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BG言情 > 旖吻 > 第40章 旎吻(正文完) “喜欢啊。”……

第40章 旎吻(正文完) “喜欢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

    …

    后半夜温胜荣他们的通宵游戏, 薄原没参加。

    他抱着几乎快柔软无骨的人,对席梨芝的臣服,远远超过其他。

    连空气都仿佛在快速融化。

    她胡乱去吻他。

    手指已隐没在他发间。

    …

    …

    隔天, 生物钟的影响, 席梨芝朦胧睁开眼,拉着窗帘的昏暗房间里,并没有薄原的身影。

    她赤着脚下床, 是柔软的地毯,而浑身有些不适。

    就像高中时的体育考试,奔跑八百米后的感觉,但又不完全一样, 比那种单纯的累, 多了点沉沦和滋生出的媚。

    席梨芝去拿脱掉的衣服,穿好后站在镜子前,看到脖子上的吻痕,

    她把领子往上拉了拉,刚好遮掩住。

    打开房门后,迎着清晨的光线,席梨芝看到那人的身影。

    他站在酒店客厅的窗前, 身姿修长,正在听电话, 厚重的帘子敞着, 白色的纱帘朦胧轻盈。

    她失神片刻,忽然就有种想过去抱住他窄腰的念头。

    脚步迈动, 还没完全走近。

    似是察觉到响动,薄原回眸。

    他单手接着电话,也朝她的方向伸出另只手, 眼眸温柔,是迎她入怀抱的姿势。

    席梨芝不禁心中一烫,脚下快了几步扑过去。

    身子被稳稳揽住,白衬衫后是硬实的胸膛,进入气息的是他的淡薄味道。

    贴在怀抱的近距离,席梨芝可以隐隐听到电话传出来的声音。

    “那两小时后见。”

    声线熟悉,仅简短的一句,就能辨认出是哥哥席知州。

    席梨芝一愣。

    哥哥为什么会打电话过来?

    她疑惑着仰脸,看向薄原。

    他神色无异,垂眸看着她,手臂轻轻圈着她的腰,答应着:“好。”

    挂了电话,薄原:“睡的好吗。”

    她点头,努力忽略刚才的电话,却没办法,所以开口问:“是我哥哥?”

    他低眸,指腹蹭过她脖颈间的红痕:“嗯,待会要见面聊聊。”

    “什么事?”

    “也许,是把你交给我的事。”

    任何美事都有提前。

    如果肯把席梨芝交给他,席家提出要求,不管是什么,他统统接受。

    温存十分钟后,席梨芝和薄原前往餐厅。

    会所走廊的推窗在早晨全开着,清新的冷空气进来,同样也带来了光。

    通透明亮,全然不似晚上的灯光迷暗。

    同一时间,乔颜跟温胜荣他们已经点好餐了,正兴高采烈的聊着天。

    桌前还空着两个挨着的位子,是特意留出来的。

    席梨芝向空着的位子望了一眼,手被薄原牵着过去。

    赵磊还想去篮球馆打一场球。

    薄原低眸,修长偏白的手拿了玻璃杯倒上温水,放到她面前,给她暖手。

    他没什么别的表情,只淡淡说:“待会有事。”

    席梨芝知道是哥哥找他的事,有些心不在焉,慢慢吃着饭。

    另一边的乔颜笑了笑,手肘碰碰她:“气色真好,看来昨晚被滋润的不错嘛。”

    她喝粥的动作顿住,差点被呛。

    闹了个大红脸。

    乔颜也就不开玩笑,正经悄悄问:“你们毕业就结婚?那样的话,可以两家商量一下时间,提前订婚。”

    闻言,席梨芝怔了下,如果真要订婚,哥哥和爷爷会同意吗?

