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坠海 > 第66章 我会一直爱你,哪怕心跳……

第66章 我会一直爱你,哪怕心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第二年春天, 树枝萌出嫩芽。

    魏晞在办公室整理稿件,有实习生过来问她文案排版的问题。

    她凑过去一看,新闻第一则消息是春日出游机率高涨, 第二则消息是怡海集团近日投资新企业,拍卖会上大施拳脚拍下晨曦山开发权。

    魏晞想了想:“最近我们收到不少旅游景点的广告费,把第一则新闻放到首页吧, 顺便推一下合作商。”

    实习生点头:“好的晞晞姐。”

    回到座位上,魏晞拿出手机。

    魏小晞:【哥哥拍下晨曦山啦, 好厉害呢!恭喜哥哥, 贺喜哥哥[亲亲][亲亲]】

    上午发的, 萧逸海中午才回复。

    【哥哥什么时候不厉害?】

    哼, 夸你两句你还真不谦虚呀。

    没听说过骄傲使人退步吗。

    魏小晞:【既然哥哥这么厉害, 那就给我们杂志社一个专访吧,也让大家见识见识你有多厉害。】

    萧逸海:【现在有点忙, 晚上先让你见识下我的厉害。】

    呵呵。

    神气什么。

    你有本事口嗨,你有本事接受采访呀!

    转移话题不说, 居然还敢威胁我。

    不好意思,今晚我不回家。

    下午, 魏晞给妈妈打电话, 说好了下班回去吃饭。

    刚挂了电话,主编从办公室跑出来。

    踩着十六厘米的高跟鞋, 举着手机来到魏晞身边。

    魏晞还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一动不敢动。

    直到主编用通红的指甲掐了掐她的脸蛋:“晞晞宝贝, 我们杂志社拥有你可太幸福了!”

    魏晞:“?”

    “你不知道?”主编摆出一副‘哦上帝,你可真是个愚蠢的土拨鼠’的样子说:“萧总的助理刚刚给我打电话,说他愿意给我们半个小时的电话采访时间。”

    “……”

    “哦我的晞晞宝贝!”主编上去就是一个熊抱:“我是走了什么运把你给招来了!”

    “……”

    --

    三天后,小葡萄杂志社刊登了一则, 关于萧逸海的文字采访。

    标题为《怡海集团创始人萧逸海的三十分钟》

    因为他实在大牌且难得,这次杂志社专门给了他一个封面题字。

    魏晞大概扫了几眼,问题并不多,除却一些生意场上的事,他居然还回答了几个私人问题。

    Q:请问您现在的婚姻状况?

    A:未婚,但有未婚妻。

    Q:请问您和未婚妻是怎么相识的?

    A:算是久别重逢,重逢时,她依旧可爱动人。

    Q:请问您做过最浪漫的事情是什么?

    A:大概是我为了她来接受你们的采访吧。

    毫无营养,却占据了四分之一的页面。

    魏晞:……

    当下,她气冲冲给萧逸海发了信息。

    【你管这叫浪漫?】

    【为我接受采访这就浪漫了?】

    萧逸海:【不浪漫吗?】

    萧逸海:【那下班我去接你,带你浪漫一下。】

    魏晞本以为他又要把她带到哪个主题酒店,不曾想车竟停在了晨曦山脚下。

    “你带我来这干嘛呀?”

    萧逸海牵着她的手:“爬山。”

    “……”

    呸,所以你管这叫浪漫?

    天都要黑了,爬山是浪漫??

    魏晞慢吞吞跟在萧逸海身后,今天的风不小,发丝凌乱扣在脸上。

    她埋怨地瞪了一眼前面健步如飞的男人。

    土。

    打扮的再年轻又能怎样?

    心还是老的。

    掩盖不住!

    她才二十几岁,浪漫的方式是爬山?

    拜托,再等三十年她会自己围着纱巾过来爬的。

    真的不需要提前。

    好不容易来到半山腰的位置,一辆房车出现在她眼前。

    车前还摆放着烧烤架以及望远镜。

    魏晞走过去看了看:“这是你准备的吗?”

    “对啊,带你出来玩哪里舍得饿到你。”萧逸海从车载冰箱里拿出饮料递给魏晞:“凉的,少喝。”

    说完,又拿出一大包用锡纸包好的,处理完毕的烧烤。

    他驾轻熟路开火,没一会儿烤肉味徐徐传来。

    此时天色昏暗,已经半点太阳的光晕也见不到了。

    魏晞瞧了眼房车,问他:“今晚我们住在这吗?”

