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证道从遮天龙马开始 > 第547章 我姓王

第547章 我姓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纳命来!”

    申马眸绽血炎,如同黑暗中的两盏血灯笼,杀意无边,一层层老皮从他躯体上脱落,准仙帝之威攀登至巅峰,甚至出现了一丝真正的帝息。

    “异数啊!杀!”

    老者寒声道,他率先出击,背后探出九根尾巴,形似真龙,漆黑如墨,龙头狰狞,獠牙森森,带着无尽的破灭之力。

    老者的本体是九幽獓,十凶之一!

    “哧啦!”

    就在这一瞬间,申马的心脏连续震动九十九次,心剑爆发,横斩天上地下。

    鲜血冲天,直飞三万尺。

    九根尾巴断了六根,疼的九幽獓惨叫连连,声音震荡了千古,波及了岁月长河,许多人都以为这是上苍之怒。

    他一身大半法力都集中在这九根尾巴中,九去其六,气势一下子就衰退了。

    “出手,不能让他各个击破!”

    ‘鸟人’准仙帝嘶吼,拍动背后的神圣羽翼,划破诸天,手持战矛,向申马奋力刺去。

    那矛锋上似缠绕亿万冤魂,嘶吼着,咆哮着,威势无匹,刺透万古,惊悚世间。

    另一边,灰发准仙帝念动古咒语,唤来一座撑破天地的古祭坛,镇杀而下。

    还有一个准仙帝绽放出滔天紫霞,化为一道毁灭光束,璀璨光华长达亿万里,斩断了界海。

    “喝!”

    申马大吼,周身被徇烂的大道符号包裹着,整个身躯几乎化作火光,在终极古地纵横冲杀。

    他骨子里的血性和杀性都在咆哮,战意澎湃如潮。伴着他裂开的老皮越来越多,某种变化真实在发生,不知不觉间他的力量越来越鼎盛,要发生质变!

    “这种气息,不好,快压制住他!”

    九幽獓震惊无比,一阵悚然,面目变得狰狞残酷,他感受到了,申马正在发生特殊的异变,触及到了真正的帝道层次!

    “不可能,自古以来,除了那位,无人能真正成功。”

    其他三位准仙帝脸色很难看,若让申马成功踏出那一步,岂不是证明了他们所走的路是错误的,这是他们不能接受的。

    “杀!”

    四大准仙帝眼睛都红了,一同出手,朝着申马镇压而下。

    这一刻,六合八荒,九幽玄天,都如同末世降临一般,准仙帝法则震动古今未来,到处都是毁灭之力,席卷诸天万界。

    “吾之命,天不能取,尔等也不行!”

    申马披头散发,仰头望着天,咆哮如雷,震动天上地下,气息磅礴无匹。

    他双手托着头顶的神磨,带着漫天混沌,踏过岁月长河,碾碎了虚空,碾碎了万道,碾碎了一切有形以及无形之物。

    似乎整片天地都无法容纳他的真身,在崩裂,在破灭。

    “咔嚓!”

    像是历史的车轮在转动,带起一部部血泪史。准仙帝之染红了终极古地,有申马的,也有其他人的,惨烈至极。

    神磨早已残缺不堪,但还在朝着四大准仙帝碾压而去,带着申马必胜的信念,还有不屈的意志。

    伴着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和惨烈的叫声,四大准仙帝炸开了,肉身崩溃,鲜血横流。

    申马也不好受,神磨承载了他大部分精气神,与第十门更是息息相关。神磨碎裂,意味着他的第十门崩开了。

    “噗!”

    他呕出一大口血,不过,令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他的气息非但没有萎靡,反而越发蓬勃。

    崩开的神磨碎片化作流光,没入他的体内,带来一股勃勃生机。与此同时,他的身影模糊了,像是不处于现世,要彻底超脱出来。

    “原来如此!不破不立!十门归一,一力证超脱!”

    这一刻,申马悟了!

    他体内的无穷微粒都开启了,真龙神磨劲演绎到极致,远远看上去,他整个躯体都在绽光,独属于仙帝的气息在弥漫。

    “这…”

    “他成功了?!”

    肉身崩溃,只剩下元神的四大准仙帝脸色发青,魂光颤栗不止,仿佛堕入了无边炼狱。

    “哗啦啦!”

    就在这时,终极古地深处响起了铁链撞击声,从一片黑暗光幕中穿透过来,使得整片终极古地大震,山河都在哀鸣。

    那是真正的帝息!

    黑暗中,光幕里,血色的黄昏下,凄凉的乱石地,一个巨人仰躺在石山打磨而成的帝椅上。

    他的身体很残破,从脑袋到腰部的半边身子不见了,通体散发着一股令人心悸的黑色雾霭,那是黑暗物质真正的起源之地!

