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BG言情 > 海王破产后被金丝雀反钓了 > 第八十五章 大结局

第八十五章 大结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过了年后,祁野的公司逐渐步入正轨,他几乎每天都待在办公室里。

    顾流寒一直在想着求婚的事儿,他犹豫很久,终于选定了一个日子——二月十四号,情人节那天。

    并提前通知了祁野,让他把那天的时间空出来。

    没说求婚的事儿,只说想一起去游乐场过情人节,。

    因为顾流寒想给他一个惊喜。

    好不容易到了那天,两人早早地就出门了。

    看着一身西装,外面套个棕色大衣的人,祁野勾了勾唇:“外面挺冷的,西装这么薄,哥要不换件棉服?”

    “我们是去约会,又不是办公,不用穿这么隆重。”

    顾流寒手放在兜里,指尖摩挲着戒指盒,随便扯了个借口:

    “晚上有个局,要谈点事情,正式点好。”

    祁野走过去,取下自己脖子上的围巾,绕过他脑袋往白皙细长的脖颈上一搭,然后裹了两圈。

    把顾流寒整个人裹得只露出一双漂亮的桃花眼才罢休。

    看着平日里一贯严肃正经的人忽然有点乖乖的样子,祁野忍不住笑了下,弯腰吻在了他唇上。

    “哥真乖,”他指尖随意撩了撩顾流寒的耳垂,“要是床上也这么乖就好了。”

    顾流寒脸上渐渐泛起粉红,闪烁着眸子,牵住祁野的手:“走吧。不早了。”

    两人出了门,一路上顾流寒开车,祁野就安静地坐着,看看公司的文件。

    等到了游乐场,发现今天的人很多,特别是情侣。

    本以为玩儿项目都要排队,但顾流寒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管理员竟然给他们开了后门,祁野想玩儿什么就玩儿什么。

    第一站是个鬼屋。

    看着里面黑黢黢的一片,祁野挑了下眉,抓住顾流寒的手揣进自己兜里。

    “哥,你怕吗?”

    顾流寒不看他:“不怕。”

    他不怕鬼这种东西是真的,还没什么能吓到他,但是他有黑暗恐惧症。

    是因为以前母亲隔段时间就会把他关进小黑屋的缘故。

    但看祁野的样子,好像对这个项目很感兴趣,今天的主题是求婚,所以顾流寒不想让他的阿野有一丁点不开心。

    掌心的温度很暖,祁野同他十指交扣:“那我们就进去咯?哥跟紧我。”

    顾流寒点了点头:“嗯。”

    门口站着一个僵尸装扮的人,试图吓一吓两人,但失败了。

    往里走,光线开始越来越暗,时不时能听到一些小情侣被吓破胆的惨叫。

    祁野面上一直很淡定,他还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觉得有点新奇,四处张望着。

    “哥你看那个——”祁野回头,却看到顾流寒死死地皱着眉,手也有些发凉。

    祁野停下脚步,捏了捏他的指尖:“怎么了哥?是害怕吗?”

    顾流寒摇摇头,示意他继续往里走。

    祁野往来的方向看了眼,他们已经进入得很深了,这时候不管是往回走还是继续走下去,路程都差不多。

    微微蹙了下眉,祁野把人往怀里一揽:“靠紧我。别怕。”

    两人又往里走了段,光线逐渐消失,四处都是诡异的声音还有刺耳的惨叫。

    听着瘆得慌,让人有种拔腿就想跑的冲动。

    当他们进入一间屋子时,躲在门外扮演鬼的NPC嘭的一声就把门给关上了。

    唯一的光线消失,顾流寒整个人一僵,站在原地不能动弹,浑身的血液都冰得凝固了。

    这时一直牵着他的那只手忽然抽离,顾流寒努力睁大眼睛,一股极致的恐惧漫上心头。

    “阿野……”他喉咙滚动,艰难地唤出一声,却被不远处的尖叫声给盖过了。

    周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就像是虫子在在脑海里爬过,勾得人心底发毛。

    顾流寒死咬着牙,克制着情绪,又唤了一声:“阿野……”

    话音落下,一束灯光亮起,是手机屏幕的光。

    “怎么了哥?”祁野打着手机的电筒,照着他的脸,抬头却对上了一双浸了水的眸子。

    楚楚可怜,又带着点委屈。

    祁野一愣,随即上前一步把人搂进怀里。

    他从来没见过顾流寒这般脆弱的样子。

    “害怕吗?”他轻声问。

    顾流寒身子微微颤抖,拼命跟他贴在一起,汲取着祁野身上的体温,才感觉稍微好些。

    “不怕。”他尾音都带着一抹鼻音,显然是怕狠了。

    祁野有些心疼,把人推开了些,手搂着他腰,食指挑起顾流寒的下巴逼迫他同自己对视。

    “哥,看着我,怕就告诉我。这没什么的。”

