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魔头!把我们师叔还来啊! > 第99章 【番外】邀功 【喵喵】喵喵……

第99章 【番外】邀功 【喵喵】喵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晏行丘翻窗抓人的举动毫无疑问引来了周围人的注意, 看到是个这么出众的青年后,围观群众或多或少发出了惊叹的声音。

    对座的小伙伴都傻了,她掏出手机问林青秋:“要报警吗!”

    林青秋连忙摆手:“不用不用!这个人……我大概认识。”

    小伙伴:“?”

    什么叫“大概认识”?

    “你把我忘了?”晏行丘不高兴地轻轻捏了捏林青秋的手, “小没良心的……算了,待会儿再找你算账。”

    说罢他把下巴往林青秋肩上一靠,两手环上林青秋,紧紧把她抱住了。

    林青秋被他这个举动吓得半死, 赶紧伸手地去推他,结果根本推不动。

    林青秋:“???”

    她侧头一看, 晏行丘闭着眼,呼吸悠长,俨然已经睡过去了。

    林青秋:“?????”

    睡了?你就这样睡了?

    见玉衍和温言临从正门走进来, 林青秋赶紧投去求救的目光。

    见晏行丘已经睡过去,玉衍爱莫能助道:“他一时半会应该是醒不过来了。”

    林青秋急了:“那我怎么办?总不能一直这样吧!”

    “等一下。”温言临掏出手机,朝着窗外远眺。

    “?”林青秋还沉浸在“你怎么会用手机”的疑惑中时,温言临似乎播通了一个号码, “买房,马上到……随便……嗯,全款。”

    打完电话后他指指头顶, “走,上楼再说。”

    林青秋:“???”

    啊不是……你刚刚是买了房吗?确定是买房而不是买白菜?

    救命,她是跑到了什么霸道总裁小说的世界吗?

    围观的视线越来越多了, 这里确实不是说话的地方, 对同样懵逼的小伙伴道了声歉, 林青秋收拾好东西,拖着身上的晏行丘跟着玉衍二人上了电梯。

    从书咖道电梯这短短几十米的路程,林青秋一路被人注视着, 羞耻的感觉让她当场自闭。

    温言临买的是楼上一间简约风的精装房,家具什么的一应俱全,户主因为个人原因,装修好了却打算卖掉。

    听说温言临要全款买房,户主把房产证、结婚证、健康证明什么的都带上了,急于证明房子没有任何问题。

    不用户主多说,温言临站在门口打量了几眼,便确定了房子没问题,转过头来就交钱和户主签了买卖合同。

    户主没想到这个年轻人做事如此痛快,他笑容满面道:“小伙子是个干脆人!对了,这边还需要你拿上身份证,和我去房管局办理产权……”

    “身份证……”温言临沉默了一下,回头对林青秋道:“用你的身份证。”

    林青秋:“?”

    玉衍给她递了个眼色,小声地说:“我们没有真的。”

    林青秋:“……”

    意思是有假的是吗?

    林青秋倒是把身份证带上了,不过她现在这个样子,也不方便去房管局。

    温言临只好和户主约好手续之后再办。

    就这样,他们暂时可以住在这里了。

    门一关,温言临先施了个除尘诀,屋内立刻焕然一新。

    林青秋往沙发上一坐,戳了戳沉睡不醒的晏行丘:“晏行丘?醒醒?你松开我再睡行不行。”

    晏行丘一动不动,林青秋见状,又尝试背过手去,扒拉他交叉在一起的双手。

    好家伙,这十根手指跟焊在了一起似的,掰都掰不开。

    玉衍打了个哈欠,挂到温言临身上,“宝,我也困了。”

    温言临扶住她,轻声道:“睡吧,我扶你进去。”

    “好。”玉衍迷迷糊糊点点头,真的直接睡过去了。

    林青秋:“?”

    “你们来了感觉身体不适应,所以都需要睡眠吗?”

    把玉衍往屋里抱的温言临脚步一顿,回头说道:“不是。”

    林青秋:“?”

