什么和我在一起之后,就不见你耍那些小心思了呢?”

    “是因为得到了就不珍惜了吗?”

    “哪有!姐姐你胡说!”赵青黛急忙忙站起来,跟着杜京墨往画室走。

    她落座在杜京墨对面,将胳膊搭在椅子上,身子一侧,修长的曲线便凸显出来。她说:“我只是觉得咱们都在一起了,何必将心思耍在这些细枝末节的地方呢?这岂不是平白辜负了大好光阴?”

    她微微笑着,衣裳从肩膀滑落,露出莹润的肩头和平直的锁骨来。她放软了声音撒娇:“姐姐,别画花了,画我吧,我来给你当模特。”

    打从她姿态妖娆地往那里一靠,杜京墨画笔就没落下去过。

    她抬眼,只见赵青黛正歪着头对她笑,半边脸被花枝挡住,真真担得起一句人比花娇。

    “那你可要敬业点。”杜京墨也笑了,“做一个合格的人体模特。”

    赵青黛抬手一勾,小吊带翩然落了下去,她撒娇道:“那是自然,我可是专业的。”

    这幅画最终画成了个什么样子,没有人知道,但想必是个大工程,一个模特一个画手,在画室里一待就是一整个下午,门窗紧锁,只能偶尔听到杜京墨那好像诱哄一般的声音。

    “听话一点。”

    “做模特是你主动的,不能半途而废。”

    不管赵青黛前头抗拒的有多认真,只要杜京墨凑过去亲亲她的面颊耳垂,轻声说一句“姐姐最喜欢你了”,她就只剩下了乖乖仰头喘息,任人为所欲为的份。

    最后赵青黛是被杜京墨半搂半抱从画室里带出来的,她靠在姐姐的肩膀上,还有揉碎的花瓣藏在发缝里。

    杜京墨:“你困了就先睡吧,我来帮你清理。”

    赵青黛半闭着眼点点头,恍惚间看到杜京墨手机亮了又灭。她嘟囔着冲浴室里喊道:“姐姐好像有人给你打电话。”

    杜京墨出来看了一眼,是乔娇娇的号码,她拨了回去,结果没人接了。她又反复打了几个,则是直接被挂断。

    她有点担心正要再打回去,乔娇娇的消息发过来了:“没事了,也没死,别担心,也别打扰我!!!!!”

    后面这一连串的感叹号,彰显了此刻事态的严重性。

    杜京墨大概能猜到她在搞些什么,放下电话不再搭理,认认真真给赵青黛擦身。

    赵青黛嘴上说着困了就会睡,实际上一直打着精神在等杜京墨,眼皮都在上下打架了,还非要强撑。

    这样子真是可怜又可爱,赵青黛不再用那些小心机,但她对杜京墨的情意总会透露在细枝末节里。

    “好了,快睡吧。”杜京墨亲了亲她的眼睛。

    这个举动就像是打开了某种开关一样,刚刚还强撑着的赵青黛,眼睛一合瞬间睡过去了。

    前一天过分操劳的结果就是,一贯雷打不动定时起来做早餐的赵青黛,第二天居然起不来了,是杜京墨把早饭端到床边来叫她吃的。

    昨天胡闹的时候她没感觉,但今天只能靠在床头吃饭这件事,却是真心让人觉得羞耻。

    尤其是在她吃饭的时候,杜京墨还在一边看着她一边笑。

    “你笑什么?”

    “没什么,就是突然对某些男性有了共情。”杜京墨歪着脑袋看她,唇角的笑意越来越明显,“原来下不了床这种事情,真的挺有成就感的。”

    赵青黛瞬间脸颊爆红。

    杜京墨摸了摸她的发顶,适时安抚她的情绪:“今早上爸打电话来了,让我最迟过年,一定要把你带回去见家长。”

    她说着叹了口气:“在爸的语气里,好像我是什么骗人感情不给名分的渣男一样,生怕你在我手上吃一星半点的亏。”

    赵青黛:“那是因为叔叔不了解我的本性,其实是我对姐姐觊觎已久,终于摘得月明。”

    杜京墨:“现在还能叫叔叔,等过年回去收了红包可就要改口了。”

    赵青黛脸更红了,一双眼睛亮晶晶的。她用力点了点头,大声道:“好!”

