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现代都市 > 和总裁分手后他成了顶流 > 第78章 相许 于牧,我爱你【正文完】

第78章 相许 于牧,我爱你【正文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于牧病好后, 依旧每周末风雨无阻的去看苏瑶。

    这周才回来工作两天,于牧胸口像被什么东西揪着,一直惴惴不安。到第三天, 连眼皮都在突突直跳。

    他给苏瑶打了电话,她那边没什么事发生,不过下午她们就要去另外一个县城的山村里拍戏了。

    挂了电话, 于牧看了一眼天气预报,苏瑶那边有连续一个星期的雨。

    那份不安莫名加重, 直接影响到于牧工作, 他索性订了当天的机票, 飞去找苏瑶。

    苏瑶看到于牧忽然又过来了, 一脸意外:“才周三你怎么就来了?”

    于牧看到她, 那颗莫名不安的心,终于放下来了一点, 他回:“出差路过。”

    于牧出差途经她拍戏的城市,都会特意过来看她, 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苏瑶没多想,去拍戏前交代着:“我下午还有两场戏, 你先到我车上休息会。”

    于牧“嗯”了声。

    离开前, 苏瑶左右看了一眼,趁没人注意他们这边, 她踮起脚,飞快的在于牧唇边亲了口, 这才跑回片场拍戏。

    那副样子,像是背着老师偷偷吃糖的孩子。

    于牧看着她的背影,舔了下唇,笑了声。

    苏瑶拍摄期间, 于牧并没有去休息,就站在摄影机外。

    这几场戏是在山脚下,女主跟男主正在抓捕其中一位躲进山村的毒枭二把手。

    拍摄到傍晚时,天忽然乌云密布,狂风大作,虽然还有几个镜头没拍完,忽然出现这种恶劣的天气,显然已经没法再拍摄。

    张导喊了收工,“今天先拍到这,大家赶紧收拾东西上车吧。”

    于牧以前一直不相信第六感,不知是谁,忽然慌慌张张的高喊了一声“山塌了,大家快跑”,那份多日来的不安终于得到证实——

    不是山塌了,是拍摄所在的这座山上,突发大面积的泥石流。

    泥石流像瀑布一样,速度极快的朝片场所在的方向倾泻而下。

    带着树木压断,石头飞滚得轰隆声。

    当时,苏瑶正在片场里拆身上的护具,听到声,她回头往山上看了眼,瞳孔震骇。

    场面如天塌了般恐怖。

    现场顿时一片兵荒马乱。

    混乱中,没人注意到,苏瑶被前面慌乱逃窜的工作人员丢下的器材砸到了脚趾。

    苏瑶痛到两眼发黑,痛到她迈不开脚,直不起腰。

    所有人都在逃命,只有于牧注意到了她,朝着泥石流的方向,飞速跑去,在苏瑶即将被泥石流淹没前,将她抱起。

    于牧速度再快,也快不过天灾的无情。

    泥石流如泄洪的水,惊涛骇浪,如吃人的巨兽,张牙舞爪朝他们扑来。

    苏瑶这辈子恐怕都不会忘记这一幕——

    在她以为自己就要这么完蛋时,于牧不顾生命危险跑来救她。

    在泥石将他们压倒时,于牧用他温暖的身躯,将她紧紧护在了身下。

    那一刻,苏瑶的眼前没了光,可她的心却住进了一个太阳。

    村里简陋的一间诊所里。

    苏瑶缓缓醒来,她望着发霉的有些掉皮的天花板,眼神有些茫然。

    有那么几秒,大脑一片空白,耳膜嗡嗡作响,听不见外界任何的声音。之后大脑就像是放电影般,飞速的闪过她失去意识前所发生的一幕幕。

    苏瑶猛地从床上坐起,目光慌乱的在屋里寻找了一圈,没找到于牧后,脸色煞白。

    破旧的诊所里,此刻只有邬羚守在她床边。

    苏瑶颤着声问:“于牧呢?他人呢?”

