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穿到六零年代靠种田提升自我 > 第48章 番外 全文完结

第48章 番外 全文完结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梁笙缓缓睁开眼睛, 消毒水的味道冲鼻而来,她的眉头紧接着轻蹙,室外的光线射进眼睛有些刺眼。

    闺蜜杨玲玲背靠椅子, 心不在焉地刷着手机, 眼神随意一抬, 恰好看到了苏醒过来的梁笙。

    杨玲玲先是愣了愣, 随后瞪大了眼睛,“梁笙!”

    她腾地一下从椅子上站起身, “你醒了?”

    有关书中世界发生的一切记忆飘荡在梁笙的脑海中,她看着杨玲玲, 十分确认, 现在的她已经回到了自己的世界。

    “你知不知道,你都快把我吓死了, 我昨天就不该让你一个人回去。”

    “怎么样?还有哪里不舒服吗?”

    耳边不断传来杨玲玲关切的声音, 梁笙轻轻拧起眉来,问她:“昨天?”

    “我只睡了一天?”

    杨玲玲听到梁笙的问题,怪异地看着她, “你是不是被撞傻啦?你还想再睡几天啊?你的项目还想不想要了?”

    那样真切的六年,于外界而言, 竟然只有一天?

    好像,就真的只是做了一晚的梦。

    *

    梁笙出院以后,她按部就班的过自己的生活, 实验室和家两点一线,没有任何多余的选择。

    某一天,外面雷霆大雨,梁笙窝在自己的小窝里,刷着剧。倏然间, 想到什么,她抬眼看向被自己拉上的窗帘。

    想起路林修说过的话。

    一切都是真实的,他连她这个习惯也知道的!

    梁笙干涩的眼角情不自禁地湿润,她拿起放在一旁的手机,点开微博,知乎,以及百度,重复地搜索关于穿书的问题。

    每一条搜索答案都反复推敲,和自己的经历相对。

    似乎在这一刻,她真正体会到,路林修梦到她却找不到她的难过。

    明明,他就在她生命中那样真实的存在过,可这个世界却没有他存在的痕迹。

    梁笙点开微博,你可能感兴趣的人一栏中有一个名字吸引了她的注意,梁笙毫不犹豫地点开她的主页,个人介绍一栏中写着,“职业作者,代表作《六零年代一枝花》。”

    梁笙像是抓住了什么希望,原著作者会不会知道些什么?

    与此同时,梁笙翻开原著重新阅读,一切都格外的梦幻,这本小说中的内容,竟然是她和路林修在一起时发生的,而不是她最初看到的故事。

    她看到了原著作者最新的微博,签售会,下午三点。

    梁笙看了眼微博上的时间和地点,就是今天!

    她蹭地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迅速穿上衣服,连简单的妆容都没有化,便急急忙忙出了门,去寻找她的答案。

    梁笙赶到签售会现场,她的心怦怦直跳个不停,她朝着队伍的末尾走过去,心情复杂地排着队。

    排在她前面的人越来越少,直到她见到原著作者,真正地站到她面前。

    原著作者琳琳安看到梁笙,签字时流畅的动作变得缓慢。

    梁笙直视她,“琳琳安,你写过这么多本书,其中不乏穿书设定,你相信,在这个世界上,真的会有人穿书吗?”

    琳琳安避开梁笙直视她的目光,重新低下头,开始签字,“也许真的存在。”

    琳琳安签完自己的名字,把书合上,交在梁笙的手上,笑了声,“既然,你能去见他,说不定,他也能来见你。”

    梁笙眉眼间燃出希望,她双手颤抖地接过琳琳安手里的书,万般疑问最后只剩下了两个字,“谢谢。”

    梁笙离开的时候,琳琳安提醒她,“我写故事和你看故事都带着各自的主观,我们从来都不是一定对等的。”

    “你要相信自己,存在即合理。”

    “一定会再见的。”

    *

    梁笙发表研究的新课题那一天,杨玲玲坐在席位,看着坐在她身边正盯着发言稿出神的梁笙,“你最近怎么回事?怎么跟失了魂一样?”

    听到杨玲玲的声音,梁笙回过神,准确来说,不是失了魂,是丢了心。

    要是,她找不到路林修呢?他真的会来吗?

    世界又这么大,他又能来到——

    她居住的这片土地吗?

    杨玲玲打开手机屏幕,看了眼时间,“对了,有一个好消息,还有一个坏消息,想听哪个?”

    梁笙盯着自己的发言稿,又看了眼实验报告,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直接吐出来两个字。

    “坏的。”

    杨玲玲诧异地盯着梁笙,好一会儿,她说:“诶,怎么回事?那我偏要先说好的!”

    “金亨利泰来人了,说不定,你还能再多一笔科研经费。”

    梁笙眼神波动,皱起眉疑惑地看向杨玲玲,“私企?”

    杨玲玲点了点头,“也挺奇怪,一个做房地产的,怎么有兴趣关注我们农业的科研项目。”

    梁笙没兴趣关注企业家的心思,她问杨玲玲,“那坏的是什么?”

    杨玲玲:“这不显而易见吗?你的压力变大了!”

