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BG言情 > 偏执攻脑补太多怎么办 > 第79章 番外3

第79章 番外3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得知许卓亦回国当天, 白予橙呼朋唤友,大摆宴席, 誓要给他一个难以忘记的欢迎会。

    许卓亦:“……”

    许卓亦:“不用。”

    白予橙热情似火:“你好不容易回国,多开心的事啊。”

    许卓亦有被暖心到,但仍表示拒绝:“不必,我和你还有多多聚一下就行。”

    他刚下飞机不久,风尘仆仆,实在疲于与那群人进行没什么意义的社交活动。

    “那好吧,我和多多在酒吧等你, 就是在长街那边咱们三个一起开的那个。”

    挂了电话, 许卓亦先去市中心找了家酒店, 洗完澡他躺在床上, 睡到夜幕降临才从电话铃声中被惊醒。

    是来自俄地的陌生电话。

    许卓亦握着手机,一直等到对面久等不到接通电话挂断才下床洗漱。

    他带回来的行李里都是些厚衣服,许卓亦出了酒店, 先去附近的购物城买了几件新衣服,才前往长街的那家酒吧。

    因为是开业第一天, 酒吧里除了好奇进来的顾客, 还有许多闻声而来的云城富家子弟也过来捧场。

    许卓亦出国的这两年,不少人在私底下打听过他的消息,但除了虞多和白予橙, 没有人知道许卓亦到底去了哪里。

    今晚忽然见到 ,一时都有些讶异。

    白予橙早早到了酒吧, 正孤身一个人坐在角落的一个卡座里嗑瓜子。

    许卓亦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

    白予橙被吓得耸了下肩膀,他猛地抬起头,看到来人是许卓亦, 眼睛瞬间亮了起来。

    “亦儿!”他张开双臂,刚要抱住身前的人,就被一根手指嫌弃地推开。

    “你怎么不跟我说今天酒吧开业。”许卓亦在他对面坐下,不理会白予橙脸上虚伪的伤心。

    “热闹啊。”白予橙假模假样抽泣几声,见许卓亦根本不吃这套,也懒得再装,“你怎么突然就回来了?”

    “临时起意。”许卓亦抬了抬手,便有服务生走过来。

    服务生先看了白予橙一眼,听他指着许卓亦说这位也是老板,表情更加恭敬:“许哥,您有什么需要?”

    许卓亦瞥了眼靠在卡座里嗑瓜子的白予橙,问:“玩会儿扑克?”

    “行。”白予橙收起一身懒洋洋的劲儿,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多多大概得再过个十几分钟才能过来,就让我用这十几分钟让你重新感受一下什么是残忍。”

    虞多过来之后,三人在酒吧待到凌晨。

    许卓亦喝了不少,他酒量不错,但也耐不住把酒当成水喝。

    白予橙沾酒就醉,去了趟厕所回来后就非拉着两人说见到了偶像,扒着两个朋友的衣服要纸笔去找人签名。

    许卓亦暂住的酒店就在附近,唯一没喝酒的虞多先把许卓亦送回酒店,三人告别之后,虞多又带上已经不省人事的白予橙驱车离开。

    许卓亦喝酒之后也不会上脸,除了反应迟钝,从外表来看几乎和平时没有什么不同。

    他下了虞多的车,路过前台时,几位值班的前台姑娘也没发现这位客人其实已经醉到看东西都重影。

    一步一步挪到电梯,许卓亦扶着电梯里的扶手,戳了半天才摁到自己房间的楼层。

    电梯再次打开,许卓亦揉了下眉心,站在电梯门口缓了两分钟才想起自己的房间号。

    绕过一条走廊,许卓亦慢吞吞往前走了几步,发现自己的房门前站了一个高大的身影。

    他不太清醒的脑子里理警铃大作,意识提醒他现在就转身逃跑,身体却因为酒后的迟钝站在原地半晌也没有动作。

    门口的男人似乎也注意到走廊拐角的人影,许卓亦见他一步步靠近,下意识后退了小半步。

    他的下巴被捏住不能动弹,耳朵里听见傅柏奕带着怒气的声音:“想跑?”