    在和杜京墨在一起之前她也难免胡思乱想,生怕杜家人可以把她当成邻家姑娘来照顾,当成半个女儿来疼也不成问题,但要真的和姐姐在一起了,他们还是会反对。

    幸好只有杜爸爸刚开始接受不了,杜京墨和大哥一起做他的心理工作,到最后就连杜老爷子都问:“怎么你一个五十来岁的年轻人,还不如我一个快要九十的老头子来的通情达理?”

    “在杜家从来都是墨墨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她只是喜欢个姑娘又怎么了?别说那姑娘还是咱们看着长大的知根知底,品性又好。”

    杜老爷子一根拐杖在地上敲得震天响:“你当初谈恋爱,我不也没干涉你吗?你怎么就不学点我老头子的好呢?”

    杜爸爸愁得头发都白了几根:“我不是要干预她谈恋爱,但是这条路不好走啊,她们连证都领不了,除了我们没有人会看好她们,她们会受到歧视会得到冷眼,她们……”

    杜爸爸说不下去了,他的每一句担忧都是对女儿的爱和无奈。

    “不会的爸爸。”杜京墨靠在爸爸肩膀上,“只要你们都支持我,就不会很难走。”

    “和这世间绝大部分女同比起来,我有家人的支持,还有杜家小姐这样的身份,已经比她们条件好了太多。”

    “我不要求别的,只要爸爸愿意支持我,我和小妹就会很高兴了。”

    杜爸爸本来也不是真心反对,只是担心罢了,女儿都把态度摆到了这里,他除了同意又能怎么样呢?

    等到过年杜京墨再把人往家里一带,她们哪怕领不了证,也是爱人是一家人了。

    但是杜京墨和赵青黛万万没想到,居然有人弯道超车了。

    知道杜仲要和乔娇娇举办订婚礼的那一刻,杜京墨差点以为是剧情又一次启动了时间大法,不然怎么进度条一下子就快了起来呢?这也太突然了吧!

    有些事电话里三言两语说不清楚,她把乔娇娇约了出来,刚一碰面她就能感觉到,乔娇娇身上洋溢着快乐和幸福。

    她直接问:“你怎么把我哥搞定的?还一步到位直接就要订婚了。”

    “这就必须要感谢你的那位绿茶女朋友。”乔娇娇的感谢非常恳切,字字句句出自真心,“我当天就去试探了一下,杜仲现在到底喜不喜欢我,男人嘛,都会有占有欲的,你哥这种闷骚型的也不例外。”

    杜京墨大概明白那天乔娇娇的电话是怎么回事了。她问:“然后呢,那也应该从恋爱开始吧。”

    “然后我就把你哥睡了。”乔娇娇说着还有点儿不好意思,“动手之前我真没想到,你哥居然还挺传统,直接就要订婚了,嘿嘿。”

    杜京墨懂了,这大概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所以就水到渠成了。

    他们俩的订婚不算盛大,但是很正式,看得出杜仲对这份感情很认真。往来宾客都在说他们郎才女貌天生一对,各种吉祥话不要钱似的往外倒。

    杜京墨看着满脸幸福的乔娇娇,又看了看虽然尽可能保持冷静,实际上唇角眼底的笑意根本挡不住的杜仲,忽然酸了。

    她揽着赵青黛靠在自己的肩膀上,语气带了点委屈:“分明是咱们两个先在一起的,怎么叫他们抢了先。”

    “这大概就是缘分吧。”赵青黛倒是想得很开,一边说一边还在给姐姐剥虾,“其实娇娇也很不容易了,重来了两次,第二次大哥直接没了。她吓都要吓死了,还能鼓起勇气再来追大哥一回,他们不在一起,谁又该在一起呢?”

    “我们啊。”杜京墨将她垂落的碎发拨弄到耳后,“我也想要正式婚礼,众人祝福。所以,咱们结婚吧,好不好?”

    赵青黛手里的虾肉吧嗒一声就掉到了盘子里,溅出了些油醋汁。

    杜京墨一边抽纸巾给她擦手,一边温柔又有耐心地追问:“好不好?”

