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今天也想和师尊灵修 > 第23章

第23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清晨的江南水乡, 空气中泛着湿意,阳光透过薄薄一层云雾洒在湖面,波光粼粼。

    湖岸边, 站了一群白衣配剑的仙门弟子。

    “直接御剑飞过去不成吗, 还得坐船, 这桃花坞规矩可?真多。”魏璟抱着剑,望着远远涉水而来的乌篷船, 颇为不悦道。

    “小五, 慎言。”贺行之温声?道, “到?了人家的地界, 就要守人家的规矩。”

    为了促进众仙门间的友好交流, 共同进步,如今的修真界每隔三年便会举办一次仙门大会。

    今年的仙门大会,便在这江南水乡的桃花坞举办。

    算起来, 这还是昆仑剑派第一次派弟子参加这种?聚会。

    不过,由于昆仑剑派刚换了新?掌门, 又正赶上一年一度的纳新?收徒刚结束,派内长老都忙得脚不沾地, 只能?派出贺行之和?魏璟带领十来名弟子前往。

    桃花坞坐落于一片广袤的湖水中央,方圆百里内不得御剑, 只能?坐乘坐渡船前往。

    二人说话的功夫,桃花坞派来的乌篷船悠悠驶了湖岸边。

    魏璟一挥手, 正想?命身后的弟子登船,却见贺行之神情沉下来。

    “何人在里面?”贺行之沉声?问?。

    这船无人掌舵, 是以仙法驱使,里面不该有生人气息。

    没人回答。

    魏璟与贺行之对视一眼,右手悄无声?息落到?了腰间的配剑上。

    湖岸边的气氛顿时变得有些僵持。

    忽然, 船身微微动了,挡在船头的围帘被人掀开。

    魏璟想?也不想?,提剑上前,却在看清从船内走出的那个身影后猝然收剑。

    一个没站稳,扑通一声?摔在甲板上。

    “小五,何故行此大礼啊?”来人倚在船头,眉眼带笑。

    片刻后,昆仑剑派弟子顺利坐上了前往桃花坞的渡船。

    “师兄,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不是不来桃花坞吗?”魏璟问?坐在对面的人。

    祁殊听言挂起一个和?善的笑容:“还不是因为不放心你们?,来给你们?撑撑场子。咱们?昆仑第一次参加仙门大会,可?不能?叫别人小看了。”

    魏璟“哦”了一声?,又忍不住上下打量他:“可?是你看起来不像是要来参加仙门大会的。”

    祁殊穿了件淡青长衫,还不知为何在外头裹了件墨色的袍子,整个人捂得严严实实,不像是来参加仙门大会,反倒像是……随时准备赶路的。

    “咳。”祁殊清了清嗓子,“出门太急,没带弟子服。”

    这借口连魏璟恐怕都不会信。

    贺行之从上船时起就一直默默听着,直到?此时才悠悠插话:“那敢问?师兄,此番下山,凌霄仙尊同意了吗?”

    祁殊:“……”

    青年脸上带着恰到?好处的笑容,却看得祁殊心里阵阵发毛。他别开视线,含糊道:“师尊如今在派内已经不再担任任何职务,我去哪里,凭什么告诉他?”

    魏璟惊呼:“你是瞒着凌霄仙尊出来的?”

    “嘘。”祁殊白他一眼,“小声?点,嚷什么。”

    “未经请示,私自下山,那可?是重罪。”魏璟压低声?音,“你胆子也太大了。”

    祁殊:“我请示过了,只不过……”

    只不过请示的法子是趁师尊被掌门叫去商议事情的时候,在屋里留了个字条,然后带着行李连夜跑了。

    坐在对面那两人还一脸怀疑地看着他,祁殊与他们?对视半晌,捂脸叹气:“别告诉他我在这儿,求你们?了。”

    祁殊是离家出走的。

    与师尊在一起的这两年,祁殊过得很不错。凌霄仙尊口中说着不会爱人,可?真喜欢上一个人,那是全身心地待他好。修为高,长得美,还百依百顺,处处呵护,就是放眼整个中原,都找不出比顾寒江更?好的恋人。

    唯一的问?题就是,师尊在双修一事上实在太严厉了。

    若早知道有这样一天,祁殊就是打死也不会像师尊提什么双修,可?惜没有如果。双修,毕竟是一种?修炼功法,既然是修炼功法,就要有修行成果。

    而当修行成果没有达到?预期怎么办?

