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真少爷是敛财天师 > 第93章

第93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齐鹏生给楚程安排相亲这件事情, 虽说算是个乌龙,但也代表道教协会内部一些人确实有这种心思。

    之后的几天时间,楚程就经常被道教协会的人以工作上的事情约出去, 结果到了地方,才发现又是相亲。

    这种事情,一次两次的还可以原谅, 就当是协会那些老头子们关心小辈婚事了, 毕竟协会里平均年龄都有四十几,像楚程这么小的, 只有他一个。可再怎么是好心办坏事, 这种例子出现三次四次, 楚程就有些烦了。

    蒋逸比他更生气,明明是他的对象, 楚小程都答应他的表白了, 这些人还一直给楚小程介绍对象,当他死的吗?

    道教协会里就没有别的事情干了?

    头两次的时候,蒋逸还心大放楚小程自己一个人去赴约,发现这群小老头的险恶用心之后, 就直接化身跟屁虫, 牢牢跟着楚小程, 去哪儿都得在一起。

    后面其实有几个相亲对象是知道楚程名头的, 加上楚程实力强大, 长得还好看,这些人自己也有意向想跟楚程在一起,但刚一见面,还没来得及开口,楚程身后就幽幽地飘出来一个阴沉的蒋逸, 吓得他们汗都下来了。

    毕竟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得知楚程已经有了心仪的对象之后,这些人就不再抱有希望了,回去之后跟家里人一说,那些个安排这些乱七八糟事情的老头子们也只能扼腕叹息。

    终究还是迟了一步!

    但这也没办法,楚程下山的时候,他们谁也不知道,楚程更不知道山下还有这么个组织,是指着他师父的恩情建立的。

    下山以来他经历的种种事情,几乎都与蒋逸有关。

    最开始他寻找楚家,为他指路的是蒋逸,后来在钟杰家附近的小巷里,帮他打架、替他应付警察的是蒋逸,更别提后来,引导他去学校、给他买道袍法器、分他床睡……甚至是振兴京都观。

    下山之前,他的一切都是师父为他打算,下山之后,他一个对生活技能一窍不通的人,何其有幸,遇上蒋逸。

    蒋逸占据了他生活的方方面面,楚程下山后大部分事情都是他教的,身上写满了蒋逸的名字。

    楚程来之后,蒋逸的生活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逃课、打架、作弊,这些事情原本是他日常校园生活的一部分,但自从楚小程出现之后,他再也没有做过。他之前那些小弟们直到现在都还在翘首以盼,校霸大哥什么时候能跟他们玩一会儿。

    蒋逸从来没有刻意的去改变什么,但这一切发生得无比自然,好像待在楚小程身边,就是他最大的乐趣。

    他们两个联系得这么紧密,别人就是想介入,也没有缝隙。

    意识到这一点之后,道教协会的老头们只能歇菜了。

    好在他们也不是一定要跟楚程联姻,他们安排相亲的本意,是想说楚程这么一个天赋卓绝的年轻人,背后是创会道观之首的京都观,又为玄学界铲除了霍文栋这么个大祸害,前途似锦,必须要好好拉拢。

    而最牢靠的拉拢手段,不外乎联姻了。

    ——楚程辈分这么大,要是能当他岳家,也挺占便宜的。

    当然,他们想得挺美,可惜楚程早就被人捷足先登了。

    对象是玄学圈之外的人,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吧。

    他们可不想再多个师爷了。

    既然联姻这条路被堵死了,道教协会的老头子们就将算盘打向了另一个方向——拜师。

    这回不是让孙子辈的那些孩子们上了,而是他们自己。

    说起这件事情,让他们突然转变态度,甘愿降辈分也要拜楚程为师的主要原因,还是一次交流法会。

    上一次的法会被李家给毁了,又出现了霍文栋这么恶劣的邪道,加上提前举办,好多道观都没来得及参加,道教协会一合计,干脆按照原本的时间,重开了一场。

    这一次也邀请了京都观出席。

    跟第一次出席这种场面时的冷清不同,楚程这回一到地方,就有许多道观主动上前招呼他,惹得好多外地来的道长一头雾水,这难道是哪个大世家出来的子弟么?

    找人打听了一番,得知京都观的事迹之后,老实说他们心里还是有些不信的。

    这么年轻,说他天赋高到还有几分可信,说他一个人收服了五只炼制小鬼?唬谁呢?

    原以为就是京城道教协会这边的人夸大其词了,谁知一看,居然连京城有名的道观观主也对楚程礼遇有加。

    后来交流术法的时候,发生的事情就更惊人了。

    这种大型的法会,与会的都不是什么菜鸟,大家交流的术法自然也不可能是什么简单的东西,至少都是高阶,甚至是超阶术法。

    尤其是像紫霞观和三清观公开出来的那个超阶术法,所有道观都有留存秘籍,但却依旧很少有人能学会,历届的法会上讨论得最多的也是这个术法。

    结果他们这些老道士们商量了那么多年都没能掌握的超阶术法,楚程却不但能接的下话,还说得头头是道,很熟悉似的。

    他甚至指正了一个已经学会这个术法的老道士的错误!

    难道是道教协会的会长告诉他的?

    为了给他造势?

    这么一个年轻道士,有什么可造势的,他走出去,信众都不可能相信他会算命吧?