    赵青黛除了一句好什么都说不出来。

    和姐姐在一起,是她午夜梦回时产生的妄想。

    和姐姐结婚,就是她连想都不敢想的事情了。

    她的妄想成了真,并且妄想本身还在告诉她:她们还可以拥有更多。

    “就是我的求婚好像有点突然了。”杜京墨帮她擦完手之后感叹道,“人家的求婚现场都是鲜花钻戒,而我们的求婚,是剥好的虾肉跟溅出来的油醋碟。”

    说着两人对视一眼,靠在一处笑个不停。

    订婚礼可以说办就办,正式婚礼却不行。

    转眼就到了隆冬,今年杜京墨早早就把赵青黛带了回去,刚进门挨个打了招呼,她就说出想结婚这件事。

    杜爸爸:“……”

    为什么他这两个孩子都这么叛逆?一个订婚一个结婚,这是在打比赛吗?

    算了算了,终归是喜事,还是要大操大办。

    他女儿选的这条路越难走,他就越要把这场婚礼举办的盛大,用这桩婚事尽可能帮杜京墨把前路铺的平整一些。

    而两个新娘需要操心的,就只有婚纱款式了。杜京墨和赵青黛互相为对方画婚纱图,然后找专业大师去定做。

    看得乔娇娇都觉得羡慕了:“为自己的爱人画婚纱,再穿着对方设计的婚纱和她携手走进婚姻殿堂。这也太浪漫了吧!”

    她说着幽幽看向了杜仲。

    杜仲:“……?”

    乔娇娇:“一点情趣都没有,哼!”

    为了避免继续产生不该有的攀比行为,杜仲及时拉走了乔娇娇。

    两套婚纱从设计到制作完成花了五个多月时间,这场婚礼的筹办则持续了大半年。

    婚礼当天来的宾客除了好友亲朋以及商业伙伴之外,还有她们的大学同学。

    她们清楚这场恋爱谈得太突然了,在大部分围观群众眼中一点铺垫都没有,再加上赵青黛从前名声不好,两人身份地位差的太多,几乎没有人看好她们。

    她们就偏偏要把这些人都请过来,见证她们的婚礼。

    这一举动成功把宾客席变成了柠檬精的聚会,酸字已经不足以形容他们此刻的感受了。

    终于到了婚礼开始,教堂门打开,所有人的视线都朝门口看去。

    本应该由父亲引着走进来的赵青黛,由于没有父母亲人,此刻一个人站在教堂门口,手捧着花束。

    而站在新郎位置的杜京墨,拎着裙摆缓步朝她走了过去。

    她笑意满满步伐坚定,拉住了赵青黛的手。

    她的新娘,由她亲手来接。

    杜爸爸在此刻低下头去,悄悄擦掉眼泪。

    他必须要承认他错了,这条路或许很难,但他的女儿有担当有立场,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不需要他这个糟老头子费心将来,她们自然会好好走下去。

    牧师的誓词庄重而真诚,杜京墨和赵青黛看着对方的眼睛,认认真真回答了“我愿意”之后,互相交换戒指。

    她们掀开了彼此的头纱,在众人的注视下,吻到一处,十指紧扣。

    番外二

    杜京墨觉得这辈子过得很圆满,要说有什么遗憾,那就是她身为小说女主一直被世界意识操控着,导致赵青黛只能一个人对抗剧情。

    甚至在三周目,她的爱人是受了她的冷遇和他人的冷眼后,为了唤醒她的意识,差点命丧当场。

    她不止一次的想,要是她能帮青黛分担一些就好了,这样她喜欢的姑娘过得就不那么苦了。

    杜京墨没想到在她寿终正寝后,这个想法居然达成了。

    上一秒她正交代外甥,把她和青黛葬到一起,下一刻她睁开眼,居然回到了婚礼现场。

    不,不是回到,这不是她和赵青黛的婚礼。那场婚礼的所有细节,她到死依旧一清二楚,这周围的一切都陌生极了,连婚纱都不是当初的那一套,虽然华丽,但她穿得难受极了。

    她急切的想搞清楚究竟是什么情况,刚一站起来大脑就一阵晕眩,无数剧情记忆意义冲到脑海里。

    她撑着梳妆台,摆手制止周围人的关心和惊呼,终于明白这是什么情况了。

    这是一个没有意识觉醒,没有系统干预,因为女配剧情太过反社会被举报,作者重新修订之后的剧情世界。

    在这个世界里,赵青黛前期的剧情没什么变化,主要变动在后期,去掉了被人侮辱染病而死的桥段,改成了来婚礼现场泼硫酸,谈到毁容后受不了打击,在杜京墨那婚礼的教堂顶楼一跃而下,死在了男女主交换戒指的时刻。