    “危险让我从沉眠中苏醒,心悸令我灵魂难安,血脉的震动却带来了一丝久违的旧忆。”

    威严而又冷漠的声音从那个巨人口中传出,他的双目漆黑如墨,同时又带着一丝血色,迸发出刺目的光束,骇人心神。

    “帝!帝!帝!活了!”

    “怎么可能?”

    四大黑暗准仙帝瞬间感觉头皮发麻,如泥塑木雕般一动不动,可内心却是颤栗的、惊悚的,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尸骸仙帝。”

    申马抬头望向黑暗深处,瞳孔急剧收缩,完全没想到这家伙会突然苏醒。

    刹那间,他就感觉自己的神魂被攻击了,有一股意志从天而降,要斩杀他!

    “破!”

    申马祭出骨塔,撑破长空,崩碎那股意志,让整片虚空都碎开了,裂痕遍布。

    “变数既生,自当全力斩灭!”

    尸骸仙帝霸道无比,唯我独尊,他从沉眠中苏醒,察觉到一股危机,一出手就是绝杀,毫不犹豫。

    一只腐烂的大手,缠绕着最为浓郁的黑暗本源物质,从光幕中探了过来,撕裂了万古诸天,覆盖了岁月长河,威能强大无匹。

    此时此刻,天崩地裂、万法成空等场面,如同秋天中的落叶,数不胜数,无法计量,给人不真实的感觉。

    帝威浩荡亿万里,整片时空仿佛都静止了,只剩下这一只腐烂大手。

    “咔嚓!”

    骨塔还未与大手直接碰撞,第十层就崩碎了,剩下的九层塔身瞬间解体,化为流光,飞向深空彼岸。

    “这就是脚印帝的命运吗?”

    “哈哈哈,原来命运早已注定啊!”

    面对仙帝一击,申马却仰天狂笑,笑声中透着毫不掩饰的愤怒,眸光里有血泪,有心酸,也有无奈。

    他低头,双目通红,看着地,想着天,就是没有望向那来势汹汹的大手。

    “可是我…不信命啊!”

    他抬头,吸气,躬身,踏天而上,整个终极古地猛地一沉,几欲崩碎。

    “命运欺我,那我就踏碎这命!”

    “哗啦啦!”

    伴随着申马的大喝,岁月长河中,一道又一道模糊的身影从中走了出来,带着滔天气势。

    足有十道,一个个如杀神一般,帝威浩荡亿万里。

    它们并没有显化出真身,而是挟带诸天伟力“撞进”了申马体内,与他相融。

    这是他的帝法,纳诸天伟力于一身,十门归一,一力证永恒!

    此时此刻,他的气息极度恐怖,正式立足于仙帝领域,诸般神通,万千法则,天地,因果,所有的一切仿佛都失去了意义。

    因为,他超脱了!

    “扼杀天才,只手遮天,杀!”

    尸骸仙帝猛地站起,身上绑缚着的秩序神链哗啦作响,崩得笔直。

    他的眼神阴冷到极致,这一刻,他真真实实感受到了危险,动了最强杀机。

    他的身体在绽光,无量黑暗之力涌向大手,封印了整个时空,要将申马彻底绝杀!

    “一力破万法!”

    申马如星空中那唯一一抹亮光,划破诸天的黑暗,伴着不灭的光焰,映照万古。

    拳掌对轰,炽盛光辉漫延,掀起万重风暴,炸裂了诸天。

    “滋滋!”

    仙帝气机之下,申马的肌肤在消融,五脏六腑在瓦解,魂光也在消散。

    “终…极蜕…”

    话音未落,申马的躯体便坠落下来,血肉全无,只剩下骸骨,伴着一团道火。

    死了?

    他死了!

    这一刻,诸天,界海,彼岸都下起了倾盆血雨,阴风怒号,一股莫名的悲意弥漫在整片天地中。

    “那位帝死去了吗?”

    “怎么会这样?”

    “帝落!”

    大千宇宙,似一下子黑暗了下来,整个人间都失去了光彩。

    冷风划过荒芜的大地,发出呜呜声,像是有人在悲泣,在为那位“脚印帝”送行。

    “仙帝一击,谁与相抗!”

    尸骸仙帝神色冷漠,再次探出大手,要将申马的遗骸彻底磨灭,但是下一刻他的身体却在颤抖,硬生生止住了动作。

    “遗留的旧忆,血脉的震动,他与我有关?”尸骸仙帝双目望穿岁月长河,看穿千古,却被一阵迷雾所笼罩。

    “哗啦啦!”

    绑缚在他身上的锁链簌簌抖动,锁困着他,压制着他。之前他强行铮动,动用了帝法,消耗巨大,现在不得不再次沉眠。

    终极古地再次恢复平静,四位黑暗准仙帝未死,但是身上的道伤极重,需要漫长的岁月才能恢复。

    “界海那一边不能放任不管,不然后世再出现这么一位…”灰发准仙帝冷酷的说道。

    “炼制一两件黑暗帝器吧,催生同化一批生灵,适当时候接引回来。”

    ……

    数年后,两个箱子飞跃界海,落于彼岸。

    而现世这个时代,也被称为帝落时代!

