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月都花落,沧海花开 > 第51章 番外胤泽篇:曾经沧海 (2)

第51章 番外胤泽篇:曾经沧海 (2)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很久很久,他的眼里能装下他们亲吻的画面,脑袋里却是一片无神的空白。不知是否大白天身体也有了异样,他觉得气息堵在胸口,一时上不来。他撑着一株樱花,待天旋地转之感散去,便头也不能回地闪离此地。他已无法看下去。再多停留片刻,他会再一次杀了臣之。

    他是真的高估了自己。已到这种时刻,为何他还在抱着一丝希望?会认为洛薇将拒绝臣之,继续等他?他竟还自责的认为,离开了他,她和任何人在一起都不会幸福。他聪明一世,怎么会有这样糊涂的时候?!

    十三

    喜欢是执着。爱是放手。

    洛薇与臣之新婚之夜过后,胤泽终于想明白了这一点,且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其实算下来,离他的归元之日还有一段时间,但眼见她得到幸福,他想,早日解脱没什么不好。他敬佩紫修,但内心还是对魔族有着轻蔑与排斥。况且,他也受够了被这肉身折磨的日子。

    他焚烧了肉身,便让元神毫无阻碍的冲出去,一口气穿梭九天,回到神界。途经无相池,他忽来兴致,落在池边观察下界天象。下届仍有地方飘着春雪,一如樱花翻飞。他忘却了之前看见的场景,想起诸多与洛薇在瑞雪中度过的冬季。此刻,无相池上空的无相金莲正临空盛开,为仙气神雾滋养,在黑夜中静静旋转,绽放出灼灼光华,又有无数火光从莲瓣中飘出,在池子中洒下金光万千。光辉照亮了他的元神,在他透明的身躯上留下阴影,又将他的双眼照得宝石碎片一般。这一刻,若是他无意重建肉身,他即便使用时间逆流之术,也不违背天条。终于,他闭目吐息,将神力注入一朵无相金莲中,轻挥袖袍,把这朵金莲推入到无相池中。

    看见金莲缓缓升起,他知道元散之时已到,过一会儿六界便会开始下大雨。薇儿新婚燕尔,一时甜蜜,或许会忘记带伞出门。他眨眼功夫便取回她送的白底水墨伞。除此之外,还得在归元前想清楚,他需要做些什么。

    第一件,薇儿小时候父母撒手人寰,那一个晚上,她一定很孤单,需要有人安慰。

    第二件,溯昭遇难,薇儿逃亡的日子里,必然也希望有人陪着她,为她排忧解难。

    第三件,她怀孕时他不在身边,得安置个人去照料她。她既然如此喜欢那苏莲,便分些神力去让它化人。待重见薇儿,可以将神力注入在紫湖池塘的苏莲中,不用多久,这苏莲之灵便会化成人形,代替他好好照顾她。无法避免的是,这种神力既然属于他,那么他有多喜欢洛薇,这苏莲就会多喜欢她,但愿他可别长成个男子……想到此处,他又想起了苏疏那熟悉的神力,恍然大悟。原来,是这样……

    第四件,几个时辰前是她的洞房花烛夜,也不知道她可还会想起自己,可会需要他祝福一声?

    第五件,曾经他们有过厮守到老的约定,不管她到最后是否对他还有情,在她辞世那一天,他都应该去陪着她……

    归元之前,他可以利用重启的沧海之力,施展时间逆流术,将元神送到过去四个时间点。而第五个点所提及之事,则可分最后一丝元神,令其留在溯昭,直至洛薇命数将尽。

    随着第一滴雨水从天而降,滴入神界之水中,空中的无相金莲也徐徐绽开,落在正对明月的悬空都城中。随后,莲池周围的环境也跟着改变:雪地虚虚实实,玉树也看不真切,应是六十年前的溯昭。看见眼前的冬季雪景,他心中也展开了一片无声的雪原,只剩空白与前所未有的平静。然后,他听见了小女孩悲伤的抽泣声,转过身去,只见一个小姑娘刚没了父母,正跪在洛水旁伤心地哭泣。她扎着双马尾,青发雪肤,大眼睛中盈满泪水,真是可怜又可爱。

    他撑着她赠他的伞,踏着水波,朝她走去。

    这短暂的顷刻,他回想了自己漫长又短暂的一生。

    他与洛薇之间,有太多的阻隔与无缘。发展至此,已竭尽全力,更无后悔可言。他胤泽是沧海之神,早已不是事事贪图圆满的年轻傻小子,人情如人世,悲欢离合本是定律。无人知晓哪一刻是起点,哪一刻是终点,也没有人的一生,是绝对的喜剧或悲剧。幸运的是他们的感情曾经开花结果,始终美好,只是恰好断在了“离”这个点上。而他活了近八千年,司天地之水,管河川沧海,向来我行我素,风流落拓,不曾做过违背自己意愿之事。纵观九天六界,他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曾随昊天讨伐魔界,助轩辕氏大败蚩尤,鸿钧曾赐他沧瀛印记,伏羲亲自为他披上沧海神袍。当年他才五千余岁,意气风发,已被万千仙神景仰朝拜。最终哪怕归元天地,句号也画得相当漂亮。可以说,此生能活到这个份儿上,他已毫无怨言。

    只是,要论遗憾,不能说完全没有。

    若能听见女儿亲口叫一声爹爹,若能与心爱的女子成为哪怕一天名正言顺的夫妻……

    罢了。不能把事情往坏处想。看看前方,她不正等着自己吗?

    洛薇确实已经看见了他。她停止哭泣,怔怔地看过来。此刻,她还是那个懵懂的小丫头,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他们之后会发生这么多的故事。大概也不会想到,他初次认定她,是在十年后那片郁郁芳芳的桃花下。想到此处,他已决定,在下一场幻境中,要为她化成一片桃花源。

    他微微一笑,向眼前懵懂的小丫头摊开手。看见他手心的无相金莲,她的大眼睛里闪烁着好奇的水光,整个人也凑近了一些,就像一只灵动的小鹿。他想起了他们的曦荷,又想起数十年后她在明月下回眸一笑的样子。他总算理解,为何历史上总有这么多顶天立地的英雄,会因怜惜一位弱女子而抛头颅,洒热血。他垂下头,与她一起看着那朵无相金莲,又看了看这时年幼的她,表情也变得越发柔和起来。

    你可知道,这世间所有流水桃花,都美不过你隔花眺望而来的眼。

    曾经沧海情难寄,今时明月携我心。

    薇儿,时隔多年,终于我们又重逢在人生初见之时。

    【终】

    君子以泽二0一四年十一月四日于上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