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BG言情 > 我扶女配当男主 > 第115章

第115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婚礼的最后是丢捧花环节, 两位新娘拿着捧花上台,底下的单身女同胞个个跃跃欲试,想要抢到捧花沾喜气。

    苍雪荷和司遥站在最前面, 比起其他人高举双手等待接捧花,只有司遥像极了被迫营业的样子。

    她拱了拱身边的人, “打起精神来!我们要抢到!”

    司遥见她这么沉浸, 也只好举起手认真起来。

    可惜第一个捧花被人群中央的女生接到了, 其他人纷纷调侃她今年一定要找对象, 小姑娘开心的应下了。

    “最后一个咯~”舍友站在台上晃了晃手里的捧花, “你们准备好没有!!”

    “准备好了!快来!!”

    舍友做足了架势,就在她们都以为能丢到后排时, 她轻飘飘往前一扔。

    正好是司遥的方向,就丢在她面前, 出于本能司遥接住了那束捧花。

    这让她很意外,抬头便看到舍友朝她眨眨眼睛, 还笑说:“看来下一个新娘是司遥啊~别让我们等太久哦!”

    捧花被宾客带了回去, 还有会场的花也能够随意带走,为了蹭喜气不少宾客都会选择带一支走。

    而她们只是带走了那束捧花。

    坐在副驾驶,苍雪荷摸了摸捧花,笑说:“我就说我们肯定能有人能接到嘛!你看,这不就接到了吗?”

    司遥有些心不在焉的, 想的是舍友那句“下一个新娘”, 她没想到能收到捧花, 可偏偏就这么轻松地接到了。

    看来……是舍友有意的祝福吧。

    从婚礼现场回家路程远, 待停在公寓楼下已经是晚上了。

    司遥停好车解开安全带正要下车,可她注意到苍雪荷没有动,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便停下了动作。

    转头看向她:“在想什么?”

    苍雪荷回过神,下意识摸了下口袋,“我在想能和相爱的人步入殿堂一定是这辈子最浪漫的事。”她转头看向司遥:“你觉得呢?”

    “……”司遥抿了下唇,随即点头嗯了声。

    那你想不想……

    这话刚到嘴边就被苍雪荷咽了回去,她抓起捧花,解开安全带,“我们上楼吧!”

    两人进了电梯,气氛莫名有些沉默,她们在电梯镜子里对上视线,紧接着很有默契地岔开了。

    之后像每天晚上一样回到家打开灯,换鞋再进屋换衣服。

    只是这一次,司遥刚走进客厅,原本明亮的屋子突然暗了下来,只有阳台外微弱的光照进来。

    她刚转身想要询问,苍雪荷快速向前几步抱住她。

    “司遥……”苍雪荷声音小小的,仔细能听出有一丝颤抖,“我有件事想跟你说,不,想征求你的意见。”

    “……”司遥像每一次那样搂住她,缓缓轻抚着对方的背,“嗯,我答应。”

    苍雪荷愣了下,“你就不问是什么事?”

    “不管什么事我都会答应。”

    “哎。”她轻叹一口气,“虽然你不问直接答应的做法很浪漫,可是现在,你能不能问我一次?”

    “嗯。”司遥轻点了下头,“你可不可以和我结婚?”

    “不是让你问……”苍雪荷话没说完,整个人完全怔住了,脑袋一片空白。

    “你可不可以和我结婚?”昏暗中,司遥又问了一遍。

    仍没有得到对方的回应,司遥很担心,忙去打开客厅灯光。

    卧室恢复满室光明,看到苍雪荷的一瞬间她总算明白为什么无人回应了。

    小兔子忙着哭呢。

    她抱住她,哄道:“小兔子怎么还哭上了呢,今天都哭两次了……”

    苍雪荷在她怀里扭了扭肩膀,胡乱抹了把脸,“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你干嘛要先说出来!”