    “傅柏奕?”许卓亦抬起胳膊,想要把下巴上的手推开。

    他被人扯着往前走了两步,闻到男人身上的味道,许卓亦皱了皱鼻子,突然身体一倾倒在对方怀里。

    “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放过你?”男人语气残忍道。

    “我想吐。”

    “呕!”

    “……”

    许卓亦苦着脸,被男人横抱进房间时,目光落到摆在房间正中央的大床上,突然开始挣扎个不停。

    屁股被打了一巴掌,许卓亦身体一僵,不可置信地抬起眼。

    “乖。”傅柏奕冷着脸,语气却有几分诱哄。

    许卓亦垂下眼皮,终于在傅柏奕的怀里老实了。

    他被抱进卫生间,扶着马桶干呕了半天,脑袋也因为垂下太长时间越发沉重。

    见他差点栽进马桶里,傅柏奕伸手把人捞进怀里,有些无奈地再次把人抱起来。

    出了卫生间,许卓亦死活不肯去床上,两人在房间里拉扯半天,最后傅柏奕把人放到了落地窗边的长沙发上。

    许卓亦去酒吧前换了件丝绸衬衫,刚才在卫生间里,两人拉扯时有一颗扣子崩开,整件衣服歪歪扭扭挂在他身上。

    傅柏奕拿着湿毛巾出来,给许卓亦擦完脸,就看到他望着自己的湿漉漉眼神。

    两人对视许久,许卓亦鼻音里哼了声,模样看着有些可怜。

    傅柏奕在得知许卓亦没有随队回俄地后,就开始调查他的行踪,他扔下所有工作来到云城,心里攒了几千公里的火气在见到醉酒的许卓亦怎么也发不出来。

    他绷了一天的脸色刚缓和些,就听到许卓亦自言自语道:“怎么有傅柏奕?我在做噩梦?”

    傅柏奕的脸色瞬间黑了。

    许卓亦见他脸色突变,也在刹那间怒火中烧。

    他猛地从沙发上坐起来,指着傅柏奕的鼻子忿忿大骂:“驴大的东西!”

    次日,许卓亦从酒店的沙发上醒过来,刚要起身,就被身下的某处痛到喊了一声。

    一晚上过去,他浑身都像被拆开之后重新组装了一遍。

    大脑刚从宿醉中清醒,许卓亦脑子里的记忆还停留在酒吧和虞多白予橙喝酒,至于回到酒店后又发生了什么,许卓亦皱着眉想了半个小时才回忆起全程。

    他好像做了个噩梦,梦里还有傅柏奕。

    回忆到这里,许卓亦抬头在房间里看了一圈。

    他又起身,一瘸一拐在房间里仔仔细细查看,也没有看到第二个人的身影。

    把房间门反锁,许卓亦双腿哆嗦着进了卫生间,走到洗漱镜前,看到镜中人的脸色,许卓亦嘴角抖了几下。

    他扯开领口,看到原本淡了些的牙印颜色变得更深。

    现实里的傅柏奕比噩梦更让许卓亦招架不住。

    他扶着墙出了卫生间,找到手机,发现屏幕上显示未插.入手机卡。

    不仅如此,酒店原本的WIFI也断了。

    许卓亦愣了半天,步履艰难地走到床边,一眼发现柜子上摆着的座机也被掐断了。

    许卓亦吐出一口气,扶着腰咬牙切齿走到门口,果然,房门被从外面锁死。

    门板上贴了张纸条。

    「这是惩罚。」

    许卓亦翻来覆去看了五遍,捏着纸条回到沙发,最后还是没忍住把纸条撕得粉粹。

    茶几上摆放着丰盛的食物和水果。许卓亦在房间里躺了一整个白天,知道窗外夜色降临,房门才终于被人从外面打开。

    许卓亦刚要骂人,就看到一个穿着工作装的女人站在门外笑靥如花,她礼貌地敲了几下门板,温声道:“先生,您的晚饭到了。”

    许卓亦:“……”

    等工作人员把晚饭摆满整张桌子,许卓亦叫住要离开的工作人员:“叫你们送晚饭过来的人呢?”