    “嗯,山里没有信号,要是觉得无聊你先进去休息一会儿,烤好了我叫你。”

    房车很大,里面的设施应有尽有。

    躺在床上听着山间不知名的鸟儿鸣叫,抬起头就能看见男人伟岸的背影。

    魏晞缩了缩肩膀,闭上眼睛。

    收回之前那些话。

    这个男人,还算是挺体贴的。

    ……

    等再次睁开眼,视线里一片漆黑,魏晞睡眼惺忪拿起手机。

    已经八点了。

    窗外看不见萧逸海的身影,她一边喊着阿海的名字一边往出走。

    然而周遭万籁俱寂,除了偶尔的蝉鸣以外什么都没有。

    烧烤盘是使用过的痕迹,望远镜也不见踪影。

    这座山上没有信号,看着手机右上角两个小红叉,魏晞开始慌了。

    喊了几声“萧逸海”只有无穷无尽的回音回应她。

    一阵风袭来,掀翻了烧烤架,魏晞吓得低呼一声。

    她迅速跑回房车,高举手机试图找到一点点微弱的信号,可根本就是徒劳。

    外面狂风呼啸,拍打着车窗,像是恶魔在低语。

    过了一阵,感觉风小了,魏晞重新下来。

    她得去找萧逸海。

    阿海不可能会连声招呼都不打就把她一个人丢在这里。

    唯一的解释就是事发突然,他来不及叫她。

    或者叫了,可因为她睡得太死,根本没听见。

    这个想法一出来,魏晞更慌了。

    调出手机照明,脚步走得匆忙。

    依稀记得上来时的路,她沿着不平坦的山路小跑着。

    一边用乱照一边喊着:“萧逸海——”

    被周遭树枝刮到也没感觉,不知道走了多久,突然一道亮光闯入眼中。

    魏晞赶紧朝那边跑去。

    看清眼前景象时,步伐缓缓变慢。

    面前是一张长椅,亮光源自长椅椅背上的暖黄色小灯。

    各式各样形状的灯盏一闪一闪,交替变换,映的这漆黑的山上像是有什么稀奇宝物一般。

    男人双腿交叠坐在长椅上,身边放着一束玫瑰花。

    魏晞似乎猜到他想干什么了,下意识缕了下凌乱的发丝,又不自然扯了扯衣摆。

    她慢慢走过去。

    萧逸海偏过头看她:“小姐,一个人吗?”

    魏晞微怔。

    “今晚的星空很美,要和我一起观赏吗?”

    话到这里,魏晞想起来了。

    “你,你这是……你怎么说这个呀……”

    她抿了抿,脸倏地红了。

    “晞晞。”萧逸海开口叫她,拍着身边的位置:“过来坐。”

    等她刚刚坐下,萧逸海就起身站到对面。

    下一秒,男人捧着鲜花,单膝跪地。

    “你和我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记得。”

    他望着她,眼神诚挚又温柔。

    “今天吓到你了吗?”

    “嗯。”魏晞点头,但又很快摇摇脑袋:“我倒是没害怕,我只是担心你。”

    现在魏晞心里敲锣打鼓,很明显萧逸海今晚是想要做那件浪漫的事。

    可现在他就这么看着她,一眨不眨,看的魏晞心里发毛。

    所以他端着这束花,是要她接过来吗。

    那她现在是不是也要站起来说谢谢呀。

    可他不该再说点什么吗。

    就这么举着?

    魏晞犹豫不决,又开口:“你,你这是干什么呀?”

    “我们晞晞,真的很漂亮。”

    暖黄色的灯光从魏晞背后打来,女孩逆光坐在面前。

    头发和眼珠黑里透亮,像是颗珍贵的黑色玛瑙。

    萧逸海短暂垂眸,变戏法似的从花束中间拿出一枚钻戒,又抬眼瞧她。

    “晞晞,嫁给我好吗?”

    魏晞曾设想过无数被求婚的画面。

    无一例外是众多亲友做见证,男人跪在人群中,最后皆大欢喜感动落泪。

    又或者是在一个精心准备的室内,房间里都是气球和玫瑰花。

    只有他们两个人,求婚之后就亲亲抱抱举高高。

    可却没想到,她被求婚,竟是在这荒郊野岭。

    魏晞抿着唇,四下望了一眼:“在这里呀……”

    “这里不好吗?”

    就这么简单,一个带了灯的长椅,一束还算娇嫩的玫瑰,一颗比之前还要大的钻戒。

    可这不是求婚必备的吗。

    不怎么好。

    太大众了。

    虽然她是很想嫁给他,但一辈子就一次的求婚,可不能这么便宜他。

    而且就在刚刚,她一个人举着手机走了那么远的路。

    不能只让她一个人担惊受怕。

    魏晞努了努嘴,不再去看那枚钻戒:“不好。”

    “那天我是怎么跟你说的?”

    “我说我一个人来山上露营,风吹跑了我的帐篷,然后我遇到了你,你邀请我看星星。”

    “然后呢?就没了吗?你不是说你记得吗?”