    只有一个法子,继续练。

    问?题就出在这“继续练”上。

    自双修之后,祁殊的修为提升极快。可?不知为何,最近分明已经临近境界突破,却怎么也无法提升。

    对此,凌霄仙尊充分发扬身为师尊的责任感,将祁殊从头到?脚、从里到?外,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

    最终得出结论,祁殊的修行方式不对。

    祁殊如今的修行方式,是依靠吸收炼化对方精元,从而提升修为。

    可?与此同时,他自己也在泄出精元。而且通常一晚上都要泄好几次,白白耗费了许多精元。

    长此以往,自然折损双修效力。

    解决方法也容易,要么忍住,要么堵住。

    随便哪个都能?要了祁殊的命。

    前日,祁殊刚结束新?入门弟子的安排,回到?百丈峰就被师尊拉进卧房,尝试了足足一天一夜的新?型修行方式。

    整个过程漫长而难熬,祁殊断片都断了好几次。

    要不是掌门忽然有要事要和?凌霄仙尊商议,祁殊现?在恐怕连命都要没了。

    总之,凌霄仙尊前脚离开百丈峰,祁殊后脚就收拾小包袱,溜下了山。

    他没地儿去,想?起这即将召开的仙门大会,便过来凑凑热闹。

    乌篷船将昆仑弟子载到?了湖心一座小岛之上。

    众人下船,湖岸边早有弟子等候,领他们?穿过小岛外围的桃花林。

    岛上种?满了桃树,这时节正是桃花盛开的季节,放眼望去,举目皆是淡粉的颜色,行走在桃林间,桃花如同落雨般,纷纷扬扬撒了满地。

    这便是桃花坞之名的由来。

    桃花坞派来的弟子十分热情,很快与贺行之攀谈起来。祁殊最晚被折腾得太厉害,下面被衣物?磨着都还一阵酸麻,没一会儿就落到?了队伍最后。

    魏璟见了,故意放缓脚步,到?了他的身边。

    “……祁师兄,马上就要进桃花坞了,你真要与我们?一道进去?”

    祁殊努力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问?:“怎么,不行?”

    “我哪儿敢说不行啊,只是……”魏璟满脸的欲言又止。

    “你是怕我师尊知道后,会迁怒于你们?吧?”祁殊冷笑,“魏小五,师兄以前算是白疼你了。”

    魏璟缩了缩脖子:“可?凌霄仙尊生起气来真的很可?怕啊……”

    “出息。”

    祁殊瞥他一眼,轻笑。

    不远处便是玉石雕砌的桃花坞大门,此刻已经有不少?修真人士围聚在那里,互相行礼问?候,好不热闹。

    祁殊下意识拢了拢身上的外袍,安抚道:“放心吧,我走的时候师尊还被清澜仙尊缠着呢,最近派内这么多事,他哪有功夫管我去了哪里。就算事后当真被他知道我曾经出现?在桃花坞,我自己担着就是,不会——”

    他话音未落,远处人群忽然从中分开一条道路。

    “见过容华真人,见过凌霄仙尊。”

    祁殊:“?”

    谁?

    容华真人,也就是这桃花坞的主人从门派里走出来,正与旁边的人交谈甚欢。而他旁边那位,一袭素白仙袍,容貌极美,却神色淡淡,就连对方与他说话时也只是略微点头示意。

    似乎是察觉到?前方传来的目光,顾寒江抬起头,视线落到?祁殊身上。

    “阿殊,怎么这么晚才来?”

    祁殊:“……”

    桃花坞在修真界的地位还排不上号,此番头一次举办仙门大会,便请来了凌霄仙尊这样的人物?,说是蓬荜生辉也不为过。

    容华真人乐得嘴都合不拢,不仅将顾寒江邀去与他同坐主位,还不停敬茶寒暄。

    顾寒江面对这种?场面似乎也没什么不自在,又或者说,他待人常年是那副不冷不热的模样,根本不在乎旁人怎么看他。

    相比起来,祁殊就表现?得十分坐立难安。

    当然,不仅仅是看见自家师尊怂,主要还是屁股疼。

    这桃花坞瞧着也不缺钱,不知怎的连个软垫都买不起,仙门大会零零散散来了百来个人,全都盘膝坐在石台上,一人面前一张小案,是放茶水之用?。

    祁殊坐得难受,有心想?起身活动活动,可?顾寒江像是怕他跑了似的,他刚一动,后者的目光便追随过来。

    被他一看,祁殊就不敢动了。

    正烦闷着,忽然有人走到?他面前:“阁下可?是昆仑剑派祁殊,祁师兄?”

    眼前的青年穿了身蓝色道袍,祁殊并?不认识,倒是他身上的道袍有些眼熟。

    “我是。”祁殊道,“有何指教??”

    青年朝他行了一礼,道:“在下天玄宗弟子,想?与祁师兄切磋一二,不知师兄可?否赏脸?”

