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朕真的不敢惹太后(穿书) > 第101章 一生一世[十六]

第101章 一生一世[十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顾君然坐在内堂的梨花木椅上, 听完下人的禀报,沉吟了许久, 不发一言。

    下人声音不由得有些急促,又道:“主子,那些齐国派来的暗卫,已经被老爷给请到外堂去了。”

    顾君然语气里并未有丝毫起伏,道了句:“嗯,我知道了。”

    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她这阵子以来, 一直在担心着这一天,她哪怕在心底里一遍遍的告诉自己,秦昭一定不会抛弃她,一定不会离她而去,但内心中又会升起一丝其他混杂的念头来。

    她当然可以派人去把那些人拦住,她也有这个能力, 齐国无论派多少人来, 她也有无数种手段,可以让那些人有来无回。

    可是,她又不想自私的限制秦昭的选择。

    逼迫她成亲的时候,顾君然心里其实是没底的, 她生怕秦昭会不同意,如果她到时候真的不同意,她不知道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

    或是直接杀了她?

    那样鲜活快乐的少年, 如果死在她的刀下,她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承受住内心的谴责,后果太过严重,严重到会把她逼疯的。

    所以, 那时候顾君然便想着,哪怕秦昭不喜欢她,也不乐意和她成亲,她也是愿意放她自由的。

    好在,秦昭也是喜欢她的。

    可自从远在齐国的细作传回来消息,说齐王病重,老太后终于得到了那位遗失在魏国的皇子的消息之后,顾君然的心底便被浓重的阴霾所笼罩着。

    一日日的担忧终于成了现实,这一天还是来了。

    大齐皇室曾送了一位公主去辽国和亲,最后被上一代辽王□□致死,最后辽齐开战,又把齐国皇帝掳走数年,最后才放回了齐国。

    自那之后,齐国对辽国哪怕偶有合盟,但在齐国人心里,辽国对齐国仍旧是有辱国之仇。

    她定然是不能随着秦昭去齐国的,一旦秦昭选了要当齐王,那么相应的,为了她帝位的平顺坦荡,为了她能获得齐国宗亲的支持,顾君然也不会随着她去齐国,哪怕她隐藏身份,但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一旦暴露,那对秦昭而言便是致命的打击。

    她不会让秦昭承担这种未知的风险,也决不允许。

    “主子?那边已经说了小半个时辰了,他们外面守着人,我们也不好去探听,在说什么不知道,您要不要……去看看啊?”

    下面那人的声音打断了顾君然的思绪,她挥了挥手,轻声道:“不必看了,我并不想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你下去吧。”

    顾君然说完,心里愈发憋闷,转而自己走向了屏风后的软塌边上,轻轻的斜躺下去。

    她就那么半倒着,撑着下巴,拿起一本古书来看。

    看了会儿,却是一个字都看不下去。

    眼睛往那摞书最下面一瞥,从最底下抽出来一个话本,话本的封皮上是两个女子相拥着。

    顾君然睫羽微颤,据秦昭所说,这个话本是她这阵子搞得所谓“副业”。

    是那本太后和小皇帝的书,她终于给写完了。

    这事儿顾君然原本都记忆模糊了,直到后来秦昭一箱箱的让人往府上抬银子,顾君然一问之下,才知道秦昭竟然背着她悄无声息就把书给写完了,而且深受魏国百姓的喜欢,从这里赚了不少油水。

    顾君然原本并没在意,直到后来秦昭主动拿着一本来给她,说让她无聊的时候解解闷儿。

    先前她不得空闲,自然就没时间看,今日索性看一眼,秦昭到底把那个荒唐的故事写成了什么样。

    股君然抬起手,随意的打开一页来,正好是一小结的末尾。

    用“()”这样的标志标注起来的一段话,上面写着:我夫人今日情绪不佳,想出去买个糖人儿给她,希望能把夫人哄开心。

    顾君然看到这看似幼稚的抱怨话,微微一怔。

    忽然便想起来,有一阵子秦昭每日都变着法的给她往家里带糖人,每天都乐呵呵的拉着她说话,非要盯着她吃完才行,最后把她吃的看到糖人牙就跟着腻。

    顾君然像是忽然发现了什么一般,立刻翻到了第一页,开始一页页的迅速翻看起来。

    几乎每一小结的末尾,都是秦昭絮絮叨叨的碎碎念。

    有时候是抱怨她一整天都没时间理她,有时候会忽然犯傻,写“我娘子真好看”,有时候是“娘子主动牵我手了”“夫人今天又拿家法吓唬我了”。

    顾君然一路翻看下去,一直看到了最后。

    最后的“()”标志中间的小字,秦昭写的竟是:

    一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二愿,以我半生寿命,换我娘子长命此生,百岁无忧。

    此时,日光正好穿堂而过,照耀进来,满室明亮。

    先前屋内阴霾的湿气仿佛一瞬间散去,暖黄色的光芒填充到每一个角落,仿佛她的脸上身上都围绕了一层暖意。

    这样的秦昭,又怎么会离她而去呢?

