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穿越重生 > 摄政王总想让朕休产假[穿书] > 第57章 番外

第57章 番外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入夜的延和殿, 依旧是灯火通明,笙歌鼎沸。

    聂临风站到门口时,身上已经染了很多血, 他不记得自己杀了多少人,只记得血溅在脸上时是暖的, 立时又冷下去, 反反复复, 以至于他脸都有些麻木, 不知冷暖。

    他握着剑的手紧了紧,抬手猛地推开门, “砰”一声直接打断了屋内的乐声。

    众人起初只是发愣,在看见聂临风的模样时才慌乱起来,尖叫着逃了出去。

    他换上了许多年没穿的盔甲,手中的剑沾染鲜血,脸上也布满血污,只有一双眼分明得过分干净, 像是恨,亦或是怒, 熊熊燃烧, 神色却是冷的,像是地狱最深最冷的地方才能感觉的冷。

    这一刻他不像个人,更像是恶鬼, 是修罗。

    聂临风把持朝政太久,久到众人提起时候都是他执笔的模样, 几乎都要忘了,他从来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官,那双手执剑时, 曾在军中留下多少功绩和传说。

    当他提着剑走进延和殿时,心中却不似面上那么平静。

    他看着眼前左拥右抱的冒牌货,凛冽的眸光终是裂开一条细小的缝隙,得以窥见其下要溢出来的、日积月累的绝望。

    他很轻地唤了一声:“陛下。”

    “你还知道我是陛下?”冒牌货的颤抖声音里是同样的愤怒,以及一些他想尽力掩盖的恐惧,“你拿着剑来延和殿是想干嘛,你知不知道这是要杀头的?!”

    聂临风听见这软绵绵的威胁只是僵硬地勾了一下嘴角,很快却又敛了。

    他的念念也看不见,何必呢。

    聂临风又往前走了两步,冒牌货彻底慌了,起身扑到床上,从枕头下抽出一把小臂上的刀,反手握在手里。

    “你果然会武。”聂临风只是没头没脑地说了这么一句,又走近了几步,“你这刀,是准备防谁?”

    冒牌货没有回答,只是警惕地看着他。

    但这种警惕在聂临风看来,却有些可笑。

    可能这个人的确有些武力,但这么多年了,纵情声色从未真正练过一天,能顶什么用?

    但是反抗也很麻烦,要是不小心伤着怎么办?

    想着,聂临风又靠近了一点。

    手中的剑握紧了,抬手直接砍了过去。

    就像聂临风想的那样,冒牌货拿起刀就已经很费劲了,只是担心伤着身体,聂临风很小心,尽量只一刀,结果了他。

    看到他倒下时那个愤恨的眼神,聂临风却只觉得快意,站在一旁看着那副身体里的血逐渐流失,等到那副身体半点声息也无,变得冰冷,他才弯下腰去,将人抱了起来。

    怀里的人一头青丝随着这动作散落,曳过地上的血,瞬间黏连成了一片。

    聂临风见状皱了一下眉,唤道:“福瑞。”

    福瑞从屋外走进来,看见这场面腿一软,直接跪了下去:“王爷……”

    “念念从小就是你跟着,以后延和殿还是你伺候吧。”他说着抬眼看了一眼门口,刘福已经被他进屋时一剑捅穿了,想必地板也被他的血弄得很脏,“准备水和针线,还有……把地方打扫干净。”

    福瑞闻言愣了一下,战战兢兢地应了一声,起身做事去了。

    下人在打扫时,他便将连隐炼放在凉水里,仔仔细细地洗去血污,再擦干身子,重新换上干净的衣物,然后放到床上。

    姜雁岚过来时,看见这一切,神色有些木然,直至走到床边,看见连隐炼那张脸,才终于忍不住红了眼眶。

    “我的皇儿……”

    “娘娘,念念会担心的。”聂临风说着,伸手摸了摸连隐炼的脸,已经没了任何温度,却让他心里蓦地腾起一阵熟悉感。

    他弯下腰,亲了亲连隐炼的眉心,缓声道:“我已经让人打了一张寒铁床,一会让人搬过来,再把这延和殿改改,这样……在陵寝建好之前,念念的身体也不会腐化。”

    姜雁岚点了一下头,也弯下腰,像聂临风那样,在连隐炼额上落了一个吻。

    “皇儿怕黑,你要注意些。”

    “我会的。”聂临风应下来,陪着姜雁岚在延和殿坐了一整天,谁也没有说话,只是对着床上的人出神,直到夜幕落下来,他才将人抱到下人送来的寒铁床上。

    之后聂临风登基,却没有改年号,也没提起关于先皇帝的后事。

    知道的,不敢问,不知道的,问不出来。

    他登基后以雷霆手段慑住了朝中少数不满的大臣,之后几年将所有心思都扑在了朝政上,短短几年时间将原本有飘摇之象的大易打理得井井有条,比先皇帝要好,好上百倍,就连对后宫,也是同先皇帝完全不一样的作风。

