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把囤货物资上交了[快穿.六零] > 第52章 番外.过去与未来

第52章 番外.过去与未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2013年6月1日, 地质学家林聪带队在山中寻找矿源,他还有个蒙语的名字,叫那森朝克图。

    他刚在山中找到了一块巨大的琥珀化石, 里面封存的远古昆虫很有研究价值。

    林聪当场让团队就地休息, 他打了几个电话, 联系好了上交的部门,又一个电话进来了。

    是他的儿子。

    儿子告诉他, 儿媳妇刚刚生产,他的孙女出生了。

    照片发过来, 虽然皮肤红红皱皱的,可他越看越喜欢, 就觉得他的孙女是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

    林聪拿着手机,看着地上巨大的琥珀化石,他跟电话里的儿子说道:“我今天刚在山涧里发现了一个很有研究价值的琥珀化石,给孙女起名叫林涧珀吧,希望她将来做个对国家有价值的人。”

    儿子在那边说征求一下儿媳妇的意见,刚嘱咐了几句让他注意身体, 一个地质局的号码挤进来了, 他挂了儿子的电话,先和地质局说正事。

    地质局的正事说完, 林聪又想到刚刚出生的小孙女,他觉得叫不叫这个名字也无所谓,他只是灵光一闪,觉得这个名字不错。

    他想起小时候, 有一次他遭遇雪灾, 冰天雪地里, 他想着不能让公社的羊有损失, 用自己的大得勒,包住了刚出生没几天的小羊羔。

    那次他以为自己活不过去了,没想到被两个解放军救下,其中一个解放军阿姨,还给他吃了特别好吃的面汤,和一种臭臭香香的米粉。

    当时那个阿姨说,那些是还没有量产的军粮。

    后来托他们的福,他还见到伟人,还吃到了满汉全席,不过还是对那个面汤和米粉的记忆最深刻,可能是因为当时极度饥饿。

    直到很多年之后,他见到了方便面和螺蛳粉,觉得跟当时的味道很像,当时是什么味道?

    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又温暖,又好吃。

    那个阿姨叫什么来着,好像就是叫琥珀?

    那个阿姨还告诉他,地质学家可以给国家找矿。

    他立志成为地质学家,如今几十载过去了,他真的成为了一名为国家找矿的地质学家,不知道那个阿姨怎么样了?

    当时那个阿姨好像还给他看了一块琥珀,那块琥珀里好像有个什么漂亮的小昆虫,是什么昆虫呢?

    时间太久,也记不清了。

    这块化石要上交给国家,回去给小孙女也做一个琥珀,送给她当见面礼吧,找个漂亮昆虫标本封进去。

    用什么昆虫好呢?

    蝴蝶漂亮,但是有点大了。

    萤火虫也漂亮,又小只。不对,萤火虫不发光时的样子不太好看,有点像小强,他不喜欢小强。

    瓢虫?对,瓢虫又小,又漂亮,小女孩肯定喜欢。

    2036年10月,林涧珀和王福贵的订婚宴上,他们只请了双方的亲戚。

    他们在门口迎宾的时候,林涧珀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面孔。

    “程力力!”她叫了出来。

    对方困惑地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她身边的王福贵:“你是表嫂吧,你认错人了,我不叫程力力。”

    王福贵把他的话接了过来:“他叫程浩思,是我表弟。”

    林涧珀:“对不起啊,我认错人了。”

    程浩思把一个礼盒交给王福贵:“没事没事,表哥表嫂,祝你们订婚快乐,白头偕老。还有我爸我妈外面跟团旅游呢,赶不回来,他们说等你们结婚,再给你们包个大红包,当面给你们啊,一会儿他们先给你们打视频祝福。”

    程浩思进去了。

    王福贵悄悄问她:“这个程力力,是以前的人吗?”

    林涧珀点点头:“那这个程浩思,是你的表弟?我觉得跟我认识那个人特别像。”

    王福贵掏出手机:“好像都说程浩思长得像他爷爷,我有全家福,你看看像吗?”

    他找出了一张照片,把照片放大,指着上面的一个人说道:“这是我姑姥爷,就是程浩思的爷爷。”

    照片上的老人年纪已经很大了,但依稀仍然可以看出程力力的影子。

    不过,照片上紧挨着程力力的老奶奶吸引了林涧珀全部的注意力。

    “这位是谁?”林涧珀指着老奶奶问。

    王福贵:“我姑奶奶啊,就是程浩思的奶奶。”

    林涧珀:“姑奶奶跟你是什么关系?我不太懂这个辈分怎么算的。”

    王福贵:“姑奶奶是我爷爷的堂妹。”

    林涧珀急迫地问道:“那他们今天来吗?就是你姑奶奶和姑姥爷。”

    王福贵摇摇头:“他们早几年都过世了。怎么,你回去的时候,见过他们?”

    林涧珀:“我不能肯定,对了,你姑奶奶叫什么?”

    王福贵:“她肯定姓王。”

    林涧珀锤了他一下:“这个我当然知道,堂是一个姓氏的,表不是一个姓氏的。”

    王福贵:“我不知道她叫什么,我给你问问我爸去。”

    没一会儿王福贵又回来了:“我爸不知道,让我问我爷爷去,我刚才好像看到爷爷在饭店外面抽烟。”

    正说着,王福贵的爷爷进来了。

    王福贵:“爷爷,您的堂妹叫什么?”

    爷爷:“哪个堂妹啊?”

    王福贵指着照片给他看:“就是这个,程浩思他奶奶。”

    爷爷:“哦,妞妞啊。”

    王福贵:“妞妞?这是小名?那大名叫什么?”

    爷爷:“大名就叫妞妞啊,小名叫丫头,你咋问这么多啊,干嘛啊?”