    谈恋爱的事,目前也只有哥哥知道,爷爷那里还瞒着。

    她咬了咬唇,思索着要找个合适的机会跟爷爷说。

    一顿饭吃的都是心不在焉的状态。

    上车后,薄原骨节分明的手握在方向盘,驶向市区。

    她坐在副驾驶的位子,脑袋还在思考,要不要跟他一起去。

    可哥哥没通过自己找薄原,而直接联络到了他本人,大概这场谈话内容,是不太想让她知道的。

    越不想让她知道,席梨芝越是好奇得紧。

    所以,她开口:“不想回家,你去跟哥哥见面,我在外面等你。”

    他微微皱眉,说:“外面冷。”

    “我知道。”

    席梨芝不想就这样置之度外,她看着窗外,不断往后倒退的建筑绿植:“我会找个附近的小店,喝杯咖啡,奶茶之类的。”

    她只是想第一时间知道他和哥哥谈了什么,结果又是什么。

    隔着电话的话,看不到他的表情。

    她怕感知不到他全部的情绪。

    薄原妥协:“好。”

    祖母绿色调的装潢,西餐厅的小提琴声悠扬。

    席梨芝坐在临街靠窗的角落,点了杯热咖啡,视线落在窗外不远的音乐建筑大楼。

    哥哥明明是找薄原聊。

    可她好像更紧张。

    又或者,薄原只是习惯把情绪藏在那双冷然,看她时又会温柔的眼睛里。

    与此同时,薄原走过冰凉凉的大理石地面,搭乘电梯到达约定的楼层。

    今天一早就接到了陌生号码的电话。

    接通后,那边男声微冷,简单:

    “我是席知州,抱歉,用了点特殊渠道打听到你的手机号。”

    薄原也只是有些意外,很快平静:“没关系,你说。”

    对方心思很通透,冷清的嗓音说出想法:“芝芝昨天没回家,老爷子以为她在同学家,我知道你们在交往,所以心里猜到不是。”

    薄原坦然,回答他:“是在一起。”

    “见一面吧,我们顺便也聊聊。原谅我有点忙,时间不太多,来制作室找我,地址待会让助理发给你。”

    静默中,薄原听到身后的脚步声。

    他听着电话,回过头看到席梨芝,她已经睡醒,此时正往他这边来。

    薄原朝她伸出手,她扑进怀里的瞬间,是踏实的感觉。

    “那两小时后见。”

    席知州给了通知。

    他垂眸揽着怀中愈发成熟的少女,她仰头看过来,像诱人的桃子。

    薄原喉咙微滚,答应:“好。”

    到了制作室,薄原在沙发坐下不久,见到刚从录音室出来的席知州。

    席知州气质卓然。

    瘦,高,挺拔背脊,黑色的衬衫,修身的西裤,除了满身的音乐才华,仅凭脸和气质在娱乐圈也是能站稳脚跟的。

    接着,助理钟景年倒了杯水放在沙发的桌前,颇有职业素养的关门出去。

    薄原倒没紧张的神色,却也有几分在意:“我很喜欢芝芝。”

    席知州侧身,从抽屉拿出香烟和打火机,递给他:“你喜欢抽烟。”

    之前接触在同一张饭桌坐过,他身上有沉苦的烟草味道。

    礼貌性笑了笑,薄原拒绝:“昨晚开始,戒了。”

    能让习惯吸烟的男人这样拒绝香烟,原因无非就几个。

    席知州挑眉,猜测几秒,很快问:“因为我妹妹?”

    他平静回应:“是。”

    “听说你篮球打的不错,赛车也拿过新人奖,以后有什么打算?”

    席知州直接开门见山,挑明见面的问题:“是毕业做个上班族,还是想打职业赛,又或者做专业车手?”

