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真少爷是敛财天师 > 第94章

第94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不会赚钱的人, 就算只想在京都观当个徒孙,楚程也是不收的。

    不过看他们求学心切,楚程最后还是答应可以开个班, 教他们一些常用的术法诀窍。

    当然,要收钱的。

    这个价钱由蒋逸来定,蒋逸看着这几个死缠烂打的老头, 有一个算一个, 都给楚小程介绍过相亲对象,开口的时候咬牙切齿的:“想学本事?可以。那就拍卖吧。一共就那么几个名额, 价高者得。”

    老道士们:“……”

    这一看就是报复!

    偏偏他们之前的做法确实挺不地道的, 即使知道蒋逸这是在报复他们之前给楚程介绍相亲, 也不能说什么,只能捏着鼻子认下。

    一个老道士颤颤巍巍地问:“起、起拍多少?几个名额?”

    “楚小程就一个人, 教不了太多, 一个班就五个人吧。至于起拍价……”蒋逸阴恻恻地笑道,“就看你们的诚意了。”

    众道士:“…………”

    坑爹啊!

    这不是挖坑给他们跳吗!

    他们一共六个人,开班就五个名额,起拍价还得他们自己来定, 起高了大家都难受, 起低了显得不尊重楚前辈, 这不是妥妥的得罪人?

    几个道士恨恨地看着蒋逸, 觉得楚前辈找的这个对象真是太缺德了。

    同行的钱都坑, 会有这样的人?

    几个老道士还在犹豫,想说要不然商量一下,定个合适的起拍价,这时其中一个老道士眼珠子转了转,率先举手:“两千万!我出两千万!”

    其他老道士:“!!!”

    叛徒!

    话虽这么说, 有了起头的,气氛一下子焦灼起来,所有人都怕自己错过了这个机会,顿时顾不上商量什么有的没的了,激情出价:“三千万!”

    “五千万!”

    “五千万再加一块地皮!”

    “我加一座道观!”

    ……

    就这么的,等楚程正式开班的时候,就莫名其妙拥有了一座设施完整的道观,还有天价酬劳。

    道观里门口摆着的铜制大香炉,据说还是楚昕未来的岳家,沈家从楚家搬过来的。

    也是去道观参加剪彩活动的时候,楚程才从他们口中得知,楚家已经彻底完蛋了。

    “楚家的公司已经乱成一团了,没人做业务,全都在内耗,勾心斗角的。楚昕原本还要被楚怀仁抓到公司去帮忙的,结果李家那边不知道怎么的,查到楚昕就是他们家被掉包的孩子,过来认亲,当时可是闹了一出好戏。”沈太太说。

    李家的事情,楚程一直不爱听,闻言只是淡淡“嗯”一声。

    蒋逸倒是有些惊讶,问楚昕:“后来呢,你认了哪个爹?”

    楚昕:“……”

    什么叫认哪个爹啊!

    能不能好好说话!

    不过自从自己和沈悦都被楚程救过之后,楚昕对楚程的敌意就小了很多,他到现在都还一直在买京都观的护身符呢,只是楚程现在名气大了,他就算不穿伪装去买,也没人在乎他是谁,倒是让他有些怅然若失。

    楚昕看着不远处,似乎毫不关心这件事情的楚程,有些出神。

    沈悦替他回答道:“他哪个家也没认,我们两个直接订婚了,打算一到年龄就结婚,李家和楚家那些人,谁也别想打他的主意。”

    蒋逸一开始有些不明白,想了想却觉得,这是最好的结果了。

    楚家就不说了,乱成那个样子,楚怀仁却只想着让楚昕去帮忙,没想过他一个未成年的孩子,同时面对父母离婚和家族企业倒闭的危机,能不能承受得住,一看就没把楚昕当亲生儿子看。

    至于李家,一家子变态,李康宁死后都跟断了线的傀儡似的,近期的几个决策傻得出奇,他爸都说李家迟早要完,这家不回也罢。

    思来想去,只有沈家是最适合楚昕的。

    沈悦没什么经商天赋,沈家往后得靠着他,他们两个之间又有感情在,怎么过都比被其他两家当工具的强。

    刚这么想完,蒋逸发觉楚昕的视线,脸色一黑,脚下一转就挡在了他和楚小程之间,警惕地盯着他。

    这人该不会也看上楚小程了吧!

    近来一直被情敌困扰的蒋逸脑海中警铃大作。

    楚昕:“……”

    他心里只有沈悦好么!