    “那位客人早上离开酒店之后就没有回来过。”女人仍礼貌地笑着,“非常抱歉无法回答您这个问题。”

    这次房间开着,许卓亦在沙发上坐了许久。

    傅柏奕回来的时候,房间里一片漆黑。

    他往里走了两步,脖子就被两条胳膊缠住。

    “有力气了?”傅柏奕声音平静,许卓亦只觉得手臂一酸,就失去了全部力气。

    许卓亦被傅柏奕扔到床上,透过落地窗外昏暗的霓虹,他看到傅柏奕扯掉领带,朝他一步步逼近。

    双手被领带绑在床头,许卓亦发现自己所有的反抗在傅柏奕的掌控下根本翻不出一点水花。

    “你是怪物吗?”许卓亦气急败坏道。

    傅柏奕笑了下,衔住他的耳垂咬了口:“随便你怎么说。”

    许卓亦觉察到某处的反应,表情扭曲了一秒:“你是哪个生产队跑出来的驴?”

    他的喉结被含在嘴里吮了一下,连发音都变得艰难。

    傅柏奕没再说话,接下来的整晚时间,他用另一种方式让许卓亦闭上了嘴。

    许卓亦这次真被.干.哭了。

    傅柏奕解开绑在他双手上的领带,语气相当愉悦:“今天下午怎么没跑。”

    许卓亦依偎在他怀里,连呼吸都要张开嘴巴。

    “你这个疯子。”许卓亦说话的力气都快要使不出来。

    今晚没跑都是这样的结果,如果跑了他可能又要在床上躺一个星期。

    “那你上一次跑什么?”傅柏奕摩挲着他的手腕,有些不能理解。

    “因为你是生产队永不倒下的驴。”许卓亦冷哼。

    傅柏奕反应了几秒,拿起旁边的手机,拨出一个电话。

    电话接通后,许卓亦听到傅柏奕平静地喊人:“祖母。”

    发现怀里的人浑身僵住,傅柏奕掌心揉了揉许卓亦的后颈。

    “你怎么了?”他低头发问,被许卓亦用手捂住了嘴巴。

    许卓亦不敢出声,给傅柏奕几个眼神,才心脏颤抖着松开捂住他嘴巴的手。

    傅柏奕盯了许卓亦乱抖的眼皮看了几秒,才对电话里的人提起自己疑惑的问题:“生产队永不倒下的驴是什么意思?”

    许卓亦:“……”

    这颗星球已经容不下我的存在了!

    傅柏奕打完电话,想把许卓亦从被子里拔出来。

    许卓亦有气无力:“就让我的下半生和这张罪恶的被子一起度过吧!”

    这句话再次让傅柏奕陷入迷茫。

    见他怎么也不肯松手,傅柏奕只能任由他用被子裹在脑袋外面。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他问完,就见许卓亦掀被而起,扑过来抢他还没放下的手机。

    “怎么这么凶?”傅柏奕任由他把手机抢走,抬手帮他把翘起来的头发抚顺,“有力气了?”

    有力气那我们再来一次。

    许卓亦脑补出完整的一句话,某处开始隐隐作痛。

    他真的不行了!

    许卓亦冷着脸,对傅柏奕道:“你什么时候走?”

    “如果可以,我可以让管家订两张一个小时后飞往俄地的飞机。”

    “我不和你一起。”许卓亦冷漠道:“我要留在云城,这里才是我的家。”

    他说这句话时一直看着傅柏奕,就见他脸色越来越沉。傅柏奕捏了捏他的手腕:“你应该和我在一起。”

    “我为什么要和你在一起?”许卓亦反问。

    傅柏奕像是在面对一个不讲道理的孩子,他难得耐心,“因为你应该和我在一起。”

    这种理直气壮的语气把许卓亦气得够呛。

    许卓亦抬起身子,望着那双碧色的眼睛,蓦地笑了下:“你来找我,是为了和我上.床吗?”