    “别紧张,小牧没事,他刚出去了。”邬羚见苏瑶要拔掉针管去找于牧,心疼的阻止着:“小牧身上都是泥,我让他去你房车洗澡了。小牧出去前还叮嘱我,等你醒了,一定要看着你挂完点滴。”

    苏瑶眼眶骤红。

    “这次可多亏了小牧……你才能安然无恙。”邬羚说这话时,声音几度哽咽。

    苏瑶缓缓转头,看向她。

    此刻,邬羚也是双眼通红,明显有哭过的痕迹。她一向洒脱,容貌近乎冻龄,可眼下面容却憔悴到像是一瞬间老了好几岁。邬羚的手一向漂亮干净又温暖,此时抓着苏瑶的手,却有些冰有些颤,指缝里还全是泥。

    傍晚,山村里多地发生泥石流,夜里又下起了暴雨。

    村民房屋多处被摧毁,农田被淹,道路被埋,路不通,加上还不知道会不会再次发生泥石流,整个剧组都暂时被困在了这个村子里。

    村里只有一个小小的诊所和一个村医,医疗资源有限,不少村民和剧组人员在这场泥石流中受伤,村医忙得脚不着地,也无法一一顾全。

    于牧知道苏瑶房车里有医药箱,在车里的淋浴间,简单的将身上的泥冲掉后,光着膀子,正在给自己上药。

    忽然,房车的门被急切的拉开。

    冷风夹着雨窜进,苏瑶冒着大雨,湿淋淋的跑上车。

    听到声,于牧转头。

    两人视线对上的那一刻,世界像是忽然慢了下来,还未开口,两人却都先红了眼睛,那是经历生死,劫后余生才懂的感受。

    于牧拿着毛巾站起时,苏瑶已经冲过去,紧紧的抱住了他。

    拿着毛巾的手微顿,而后,于牧同样紧紧的回抱着她。

    在自然灾害面前,人类是如此渺小。

    生命可以转眼即逝。

    于牧不敢想象,如果今天他没来,苏瑶会发生什么……

    苏瑶来之前,听邬羚讲当时现场的情况,她和于牧几乎整个人都埋进了泥土里,幸运的事,于牧抱她跑的够快,跑出了最危险的区域,只是被边缘飞溅出来的泥沙盖住,而且头埋的还不深。

    上天对他们是眷顾的。

    泥石流持续了两三分钟后就停了,他们很快被人发现,及时救出。

    苏瑶也不敢想象,如果于牧没来救她,如果他们在这场灾害中一起丧命,会怎样?

    此刻苏瑶只有一个想法,她不想于牧死,她也不想死。

    因为,她还有很多很多事,没为他做,没跟他一起做。

    两人不知抱了多久,分开时,几乎异口同声地说——

    “我来给你上药。”

    “你先去冲个澡。”

    从诊所到房车的一路,苏瑶身上的泥,已经被外面的大雨冲洗的差不多。

    于牧怕她着凉,想让她赶紧先去冲个热水澡,苏瑶坚持要先给他上药。在于牧面前,苏瑶从未像今天这般执拗。

    于牧身上的伤,基本都在后面,有深浅不一的淤青和擦痕,那是石头以及锋利的硬物所伤。

    于牧深深看她一眼,没再坚持。

    苏瑶给他上药时,看着他后背的伤,心疼到眼泪一滴一滴的砸落。

    她车里的这个医药箱很大,里面药品很全,几乎全部都是于牧亲自给她备的。

    当初苏瑶还笑骂于牧太夸张,经历了这次的事后,苏瑶才懂什么叫“意外总比明天来得快”;才懂于牧当初不想她拍戏的忧虑;才懂他每次来片场,都要亲自检查她拍戏道具是否安全的谨慎;才懂他备这么多药,防患于未然,对她过分担心的心情。