    萧逸海面色不改,轻笑一声:“我记得呀。”

    他拿起手机按了几下。

    没一会儿,天际出现一丝亮光,一支烟花在空中绽放。

    这与魏晞平日里见到的不同,这支烟花竟是个爱心形状。

    仔细看过去才发现,这不是一支,而是十几支。

    十几支烟花共同绽放,在月朗星稀的夜空中盛开出一个又一个爱心。

    烟花燃放的有条不紊,最后竟出现一个久久不曾熄灭的两颗重叠在一起的爱心。

    远处突然飞来一道银色的光,似是流星般从两颗心中间穿过。

    下一秒,空中开始盛开各种五颜六色的烟花。

    种类繁多,给这座荒山增添了无数光彩。

    一瞬间,黑夜如同白昼。

    点亮了这四周的花草树木,也点亮了魏晞的心。

    草木做为见证人,随着微风舞动自己的身躯。

    有那么一瞬间,魏晞忘记呼吸。

    有些震撼,可她依然对萧逸海抱有希望,看着依旧跪在地上的他,期待地看着他:“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吗?”

    “有。”

    话音刚落,眼前的亮度再次提高。

    魏晞怔了两秒,立马回头。

    周边树木不知何时被挂上了彩虹色的灯,颜色过渡相融,正一点一点向远处蔓延。

    不到一分钟,半个山都亮了起来,亮遍了她来时的路。

    远远望去像是两道彩虹桥,中间小路弯曲直通半山腰。

    来时匆忙又焦急没能发现,如今换了种心情再看,更像是彩虹出现在漆黑的夜晚,为这座山渡上一层美妙绝伦的光景。

    “这灯是为了以防万一,我怕你半路害怕,或者走错了路,打算用这个灯来提醒你。”

    “没想到我们晞晞这么勇敢,真的一个人找到这里来了。”

    萧逸海再次举起花束,握着那枚钻戒。

    语气更加坚定:“现在,我美丽的晞晞小公主,愿意嫁给我了吗?”

    男人目光灼热,声线却低沉,似是蛊惑。

    烟花与彩虹的映照下,魏晞终于点头:“我愿意。”

    璀璨的钻戒缓缓推进她的无名指,明明傍晚带着丝丝凉意,可被套着的无名指却倍感灼热。

    萧逸海捧着她的手,轻吻了下手背。

    “戴好了,任何时候都不许往下摘。”

    整个过程持续了将近二十分钟,男人也在地上跪了二十分钟。

    魏晞放下鲜花先把他扶起来,见他敲了两下膝盖:“人老了,才跪这么一会儿就站不稳了。”

    “不老。”魏晞扑进他怀里:“哥哥不老。”

    松柏气息混合着森林的芬芳,向魏晞鼻间层层递进。

    夜幕中,伴随着烟火的喧嚣,魏晞轻轻开口:“我们会有自己的家,我会永远做你的后盾,永远和你站在一起。”

    “阿海。”她抬眸,眼中银河闪烁:“我也跟你求婚,从此以后我们就是家人了,我跟你保证——”

    她踮起脚尖,轻吻他的唇:“我会一直爱你,哪怕心跳停止也会一直爱你。”

    萧逸海能感觉到自己的脊背僵住。

    片刻后,他用力抱紧魏晞,把人整个按在怀里,像是要融为一体。

    在他十五岁那一年,有个小女孩告诉他,要开心,要等她长大,要嫁给他。

    在他三十三岁这一年,有个姑娘告诉她,从此以后她是他的家人,会永远爱他。

    一瞬间,时光交错重叠。

    山河湖海随着狂风倒流。

    小女孩稚嫩的面孔褪去,成长为面前的姑娘。

    十五岁那年,照耀他晦暗生活的小太阳终于长大了。

    她找到了他,并履行了承诺。

    承诺哪怕心跳停止,爱也不会流逝。

    萧逸海,总算是有了一个完整的家。

    他们享受着这寂静的时光,似乎是在过五十年以后的生活。

    魏晞趴在望远镜前看星星,一开始很感兴趣,后来觉得没意思,就抱着萧逸海亲。

    直到两个人都气喘吁吁望着对方,从彼此眼中看到熟悉的情愫后。

    萧逸海蹲下身,指了指自己的后背:“上来,哥哥背你上山。”

    趴在男人宽厚的脊背上,魏晞总算体会到了什么叫安全感。

    她终于有闲情雅致去观赏这个由人工一条一条缠绕的彩灯,彩灯一圈一圈环绕,像是满天星辰坠落,铺满整个山谷。

    魏晞垂眸看着男人纤长的睫毛一上一下煽动。

    倏地凑过去吻了下他的脸颊。

    “急什么,这不带你回去了吗。”

    “……就是亲你一下,你别痴心妄想。”

    “我在和我自己说话。”

    “…………”

    终于又回到房车处,之前被风吹走的烧烤架也回归原位。

    上面桌上放着刚刚烤好,还带着温度的牛肉。

    魏晞走过去吃了一口,突然倒吸一口凉气:“完了!”