    薄原几乎毫不犹豫,没回答,而是反问:“哪种规划可以得到你和老爷子的认可。”

    “?”席知州微歪了下头,随后,有不解,也有理解:“难道你自己没有过规划吗,说说。”

    “老实说,以前没想过好好读书,更没想考大学。不过,现在已经有了,哪种方式能够得到芝芝,我就做哪种,以上,就是我对以后的人生规划。”

    薄原坦白的直率。

    他想给她一个最完美的规划,总有一种选择,是席家愿意接受的。

    “就我个人意见来说,赛车太危险,打篮球职业赛倒是不错的选择。当然,你喜欢毕业工作,也是很好的,大多数的人都会这么选择。”

    席知州给出自己的看法。

    薄原听出来有利的选择,说:“最近有考虑打职业赛。”

    席知州点头,而后补充:“训练挺苦的。”

    他毫不在乎:“既然想得到渴望的,那总得付出点什么。”

    说完,敛了那些寡淡,是很郑重的模样:“我很喜欢她,所以会尽我所能,一辈子对她好。”

    能感觉到对方很自己很像的独特和认真,席知州心下一松,也就没什么要问的了。

    后面的半个多小时,席知州和薄原,就职业篮球选手谈了谈将来的规划。

    薄原也给出承诺。

    最终,席知州满意点头。

    这次的聊天到此为止,薄原也就告辞离开。

    外面天色稍沉,不知何时覆上了乌云,有隐隐的冷风吹过来,卷走多余的温度。

    他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还好,怕冷的她没等在这有风的地方。

    薄原目光朝对面的西餐厅望去,定格在她身上。

    那双白皙的小手,正拢着咖啡杯。

    他走过去,里面的人也迎出来。

    薄原握住她的手,并不凉,说着:“你一直在喝咖啡等在这,不无聊吗?”

    席梨芝摇摇头。

    她诚实,说:“我觉得等你是最有意义的事。”

    薄原唇角微翘,冷然中裹着深情:“小傻子。”

    她追问:“你向哥哥保证了什么?”

    薄原皱了下眉,似乎疑惑她怎么会知道。

    “你只差没写在脸上,你的认真了。”

    席梨芝凝视着他,声音轻轻的,但颇为认真:“薄原,不要强迫自己做不甘愿的事。”

    他忽然就又笑了,眼神明明白白有着甘之如饴:“太过在乎,所以,如果能得到你,那做什么,我都是愿意的。”

    ·

    大二开始,薄原频繁训练和飞往各个城市参赛。

    从城市赛的选手凭成绩打进国际赛,也只是用了不到一年的时间。

    决赛前夕,球队回国参加五年一次的体育典礼。

    体育典礼主旨宣传体育精神,会邀请很多实力知名的体育界选手,典礼定在今晚,同时会有体育频道的官方媒体录制公开。

    球队买的集体机票是下午四点。

    中午的训练结束,薄原就跟教练说好,不跟球队一起搭航班了。

    从训练场到达机场,也就二十多分钟的时间。

    他戴着口罩,没带任何行李坐进飞机也不过才下午一点。

    封闭的训练,已经很久没见到席梨芝了。

    放下篮球之后,分秒的呼吸都是渴望她的煎熬。

    飞行的旅途结束,薄原一身黑从VIP通道出来,瘦高挺拔的背脊,帽子口罩外露着的一双眼睛冷然好看。

    旁边专门蹲守娱乐圈顶流的那群迷妹们看到他经过愣了愣。

    这是哪家哥哥?

    气场绝,身条又好。

    简直逆天啊!