    天玄宗,算是修真界的老牌仙门。

    只是听闻近来派中人才凋敝,已经不复当年的威名。

    仙门大会,无外乎两件事,论道和?斗法。

    对于一些声?望大减的仙门而言,这是个绝佳的展示机会。

    但他挑错了人。

    “我今日身体不适,你若真想?切磋,不如和?我师弟打。”说着,往旁边看了一眼。

    指的自然是贺行之和?魏璟。

    青年却连视线都没有动一下:“祁师兄是看不起我吗?”

    “……”

    其实这话也不算完全有错。

    以祁殊现?在的修为,上去和?人切磋,那叫欺负人。

    青年话音不大,可?他在祁殊面前站了太久,已经吸引了不少?目光。

    就连坐在主位的凌霄仙尊都将视线投了过来。

    祁殊有点头疼,问?:“你当真想?打?”

    青年:“求之不得。”

    “行吧。”祁殊起身,整了整衣摆,“那便打吧。”

    一场毫无悬念的斗法。

    祁殊的剑甚至从头至尾都没有出过鞘。

    青年狼狈摔下比武台,在周遭潮水般的欢呼声?中,祁殊无声?舒一口气。

    动得太厉害了,腿有点软。

    他跳下台,借着众人手忙脚乱去扶那青年的档口,悄无声?息消失在人群之中。

    桃花坞内热闹万分,外头的桃林相比起来就要冷清得多。

    祁殊随意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往树下一躺,闲适的舒展身体。

    顾寒江寻来的时候,瞧见的就是这样一幅景象。

    青年靠在一株桃树下,安安静静地阖着眼,头发和?衣袍上都落满了桃花。

    顾寒江走路本没有声?音,可?仍不自觉将脚步放轻,像是怕惊扰了什么。

    祁殊对来人似乎毫无察觉,顾寒江在他面前蹲下,静静看了片刻,抬手去取落在他发间的一枚桃花。

    刚一碰到?,眼前人忽然睁开眼,猛地扑了上来,带着顾寒江一起摔进桃花里。

    “抓、到?、啦。”祁殊趴在顾寒江身上,笑嘻嘻道,“师尊偷看我。”

    顾寒江指尖还衔着那枚桃花,递到?祁殊面前:“没有偷看,你知道我在。”

    祁殊没接,不置可?否。

    他从顾寒江身上爬起来,起得猛了,脸上神情又是一阵扭曲。

    顾寒江问?:“还难受?”

    不提还好,提起祁殊就觉得委屈。他低哼一声?,转身欲走,却又被拉住了。

    “我给你道歉,别生气了。”顾寒江道,“我那样做……是事出有因。”

    “什么事出有因啊。”祁殊愤愤道,“你就是因为我前几日忙着照顾刚来的那批新?弟子,心里不乐意了。”

    祁殊事先也没想?到?,会在今年新?入门的弟子里见到?岳云清和?宋安。

    故人相见,他一时开心过了头,被那两人缠着,忙里忙外帮着处理新?入门的各种?事宜。

    一个不留意,就冷落了他家师尊。

    等把人安置好,回到?百丈峰的时候,等着他的就是师尊刚研制出来的新?型修炼方式。

    凌霄仙尊吃起醋来,真的很要命。

    “我错了。”顾寒江认真道,“你若不喜欢,以后便不再这样。”

    他认错认得这么诚恳,反倒叫祁殊有点不知所措:“其……其实也没有不喜欢。”

    而且,不得不承认,甚至比平日里更?加舒服。

    反倒是因为舒服得太过头,那种?失控感,让祁殊事后都心有余悸。

    想?起昨晚,祁殊耳根瞬间红透了:“总、总之,我不要再弄那个了!”

    “好,不弄。”

    “还有其他的,类似的那些用?具,也都不要了!”

    顾寒江:“嗯,都听你的。”

    一道剑影划破天际,扬起桃花纷飞。

    祁殊被顾寒江圈在怀里,挡住迎面而来的凉风。

    他望着自家师尊俊美的侧脸轮廓,忽然仰起头,在对方唇边亲了一下:“还有……我其实没有很生气。”

    “我知道。”顾寒江搂紧了他,“你若真不想?被我找到?,不会来这里。”

    祁殊低声?道:“我本来真的想?跑的,可?是……”

    可?是……他刚一下山,就不知道该去哪儿了。

    这些年,他和?师尊形影不离。

    他们?同居昆仑,同行人间,祁殊忽然发现?,离了师尊,他哪里都不想?去。

    他又不是真的要离家出走,不过是借故闹个别扭,等着师尊来哄他罢了。

    师尊总是会来哄他的。

    祁殊缩在顾寒江怀里,心里甜滋滋地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