    “怎么了?”萧逸海递上一杯热牛奶:“小心烫。”

    “这座山上有多少人呀?”

    的确有不少。

    萧逸海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一早就在山间安排了不少人。

    “现在应该撤下去一大半了,毕竟要保护你。”

    “……”魏晞全身力瘫坐在椅子上:“那我刚才一边哭一边喊你的名字,是不是都被他们看见了?”

    萧逸海用显而易见的笑容回答了她。

    魏晞双手捂着脸,脚下用力蹬了好几下:“完了完了!全完了!”

    “我还往袖子上抹鼻涕了呢!”

    “萧逸海你求婚就求婚,吓我干嘛呀!”

    她放下手又看见刚刚被套上的钻戒,下意识就要往下摘。

    耳边突然传来男人一句:“嗯?”

    带着威胁,带着警告。

    “……”魏晞又往里推了推,确定怎么甩也掉不下来后又用手捂着脸:“我丢人了。”

    说完还从指缝中偷偷看他。

    男人先是沉默片刻,后又轻叹了口气坐下来:“不丢人,找自己老公丢什么人。”

    “再说了,这不是你给的剧本吗。”

    “我们晞晞年纪小,又是第一次来,深更半夜敢一个人跑下山已经很厉害了,换做是别人早就吓晕过去了。”

    说完,用勺子舀了一勺牛奶送到她嘴边。

    魏晞张口喝下,又忽然觉得眼前的一切好像很不真实。

    当初为了获取他的信任,随口编的一句瞎话,如今竟真的上演在自己面前。

    那时候的她如何也想不到,冥冥之中,她提前给自己策划了求婚现场。

    牛奶一口接着一口,香甜气味蔓延在舌尖。

    “阿海。”魏晞轻轻唤他。

    “嗯。”

    “睡觉吧。”

    男人抬眼,晃了晃杯子:“还剩大半杯呢,喝完了再睡。”

    魏晞抿唇,两根手指掐着他的衣袖,小幅度摇了摇。

    与他对视的双眼眨了一下:“睡觉吧……”

    夜深了。

    妖精出来了。

    --

    魏晞的目光都是散的,明明瞳仁透亮似月光,却始终无法聚焦。

    窗外偶有风声拂过,伴随着她的嘤咛,合奏出一曲世间最美的乐章。

    她好美。

    似是雨后初晴的彩虹,似是点缀着露水的玫瑰。

    他的名字从她嘴里说出来,都那么好听。

    “再叫一声。”

    “阿海——”

    “再叫。”

    “老公——”

    ……

    车房再大终归是没有家里的卧室大,两个人挤在狭窄的小床上,拥抱变得更加实在。

    甚至连彼此呼吸声都听得清清楚楚,温度和气味久久不曾退散,缱绻布满全身感官。

    夜半时分,魏晞忽然就醒了。

    入目是车顶一闪一闪的圆灯,她轻轻侧过身看着身边熟睡的男人。

    用眼神描绘他的五官。

    少女时期她幻想过自己未来的另一半。

    那人必须得是个身材高大,有担当有责任心的人。

    如果上帝庇佑,拜托再给她的另一半增加几个优点。

    长相不差,疼她爱她,尊重她。

    那时候,她生怕自己要的太多,上帝嫌烦就不给她了。

    如今心上人就在枕边,她就在心上人的怀里。

    也算是美梦成真了。

    眼神已经不能满足她的热爱,她伸出手指轻轻沿着男人的五官游走。

    手指划过他的唇瓣时,她的手被抓住。

    男人翻了个身,轻咬了下她的指尖,直接将她整个人让揽入怀中。

    “怎么醒了?”

    “想你了。”

    萧逸海轻笑一声,一个吻落在她的额头上:“睡吧,我在。”

    魏晞往他怀里蹭了蹭,感受到两人相同频率的心跳。

    闭上眼睛:“我也在。”

    --

    我曾无数次祈祷,能遇见一个用生命爱我的男人。

    纵使我深知,这种可能微乎其微。

    我茫然在天下苍生中游荡,做一颗普通又渺小的尘埃。

    忽然有一天,微风将我吹拂到幽蓝的海岸,一束光破云而出把我笼罩其中。

    我茫然被巨浪席卷至深海,惊奇的发现,在这里我依然能够畅游。

    我发觉自己找到了更好栖身之所。

    海浪温柔,阳光随和。

    从那天开始,我坠入深海。

    ——正文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