    “好,那你问我。”司遥好脾气地顺着她。

    “……”苍雪荷吸了吸鼻子,把余下的眼泪憋了回去,“你愿不愿意……”

    “我愿意。”

    “我还没问呢!”苍雪荷瘪了瘪嘴,“你要求就这么低吗?什么礼物都没有,干巴巴问一句话你就愿意了?”

    “我对你唯一的要求就是……”司遥微低下头,鼻子蹭了蹭她的,“你爱我。”

    “不要打断我求婚的思路!”她凶巴巴道,从司遥怀里退出来,“你站好!”

    “好。”司遥乖乖站好。

    只见某只兔子从柜子里拿出来快递箱子,把里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买的电子蜡烛在地上摆成一个爱心。

    “我本来打算找个借口先上来准备的,可是想到马上你就能戴上我的戒指,就忍不住了。”

    她把婚礼的捧花递给司遥,“她们说捧花是用永生花做的,永不凋谢,意味着永恒的爱,希望接到捧花的人能够将这份祝福永远延续下去。”

    说着,她从捧花里拿出一个方形戒指盒。

    “这花是不是真的永不凋谢我不清楚,有没有永恒的爱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在我死的那一刻肯定也还爱着你。”

    她将一枚精致漂亮的钻戒从盒子里拿出来,牵过司遥的手直接给她戴上。

    “我要给你买漂亮的婚纱,让你做第二幸福的新娘。”

    司遥歪了下头:“为什么是第二幸福?”

    “因为……”苍雪荷眼睛亮亮的,“和你结婚的我,拥有如此优秀老婆的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司遥笑了,笑容里闪烁着泪光,

    不想用自己的年龄捆绑苍雪荷,她觉得,自己还能再等一等,等过两年苍雪荷到了适婚年龄这事再提上日程。

    可见到舍友的婚礼,她不能否认心里非常羡慕,甚至在心里幻想她们以后的婚礼。

    本以为等待会很长,没想到近在咫尺。

    她们在同年九月住进了未来要生活几十年的家,还去拍了的婚纱照,用漂亮的双人婚纱照向粉丝公开宣布喜讯,收获无数祝福。

    在金秋十月举行婚礼,当着所有来宾许下一生一世爱的誓言,承诺永不离弃。

    婚礼结束,宴席散场,她们回到属于自己的小家。

    新家完全按照她们喜欢的风格设计,布置得很温馨,当初想买的电器一应俱全。

    除此之外,还买了个投影仪。

    漆黑的屋子里,一块幕布亮着,紧接着画面闪烁了下。

    开始播放婚礼上的视频。

    和婚礼几分钟不同的是,这条视频足足有一个多小时,记录下生活中的点点滴滴。

    苍雪荷没有告诉司遥原视频有这么长,在看到其他的片段时司遥有些诧异。

    “怎么这一段也有呀……”

    这一段是苍雪荷出糗被司遥拍到的画面,当时某只兔子嚷嚷着要删掉,现在再次看到仍觉得十分好笑。

    “想删的。”苍雪荷瘪瘪嘴,老大不高兴道:“但是这也是我们日常的一部分嘛,勉为其难留下了。”

    放到最后,BGM逐渐消失,画面暗了下去。

    就在司遥以为视频结束时,画面又亮了起来。

    苍雪荷出现在画面里,镜头随着她的而走动,她转头对镜头说:“现在我们去婚纱店~老婆的婚纱先做好了,我还没告诉她,先过来偷偷看一眼。”

    陈梓馨的声音出现在画面外,她调侃道:“是你的婚纱漂亮还是老婆的婚纱漂亮?”

    “都漂亮!”苍雪荷想也不想道,“但是穿上婚纱后我老婆肯定是最漂亮的!”

    “妻奴!”