    她的秦昭,愿意为了她,向神明发下誓言的傻秦昭,又怎么会离她而去呢?

    顾君然从软塌上站起身来,准备去秦昭那里看一眼。

    她并没有打算“偷听”,只是想去等她出来。

    等秦昭谈完事情,她便问她今日想吃什么,她刚学会了一道桂花酥,可以做给她吃。

    秦昭喜好甜食,她便用了好大的功夫,去和厨房学会了怎么做桂花酥,之前事忙,还没来得及给她做。

    然而她刚站起身来,便见秦昭正打外面阔步走进来。

    她脸上经日光一照,似乎被染了一层金色的光,看起来红唇愈发明艳,眉眼间的笑意也愈发的温柔。

    秦昭一见顾君然,顿时苦着一张脸,立刻走过来抓住她的手:“我跟你说顾君然,我要渴死了。”

    顾君然反握住她的手,张开唇,说出话来,嗓音却有些沙哑:“怎么了?”

    秦昭感受到她的不对劲,也先不说别的了,立刻紧张兮兮的望着她:“你嗓子怎么了?受凉了吗?”

    她说着,用空出来的一只手去贴顾君然的额头。

    贴完了才放心,是凉的,没有发热。

    “你先说。”顾君然温声问她:“你想告诉我什么?”

    秦昭沉默了好一会儿,她方才终于明白了顾君然这阵子以来,对她那奇怪的态度所为何来了。

    方才在外堂的屋里,那些人齐刷刷跪在她面前,说齐国老太后懿旨,让她回去给齐国故去的先帝奔丧。那些人还说,她就是太后在魏国丢失的那个皇子。

    秦昭定然是不信的。

    她一个女子,当初成为“小王爷”如果还能是阴差阳错的巧合,冒名顶替了身份这还合理,可如何又成了齐国丢失的“皇子”了?

    这不是胡扯么。

    可就在这个时候,人群中忽然有人摘下了斗笠,秦昭顿时一惊,那人竟然是个女人,确切的说,是个两鬓斑白的老妇人。

    老妇人屏退了所有人后,直接戳破了她的女子身份,并且口口声声说是她的母亲,如今齐国无主,哪怕她是个女子,也要当成皇子回去继承大统。

    秦昭嘴角抽了抽,被这忽如其来的隐藏剧情惊的外焦里内。

    老妇人甚至说出了她小腹处有一块龙纹形状的胎记,她当下便要验证。

    可秦昭又不傻,肯定不会给她看的。

    再说了,她小腹有块胎记没错,她也相信了老妇人说的是真的。

    可原身的真实身份是齐国的公主,关她秦昭什么事儿啊?

    她就想守着顾君然过日子,连大魏皇帝都不做,更何况是区区大齐的皇帝。

    秦昭死活不同意给她看,老妇人最后没辙,索性想要直接喊人进来,把她押回齐国。

    秦昭最后没办法了,跪到地上先是喊娘,然后哭着说自己时日无多了。

    又说自己已经在大魏娶了妻,如果她实在要逼她,那她就直接自尽。

    在秦昭软硬兼施之下,在齐国皇宫干涉朝政多年的齐国老太后,又如何不懂她的那些小心思,无非是为了她那个娘子,要美人不要江山呢。

    老太后没办法,最后在她反复威胁要自尽的情况下,终究没忍心再逼迫,秦昭见她态度松动,便趁机打感情牌,说让她在齐国宗室里挑个孩子继位就是了,她会带着顾君然经常去齐国看她的。

    秦昭都这么说了,老太后长叹一口气,也只能答应。

    如今齐国无主,她不能耽搁太久,原本以为自己亲自来便极有可能把这个遗失多年的公主带回去的。

    没成想最后却无功而返。

    秦昭握着顾君然的手,把这些话一说,最后抱怨道:“唉,说的我嗓子都干了,我还哭了好大一会儿,为了逼真还掐了自己大腿一把,当真是疼死了。”

    顾君然煞有介事的点头:“这样啊。”

    秦昭这下不干了:“什么这样啊?娘子,你都不感动吗?我为了你演戏演了那么久,嗓子也疼,腿也疼,你都不关心一下啊?”

