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救世后我成了万人迷 > 第104章 我也想你(完结章) 等姬无昌再次醒来……

第104章 我也想你(完结章) 等姬无昌再次醒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等姬无昌再次醒来, 已经冷静了不少。

    他深深地看了眼冰棺,正欲离开。何纠叫住了他。

    何纠将何禅有可能复活的消息告诉了他,哪怕不知真假, 却还是给了姬无昌希望。

    没有办法,他以为,死亡只是开始,结果,姬无患骗了他, 何禅也骗了他。

    此时哪怕只有一点希望,他也要抓住。

    毕竟,他连他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他不甘啊——

    就算再死一次, 也不能原谅。

    ————

    蓝星。

    夜间十点左右。

    偏僻的巷子中,突然传来几声拳打脚踢的闷响。

    这让路过的何禅,无语的同时,不耐地对着里面的人喊了一嗓子:“警察来了。”

    顿时, 巷子里人仰马翻,随即平静了下来。

    何禅见此,这才离开。

    今天是他回来的第三天。

    系统没有食言, 不仅给他重塑的身体, 还给他安排了一个新的身份。

    一个父母双亡, 又有点幸运的高校老师。

    今天之所以回来这么晚,是因为去看了前世的大哥, 顺便感谢他,给自己安排的新工作。

    说来也是有缘,谁能想到,在系统传递给他的记忆中,这具身体前几天, 刚好帮了他前世大哥的一个小忙。

    他前世的大哥得知他在找工作,最后以报酬为由,给他安排了一份去云城一中任职的工作。

    虽说他不想去,但有机会去看一眼他前世的大哥,他还是准备去感谢对方一番。

    没想到这一磨蹭,人没见着不说,反而受了一肚子气。

    何禅心情不好的推开门,当看到穿着黑色西装,坐在客厅看电视的男人,他下意识看了看门牌号。

    “你去哪了?”客厅的男人转过身,露出一张英挺中,有些熟悉的脸。

    “大、大哥?”看着他,何禅试探地叫了一声。

    没想到男人脸色一变,眼里浮现出厌恶与不耐,“谁准许你叫我大哥的?”

    何禅:“???”

    “过来。”男人不耐烦扯扯领子,在何禅磨蹭的走过去后,一把压下他,手顺势去脱何禅裤子。

    等等!

    何禅震惊了。

    他连忙抓住他前世大哥的手,愣愣道:“你干嘛?”

    “宋书越,你想反悔?”男人抬眸,黑沉的眸子仿佛蕴含着怒火。

    “我反悔什么?”何禅一脸懵逼。

    “看来你是真的忘了。”何禅他前世的大哥,何霖深眯着眼,若有所思道。

    很快,何禅看着手中的合同,整个人凌乱了。

    “契约情人?”我?何禅不可置信地伸手指着自己。

    接着忍不住质问他,“你老婆知道吗?而且你什么时候喜欢的男人?”

    “你要是担心我老婆,大可不必,因为我们离婚了,至于我什么时候喜欢的男人?你似乎对我很熟?”何霖深坐在沙发间,紧紧盯着何禅。

    何禅没注意到他的眼神,可能因为熟悉,他下意识没有设防,整个人陷入了迷茫不解中,“为什么,大嫂人那么好。”

    “难道大嫂知道你喜欢男人。”何禅惊悚地瞪着何霖深,察觉到对方看自己的眼神时,这才发现,自己貌似自爆了。

    何禅:……

    “她喜欢的不是我。”何霖深仿佛没有看出何禅的心虚与不自然,声音平平道。

    “怎么可能,她对你那么好。”何禅自认为,自己已经暴露了,索性不再装傻,而且他也实在想知道,自己离开的这几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对我的好,有个前提。”何霖深眸光沉沉,看不出喜怒。

    “什么前提?”何禅好奇道。

    “她喜欢的是你,你难道不知道吗?”何霖深一声不吭,又扔了个雷。

    何禅僵住了,眼睛瞪的老圆。

    “你活着的时候,她天天往医院跑,恨不得住在医院,你以为,她是看在我的面子上吗?”

    何禅弱弱地缩了缩脑袋,“难、难道不是吗?”

    “我真的很好奇,她到底喜欢你什么。”何霖深起身,附身看着何禅,接着没有预料的压了上去。

    何禅慌的伸手去推,直接被他轻而易举按住。

    “你知道她怎么评价你的吗?”