    几个姑娘色迷心窍,追上去疯狂拍照。

    闪光灯频繁。

    薄原蹙了蹙眉,目光扫过那几个姑娘,冷冷然的眼神顺利制止。

    他不再停留,长腿迈动,上了车。

    在车里,薄原发消息问:【在哪里。】

    那边的席梨芝似乎正在看手机,很快回过来:【图书馆,怎么啦?】

    薄原只看到她的回复,也觉得喜欢,前往她学校的路上,继续回复一句:【想见你。】

    席梨芝:【等你今天晚上参加完体育典礼,就可以见到我啦。】

    不是上下课的时间,也没聚集的人群,偌大的校园还算安静。

    风徐徐而过,花坛中月季花娇艳轻晃,像极了她唇边的颜色。

    薄原经过图书馆的窗前,侧眸瞧见正低头看手机的席梨芝。

    隔着玻璃窗,他看到她手机屏幕的画面。

    是档篮球赛的解说节目,男生比较热血,喜欢看比赛是一回事,看无聊解说又是另一回事。

    男生尚且觉得无聊,女生更不会觉得有趣。

    薄原微微皱了下眉,迈动长腿走过玻璃窗外。

    身形经过,惊得窗下花坛的茂盛绿植丛飞出一只鸟雀,清脆的鸣叫。

    席梨芝已经看篮球赛解说看了好几期,还是看不太懂所谓的技巧与内容。

    就好像她高中时也不太擅长数学卷子的压轴题一样。

    都是中国话,改成逻辑性的专业知识,就觉得陌生极了。

    也许之前接触的都是美术感性类,席梨芝从来不觉得自己笨拙。

    但此时此刻,她听的晕晕乎乎,不免怀疑自己的智商。

    “看这些做什么。”

    椅子后面忽然传来带笑的声音,很轻,成功让她将满心的沮丧一扫而光。

    席梨芝转头,看到了摘掉一边口罩的薄原。

    比起视频里的他,真人似乎更清瘦了,下颌轮廓的线条更裹了几分流畅冷硬。

    图书馆的学生不少,都低着头专心学习。

    她努力不激动的扑过去,生怕打扰到别人。

    拉着薄原从馆里出来,她想笑,却又因为他的问题而支支吾吾,随后失落垂眸,坦诚:“我大概这辈子都对体育这方面没天赋,解说看了又看,还是看不太懂。”

    不那么懂篮球。

    完全就是一个门外汉。

    这样的话,如果以后他聊起篮球,她却给不了同样高度的认知,会不会显得很没用。

    她正失落的出神想着,忽然被他掐着腰抱进怀里。

    闻到他身上久违的淡薄香气,席梨芝睫毛颤了颤,而后闭上,短暂沉迷。

    薄原下颌就在她的肩窝:“我喜欢的是你,懂不懂这些根本无关紧要。明白了吗,我的小傻子。”

    微微的痒,她的犹豫也顷刻间烟消云散,只笑着躲了躲。

    听到她的笑声,薄原这才松开她,去拉她的手:“这次的国际决赛快了,要去看吗。”

    席梨芝抬眸,盯着他的眼眸与那点小泪痣看:“你想我去看吗?”

    “想。”

    毫不犹豫,薄原握着她的手,来到下颌,蹭了蹭,“球队在外面训练的时候,没有一天不想见到你。”

    …

    球队里的其他人,已经很眼熟席梨芝了。

    这一年的时间,她已经看过不少次他的比赛。

    虽然,她不太懂篮球。

    但很爱打篮球的那个人。

    在一片热烈的欢呼声中,薄原和队友们上场,尤其他看向观众席,眼里只有席梨芝的存在。

    仍旧引起女生们的失控尖叫。

    不得不说,今天来看比赛的女生挺多,每一个都打扮的漂漂亮亮,虽然也不一定真的都很懂篮球。

    抛开体育精神。

    单从迷妹角度出发,看薄原打球,就是赏心悦目。

    比赛开始,席梨芝安静的坐在第一排,是最好的观看位置。

    她打扮的很低调,戴着帽子。

    偶尔会疑惑皱皱眉,也还是没那么懂篮球,就算赛场有解说,也只是明白进球就是得分这种最浅显的规则。

    解说人员给予的最高评价,就是关于薄原:“薄原真不愧是实力最强的篮球界黑马!”

    场上的战况很激烈,上方中央的位置有宽阔的显示屏。

    用来直播场上的进程。

    中场休息时,席梨芝跟着他的身影,看着他坐在固定位置。

    大屏幕的镜头从远景,切换停留在他身上。

    迷妹们瞬间再次爆发出尖叫。

    而薄原偏头,在众目睽睽之下淡淡望过来,是席梨芝的方向。

    “啊啊啊啊啊!薄神是在看这边吗?是我吗是我吗?”

    “好像是这边!”