    他只不过是觉得,如果他们一开始不是那样的关系,会不会能够当个朋友之类的。

    不过现在说这些都太晚了,发生了那么多事情,一直都是他受楚程的恩惠,就是楚程不介意他的身份,他也没脸去跟人家当朋友。

    就这样吧。

    楚程下山才几个月的时间,结交的人却不少,这次来参加京都观剪彩的人不少,许多都是熟面孔。

    其中值得一提的大概就是钟杰了,楚程当初见他的时候,就感觉他和王思思之间姻缘线很深,结果过了好长时间,两个人非但没有在一起,姻缘线还更浅了,搞得他一度怀疑自己的判断。

    这次剪彩,两个人代表王鹏翔的公司出席,关系倒是有了明显的变化。

    王思思都挽上钟杰的手了。

    瞧见楚程的视线,王思思脸上一热,想赶紧松开,却被钟杰抓住了手,紧紧握在手心里。

    钟杰“嘿嘿”一笑,“楚大师,下次就该我们请你吃喜酒了。”

    这还有什么好说的?

    虽然不知道他们两个这段时间的际遇,楚程眉眼一弯,笑着说:“恭喜。”

    说着话,后头蒋逸警告的瞪了楚昕一眼,看见这边的王思思,又急慌慌的跟了过来,有样学样,一把抓住楚小程的手,示威似的在他们两个人面前晃晃。

    看到他这样,两人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王思思深深看了他们两个人一眼,片刻后,似乎释然了似的,把头靠在钟杰的肩膀,朝蒋逸吐舌头:以为就你有对象?我也有!

    钟杰惊讶的看了看楚程,楚程脸一红,无奈地笑笑。

    幼稚鬼。

    正寒暄着,那边齐彭彭从记者堆里面挤出来,理了理身上新买的西装,朝楚程挥手:“师父!吉时到了!”

    楚程这才过去,站到一众记者面前。

    本来只是京都观剪彩,根本吸引不到这么多媒体争相报道,实在是他收的几个徒弟,来头太大了。

    那几个老道士可不仅仅只是在玄学界的名头大,玄学领域的成就不提,他们几个在外面公开的身份,都是国学大师,什么书法大家、国画协会会长、历史学家之类的名头,这么多大佬齐聚这个京都观的剪彩仪式,本就是个吸引人视线的事情。

    更别提,还有传闻说这些大师都要拜一个年龄不到他们四分之一岁数的年轻人作师父。

    这可算得上是奇闻了!

    一时间别说是地方媒体,就是主流媒体,也纷纷赶到现场,想看看这个年轻人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

    本以为是个什么深藏不露的少年天才,结果楚程一露面,微博上就炸了。

    “雾草!这不是我们的小神仙吗!”

    “妈妈!我粉的玄学博主上电视了!”

    “啊啊啊啊啊我刚刚还在发愁小神仙怎么还没有动态,结果就来了!妈呀!这么大的阵仗!不愧是我粉的神仙!”

    “等、等一下,我看媒体报道里说国学大佬们要拜小神仙当师父?学什么?当神仙吗?”

    “……你们可长点心吧,自己去看人家大佬的微博认证,他们都是各大道观的观主!你们说是学什么!”

    “一看你们就是假粉,我都知道,道教协会前段时间发了声明,说找回了一位老前辈的单传弟子,虽然年纪轻,但辈分很大,几乎是目前大部分正规道观道长师爷辈的人物,那几个大佬也得叫人家师叔!”

    “雾草!小神仙牛皮!”

    就在大家以为大佬们拜师是想学玄学的时候,楚程却在剪彩典礼上露了一手。

    剪彩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摆好了笔墨纸砚,楚程提起毛笔,在纸上一番挥洒,“京都观”三个大字跃然纸上,气势磅礴、恢弘大气、自有风骨,一下子镇住了所有人。

    写出一手好字,对玄学圈的人来说其实只算是基本功,毕竟每一个能把符咒画完美的人,都有极其恐怖的控笔能力。

    风骨却是要看个人的造化了。

    黑楚程的人还没来得及开口,直接就跪下了。

    大师!教我写字!

    此事之后,京都观彻底火了。

    作者有话要说: 京都观少年宫(x)

    完结啦!感谢订阅!

    【接档文:《不当替身后我爆红了》点击专栏可见】

    应琛跟了贺连七年,满足他的所有喜好和要求。

    不接吻戏,拒绝绯闻,任何行程先报备,连穿什么衣服都让贺连决定,

    换得贺连言听计从,为他挥金如土,惹得圈内无数人眼红。

    贺连白月光回来那天,应琛连夜收拾东西让位。

    不带一丝留恋。

    --

    恋爱长跑七年,贺连一直觉得自己和应琛两情相悦,是时候该结婚了。

    求婚这天,却只收到一张分手通知,以及新晋小生感谢应琛多年资助,并高调表白的热搜。

    照片上新晋小生刚满十八,一张嫩脸青春无敌。

    贺·老男人·连:……?

    #什么时候分的手我怎么不知道#

    #媳妇儿拿我的钱养小白脸?!#

    #媳妇儿跟小白脸跑了怎么办?在线等,十万火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