    整理完记忆后,杜京墨倒抽了一口冷气。

    这改文改了个什么锤子啊,这不还是奔着要把赵青黛弄死去的吗?!

    现在剧情已经发展到了男主角结婚现场,赵青黛已经在拿着硫酸来行凶的路上了!

    她二话不说拔腿就跑,跑到一半把高跟鞋也踢了。化妆师和工作人员都不知道新娘子这是怎么了,愣是没反应过来,也没追上。

    她跑到外头,刚好听到吵吵嚷嚷的动静,安保人员拦住她:“顾太太您别担心,闲杂人等已经被我们控制起来了。”

    杜京墨把头纱一扯扔在地上:“别叫我顾太太,我有名有姓。”

    她一过来,保安就为自动她让开一条路,露出了被团团包围着的赵青黛。

    乍一见到她,杜京墨有短暂的愣神。

    她已经太久没见过年轻时的赵青黛,但在她印象里,赵青黛一直都是幸福的,快乐的,在爱意滋养下甚至越活越年轻从不显老,头发花白了还会靠着她撒娇。从前那个小可怜一样,卑微耍着小心机,只想能得到她青眼的姑娘,早就不见了。

    而面前这个赵青黛,她头发凌乱,面容憔悴,双眼赤红,身板瘦得可怜,袖子空空荡荡,露出突出的骨节手腕。

    她紧紧抱住藏在怀里的硫酸,一见到杜京墨就心慌意乱害怕到不行。

    “把手里的东西给我。”杜京墨朝她伸出手,“太危险了,你快把它给我!”

    她有女主光环在身上,必然不会有事,赵青黛就不同了。

    赵青黛接连向后退了几步,摇头说:“你别过来!”

    周围的人也都让杜京墨离她远一点,她手上拿着不明物体,十有八九是来行凶的。

    杜京墨没有理会他们,目光始终盯在赵青黛脸上,她问:“他们说的是真的吗?你手里拿的硫酸是用来对付我的吗?”

    “不是的,我怎么会伤害你呢?”赵青黛解释得慌里慌张,“这是用来泼顾承的!”

    杜京墨:“……”

    剧情彻底崩掉后,她和顾承就没了接触往来,时间推移下赵青黛对他的排斥自然也就没有了。她差点忘了,在三周目的时候,顾承可差点被她捅三刀。

    确定即便是在没有意识觉醒的世界里,赵青黛依旧不会伤害自己,杜京墨大胆上前几步,劝道:“你先把硫酸给我。”

    “你听话,别做这么危险的事情,只要你把硫酸放下,你说什么姐姐都答应,成不成?”

    赵青黛已经太久没有感受过杜京墨的温柔相待,听到最后“成不成”那三个字,她睫毛一抖眼泪滚了下来。

    “什么都答应,我要你取消婚礼,不嫁人了,你也答应吗?”

    杜京墨不假思索,脱口而出:“答应答应都答应,你把硫酸放下!”

    差一点赵青黛就动摇了。

    她看了看瓶中的硫酸,又看了看满脸写着焦急的杜京墨,说道:“为了顾承,你都愿意对我这么温柔了。”

    她这样,衬托的拿着硫酸想要阻止婚礼的她越发不堪。

    其实早在被保安发现的那一刻,她想要闹婚礼的计划就注定要失败了,只是她不甘心。

    她用手背用力抹了把眼泪,转身就跑。

    杜京墨都要急疯了,这丫头跑归跑,把硫酸扔了呀,一直抱手上干什么?