    “你不是在商场上,你是在爱人身边,所以不需要去隐藏自己的脆弱。”

    顾流寒睫毛颤了颤,抬头看他,眸里还潋滟着水光,莫名地有几分动人。

    “阿野,我怕。我怕黑。”他颤抖着唇,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

    祁野很轻地勾起一个笑,捧着他的脸凑近了些,两人鼻尖贴着鼻尖,来自对方的温度很神奇的让顾流寒心头的恐惧去了几分。

    下一刻,他听见一个温柔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哥,你知道这种情况要怎么克服最有效吗?”

    顾流寒垂眸:“不知道。”

    话音落下,一个吻就攀了上来。

    祁野轻轻舔舐着他的唇,用舌头勾着撬开贝齿。

    却因为顾流寒有些懵,没反应过来而被阻挡在外。

    “哥,放我进去。”祁野的声音很轻,带着一□□哄的蛊惑,他温热的指腹还时轻时重地摩挲着男人的耳垂。

    顾流寒不自觉地听从,微微张开嘴,同时心头一股莫名的羞耻感漫了上来。

    很快,一条滑溜湿软的小舌钻了进来,碰到他的舌尖时,两人都舒服得哼了一声。

    祁野呼吸粗重得很,退出来些又说:“哥,你来。”

    他捧着顾流寒的脸,嗓音嘶哑:“知道怎么做最舒服吧?要是还不会,晚上回去我教你。”

    顾流寒嘴里被他掠夺得厉害,有些发干:“嗯。”

    应了声,他又攀着祁野的脖颈吻了上去。

    在黑暗里人的感官更加敏锐,细细密密的水渍声钻进耳朵,撩拨着人敏锐的神经。

    顾流寒学着祁野的样子,舌尖小心翼翼地探入他嘴里,搜刮着,掠夺着,舒服得他每一根血管都兴奋了起来。

    注意力被转移,那种被黑暗支配的恐惧很神奇地褪去了,他眼前只有他的阿野,他深爱的人。

    胸腔里被填得满满的,那些噩梦一般的日子好像不曾发生过一般。

    这种感觉很神奇,像是新生。

    顾流寒搂紧了祁野,更加用力地吻了回去。

    他不知道自己是否新生了,但他知道,以后有这个人在,他再也不怕黑了。

    这时,一直在外面等着,准备听到两人恐惧的尖叫再打开门放他们出去的NPC,发现屋里一直没动静。不禁有点好奇。

    不是吧?这一关吓到过很多小情侣的,这一对为啥没反应?

    难道是他做得还不过关。

    NPC尝试着弄出一些恐怖的声音,还打开一丝门缝往里面砸一些小道具,但屋里就是迟迟没动静。

    他都怀疑那两人是不是挖地洞跑了。

    等了半晌,NPC终于打开了门,然后就借着外面微弱的光,看见了两个死死黏在一起,吻得正难舍难分的人。

    NPC:“??!!!”

    老子情人节在这里打工,都还逃不过吃狗粮?

    操他妈的,不干了。

    屋里,等祁野和顾流寒再次分开,就发现门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开了。

    “哥,还怕吗?”祁野牵起身旁人的手。

    顾流寒摇了摇头,他脸色还是煞白的,但已经不像之前那样怕了。

    现在他感觉忍一忍是可以克服的,只要祁野在。

    后面的路途,祁野知道他怕黑,也没多停留,迅速从安排好的路线朝出口过去。

    路上有NPC想要拦住两人捣乱,但对上祁野一双要杀人的一样的眼神,他们都有些怕地退缩了。

    这人怎么比鬼还可怕……

    凶什么,他们就是个打工的。

    等出了鬼屋,祁野带着顾流寒去玩儿了几个比较温和的项目。

    这途中,一整天里,顾流寒的手都一直摸着他的右边口袋。

    祁野眯了眯眼,看破不说破,等人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摸走了他右口袋的东西,然后随便找了个借口,牵起了他的右手。

    他在兜里轻轻撬开那个小盒子,指尖摩挲了几下后,就完全明白了。

    祁野脸上扬起一个心照不宣的笑,他本来要把那玩意儿放回去的,但想了想,又忽然不想放回去了。

    如果等会儿求婚,顾流寒发现自己准备好的戒指不见了,他会怎么办呢?

    祁野恶趣味的挑了下眉。

    很快天就黑了,看着逐渐亮起灯光的游乐场,顾流寒扭头说:“阿野,坐摩天轮吗?”