    何霖深的话,吸引了何禅的注意。

    “她说,你很干净、纯粹,就像一个小太阳,明明生了那么痛苦的病,却对生活没有丝毫的抱怨。她觉得你和那些豪门子弟都不一样,和你在一起,她会忘却所有不高兴与烦恼。如果可以,她想嫁给你,而不是我。”

    何禅此时只有尴尬。

    “我觉得,她说的对。因为我,也喜欢上了你。”

    好吧,除了尴尬,还有震惊。

    “我是你弟弟!”他不得不强调这个事实。

    “不是亲的。”何霖深慢条斯理道。

    何禅:“???”

    “你死后,有个自称是我亲弟弟的人出现了。

    “???”

    “其实很早,我就知道你不是我亲弟弟。毕竟你天天被抽血化验,我不想看,都不行。”

    何禅:……

    “就算不是亲的,也不行,还有,我不喜欢男的。”

    “而且,我活不了多久。”

    这话一出,何霖深果然安静了。

    “几年?”

    “六年。”

    等再次躺到熟悉的医院,何禅都无语了。

    “我觉得我现在很好,不需要治疗。”

    可惜,完全不是何霖深的对手,只能被迫检查。

    结果出来后,何禅看也没看对他说:“是吧,很健康。”

    “你骗我?”何霖深收起报告单。

    “没骗你,这是代价。”接着何禅把系统和另一个世界的事告诉了他。

    “没有别的办法了?”

    “不需要,六年的正常生活已经够了。”何禅很是平静。

    他这样说,却没有打消何霖深的想要救他的念头。

    当察觉到,何霖深准备采用违法的手段想要给他续命时,何禅怕了。

    他觉得,自己不应该回来。

    或许找个地方,悄无声息等死才是他最好的结局。

    何禅看着跪在地上,哭的梨花带雨,不着痕迹露出手臂上的针眼,传闻中,何霖深的亲弟弟何莱,叹息道:“你放心,我不会让他那样对你的。”

    “他不听怎么办?”何莱可怜兮兮地看着何禅。

    “他不会不听。”何禅不想和他说话,因为这个人,让他感到很不舒服。

    “要是我三哥没死就好了。”

    三哥?

    何禅拧眉。

    “嗯,宋哥,说来,你和我三哥长的有点像,难怪大哥对你那么好。”

    何禅:??

    哦,他口中的三哥是我。

    不对,我什么时候多出来一个弟弟?

    何莱还在说着,何霖深对他三哥怎么怎么好,明里暗里暗示何霖深对他的好,只不过是看在他三哥的份上。

    合着我就是个替身呗,还是我自己的替身。

    何禅心里翻了个白眼。

    把人打发后,何禅到底没忍住,从医院偷跑了出去。

    他不知道的是,何莱就等着他出去。

    于是在看到直直朝他撞上来的货车时,何禅来不及反应,直接被撞飞。

    许是还不到六年,他的身体死了,灵魂却还好好的存活在这个世界。

    他看着何霖深得到消息后,匆匆赶来狼狈的身影,又看到指示人撞他的何莱,装模作样的自责,然后被何霖深戳穿,毫不犹豫的关进精神病院折磨,满意了。

    成为灵体后,何禅终于可以光明正大地去见何家其他人,比如他二哥,小弟等等……

    六年后。

    窝在何家沙发间,谁也看不到的何禅心有所感,望着自己开始消散的身体,眼里满是释然。

    虽说他挺不满大哥越来越花心的性子,但这事你情我愿,别说,就有人吃这套,没办法。

    再见!

    何禅无声的道别,躺在二楼阳台看书的何霖深,似有所感地抬起了头。

    这时,浴室里传来一道欢快的叫喊,“哥,衣服忘拿了,帮我拿一下。”

    何霖深无奈地起身,走了进去。

    “你又和别人打架了?”

    “那群瘪犊子,抢我钱,不过没关系,他们比我伤的重,也算报了上次在巷子里围殴我的仇。”

    “换个地方住吧。”

    “没钱,要不我住你这儿?”

    “……”

    “你没说话,我就当同意了。”

    所以说,有时候缘分,真的妙不可言。

    何禅眯着眼,脑中突然浮现出姬无昌、六子的脸。

    也不知道,他们有没有把他忘了。

    ——

    [任务者,我们又见面,开不开心]

    何禅:……我死了?

    [没有哦,我还是觉得,把你丢在那个世界不好,反正六年时间到了,咱们走吧]

    何禅:“去哪?”

    [任务现在虽然还没有完成,但已初见成效,所以我和主意识沟通了一下,决定提前给你发放奖励]

    何禅:??

    [走你]

    不,不是,你都不问我同不同意吗?