    走进婚纱店,店员来她们往里间走。

    “您定制的婚纱就在里面,有任何需要随时叫我~”店员说完便为她们打开门。

    苍雪荷走了进去,镜头一下便转到房间中央那条白色的婚纱,欧根纱大拖尾婚纱即便穿在假人模特身上也给人一种梦幻的感觉。

    苍雪荷像是被定住了一样,直勾勾地盯着那条婚纱,在陈梓馨的提醒下才回过神。

    她慢慢地走过去,用手轻轻提起裙摆的白纱,仔细看指尖隐隐颤抖。

    “看傻啦?”陈梓馨揶揄她。

    “光是看到这条婚纱我就能想象司遥穿上它时的样子。”

    “一定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画面。”

    苍雪荷缓缓收回目光,想到自己刚才说了什么有点难为情。

    陈梓馨却是将镜头直接怼到她脸上,“借此机会你有什么想对你老婆说的?不要害羞!”

    苍雪荷躲避镜头忸怩了下,最后实在躲不过了,她直面镜头一脸认真道:“我……”

    后面的话没放完,视频戛然而止。

    司遥从视频里回过神,缓缓看向身边的人。

    “这些话我觉得要当面对你说……”苍雪荷挠挠头,不得不说看自己的视频太尴尬了。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司遥笑了笑,轻轻拥住她,下巴枕在她的肩上,静静地感受着对方的心跳。

    司遥声音轻而缓:“我爱你。”

    “一想到往后余生都是你,我对未来充满期待。”

    苍雪荷心跳如擂鼓,就连亲吻也多了一分虔诚。

    她颤抖着握住司遥的手,慢慢与她十指紧扣,两颗心紧紧相连。

    所有遇见,都是最好的安排。

    她们将贯彻一生一世的誓言,无论生老病死、贫穷富有,至死不渝。

    作者有话要说: 完结啦!感谢一直追更的鸭头!夏天要过去了,秋天我再带着虞景和小谢来看你们!^O^

    这一个月内会写点小短篇,感兴趣收藏作者专栏不迷路~( ̄▽ ̄~)~

    新文大概十月份开~~有缘下本再见!

    下一本:《她携光芒而来》

    【精简版文案】

    晏大一百周年校庆。

    虞景作为毕业校友上台致辞,有人问她为什么会进入演艺圈。

    她说:我想成为耀眼的星星。

    谢遥希嗤笑:虚伪。

    她带着光芒与温暖而来,却亲手将她推入黑暗。

    ——因为是星星,才能让你看到我。

    【略长的文案】

    谢遥希和虞景是娱乐圈里有名的死对头,传言两人见面势同水火甚至大打出手。有人曾看到谢遥希面色铁青从虞景的休息室出来,而里面的虞景捂着脖子让助理去买创可贴。

    更有人说,她们这辈子都不可能和平共处。

    却不知道在多年前某个夏日夜晚,她们也曾抵死缠绵互诉衷肠。

    某次采访——

    记者:“请问谢老师对网传和虞景一起合作拍封面写真的事有什么看法?”

    谢遥希瞥了一眼记者,冷声道:“没看法。”

    五分钟后微博热搜:谢遥希拒绝与虞景合作。

    又一次采访——

    记者:“请问虞老师对即将与谢遥希拍电影的事有什么想说的?”

    虞景看向记者,不咸不淡道:“我很期待。”

    五分钟后微博热搜:虞景期待与谢遥希合作。

    看到这条热搜的谢遥希呵呵冷笑一声,想到昨晚某人咬了自己一口,捂着锁骨发了条微博。

    谢遥希:莫cue。

    不出意外两家粉丝又掐起来。

    谢粉:别蹭我家的热度!

    虞粉:跟你合作是给你脸!

    后来,虞景上了一档综艺节目。

    为了给嘉宾“惊喜”,制作组扛着相机直播突击虞景家。

    刚打开门对上目光的瞬间嘉宾表情凝固了。

    没等主持人与她打招呼,屋子里传来愠怒的女声:“虞景!你是不是又穿我裤子!”

    话音刚落,一个穿着吊带睡裙,头发微乱完全素颜的女人出现在镜头里。

    “……”

    这可不就是传说中和虞老师水火不相容的死对头谢遥希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