    道教协会疯了不成?

    这个想法刚出来,紧接着就被推翻了。

    因为楚程发现很多人对这个术法的问题都很基础之后,干脆站起身来,一边讲解,一边施放了术法。

    一股清正平和的暖风平地而起,吹在老道士们的脸上,众人的心却拔凉拔凉的。

    这个年轻人,该不会真的那么牛逼哦……

    当然,这场法事带给他们的震撼远远不止这些。

    楚程示范完这个超阶术法之后,彭景激动不已,赶紧趁机问了之前楚程在他面前用过的另一个,用来超度厉鬼的超阶术法,楚程也十分慷慨地演示了一遍。

    众道士:“………………”

    不想说话了。

    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这次法会开的时间异常持久,如果不是蒋逸觉得不对劲,冲过来硬拉走了楚小程,估计楚程还会被老道士们留在现场继续教学。

    以往必然经历的吹牛环节也省了,道长们名副其实的进行了一场道法的交流,感觉全身心都被洗涤过一遍,对道法的感悟都更透彻了一些。

    就是有些遗憾,时间太短了,没来得及跟楚前辈学习更多。

    也正是这场法事之后,楚程在玄学圈的地位直线上升,道教协会的老家伙们也不敢再动联姻的心思,转而纷纷亲自上门,求拜师,求收留。

    没办法,楚程的道法修为实在太高,别说是小辈们了,就算是他们自己,也有很多人根本够不着学习的门槛,只有那几个最德高望重、道法高深的老道士才有资格一学。

    不过楚程的辈分本来就大,他们叫一声师父,也没什么可损失的。

    到他们这个年纪,道法已经有很长时间无法突破,能学到更加高级的术法,比这些辈分什么的,重要多了。

    倒是他们自己世家和道观里的后辈们,哭着喊着在拦。

    “观主!观主您不能去啊!您去了我们道观怎么办呀!”

    “师父!您这么德高望重的大师,怎么能拜那么一个毛头孩子当师父?您让徒子徒孙们怎么看您?”

    “哎呀,您有什么问题,办个法会跟人家探讨一下不就好了?何必要走到拜师这一步!您孙子都比人家大一轮了,这传出去,咱们家以后还怎么做人啊?”

    听得老道士们只想骂人。

    探讨?那也得你有东西跟人家探讨才行啊!你看看人家楚程,有什么道术是不会的吗?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耍心眼,是生怕他们拜师太顺利么?!

    “道观怎么办?这么大个道观,没了我难道就活不下去了吗!当观主这么多年,我自己的实力一点都没有提升,都快抑郁了!这观主谁爱当谁当去!”

    “我养了你们那么多年,现在想追求更高的道术目标,你们还不让我去?!你们要气死我!”

    “怎么做人?他们羡慕还羡慕不来呢!”

    楚程只觉得莫名其妙。

    他有答应要收这些人做徒弟吗?

    一个个都七老八十的年纪了,除了做法事挣钱,其他像是推销会员卡、卖护身符这些事情一概不会,关键做法事的效率还比他低那么多,根本没办法给京都观创造更多收益,收回来给自己添堵么?

    楚程当时就说了:“我们京都观也不是什么人都收的。”

    老道士们:“……”

    后辈们:“…………”

    你看,人家都不收你,这下总能够消停一点了吧?

    老道士们偏不。

    他们眼馋楚程的超阶术法很久了,确实得承认,他们之前是动了一点不该动的心思,还想压一压楚程的辈分,但现在他们算是看明白了,他们压根就没有跟楚程耍心眼的资格。

    但楚程不收他们啊!

    老道士们捶胸顿足,恨不得自己再年轻几十年,紧接着视线一转,就看到了旁边正拿着手机,用记账软件记录各鬼本月工资的齐彭彭。

    齐彭彭忽然感觉身上一寒,转头看见这么多老头盯着自己,心头一凛,缓缓裹紧了自己的领口。

    下一刻,就见几个老头饿虎扑食一般扑了上来——

    抱住他的大腿。

    “师父!收下我们吧!”

    当不了徒弟,当徒孙也可以呀!

    后辈们:“………………”

    拜师以来除了算账啥也没学过的齐彭彭:“……???”

    作者有话要说: 齐彭彭:学什么?学算工资吗?

    --

    安利基友文《影帝今天塌房了吗》by青衫带酒 日更中

    骆与时是影帝里的咸鱼第一人,仗着演技好背景硬,一年也不一定拍得了一部作品,唯独用小号追星追得勤。

    偏偏他还追谁谁塌房,换新墙头的速度快得让众娱乐公司胆战心惊。

    某天,骆与时的小号更新了一条只有[树苗]表情的微博。

    众人在底下纷纷打卡,猜测这个新墙头会在一个月内以什么样的姿势花式翻车。

    然而一个月的时间过去。骆与时的小号迟迟没有动静。

    直到骆与时重新捧起影帝奖杯的那天,众多镜头见证着他手拿奖杯扑向台下张着双臂的顶流陆曜,两人接吻的照片全网疯转。

    当晚,骆与时的小号改了简介:[一个平平无奇的追星成功人士:)]

    习惯围观骆与时追星翻车的网友:……塌房的竟是我自己?

    业界良心顶流攻×粉谁谁塌房影帝受,年下,1v1,HE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