    “别说了,赶紧露出最好看的笑啊,没准儿薄神就是在看哪个迷妹漂亮。”

    “怎么可能,薄神有女朋友的,不过,还是露出笑吧,给薄神一个好心情啊!”

    席梨芝和他的目光在空中相撞,她也不自觉弯起唇角,给他比划很棒的手势。

    这个手势吸引了旁边的女生,女生看她隐约觉得熟悉,仔细辨认之后,终于认出席梨芝。

    薄原打了职业篮球赛后,除了男球迷,还有不少看颜的女迷妹。

    也有人长传过当时柒中很火的那张照片,大学迎新会薄神和女朋友要接吻的画面。

    “你、你是席梨芝吗?”女生似乎没想到可以在比赛碰到真人,兴奋得声音都颤抖了。

    好在四周的尖叫声很吵,没人注意到别的声音。

    席梨芝不擅长应对这种情况,只好努力露出友好的微笑,小声说:“我们好好看比赛,不要让太多人知道我也在,可以吗?”

    女生狂点头:“可以可以。”

    而后,席梨芝又压低了几分帽檐。

    中场休息后,是下半场比赛。

    比赛正要开始,她凝望之际,目光注意到离薄原不远的杜楚楚。

    客观来讲,杜楚楚是个美女。

    成熟,懂篮球。

    杜楚楚在场外的边缘位置,跟教练的架势也差不多,嘴里嘱咐着什么,应该是跟篮球赛相关,有几个球员颇给面子,在频频点头。

    比赛开场。

    杜楚楚的视线一直跟随薄原转移。

    她表情很温柔,还带着若有似无的笑意。

    那种神情……

    不知道的,会以为她在看男朋友。

    席梨芝能看得出她的喜欢,恍惚之间,耳边又是哄然的欢呼声,目光再去看赛场的薄原时,他的进球已经完美完成了。

    …

    这场激烈的篮球赛对决,终于落幕。

    众望所归,薄原拿到了奖牌。

    观众席散场之际,席梨芝下意识望了眼薄原,他被队员们拥簇,是喜悦的狂欢。

    杜楚楚也笑着参与进去,就像是家属。

    她微微愣住。

    旁边的女生说了声:“薄神好棒,你好幸福!”

    她才回神,礼貌回了微笑。

    她拿起手机,默默发过去一条微信消息:

    【祝贺你得到奖牌。我去吃点东西,一小时以后,在场馆外的偏门见。】

    赛后,体育记者们便迫不及待过去,照例进行采访。

    当轮番的常规问题答完之后,薄原就有些想走。

    他看着手表,已经快要一小时。

    有个记者看出端倪,半开玩笑说:“是不是有点忙?还有其他安排吗?方不方便透露。”

    旁边的杜楚楚笑了笑,把助理的职责做到充分,替他回应:“怎么会……”

    薄原却已经开始往外走,走之前还答了这句:“是有点忙,要换衣服去见女朋友。”

    男更衣室。

    薄原脱去白色的球服,换了自己的私服。

    刚走出更衣室的门,就看到杜楚楚急匆匆跑来,怀里还捧着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

    另几个球员在走廊边上蹲着抽烟聊天。

    看到杜楚楚香汗带风跑过来,堵住刚换完衣服要走的薄原,纷纷静了音,看起热闹。

    杜楚楚对这个礼物是很有信心的。

    打职业赛的人,谁不想拥有一盒子满满当当的奖牌呢。

    而这个装奖牌的盒子,是她专门从法国订制买回来。

    快递加急,终于在比赛结束前到了手里。

    杜楚楚把礼物递到他面前,很有成熟女人的魅力,款款微笑:“送给你装奖牌用,我有眼光,也有预感,你会赢很多很多奖牌,装满这个盒子里的每一个格子。”

    薄原没接,但说了声谢谢。

    他表情也没什么波澜,交代给这个女助理:“麻烦转告大家,晚上的庆功宴我请客,但就不去了。”

    杜楚楚讪讪收回,以为他晚上是要接洽广告的事,点点头,还给出自己的见解:“你现在赢了奖牌,身价也更高了,体育品牌的质量参差不齐,威虎能入列百强企业,质量这关肯定错不了,代言的话,代言费用应该再谈谈,谈好的话是足够在帝都中心买套别墅……”

    薄原兴趣不大,也没多说什么,只拉低头上的黑色棒球帽,拿着手机往外走。

    这还是头一回听说冠军不参加庆功宴。

    走廊边上有个球员不理解,好奇极了,追问:“薄神,你晚上有很重要的事?”