    祁野笑:“好啊哥。”

    两人就这么坐上了摩天轮,随着位置的升高,他们可以将整个游乐场的漂亮景色收尽眼底。

    这时,空中忽然开始炸开烟花,彩色斑斓的一片光,好看得一塌糊涂。

    祁野还是头一次在这种高度看烟花,他有些新奇,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顾流寒坐在他身旁,两人十指相扣,他的眼神却一直落在祁野俊美的侧脸上。

    看着阿野唇边的弧度,顾流寒心头软成一片。

    等摩天轮升到最高处时,他要给祁野一个吻,然后拿出右边口袋的戒指,向他的小爱人求婚。

    顾流寒喉咙动了动,有些紧张。

    看着祁野的注意力一直被烟花吸引,他缓缓凑近,屏住呼吸。

    一直到两人处于最高空同烟花平行时,顾流寒忍着心跳轻轻吻住了祁野。

    很快他就被祁野以另一种更有侵略性的方法吻了回来。

    顾流寒头有些发晕,他一边跟面前的人唇舌交缠,一边凭着仅剩的理智把手伸进兜里,去摸他的戒指。

    但摸了几下,却什么都没摸到。

    顾流寒心头一凉,整个人顿时僵住。

    “哥,怎么了?”祁野看他的表情,就隐约猜到了,但他故意坏心思地问这么一句。

    顾流寒面色有些难看,但还是强作镇定:“没什么。”

    暗地里,他的指关节都被掐得泛白了,那双漂亮的桃花眼平静地望着窗外。

    祁野隐约看到他眼里闪过的水光,还有委屈。

    无奈地叹了口气,把人扳回来,然后拿出兜里的小盒子:“哥是不是在找这个。”

    看到熟悉的盒子,顾流寒面色顿时回暖:“嗯。”

    他刚要拿回来,就看见祁野忽然单膝跪在了他面前。

    “哥,我借花献佛。你愿不愿意跟我结婚?做我老婆?”

    他的语气异常的温柔,那双小鹿眼纯粹又漂亮,盛满了爱意,在烟花绚丽的光彩下被映得亮晶晶的,好看极了。

    顾流寒眸子闪了几下:“不是说我来求婚吗?”

    祁野笑:“这种事,当然老公来做,老婆负责接受求婚。你是老婆,我是老公,所以我求。”

    听他这么说,顾流寒耳朵红到了脖颈子,睫毛颤了颤,故作平静地回:“我不是……”

    祁野挑眉:“那,哥要不要接受这个求婚呢?”

    “我可只求一次,你要再犹豫,就没有了。”

    他话音刚落,顾流寒一把将戒指拿了过去,垂着眸眨了眨眼,颤抖着手又递给他:

    “给我戴上。”

    祁野眼里的笑意更浓了,他接过戒指,认真地套在了顾流寒手上,又让顾流寒给自己戴上。

    随后祁野起身,把人拥入怀里,低头吻了下他:“戴上了,以后就是我的人了。”

    这时,半空的烟花忽然变了形状,汇成一个两人相拥的图案,游乐场里也忽然放起了音乐。

    祁野仔细听,这好像是他去二阶酒吧经常听到的那首曲子。

    扭头看向身旁的人,他正要问什么,顾流寒就开口了:

    “这首曲子,是我专门为你写的,两年前就写好了。”

    祁野愣了下,随后笑了起来,心被填得满满。

    早在两年前就被一个人这样惦记着,还是自己喜欢的人,这种感觉真的很幸福。

    而且现在回头看,祁野发现,这两年顾流寒虽然没有在他的生活里正面出现过,但其实处处都有男人的身影。

    比如他每天都能听见的这首曲子。

    又比如二阶酒吧的玻璃地板。

    以及他每次去酒吧都能喝到的一种独特的酒,后来才知道那是酒吧老板亲自调的,而且只给他一个人品尝。

    还有他的固定座位,每次都是顾流寒亲自打扫的,亲自放上了他喜欢的花。

    作者有话要说:想了想,把求婚和结婚都放大结局里面QWQ对不起宝子们,我有点der

    晚上微博会放好东西,宝子们记得去看(如果晚上没放,那就明天再看QAQ可能是这个作者码困了睡着了)

    实在搜不到作者微博的宝,这个作者把它的私人微博贡献出来了QAQ,搜一下:舟歌bh,然后私信,给宝子们发哈(励志让每个宝子都看到香香的肉肉QVQ)

    感谢在2021-09-29 05:40:30~2021-10-02 21:09:28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当真、而遇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芝徽、建临10瓶;殊6瓶;想吃小孩*、你再说一遍5瓶;惊秋4瓶;食言、浅笑轻梦苓、悉茗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