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综英美]克苏鲁召唤大师 > 第99章 番外

第99章 番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番外:约定

    就像所有人都有过以为自己是主人公的阶段, 人类总是更容易以自我为中心去看待世界,于是定位往往变得有失偏颇。

    对于地球而言人类的存在与否并无区别,同样的对于更高纬度的存在来说人类什么都不是, 不重要, 不具有意义。

    所以起初看着奈亚以人类取乐的时候,nana首先想到的只有奈亚真是个无聊的家伙,以及不明白人类究竟有何种魅力。

    但当nana因为布鲁斯·韦恩而对一直以来的赌约产生怀疑的时候, 一切才初露端倪,不知何nana所产生的情绪已经变得不可控了起来。

    不论是何种情绪皆代表着在乎,从这一瞬开始人类与广袤宇宙中其他的生命体不再相同, 对于nana而言他们变得重要了。

    与自己所渡过的漫长岁月相比,守在布鲁斯·韦恩身边的时间是那么的短暂,从那个夜晚还是孩子的他在月色之下悲恸哭泣,到他已然成年,背脊挺拔地站在庭审的现场, 用着一双蓝眸死死地盯着那个害死了他父母的凶手, nana感到的不过是流星破空般的刹那。

    太快了,人类一生的进度条太短, 而时光在他们身上的作用又是那么明显……

    nana的私心越来越重了起来,就和韦恩庄园旁那株被阿福栽下的树苗, 从双掌捧着的大小变得参天高大。

    祂想着那双眼蔚蓝深海一般的双眼不应该承载阴郁的情绪,正如祂那时总想去抚平他眉间的褶皱,希望布鲁斯·韦恩偶尔转瞬而逝的笑容能够长长久久地留在脸上。

    情感与日俱增,随着陪伴布鲁斯·韦恩成长;混迹在人群之中, 对人情世故逐渐有了概念的nana感觉到了一丝恐惧。

    祂开始惧怕布鲁斯·韦恩知道当年自己与奈亚所下的赌约,即使那时候哥谭王子根本就不知道有自己这么个存在一直在身边守着他。

    倘若说那个凶手是物理上杀害了布鲁斯父母的人,那么自己和奈亚是否也有着另外一个层面的罪责呢?他们的赌约, 奈亚的蛊惑是否是这场将布鲁斯·韦恩推入痛苦深渊的黑手?

    不敢想,又不得不去想,如同在雪地上滚动的雪球,沉重的情绪愈加变大,压得祂逐渐喘不过气来。

    “你多虑了,和你没有关系,就算没有我们他的父母一样会死在那一夜,蛊惑不过是加快了那个过程,你知道的我一向没什么耐心。”

    看透了nana的想法奈亚主动提起这件事,其实作为一团雾气模样的nana并不善于隐藏情绪,忧愁的时候雾气会变得比以往浓密,颜色也会转为阴暗的色彩,就和暴雨来临前的乌云一样一眼便能看出的沉重。

    奈亚虽然嘴上不曾承认,可总是在哥谭现身却没有搅任何浑水的举措足以见其内心。

    祂在担心nana,担心自己嘴里没用的一团废气怎么就被一个弱小短命的人类束缚住了,况且祂根本无法理解为什么会这样,在祂眼里布鲁斯·韦恩称得上平平无奇,放在整个人类文明中他甚至根本排不上名讳。

    人类的生命周期堪比蜉蝣,执念过深本就不是一件好事,偏偏还吊死在一颗糟的不能再糟的树上。

    “如果当时他的父母没有死……”

    “那他就不是现在的‘布鲁斯·韦恩’了,这就是人类所谓的宿命论不是吗?他的命运就是由悲剧所铸就成长,插手人类生死时,留生往往带来的影响会更大。况且我说了,他和之前那些人不一样,即使我们不在他的命运也不会有区别。”

    Nana因为奈亚的话感到了些许不舒服,原本带白的雾气泛出猩红暗色,不断变化的边界形状看似有些张牙舞爪,可末了还是软软的恢复成一团飘到了布鲁斯·韦恩已经不再单薄的肩上。

    “这么多个世界的布鲁斯·韦恩,你为什么单独喜欢这个?我们之前去看的那个家庭圆满的不好吗?起码不是天天这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奈亚紧随其后晃到了一旁,台上的审判官面带狡猾向着一旁陪审团瞥去,目光中闪过几丝精光,他们心知肚明哥谭市如同烂到根里的老树,能够不倒不过因为体量极大盘根错节,可表面的树皮之下一寸寸皆是腐朽的气味。

    当锤音落下,布鲁斯·韦恩因为不甘和愤怒而握紧成拳双肩颤动,nana试着用着自己虚无缥缈的身体试图给予安慰,最终却只能从他身上穿过。

    听到奈亚不爽的‘啧’声,nana给出了自己的回答:“不一样,他是独一无二的。”

    Nana曾想看看在其他宇宙中如果有不同的经历,布鲁斯·韦恩会成为什么样的人,但最终祂意识到了那些拥有着同样外表的布鲁斯·韦恩是不同的,在祂心里只有这个布鲁斯·韦恩和其他布鲁斯·韦恩罢了。

    有的布鲁斯·韦恩如nana所希望的那样生活的更为开朗快乐,可祂在乎的却只是这里的他快乐与否,而有的布鲁斯·韦恩因为一些原因跨过了底线,化身成为了最浓郁的黑暗,可nana想到的却是如果是他一定能够坚持自我与黑暗搏斗。