    苏瑶给于牧上完药,在内心汹涌的情绪,快要如山洪海啸般决堤时,快步进了淋浴间。

    热水落下来的那一刻,苏瑶终于放声的痛快的哭了一场。

    哭声里有浓浓的懊悔,也有庆幸。

    20分钟后。

    淋浴间的门打开,于牧拿着吹风机等在外面,目光担心的看着里面的人。

    苏瑶出来后看他一眼,神情焦急的越过他,翻箱倒柜的在车里找起了手机。终于在副驾驶座上找到她的包,苏瑶赶紧拿出手机,飞快解锁,指尖快速的点进通话录。

    于牧正困惑苏瑶着急打电话给谁时,他搁在沙发上的手机,铃声忽然响起。

    弯身捞过手机,于牧看到来电号码后,浑身僵住,他不敢置信的望向苏瑶。

    这通电话正是苏瑶打来的。

    而她打来的这个号码,正是当年送他手机时,她特意挑的情侣号。

    两个手机号前面7个数字都一样。

    于牧的是,手机号加520加苏瑶生日。

    苏瑶的是,手机号加520加于牧生日。

    这个号码,于牧至今未换。

    而苏瑶在当年出国时,就不再用了。

    这两个号码对两人来说,有着特别的含义——

    寓意着于牧爱苏瑶,苏瑶爱于牧。

    于牧目光里有莹亮的热度,他缓缓开口:“什么时候开始用的?”

    苏瑶回忆:“你记得有一次我去巴黎拍杂志吗?就是我还给你买了情侣睡衣那次。”

    “记得。”

    “那天我回了一趟巴黎的家,找到这个电话卡后,我就把它插到手机上了。”

    于牧胸膛起伏。

    那是他们在一起还不到半年的时候。

    她居然那么早就……

    于牧神情仍旧有些不敢置信:“你怎么……不告诉我你用这个号了?”

    苏瑶嘟了下嘴,带了点小女生的心思说,“我想看看你什么时候会发现来着。但是你好笨哦,到现在都没发现!”

    “我以为你早就把这张卡丢掉了……”

    苏瑶哼哼了两声:“我才不舍得丢呢,这是我当年在营业厅差点找瞎了眼,才终于找出来的这两个号。”

    说完,苏瑶又加了一句:“这个号我还要用一辈子呢!”

    听到这话,于牧心脏都有一瞬停顿。

    他像是被点穴了般,看着苏瑶一步步朝他走近。

    苏瑶停在他面前,微扬着脸,神情认真而又庄重的说:“于牧,其实在我心里,你早就是我男朋友了。你不在我身边的时候,我经常会想你,也时常幻想我们以后的婚后生活、还有老年生活。”

    于牧喉结浮动:“瑶瑶……”

    苏瑶抬手勾住他的脖子,“我并不是因为你今天救了我,出于感动才跟你讲这些话。我不想再像今天一样,忽然来个意外,这些话一辈子都没机会告诉你。”

    “和你分开的那五年,我从来没有忘记过你。和你再次相遇后,虽然不想承认,其实我一直都还喜欢你。”

    “以前我总觉得,未来还很长,我们可以慢慢来。我本来计划在你生日的时候,给你一个隆重的升级仪式。”

    苏瑶一口气说着。

    于牧深深的看着她:“升级?”

    苏瑶点了下头,“让你升级成为我的未婚夫。现在我觉得这些形式都不重要了。眼下这一刻最重要。我要告诉你……”

    苏瑶声音有些哽咽,眼里逐渐聚上了水雾:“于牧,我爱你。”

    苏瑶前面讲的那些话,已经足够让于牧心潮澎湃,最后这三个字,听得于牧血液逆流,胸膛像是被一簇又一簇的烟花炸的怦怦狂跳。

    苏瑶还在说:“谢谢你这几年无私的爱着我、包容我、迁就我。我不是一个……合格的女朋友,对不……”

    内疚的话还未说完,于牧已经捧住她的脸,深深的吻住了她的唇。

    所有激动的、震撼的、感动的心情,全都融化在了这个缠绵而热烈的拥吻里。

    外面暴雨倾盆。

    房车里,于牧和苏瑶紧紧相拥。

    哪怕这一刻天真的塌下来,他们也不再留有遗憾。

    拥有彼此,此生足以。

    “瑶瑶,往后余生,我会好好爱你。”

    “我也是。”

    【正文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