    她正要去追,婚礼的另外一个主人公顾承终于来了。

    他拦住杜京墨:“有保安去追了,她没机会再来破坏,婚礼继续。”

    “抱歉,这婚我不结了。”杜京墨推开他的手,“具体情况我稍后会跟你解释,现在我很急,劳烦不要挡路。”

    她早就已经不记得顾承什么样子了,乍一看到这么个穿着一身西装礼服跟她说婚礼继续的男人,她第一反应是吓一跳。

    顾承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他眼睛睁大眉头紧皱,反问:“你说什么?”

    “你没听错,我很急,别烦我了!”

    杜京墨的耐性彻底消磨干净,在顾承胳膊上推了一把,越过他匆匆跑出去。

    她按照剧情指定的地点一路狂奔,到了教堂顶层,只见安保人员围成一圈不敢靠近,赵青黛已经站在栏杆外头了。

    “赵青黛!”杜京墨心脏都停拍了,“马上下来!”

    目睹了赵青黛的几场车祸跟受伤后,她就见不得她身处危险之中了,时隔多年再见这一幕,她人都要吓疯了。

    赵青黛闻声回头,教堂顶楼风很大,吹起她的衣摆头发,也把她眼角的泪都吹跑了。

    她对着杜京墨扯出一个笑脸来:“你来啦。”

    她抬起一只手的挥了挥,身子也摇晃了两下,杜京墨下意识朝前扑,结果被保安拦住了。

    杜京墨用力拍开保安的胳膊手臂:“你们拦我干什么?救人啊,赶快救人啊!”

    赵青黛不知道杜京墨此刻的忧心着急有几分真几分假,总归看到这一幕就足够让她笑出声来了。

    “我想通了,我不拦你嫁人了,我也不要你爱我了。”她双眼泛红,面上的疯狂看得人胆战心惊,“我要你永远记住我。”

    不管杜京墨今天的婚礼能不能成,只要她穿上婚纱走入教堂,就会想到顶楼一跃而下的赵青黛。

    她会成为杜京墨甩不掉的梦魇,她会永远被她记在心里。

    赵青黛疯到这个地步,是杜京墨没想到的。但事已至此,她反而冷静了下来,平静道:“你跳吧,我不可能背着一条人命过下半辈子,你跳我就跟着你跳,要死我们一起死。”

    她赤着脚,推开还想阻拦的安保人员,一步一步走到栏杆下头:“赵青黛,你现在跳下去,不是让我记你一辈子,是逼着我跟你一起死。”

    她说着就要爬栏杆。

    这次疯狂阻拦的人变成了赵青黛:“你过来干什么?你快回去,快回去!”

    “要回去你跟我一起回去!”杜京墨抬起手,她咬着牙,每一个字都掷地有声,“下来吧,我们回家好不好?”

    赵青黛痛哭出声。

    她以为自己了无生趣,心存死志,却原来只要杜京墨朝着她伸出手,她就愿意拉住她跟她一起走。

    就像十三岁那年一样。

    这场婚礼最终以闹剧收场,杜京墨只说了一句婚礼取消就带着赵青黛离开了。

    接下来的日子对赵青黛来说,简直是昏昏沉来到天堂。

    杜京墨不是为了稳住局势才对她说了那些话,她住进了杜京墨的家,和她睡在一间房里,她还请来了专业营养师为她调理身体,关于从前那些一句不提,好像她们只是住在一起的小姐妹。

    在赵青黛体重稳步上升的这段时间,杜京墨退了婚约,给了顾家足够的补偿,让两人从未婚夫妻变成了普通的商业伙伴。

    赵青黛不知道她是怎么处理的,但她总觉得这一切太虚幻了,美好到让人觉得不真实,生怕什么时候就梦醒了。

    于是她问杜京墨:“你打算,什么时候让我走?”

    杜京墨皱着眉毛反问:“什么意思?是我最近做的哪里不好,还是你想分手了?”

    赵青黛大脑死机了,愣愣反问:“分手?”

    杜京墨在她发顶上摸了摸,又亲在了她的唇角下巴上:“你会不会还没有意识到,你在跟我谈恋爱吧?”

    赵青黛:“……这我哪儿意识得到?”