    她指指晏行丘和玉衍:“那他们……”

    “……”看林青秋浑然不知的样子,温言临琢磨以晏行丘的个性,醒来后肯定要自己邀功,自己还是给他留点表现的机会的好。

    “你死了后,这家伙快疯了,还好你和玉玉的契约还在,我们靠着这一条线索寻找你灵魂的踪迹,已经很久没有合过眼了……所以,体谅一下他吧。”

    说完,温言临便抱着玉衍休息去了,留林青秋在原地不知所措。

    温言临说的东西很简单,但她有些消化不过来。

    她死了后晏行丘快疯了?为什么?

    而且通过契约来找她……也就是他们跨越了世界?即使是修真者,想要做到这种事也不简单吧?难怪会累得一睡不醒。

    想到这一点,林青秋又仔细看了看晏行丘。

    “……”

    怎么说呢……真好看。

    五官优秀,皮肤也好,就连睡相也十分好看。

    林青秋的注意力渐渐移到晏行丘的头上。

    他原本的一头长发不见了,也不知道是用了化形术还是真的剪了头发。

    林青秋忍不住摸了摸晏行丘的发梢,晏行丘忽然往后一躺,连带着林青秋一起倒在了沙发上。

    “?!”林青秋以为他醒过来了,结果一扭头,这人依然睡得死死的,只不过把她换了个方向,从背后抱住了她,抱得更紧了。

    林青秋:“……”

    你倒是松开啊。

    挣脱了几次无果后,林青秋只好玩手机打发时间。

    当她低头去摸口袋里的手机时,林青秋这才注意到了晏行丘的手。

    晏行丘写得一手好字,手也长得修长漂亮,林青秋还是猫时,特别喜欢晏行丘给她顺毛。

    而就是那样漂亮的一双手,现在上面却布满了细密的小伤口,一直蔓延到袖边。

    林青秋咽了咽口水,小心地掀起了晏行丘的袖子,里面果然也都是伤。

    很难想象一个大乘期的修士怎么会被弄成这样。

    林青秋心里面的那点不满被温言临的话削去了七七八八,现在更是丁点儿都不剩了。

    ……

    晏行丘醒来时已是第二天早上。

    太久没休息,他其实还没有睡够,这点儿时间顶多算是小憩了一下。

    不过晏行丘记得昏睡前把小猫抓到了,他醒来也是为了确认这件事是不是真的。

    晏行丘睁眼,看到背对着自己的人。

    虽然变了个样子,但气息和灵魂都是他的猫。

    晏行丘放心地收拢了手臂,梦呓似的喊了声:“猫猫。”

    林青秋一个激灵,转过头来,她满是泪水的脸让晏行丘一下清醒了。

    “你怎么了?”晏行丘下意识摸了摸她的肚子,没有伤口,没有流血,晏行丘不懂了,“你哪里疼?”

    晏行丘松开手的瞬间,林青秋立马翻身坐起,晏行丘又慌张地拉住她:“去哪?”

    他依稀记得林青秋说过要找她麻烦,晏行丘还以为林青秋是被这句话吓到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自己不眠不休地找了她那么久,这个小家伙竟然把他忘了,确实该打。

    心里这么想着,晏行丘嘴上却说着:“我跟你说着玩的,不找你麻烦。”

    “???”林青秋茫然地回头看了看他,咬牙切齿道:“快松手!我要上厕所!!!”

    “……”晏行丘愣愣地把手松开,林青秋如获大赦,跌跌撞撞地冲进了卫生间。

    可恶!

    睡着的晏行丘不松手,她根本不能从沙发上起身。

    而进到卧室里的温言临和玉衍怎么喊也喊不醒,估计和晏行丘一个状态。

    可怜林青秋,遇到他们之前还美滋滋地喝咖啡呢,这一泡水一憋就是一下午加一晚上啊!她差点没被憋死!

    林青秋从卫生间出来时,晏行丘就站在门口。

    “!”林青秋被吓得往后退了半步:“你在这里干什么?”