    什么事重要到比过庆功宴。

    那人皱着眉头,实在想不到。

    薄原脚步未停,背影挺俊,头也不回。

    他声音淡淡传来:“嗯,要陪未来老婆。”

    走廊的几个人猝不及防,愣住了。

    反应过来后,已然被迫吃饱狗粮。

    他们也对薄原有了深刻的佩服和理解。

    薄原才不在乎别人的理解,他原本没有任何想冲刺的动力。

    只是因为想彻底得到她,才会选择把兴趣当做职业。

    对于薄原而言,其他的都不重要。

    唯独她像黑夜中的铃兰花,也像束光,鲜活也照亮他冗长散漫的人生。

    比赛散场,场外的人群涌动之后,不久,便重新冷清起来。

    席梨芝在最近的甜品店要了块草莓蛋糕,想用甜食纾解一下低落,但吃进嘴里第一口,她就知道于事无补。

    食之无味的吃完,席梨芝用纸巾擦擦嘴,半出神的整理好垃圾,把蛋糕包装扔进临近的垃圾桶。

    她很快到了场馆偏门,还不到约定时间,垂眸看手机,才发现微信群聊热闹。

    去年加入的薄原迷妹群里,有人在分析拍摄的照片,是场比赛的画面转播。

    也有许多人在线聊天:

    【薄原女朋友也来了!】

    【美院的那位?】

    【对!就在同排坐着!戴着帽子,衣服也很素,好低调,不过很好看啊呜呜呜。】

    【男朋友是薄原,羡慕,想拥有同款的快乐。】

    【欸?薄原哥哥的女朋友不是科大球队的那个女助理吗?】

    【才不是,杜楚楚就是纯球队助理。正主是美院新晋校花席梨芝。】

    【[笑哭]哦,那是我搞错了,看着还挺般配的。】

    ……

    席梨芝放下手机,忽然就不太想看这些内容了。

    她在场外等了片刻,薄原回了她的微信说准备过来,但还没出来的迹象。

    也对。

    这场胜利赛,他是主角。

    应该会很忙吧。

    席梨芝垂眸宽慰着自己,明明替他开心。

    可空落落的感觉却像雾气弥漫,让她呼吸都觉得潮湿,沉重。

    距离约定的一小时也就还差二十秒。

    意识到自己居然怅然若失,席梨芝决定先回酒店,调整情绪,不等了。

    她转身迈出步子,还没落下。

    “不是说过等我是最有意义的事么,一个小时还没到,这就不等我了?”

    薄原含笑的嗓音传过来,是最好的安抚剂。

    席梨芝的心情忽然就好了。

    潮湿浓雾被拨开,是重见天日的晴朗。

    她扬起唇,说着:“嗯,所以约会的时候,你千万不要迟到,我会走的。”

    薄原大步朝她走过来,听到这话,将她整个人拥进怀里,笑出一声。

    他眼角微弯,嗓音故意放得很低,明晃晃的勾引:“你还往哪走。”

    回往酒店的车里,司机在专心行驶,没开电台,所以格外安静。

    薄原赛前进行训练挺久的了,今天又是全力以赴打比赛,连续的体力支出,确实会有些累。

    她在想他现在回酒店能休息多久,于是问:“晚上的庆功宴几点开始?”