    先皇帝后宫佳丽三千,聂临风称帝后却连后宫都未曾踏足,所有进谏劝他纳妃的大臣,全都遭到了重罚,之后便也没人敢再提了。

    众臣只当他是想把心思放在正途上,总互相劝着,说是过两年安定下来了,自然会立后生子。

    但一切都安定下来时,聂临风却依旧没有纳妃,而是从先皇帝不多的宗亲中挑选了一个秉性上等、聪慧机敏的孩子,立为太子,收养在先皇帝名下。

    所有人都搞不明白他,甚至有人觉得他疯了。

    但聂临风半句话也没有解释,立太子大典那晚,他坐在延和殿书桌前,写下了最后一道诏书。

    为了保持连隐炼尸身不朽,延和殿经过大量的改造,四季都有着散不去的寒气,聂临风久居于此,整个人也是冷的,但此时的神色却是这几年从未有过的柔和。

    “王爷。”福瑞进屋时看见他在拟诏,端着热汤没有靠近。

    宫中都传新帝疯了,才会将先皇帝的尸身一直藏于延和殿中不肯下葬,但福瑞却不觉得。

    他打连隐炼小时候就贴身照顾他,自然知道对聂临风而言,连隐炼有多重要,别人可能不理解聂临风的所作所为,他却是明白的,就好像姜雁岚也明白。

    明白聂临风从来不会让连隐炼难受,明白聂临风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连隐炼。

    他登基至今也有几年,所有人已经习惯了唤他陛下,他却唯独不让自己这么叫,大概也只是怕连隐炼心里难受。

    又或者……是别的什么,更简单的原因。

    “放那吧。”聂临风看向福瑞,搁下笔,手攥成拳抵着唇轻咳了几声,随即用手指敲敲桌上的诏书,“今晚延和殿不用人伺候了,还有……传令下去,这几日不上朝了,三日后,将这诏书当着百官的面念出来。”

    福瑞闻言走过去,看了一眼,心下暗暗一惊:“王爷,这……”

    “不必多言,出去吧。”聂临风摆摆手,也没去碰那碗汤,而是走到床边,在连隐炼身旁坐下,很轻地唤他,“念念。”

    连隐炼面色已经难看得不行,但看着他,聂临风却还是能想起他还活着时的模样,想起他的音容笑貌。

    他的念念最娇气了,这样冷,一定很难受。

    “今晚,哥哥带你出去玩好不好。”聂临风说着,伸手把躺在床上的人抱了起来,走到铜镜,放在了早已放好的椅子前,拿过梳子开始给他整理头发,换上衣裳。

    红色的吉服穿在他身上,和青灰的脸色相映得有些诡异,但聂临风却觉得好看得紧,他看了一眼放在桌上那身属于自己的吉服,已经冷掉的心又开始泛起暖意。

    他换上衣裳,抱着连隐炼离开延和殿,离开了皇宫。

    宫外一驾马车已经等候多时,车内同延和殿一样,是彻骨的冷,他将连隐炼仔细放好,便驾着车离开了京城,朝着一座山上走去。

    那里有他这些年让人造的陵寝,地处极偏,从京城出发,要走上两日,还有步行很长一段时间。

    建造的工匠签的都是死契,给够钱,保了他们家人后半世安稳无忧,让他们安心赴死,这样就不会再有人知道这陵寝的位置,以后也不会有人打扰他们。

    抱着连隐炼走入陵寝时,聂临风已经离开京城三四日,那边大约已经乱成一团。

    但他不在乎,也不想理了。

    他答应先帝好好辅佐连隐炼的承诺,已经做到了。

    现在,他要做一点自己想做的事。

    关上墓门,顺着墓道往前,一路上都是点燃的长明灯,送他们来到墓室,那里也点满了长明灯,四处还散落了不少祭器,都是连隐炼喜欢的东西。。

    而墓室的中央,是两副精美的石棺,一副连隐炼的,另一副,是聂临风准备给自己的。

    墓门一旦关上,用常规手段便无法从外面打开了,他没想过出去,也不想出去。

    将连隐炼放入石棺之中,最后一次亲吻他的唇,聂临风心里是从未有过的满足。

    “念念,我这就来陪你。”

    低沉的声音在墓室中回响,之后,便是一片永恒的死寂。

    长明灯灭时,连隐炼从一片黑暗中猛地睁开眼,大口地喘着气,红着眼眶摸了摸床边,摸到熟悉的温度时松了口气,眼泪也“刷”地落了下来。

    聂临风被惊醒,听见连隐炼在哭,顿时慌了:“怎么了?怎么哭了?”他连忙起身,伸手过去检查连隐炼的身体,“病了?还是撞到哪了?”

    连隐炼摇摇头,整个人扑到聂临风怀里,什么也没说,只是哭。

    这个梦太可怕,又太过真实,一想到聂临风后面那几年是怎么过的,他的心就像被撕成两半,鲜血淋漓,疼得他连呼吸都难受。

    “念念?”聂临风有点着急,“你、你别哭了,我让福瑞传太医。”

    连隐炼还是摇头,抱着聂临风的手更紧了一点。

    那瞬间聂临风忽然明白了什么似的,也不再说什么,只是沉默地抚他的背,等着,等到连隐炼哭声渐息了,才低头亲了亲他的头发。

    他想连隐炼一定是做梦了。

    但梦见什么,他却也不问了。

    不管是什么,至少,他们现在好好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