    这确实是其中一个原因,傅柏奕虽然觉得许卓亦语气有些奇怪,但没有反驳。

    许卓亦笑容更大,只是不及眼底:“既然这样,下次你来云城,希望你能提前和我约好时间。”

    “还有。”许卓亦拉进两人的距离,“以后的次数,由我来决定。”

    傅柏奕花了整整一分钟,勉强理解了他话里的意思。他很轻地笑了下,没有对许卓亦的最后的要求发表意见。

    他在俄地确实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处理,这次抛下所有来到云城,已经是他计划之外的事情。

    傅柏奕在云城停留了一天便匆匆离开。

    人一走,许卓亦便懒得再去想两人之间的不清不楚的关系,他在酒店躺了两天,开始着手准备自己的工作室。

    半个月的时间在忙碌中转瞬即逝,许卓亦为了方便,另一方面也烦于应对许家大人,索性在工作室划分出休息区域,也不花时间去应对家里的琐事。

    工作室步入正轨后,许卓亦去接了一头长发。

    到了酒吧,白予橙见他这幅模样,震惊得嘴里能塞下一个橙子。

    许卓亦刚听了几句白予橙不着边际的彩虹屁,眼前忽然落下一道阴影。

    一个陌生男人站在他的座位旁,眼睛几乎要黏在他的脸上。

    许卓亦懒得搭理这种人,男人见他爱答不理的样子,反而更心痒痒。

    眼前多出一张廉价酒店的房卡,许卓亦听到男人暧昧的腔调:“美人,今晚约吗?”

    约你爹。

    许卓亦被烦得皱眉,偏头睨过去,冷淡道:“我是1。”

    原本以为说完这种话就能让对方知难而退,没想到男人犹豫了几秒,又凑近了些,“我也可以——”

    许卓亦打断:“最近做1养胃,你换个目标吧。”

    “你耍我呢?”男人愤怒道。

    “看见你这张脸产生不了兴趣,这也能怪我?”

    许卓亦从酒吧出来,往停车的地方走了几步,转身想跑。

    被傅柏奕抓着腰扔回车里,许卓亦还头脑发晕,就听到关上车门的傅柏奕沉声问:“想做1?”

    当天晚上到第二天下午,许卓亦哭哑了嗓子。

    结束的时候,许卓奕双眼放空,眼皮因为短时间内哭了太多次肿了一些。

    傅柏奕离开前,说自己正在转移工作中心。

    许卓亦恨不得他立马滚,偏过头当没听见。

    两人纠纠缠缠到了年末,新年的前一周,傅柏奕在云城待了一个星期。

    许卓亦这段时间几乎没怎么下床,在一次结束之后,他推开傅柏奕的肩膀,问他什么时候回俄地。

    傅柏奕说:“快到新年了。”

    许卓亦心想那你还不快滚。

    傅柏奕把他抱进怀里,拨出一个电话。

    许卓亦打了个哈欠,刚想闭眼睡一会儿,就听到头顶传来的声音:“祖母,今年我会带我的爱人拜访您。”

    许卓亦直起腰,盯着还在和电话里长辈说话的傅柏奕。

    等到这通电话结束,许卓亦开口:“你刚才在说什么?”

    “宝贝。”傅柏奕眉稍稍挑起,揶揄道:“你的母语水平有些退步。”

    “我没有答应。”许卓亦捧着他的脸一字一句道。

    “我已经订好了机票,今晚你可以好好休息,飞机将在明天下午两点起飞。”

    傅柏奕把他塞进被子里,手臂放在他的后背轻轻拍着。

    许卓亦闭上眼,不再去想。

    反正傅柏奕从来没有给过他选择的机会。

    过了几分钟,放在背上的手仍轻缓地拍着。

    许卓亦在陷入睡意前,要来一个能让自己甘愿被掌控的答案。

    “我爱你。”

    ……

    “睡着了?”

    ……

    “我也是。”

    作者有话要说: 这本正式完结啦!

    超级感谢一路陪伴的朋友,感谢你们的评论、订阅、营养液和雷,让我在写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都是不孤独的,真的非常非常非常感谢!!

    还有件事想和朋友们提前说一声,下一篇文开的时间要晚一点!

    年末有一个需要我花费大量时间去准备的考试,我做不到同时兼顾日更和备考,考虑很久后只能将下一篇开文时间推延到2022年。

    最后祝大家都能学业顺利,事业成功!

    下本开《不照骗算什么网恋》,希望与你再遇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