    薄原看着她,笑:“不去了,我只想跟你庆功。”

    席梨芝愣了下,心里再次被他填满,忽然就不太在意杜楚楚。

    薄原倾身,把自己的奖牌戴在她的脖子上,指尖还不经意碰到她的耳朵,他笑睨着她:“求婚礼物。”

    有些疲惫的声音,却还裹着缱绻温柔。

    席梨芝的眼圈就有些红了。

    心疼他,也有感动。

    老爷子那边已经被哥哥席知州说通,订婚的事,也不是没被提起过。

    她只觉得他要专心打比赛,自己也还在上学,等以后再提这件事也不迟。

    却没想到,薄原早就对这件事念念不忘。

    她忍住眼睛的酸涩,看他:“我还要好多好多,你要加油哦。”

    薄原指腹去抚她的眼睫,全部答应:“乐意之至。”

    她柔软的心浸满蜜糖,扑进他怀里,眼里热滚滚就再也止不住了:“傻瓜,我什么都不要,是你就好。”

    薄原低头,吻着她的额间,笑了下,宠溺着哄着不哭:“还是这么爱我啊,嗯不对,怎么越来越爱我了。”

    …

    进到酒店房间。

    薄原洗过澡后,揽腰再次把她抱到腿上。

    他目光太灼灼,引诱。

    她微微错开鼻尖的距离,倒也没舍得距离很远,还是可以轻而易举就亲到的咫尺。

    口是心非的纠结,大概就是她此刻的心情。

    想亲近,却也心疼他。

    最终心疼占了上风,所以要忍。

    席梨芝说:“你太累了,去睡会吧,还是……不要亲了。”

    “好。”薄原的声音微哑。

    她咬下唇,收回搭在他肩膀的手。

    刚想从他怀里出来,却忽然就被薄原拽住,整个人一愣,已经再次被他摁进胸膛与臂弯间,牢牢锁着腰肢。

    凛冽的气息深入。

    完全捕获了她的唇。

    …

    …

    凌晨时分,薄原闭着眼睡了。

    不过,是在她身上用光体力,还顺带餍足一起在浴缸泡了个温水澡后。

    回到床上,轻软的被子里,那双修长骨节清瘦的手,还揽着她的腰。

    席梨芝躺在他怀里,闻着属于他淡淡的沉静味道,有点像雪巅融化时,冷然又温暖的感觉。

    相比以前,少了烟草气味。

    但一样的引诱她,就像她只要看见他清冷的眸里有笑,眼尾的小小泪痣带着深情缱绻,就忍不住想主动吻过去。

    可能做这种亲密的事太累了,席梨芝也渐渐涌上睡意。

    再次醒来,天已蒙蒙亮。

    薄原静躺在她的身边,距离还是很近。

    她凑过去,轻轻在他唇边落下一个浅浅的吻,然后满足笑笑,起身去了卫生间。

    等关上门,再出来回到房间时,却发现床上空了。

    只有柔软的被子留在床上,散着还未消散的余温。

    席梨芝愣住,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躲在窗帘后的那人就过来,重新圈住她的腰。

    她身体完全下意识颤了一下。

    感知到薄原的气息与笑声后,完全放松下来。

    忽然,就很像场捉迷藏的游戏。

    “你好像胆小的兔子啊。”他低笑着。

    席梨芝脸上微热,有淡淡的绯红。

    她侧脸,去看他,问:“那你喜欢兔子吗?”

    静谧的房间。

    颇为亲昵的肌肤触碰,让她能听见自己心跳的声音,仿若擂鼓。

    他唇边噙着笑,看着她,片刻后,暧昧万分又懒洋洋回答:“喜欢啊。”

    也许是从第一次新生发言见到她,她干净的要命,像极了需要娇养的纯白花朵,好像经不起任何欺负。

    又也许是在篮球馆经过她身边时,不经意的一瞥,发现她脸红又眼神炙热的盯着自己。

    总之,喜欢这种感觉很玄妙。

    什么时候开始种下,而后发芽,说不清道不明。

    好在是两情相悦,并不孤独。

    薄原指尖触碰她的唇,为之着迷上瘾,俯身。

    一个旖旎的热吻,继续封住她的唇。

    至于其余的,还有什么好重要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