    王福贵:“没事没事,就是好奇。”

    爷爷进去了,林涧珀开始拼凑消化。

    她刚刚就觉得那位奶奶的眉眼有那么一点点像丫头,只是她上次在林场的时候,见到丫头才十岁,她不太敢确认。

    刚刚爷爷说小名叫丫头,大名王妞妞,应该是对上了,她确认程浩思的爷爷就是程力力,所以最后丫头和程力力成婚了?

    林涧珀对程力力的印象还是一个爱装大人的小孩,在林场遇到他时,他说自己虚岁十五岁,实际应该也就十三、四岁。

    等等。

    王妞妞是王福贵爷爷的堂妹,他们俩是平辈。

    王妞妞是王建刚的女儿。

    大妹的孩子应该是表亲,可以排除在外了。

    那就是说,王福贵的爷爷,是王铁柱的儿子?!那么王福贵,不就是王铁柱的曾孙?!

    最初唐震刚跟她解释王福贵的时候,说他家四代军人,他的政审材料只有后三代人的名字。

    原来那个第一代,就是王铁柱。

    林涧珀激动地问王福贵:“你曾祖父叫什么?”

    王福贵:“啊?谁?”

    林涧珀:“就是你爷爷的爸爸,叫什么?”

    王福贵:“这也太久远了吧?这谁知道啊,你知道你曾祖父叫什么吗?”

    林涧珀摇了摇头。

    王福贵:“我给你问问去吧。”

    林涧珀拉住他:“别去了,老问这个,你家人肯定知道是我问的,以为我调查你呢,别问了,不太好。”

    王福贵:“对了,我家云相册空间里有我曾祖父年轻时候的照片。我给你翻翻。”

    王福贵翻了半天,找到了一张奇怪的彩色照片,这是一张结婚照。

    林涧珀:“这颜色……”

    王福贵:“当时没有彩色照片,都是先照黑白照片,后期用特殊颜料上色,曾祖父年轻的照片就这一张,就乎看看吧。”

    这照片颜色,像是后来硬加上去的,显得人物有点不真实。

    但这奇怪的上色也不影响林涧珀辨认,王福贵的曾祖父,就是王铁柱。

    这张照片的新娘,王福贵的曾祖母,是苗素素,小苗。

    林涧珀:“我之前汇报时,在那里遇到的王铁柱,和苗素素,就是他们俩。”

    “啊?”这回轮到王福贵激动了。

    王福贵:“我爷爷说,我曾祖母烧的麻辣小龙虾一绝,不会就是跟你送给她的那锅虾学会的吧?”

    之前林涧珀每次回来都会汇报,但是她在那个时代知道详细名字的人,回来查询的时候,都已经去世了。

    所以都没有再详细查询他们的后代。

    王福贵在手机上翻找:“云相册里还有一段他们俩的视频。”

    他把视频点开:“这是我刚出生的时候录的。”

    已经垂垂老矣的王铁柱抱着一个小婴儿,这个小婴儿白白嫩嫩,胖嘟嘟的,看起来已经有好几个月了。

    老爷爷版王铁柱说:“就给他起名叫福贵了!”

    还能看出有小苗神韵的老奶奶接过孩子:“这名字多土啊,孩子妈妈起的俊哲多好听。”

    王铁柱:“那让孩子自己挑。”

    小苗:“怎么挑啊,他这么小,知道你在说什么啊。”

    王铁柱把床上的两个小海马拿了起来:“让他自己选,选粉的叫俊哲,选蓝的叫福贵。”

    视频到这里没了。

    林涧珀:“然后你选了蓝海马?”

    王福贵:“那可不,所以我不就叫福贵了。”

    2037年5月31日晚上,因为上一次林涧珀带人回到了过去,所以这次安排几个经过特训的人员,一起在林涧珀家中等待,想尝试一下她能否再次载人回到过去。

    王福贵有点紧张:“不知道我这次还能不能一起过去,能不能遇见我曾祖父曾祖母?”

    林涧珀安慰他:“上次你去了,这次应该也没问题吧,我去了四次都遇到了他们,要是这次能去,很可能还会遇到他们的。”

    每次林涧珀睡着之后才会消失,所以这次林涧珀也是早早换好衣服躺下了睡着了。

    见林涧珀睡着了,王福贵跟他们几个人小声说:“之前已经跟你们过了,可能会非常非常疼,千万不要撒手,知道吗?”

    王福贵汇报的时候,关于消失时的感受,是背着林涧珀汇报的,林涧珀至今不知道,王福贵上次往返消失时,经历的彻骨之痛。

    大家都做好了心理准备,零点前,每人握住了林涧珀的一根手指。

    零点整。

    林涧珀被子下的脚先塌陷了一块,同时王福贵又感到了彻骨的疼痛,他的指尖消失了一点,脚也不见了。

    他看向其他人,其他人毫无反应。

    王福贵:“你们怎么样?”

    “什么感觉都没有。”

    王福贵看了看其他几个人,都没有要消失的迹象。

    他想不通是怎么回事,同时剧烈的疼痛也让他的思考变得困难。

    “别担心,我们很快会回来的。”

    他说完这句就和林涧珀一起消失了。

    等他们再回到这间卧室的时候,这边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十个小时,他们浑身都湿透了,像被大雨淋过一样,王福贵又高烧昏迷不醒。

    等待他们的那几个人赶忙给他们联系了军医,索性人没有大碍。

    这次的汇报,他们刚刚经历了一场洪灾。

    在那里,军民同心,从容应对,又一次战胜了一场自然灾害。

    很快,又一年过去了。

    时间来到了2038年5月31日,林涧珀他们整装待发,准备开始迎接新的挑战。

    全文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