    青平县。

    “听说了吗?何县令家的长公子,昨夜诈尸了。”

    “诈什么尸,人家分明没死好吧。而且何县令家的长公子,身体一向不好,晕厥过去很正常,大惊小怪。”

    “唉,可怜,听说何县令家的长公子,长的还是不错的,待人也很温和,若不是身体不好,当真算得上谦谦君子。”

    “前面发生了什么,这么热闹?”

    “据说是有人提亲。”

    “提亲?这不对吧,哪有提亲就抬这么多东西的?而且,这方向……前面好像是何县令的府邸。”

    “何县令家不是只有两位公子吗?”

    “来了,嚯,真是何县令家的?难道何县令又生了个女儿?”

    “呸,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就不能是何县令的亲戚吗?”

    半个时辰后。

    “离谱啊,对方确实是提亲,对象是何县令家的大公子。”

    “??”

    “???”

    “这有啥,只要合适,两个男的搭伙过日子又不是不可以。”

    “我看那给的聘礼不少,不下百抬,要是嫁个儿子就能得到这么丰厚的聘礼,何县令怕是做梦都要笑醒吧。”

    何县令确实要笑醒了。

    他这个儿子,自小体弱,昨晚还没撑住去了,虽然后面又诈尸了,但他着实厌烦。

    要不是顾虑夫人,他才不想管这个儿子。

    没想到一大早,就有人上门提亲,对象还是他不太喜欢的大儿子。一开始,他很生气,毕竟哪有嫁儿子的,直到对方拿出了聘礼。

    那长长的礼单,以及礼单下方那句,同意结亲,聘礼一半归他的话,彻底腐蚀了他。

    不是我不想同意,实在是,对方给的太多了。

    何县令当即将人迎了进去。

    收到消息的县令夫人,再也坐不住,直接冲到前面,打算豁出面子,也要拒绝。

    “这就是尊夫人吧,模样和大公子真像。”县令夫人还没来得及张口,就被媒人拽到一边聊天,不一会儿稀里糊涂,只觉得她儿子嫁过去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而且听媒人说,她家公子家产挺丰厚的,等光儿过去后,没准用好药,还能多活几年。

    思之此,县令夫人不在抗拒,这让一旁的县令大人松口气。

    “但是,我们还没询问光儿的意思。”县令夫人犹豫地看向何县令。

    “这个好说,夫人,不瞒你说,我家公子,之前就和你家大公子认识了,只要大公子听说是我家公子,他不会拒绝的。”媒人说着,给了县令夫人一个白玉胖娃娃。

    “只要夫人把这个交给大公子,大公子肯定不会拒绝。”

    县令夫人将信将疑拿着白玉胖娃娃去找何光明。

    看到被他这位娘,递过来的熟悉的白玉娃娃,何禅沉默了两秒,应下,“好,我嫁。”

    “光儿若是不愿……”

    “不,他挺好的。”

    等出嫁这天,十里红妆惊艳了整个青平县。

    同时,新娘是位男子的消息,也传遍了整个大陆。

    让人奇怪的是,青平县有人想跟着送亲队伍,去看看接亲的到底是哪家。结果出城没多久,不是昏倒就是走丢,醒来问情况,竟一概不知。

    最后问送亲队伍方向,脑子里满是空白,这件事到最后,成了青平县一大怪事。

    倒是何家,嫁完儿子了,就升迁离开了青平县,具体去哪,也没人得知。

    青平县郊外。

    何禅穿着红嫁衣,看着对面,同样一身红嫁衣,惊才艳艳的男子,伸出了手。

    男子先是一惊,后松口气,收起内心的忐忑,步伐轻快地走向何禅拾起他的手。

    “我还以为你回归后,会忘了我。”

    男人,也就是虚烬,微微一顿,笑着说:“我想忘了,但是他们不允许,所以我又想起来了。”

    “上次你是先找到了我,这次轮到我找你,没让你多等吧?”

    何禅摇头,就问了他一件事,“我出车祸,是不你搞的鬼。”

    虚烬手一紧,这反应,何禅懂了。

    “谢谢你,给了我重来一次的机会。”何禅抬脚,轻轻在他脸上落下一吻。

    “我不怨你,你别担心。”

    虚烬一听,伪装起来的面目再也不复温和,他紧紧抱住何禅,就像抱住了全世界。

    “我一直在等你,等不到,只好去找你。”

    “我嫉妒也害怕,所以才……对不起,我很想你。”

    “我也想你。”

    “……”

    “我很想你。”

    “我知道。”

    “不,你应该说,我也想你。”

    “……”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