    后悔了,昨天小伙伴问要不要报警的时候,她应该答应的。

    晏行丘扫了眼她的腹部,“你一个人,我怕你再出事。”

    上次就是他一时不查,把猫猫独自留在了洞府,才被人得手的。

    看他这副表情,林青秋也知道晏行丘在担心什么了。

    她拍拍晏行丘:“上个厕所而已啦,而且你放心好了,现在是文明社会,这里没有你的死对头,我的人缘也没那么差,不会有人暗杀我的。”

    “……”晏行丘不作声,拿出一枚丹药,递到林青秋嘴前。

    “辟谷丹?”林青秋不解地接过丹药:“给我这个干什么。”

    晏行丘指指沙发:“吃了继续睡,可以不吃饭不上茅厕。”

    “?”林青秋一惊:“还睡?!”

    “嗯,没睡醒。”

    “那你自己去睡啊。”林青秋指指里面的房间:“这是温言临买的,里面还有卧室,你自己去睡吧。”

    “不行。”晏行丘不由分说地抓着林青秋,“你得在旁边。”

    “……你是小孩吗!”林青秋挣扎了两下,看见晏行丘满手的伤口,又立刻停下手上的动作,怕把他的伤口扯疼了。

    注意到林青秋的变化,晏行丘低头,见林青秋指着他手上的伤口问:“你这个手,怎么弄的啊?”

    “这个?罡风弄的。”

    “那疼不疼啊?”

    晏行丘手上的伤口虽小,但是数量多到吓人,想必是很疼的。

    晏行丘想了想,把手伸到林青秋面前,“疼。”

    “猜到你可能回到了原来的世界,我踏遍五州,好不容易找到了三千世界的裂缝……”

    晏行丘注视着林青秋的表情变化,见她心软,便知道林青秋吃这一套。

    晏行丘眼眸里笑意一闪而过,继续说道:“容纳三千世界的地方混沌不堪,我在里面顶着罡风,一个一个世界找,不知去过了几百个世界,但那些地方都没有你……”

    “你为什么要找我?”林青秋终于问出了这句话,“死的不过是一只会写文的猫不是吗?”

    晏行丘一顿,“你是我的猫啊。”

    “……”

    林青秋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她转移话题道:“那这些伤口什么时候会愈合?”

    “快了吧?”晏行丘拿出一盒药膏,“擦这个应该就会好了。”

    林青秋催他:“那你快擦啊。”

    “嗯。”晏行丘回到沙发上坐下,一打开药膏的盖子,忽然又不动了。

    “怎么了?”林青秋问完,晏行丘把药膏往她手里一塞,伸出手道:“你帮我擦。”

    林青秋:“?”

    “你手上有伤,又不是背上,”

    晏行丘低头,默默念道:“我在罡风里走了好久,一直找你……”

    林青秋:“……”

    懂了,这家伙就是故意在卖惨。

    林青秋叹了口气,轻轻沾上药膏,涂抹在晏行丘的伤口上。

    这时晏行丘又得意了:“说起来,那罡风确实厉害,要是别人,早就被撕成碎片了,我还护着温言临他俩走了那么久呢,厉害吧?”

    “厉害。”林青秋抬头看着他,认真地回应:“你是最厉害的。”

    晏行丘随口一问,没想到了林青秋会回答的如此利落,

    而且猫猫的眼睛真好看,里面全是他。

    晏行丘怔了怔,鬼使神差地伸出了手:“猫猫,你——”

    “……………………”

    刚刚醒来的温言临看着客厅里的一幕,默默地退回了房间,并且轻手轻脚关上了门,拉着玉衍坐回了床上。

    玉衍:“?”

    “怎么了?我想去看看人形的猫猫。”玉衍伸长着脖子,想要往外看。

    温言临拦住她,语重心长道:“待会去吧。”

    “为什么?”

    “因为……要有好事发生了。”温言临看了看门的方向。

    晏行丘,加油啊,只能帮你到这儿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