    顾君然勾唇一笑,走到桌边,给她倒了杯茶水,端过来递给她。

    秦昭扯着唇角笑起来:“啊哈,这还差不多,我娘子真好。”

    她接过茶水,仰着头一口气“咕咚咕咚”的喝光。

    她喝完了,把茶杯随手放回到身旁的小架子上,又砸吧砸吧嘴。

    “今天的茶,不对啊……似乎更加甘甜清冽了许多。”秦昭眨了眨眼,看着顾君然:“夫人,咱们府上最近换茶了?”

    顾君然不自然的移开视线:“前阵子你不是说想喝京城宫里的御茶了么,恰好今早有人送来了。”

    秦昭愣了一下,琢磨了一下,顿时回过味儿来,笑着说:“哦,我明白了,哎呀,哎呀呀,我就随口一说的事儿,您就记住了啊?”

    顾君然被她笑的脸色有些羞红,不自然道:“谁说为了你,我也想喝的,你别多想……”

    秦昭立刻点头,且意味深长道:“是是是,我懂我懂~我都懂~”

    顾君然把脸一沉,问她:“你都懂什么了?”

    秦昭咳嗽一声,向前倾身,在她耳边低声道:“我懂你喜欢我,所以对我好呀。”

    她说着,便想趁机揽上她的腰,然后唇尖往顾君然的脸上靠。

    顾君然却直接推上她的胸膛,秦昭便被推拒住,明明那人的力道并不大,她却不敢再靠前了。

    只因为那人的脸色已经冷了下来,秦昭心里一慌,立刻往后退了一步。

    “得,我错了,别生气……”

    顾君然挑眉看向她,眼中尽是怒意,她看了好一会儿,才没好气的道:“誓言是可以乱说的吗?”

    秦昭一愣。

    她眨巴眨巴眼,眼角余光看到了软塌旁边的那本书,她便明白过来,顾君然怕是看到了她写到最后一章的“作话”了。

    秦昭讪笑一声,又正色看向顾君然,道:“我是认真的,用我的命换我娘子金贵的命,稳赚不赔,是我做过最好的一笔生意。”

    “傻不傻?”顾君然声音不自觉放软,又道:“你若是不在了,我也不会独活于世,所以,以后不要再说傻话了,记下了?”

    秦昭老老实实点头:“嗯呐,记下了,娘子说的话,便是圣旨,肯定能记下的,所以……”

    秦昭欲言又止。

    顾君然眉梢微挑:“嗯?”

    “咳,所以能不能给我亲一下?”秦昭眨了眨眼,一副无辜天真的模样。

    顾君然:“……”

    顾君然是真的没想到,秦昭能忽然来这一出,还是一本正经的提这种羞人的要求。

    秦昭却不给她考虑的机会,在顾君然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红唇上忽然落上两片柔软。

    而且那人亲了还不算,人手也不老实的环上了她的腰身。

    一开始,秦昭的唇还像白羽般在她唇边小心试探着,但随着二人的呼吸加重,那人的胆子仿佛也变大了,不再浅尝辄止,温柔缱绻,而是忽然变得极具有侵略性。

    顾君然的唇上一阵痛感袭来,心中却一片柔软,也便都由得秦昭了。

    近来的天气向来多变,没多一会儿,太阳又隐到云层中去了,天上响了几个闷雷,接着便下起濛濛细雨来。

    院子里的下人们正忙着收书,这阵子连日下雨,书房的书都返了潮,管家方才见太阳出了,便自作主张把书都给晒了。

    现在一下雨,他又立刻手忙脚乱的让人收,府上的藏书又多,大多都是市面上买不到的昂贵古书,随便拿出一本便价值千金。

    管家自然不敢怠慢,一时间,院子里霎时间一派热闹景象。

    在大家都忙碌的时候,没人注意到,主人家的卧房,却被人从里面给死死的关上了。

    END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结束了哈,接下来是答应你们的现代番外了,待会儿做个抽奖吧,我去看一下晋江还有多少钱,最近很少看文,所以应该还有不少钱……

    其实这一章本来想写两章的,我实在担心写到这里,部分同学还嫌少QAQ,但是写两章就有故意卡节奏水文骗钱的嫌疑,所以,是宁愿被差评也是不想水两章的了……

    还有啊,我这本书断更了太久不是?下本预收就不多强求了哈,如果哪天你们在榜单上看到我下本扑街书,如果合口味还是希望忘了我这本的断更,在此之前就没断更过的……希望客观的去看它,不要因为我这本断更就觉得下本也会哈,那这本断更是特殊情况嘛。

    总之,这本书恢复更新之后我尽力了,也满足了大家看拖长版的要求,整体来说还算是写的满意的书吧。

    最后,不打算看番外的同学有缘再见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