    ……

    “回归。”

    岁月长河中,一股独属于仙帝的气机似汪洋般浩荡起来,各片时空的生灵似有所感,茫然仰头望天,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终极古地一战,申马借尸骸仙帝一击褪去人身,重归真龙之躯,正式踏足仙帝领域。却没想到真灵回归之际被混沌道鼎裹着冲入另一片时空。

    他有能力阻止,却没有阻止,因为他看到了,想到了,忆起来了。

    混沌道鼎鼎壁上,刻着一幅幅图画。

    有一株草,长有十三片叶子,每一片都流淌着澎湃的剑气,仿佛可以劈断岁月长河;

    有一块石头,比大千宇宙还要庞大,一举一动,带着滔天威压;

    有一道人形闪电,手持雷枪,一点寒芒,刺破三十三重天;

    有一头白象,长有三个脑袋,翻江倒海,摘月吞日,吼落星辰;

    有一团火,带着勃勃生机,气息与昆仑山中孕育了龙马蛋数万年的那缕地心火有七八分相似;

    还有一个女子,身着淡蓝色长裙,肌肤晶莹如玉,眉心带着一点红痣,风姿绝世。

    “原来…你们一直在我身旁。”

    申马眸中含着热泪,望穿万古,寻觅诸天,都是为了寻回他们洒落在岁月长河中的真灵。

    此时此刻,他终是觉醒了旧忆,他来自万古前,诞生于万灵之乡,原本拥有美好的生活。

    可是,有一天,这种生活却被诡异动乱打断。他一路征战,一路崛起,不断打破修炼神话。

    在最恐怖的帝战中,他的朋友、爱人死去了,他带着必死之心杀上诡异高原,与最初占据了三世铜棺的三位诡异道祖血拼,祭道而亡。

    身虽死,执念未亡,此外还有一份超越了祭道层次的道果,即混沌道鼎。

    循着冥冥之中的本能,在时间长河中遨游,寻觅故人的真灵。

    “度…回…”

    无始无终的岁月长河上,响起了缥缈的祭祀音,更有一种叩拜声,仿佛天地众生在诵念一位天帝的名字。

    “黑…头!”

    申马听到了耳熟的呢喃声,也看到了岁月长河上游呼唤自己的那一位存在。

    它高耸入星海,形似大蘑菇,通体黑不溜秋,头上长着两只眼睛和一张嘴,正在诵念咒语。

    观其形象,竟与申马在泰山下遇到的那位莫名强者有五六分相似。

    “老大!是你吗?”

    那个大蘑菇气息无比强横,浑身都散发着一股帝威,可此刻眼里却含着泪水,让岁月长河下起了瓢泼大雨。

    “是我,我回来了,只是苦了你。”

    申马哽咽,黑头是最终战中唯一活下来的,回顾过去未来,是他盘坐在万古前呼唤自己回归,而且不惜染上因果,化分万千分身入岁月长河,想要寻回自己可能存在的那一丝真灵。

    “我不苦,可惜我实力低微,只唤来了老大你,十三他们的真灵我寻不到。”说着说着,大蘑菇又流泪了。

    “不哭,他们在这里。”

    “我证永恒时,过往种种,未来事事,皆证永恒。”

    伴着申马一声轻语,混沌道鼎碎开了,化为九色流光,融入体内。

    这一刻,他的气息攀登到仙帝巅峰,但是紧接着连同他的进化路,还有自身,一切成空,一切归于永寂。而后又再次复苏,真正凌驾于一切之上。

    在他的身旁,一道道熟悉的身影接连浮现。

    “呔!断剑重铸之日,我剑十三回来了!”

    “俺也回来了!”

    “长枪依旧!”

    “呀呀!”

    “申!”

    “回来了、回来了…”申马不停的重复着,笑的很开心。

    “对了,申吉大侄儿呢?”

    “他…还有使命未完成。”

    申马将目光投向乱古时代,神色莫名。

    ……

    最古的时代,诡异高原深处,一个介于虚实之间的洞坑。

    申马走了进去,之后,现世再也没有关于他的信息。

    一方密地,树木丛生,笼罩在迷雾之中。

    “嗯?!”

    申马睁开了双眸,感觉浑身疼痛,头部血流如注,染红了地面。

    他挣扎着站起身来,发现自身的修为神通通消失了,而且还换了个身体,变成一匹货真价实的马,还是白马!

    就在他疑惑不解的时候,不远处走来了一男一女,男的身材颀长,面容坚毅,女的凹凸有致,肌肤如雪,好一对神仙眷侣!

    “别怕,我对你没有恶意,跟我走吧。我这里还有一株灵药,可以给你吃。”男子笑容和煦的说道。

    “你是谁?”申马神色沉重道。

    “我姓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