    结论显而易见,nana不是喜欢布鲁斯·韦恩,并且就此被禁锢了心,而是被这个宇宙一个恰好也叫‘布鲁斯·韦恩’的人深深地吸引。

    那么一个相对于宇宙来说渺小到忽略不计的血肉之躯,却拥有着足矣匹敌黑洞一般的吸引力,让nana心甘情愿被吸入其中。

    “我现在终于明白‘制约’为什么要舍弃我了,可能在我存在的那一刻起‘制约’就意识到了,迟早有一日我会不再对一切平等,会因为羁绊的产生而被束缚,那样的话‘制约’就无法是‘制约了’。”

    这是nana第一次理解到‘制约’的想法,也是他们永远无法共存的原因。

    庭审之后没有多久nana终于离开了哥谭市,但并非是被奈亚劝动了,而只是布鲁斯·韦恩踏上了‘自我放逐’的道路,在高海拔的草原饮雪;在黄沙中接受烈日曝晒;与社会底层的流民一起耐受饥饿…在流浪中他学会了世界各地的语言、格斗术,也让他的精神变得更为坚韧。

    经历的一切像是一把快刀一下下将他的心剖解的更为清晰,当他在返程时望着机窗外发呆时,nana也陪伴在他的身旁,他因为游历的打磨比起年少时眉眼更为深邃起来,甚至眼下都有些沧桑的细纹开始出现。

    nana恐惧的原因又多了一条,以自己的生命尺度相比,不过几十年祂便会看着布鲁斯·韦恩的年龄不断增长,衰老直至死亡。

    不舍也无意干扰他的人生,nana想到的是自己主动做出改变,想要拿出与之相配的一生去陪伴。

    没错,祂变得不知足了,不希望寂寂无名的连影子都不如的陪伴,多少…能说说话也好。

    所以在布鲁斯·韦恩正式作为蝙蝠侠行动的那一夜,nana向奈亚说出了自己的决定,无数次偷偷尝试的幻化已经变得熟练许多,黑发少女站在月光之下仿佛周身都镀上了银光。

    Nana深深地吸了口属于哥谭的空气,张开双臂感受着风拂过身体,潮湿透着腐败的味道在此时此刻都像是最甘美的芬芳。

    祂总是诚实的面对自己,随心所欲一如当初,这也是为什么奈亚会和nana处得格外好,本质上祂们是很相似的,只是nana没有奈亚那么的…‘恶劣’罢了。

    奈亚震惊于nana大胆的做人宣言后,表达了强烈的反对,凌厉的刀眼看向不远处的暗巷中正在犯罪者搏斗的布鲁斯·韦恩,怒火翻涌冒出烈焰,眼中腾升起了杀意。

    “奈亚!你答应过我的!我赢了,你不能伤害他!”

    黑发少女的面上满是焦急,连语气都因为拔高有些破音,挡到奈亚的面前。

    虽然nana明白如果奈亚正的要出手布鲁斯·韦恩在这几秒钟都已经死了千百遍了,可祂还是收敛不住情绪满目的担心。

    “作为废气的你情绪本来就很好猜,结果变成人形怎么还更软弱了,还没真的成为人类就已经从心开始被转变了吗?”

    带着怒气的嘲讽,奈亚收回视线重新看向面前的少女身上,祂几乎无所不能,所谓的赌约对祂来说要推翻也不过一念之间,本来自己就不是什么遵守秩序的正面存在,只是再无所不能也是无法改变nana的决定的。

    无数的蛊惑之术都能蒙蔽心智,但意志这个东西看似脆弱不堪,却又无比牢固,正因为无法改变才会用上‘蛊惑’之言不是吗?

    “奈亚!”

    见奈亚不说话nana又喊了一声。

    “不能就我一个趟这个浑水,把犹格他们一起拖进来,先说好,如果阿撒托斯不同意,那我可不管。”

    “不会的,阿撒托斯不会阻拦我的。”

    明白奈亚已经退步了nana显得很高兴,少女笑眯眯地走过去有些讨好地去抓对方的触手。

    “你倒是有信心。”

    “因为阿撒托斯什么都知道……祂掌握所有事的方法就是不插手任何事不是吗?实在要说的话…唔…或许只有‘制约’的事阿撒托斯才会参与进来,毕竟那是唯一的盲区,阿撒托斯也在意了很久了。”

    nana自认这么长时间的交往自己对阿撒托斯的脾性还是有一定了解的,奈亚听着倒也没有反驳,两位不应存在于地球的神祇就这么并肩站在月光之下,用着两双完全不同神色的眼俯瞰着哥谭。

    当夜,拖着满身疲惫返回韦恩庄园的布鲁斯·韦恩做了一个梦,他梦到了自己少时在书房的时候曾在恍惚间看到的奇怪影子,那个影子模模糊糊的一团,在梦中化作一个黑发的少女坐在身旁。

    少女的身量不高与十几岁刚开始窜高的自己差不多,她一心一意的陪着他,他在读书她便在一旁无聊的晃着白净的脚,脚跟时不时踢到沙发发出一声声闷响,这让布鲁斯·韦恩有些被打扰到,刚想出声提醒却见她眉眼弯弯的看着自己。

    那是一双纯黑的眸子,澄明清澈地像是一面镜子倒映着自己发愣的脸。

    她嗓音也如外貌一般软糯,混杂着欣喜问他:“你看得到我吗?”

    他想着,废话,这么大一个人自己怎么可能看不到,可到了嘴边却变成了……

    “你叫什么名字?”

    “以后,我们一定会见面的。虽然我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什么方式,但是!我们一定会见面的,在那之前…你可要等等我啊。”

    黑发少女对他许下了承诺,而最终她也如约去到了他的面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