    被杜京墨亲过的地方,一阵火烧火燎的烫,她四肢舌头一起僵硬,既不知道手脚该怎么摆也不会说话了,只能结结巴巴道:“我们……我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在我把你从天台拉下来的时候。”杜京墨和她过了这么些年日子,都能预判了,“你是不是想问,我是什么时候喜欢你的,我和你在一起是不是因为同情你?”

    赵青黛被抢了台词,只能点点头,看上去傻呆呆的。

    这反应让杜京墨想起了她第一次剖析心迹的时候。

    那时的赵青黛胆子比现在要大得多,但内里的反应其实是一样的,典型的高攻低防,她稍微主动一点,这姑娘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没有同情,也不因为别的。我想跟你在一起,只因为我喜欢你,你也喜欢我,既然两情相悦,那就该好好在一起。”

    杜京墨一边说一边吻在赵青黛的唇瓣脖颈,手指顺着衣摆往里钻,熟练地摸到怀中人的腰线,三两下赵青黛就只能依偎在她怀里红着脸喘气了。

    反应好像比从前还要大一些,估计是因为这个赵青黛和她从来没有亲密举动,所以更容易被刺激到。

    “你……我们……”

    赵青黛想用残存的理智说些什么,杜京墨趁机深吻下去,凑近她耳边道:“叫姐姐。”

    在这个世界里,赵青黛很早就被剥夺了叫姐姐的资格。这个称呼就像是打开了某种开关一样,她紧紧抱着杜京墨,一声接一声地喊着姐姐。

    赵青黛是任心上人予取予求,杜京墨是老夫老妻心随情动,不多时就演变成一室春光儿童不宜。

    唇齿纠缠间,杜京墨强调道:“以后有什么想法及时跟我说,别想着要走,也别怀疑我爱你。”

    赵青黛一双眼里还弥漫着水雾,乖乖点头。

    杜京墨又爱又怜,亲了亲她的额头道:“睡吧。”

    一直等到身边人的呼吸平稳了,杜京墨这才翻身下床拿着手机回了个电话。

    她跟赵青黛在一起的事情最终还是传到了杜爸爸的耳朵里。这个世界剧情已经发展到中后期,不该发生的全都发生了,杜爸爸对赵青黛这个曾经当半个女儿看待的姑娘,只剩下了排斥和憎恶。

    他问:“你和赵青黛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传出那种谣言?”

    杜京墨:“爸爸你心里清楚的,那不是谣言,我不可能放任这种谣言传播。”

    “你是不是想要气死我?”杜爸爸一声暴呵,“她曾经是你哥的未婚妻,她甚至把你哥哥害死了!你现在告诉我你喜欢她?!”

    杜京墨听完他的呵斥,一字一句认认真真解释着:“爸,那场车祸是天灾,也是人祸,但那不是青黛的错。”

    “如果你硬要说错,那是我的错。如果我能早点来,她不会走到这么极端,大家都会好好的。”

    原本处于暴怒状态的杜爸爸,听了这话,沉默良久,再开口声音苍老了许多,像是一阵叹息:“意思是你打定主意,非要跟她在一起不可了?”

    杜京墨声音淡淡,但语气坚定:“非在一起不可。”

    耳边传来一阵嘟嘟声,爸爸一气之下将电话挂了。

    杜京墨揉了揉额角叹了口气,心道这回想要让父亲接受可得下点功夫才成。她关了手机正要回房间,刚一转身就看到了藏在门后头偷听的赵青黛。

    她笑了:“不是睡了?怎么趴在这里听墙角?”

    有月光洒在赵青黛脸上,映照得她满脸泪水亮晶晶。她说:“我从没想过,原来月亮真的会奔我而来。”

    姐姐就是她的皎皎明月。

    作者有话要说: 番外到这里也就结束了,这本文就正式完结啦,最后还咕咕咕了一天,实在抱歉。

    感谢看到这里的所有朋友(鞠躬)

    感谢在2021-09-03 22:57:39~2021-09-07 20:00:24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灯灯登登澄澄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秋野、爱伊蕾娜1314、少年秃、40365514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TANG 20瓶;死鱼安乐、Jkrz1 10瓶;不想说话的猫 7瓶;泷氿玖 6瓶;柒七、漂流笔记 5瓶;H 2瓶;柚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