    梁笙无奈笑了声,也行。

    *

    2019.3.26日,上午九点。

    会堂钟表闪烁着红灯,标刻着时间。

    梁笙缓缓从台下走到台上,在灯光骤然落在她身上的那一刻,她调整话筒的位置,第一句话随之响起来。

    会堂席位某一个角落的位置,男人一袭黑色的西装,他的双腿交叠在一起,手掌放在膝盖上。身子随意地靠着座位后的椅背,盯着台上发言的人。

    灯光只照到他半个侧脸,另一半藏在阴暗里。半明半昧中,他微微偏过头。忽地扬了嘴角。

    只因为台上的梁笙说了一句,“打破自然规律,创造新的无限可能。”

    哗啦啦地掌声连成一片,梁笙整理好自己的文件,下台以后,就去找杨玲玲,“主任呢?”

    “刚才走了。”

    梁笙有些失落,“我还想问他,有什么意见来着。”

    杨玲玲瞥了她一眼:“肯定是没意见才走的。”

    随即扯起嘴角来,“行了,别想这么多了。为了庆祝你即将再次在实验室闭关,去喝杯酒?”

    梁笙点了点头,刚要和杨玲玲离开会堂。

    一个男人的声音,从会堂后排的座位响起来,“想请问一下,打破自然规律?是什么意思?”

    梁笙听到声音,朝着声音来源的方向看过去,她恍若落尽了繁华落尽的彩云,满眼间溢出惊讶以及藏不住的激动。

    她快速和杨玲玲说了声,“玲玲,我还有事,今天不约了。”

    杨玲玲扫了眼从台阶上慢悠悠地走下来的男人,又看了眼不知道什么时候红了眼眶的梁笙,立刻懂了,“你可记得改天给我补上!”

    阿昏

    杨玲玲很识相的溜走。

    梁笙的脚步顿在原地,双手忍不住颤抖,明明很想靠近他,可是脚上却像是灌了铅一样的沉重。

    “梁老师,打破自然规律,这也包括,来到你的世界吗?”

    路林修勾起嘴角,像是蓄谋已久,面上露出几分得逞又嚣张的笑意,随着他脚步的动作,衣领处原本扣的不太紧的纽扣崩开,他的喉结上下滚动,走到梁笙面前。

    声音嘶哑动听,“等你很久了,梁笙。”

    梁笙半晌没回过神来,她怔怔地愣在原地,试探性的问了一句:“林修?”

    路林修盯着梁笙摸不清头脑,满是疑惑地眼神,没逗她,诚恳至极地说了两个字,“是我。”

    “真的是你?”

    梁笙狠狠地在自己胳膊上掐了下,剧烈的疼痛感袭来,与此同时,她的眼泪像是断线的珠子一样往下落。

    “我以为,我再也找不到你了。”

    *

    这辈子的路林修不再从军,而是成为了一名商人。

    当梁笙抱着路林修温热的身体,感受着他的心跳,她恍然如梦,像是还活在他是纸片人的那个时代。

    路林修像是遗留下心理阴影,他恢复记忆,找到梁笙的下一刻,就带着梁笙去医院体检。

    梁笙依旧觉得自己的身体没有什么大毛病,只是抵抗不过路林修的坚持,还是去了医院检查。

    梁笙看着路林修担心的样子,明白他的慌张,却更明白现实:“其实,没有人会永远陪在一个人身边,生老病死,本来就是自然规律。”

    路林修至今记得失去梁笙的那几年,他似乎体会到了安南那一刻的心境。只是,他不能和安南一样做,在这世上,他还有更多的责任要去承担,他不只是爱着梁笙的路林修。

    路林修把梁笙的手包在自己的手掌心:“笙笙,我不贪心,只有一个愿望。这辈子,能不能陪我完成?”

    梁笙挑了挑眉,问他:“什么?”

    “白头偕老。”

    路林修眸底闪着光,瞳仁中印着梁笙的声音,我不贪心,只想和你,白头偕老。

    梁笙记得自己曾经问林景智,“如果,你不能确定自己和爸爸永远在一起,也不能确定留在我身边,做一个称职的母亲。又为什么,这么自私地,来到别人的世界,成为一颗□□!”

    她至今对那个答案依然铭记于心:“你要问,人会不会永远爱一个人很久,将虚无缥缈的存在当作信仰。我觉得这很扯淡,我需要过我自己的生活,如果我不快乐了,觉得这不是我想要的,我为什么不能及时止损,又凭什么对你们负责?”

    那时候的她似乎觉得对梁笙说这些太过残忍与现实,最终,她缓和了一些语气,可还是那么高傲。

    “梁笙,妈妈告诉你一句实话。人的自私是天生的,没有人会违背自己的天性,像个笨蛋一样,委屈自己,一辈子困在别人的手掌心,他们只会权衡利弊,为自己谋最好的出路,选择更适合自己的人。”

    她理所当然,理直气壮。

    并不是。

    这是梁笙如今得到的答案。

    不是所有人的到来都是为了成为别人生命中的□□,患得患失。而是时时刻刻都会散发甜味的彩糖,是在黑夜里,陪你前行的明灯。

    梁笙答应路林修:“好。”

    这辈子,我们白头偕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