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修仙从底层开始 > 第315章 真正的劫难(大结局)

第315章 真正的劫难(大结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天宝之灵,碎了……破碎了

    它为什么会碎?作为运转了万年的法宝,它不应该就这么,没有征兆的,突然碎裂?

    颜灵脑海中疯狂的想着原因,

    她想到了一个答案,

    与马超对视一眼,后者看着她,

    不用交流,他们都知道了那个答案。

    天帝陨落了——因为他的陨落,所以天宝之灵这件心神相连的法宝,才会出现突然的崩碎!

    怎会如此?

    林贝贝脸色惨白,

    天宝之灵,崩碎了?

    所有人都目睹了天宝之灵的崩溃,

    天庭一方的修士,火急火燎的召集人才,商量着修复之策,

    毕竟天宝之灵不但是秩序的化身,更是储存着天庭万年以来的所有数据,

    如果数据丢失的话,是极难找回的!

    这一场紧急的会议,把所有精通机关术,法宝造诣的修士,

    都请了过来,

    机关天君关菲,自然在列,

    他坐在首席的位置,冷冷的看着下方众多修士,

    率先开口道,

    “诸位,可有办法修复?”

    关菲一开口,小声嘀咕着的众多高级人才们,都自发的安静下来,

    修复?开什么玩笑,这是他们的能力可以修复好的嘛?

    这句话,问你自己才对。

    机关天君关菲看着下面一群乌合之众,

    能不能修复这个问题,只是摆个样子,照常讨论一下,

    关菲虽然很渴望能够对天宝之灵进入深入研究,

    可是他也很清楚,自己没那个本事。

    突然,关菲的灵感前所未有的紧张起来,他感觉到了有人正在注视他,

    他猛然回头,想要看清是 谁,

    没有看到。

    莫非真的是他?那个叫木通的家伙?他真的能够迅速,成长的这么强嘛?

    关菲不相信,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嘛,

    能够轻松斩杀两大吗哦头,自己遇上了他,不是也只有被秒的份?

    关菲皱了皱眉头,该死,莫非真的有什么逆天大机缘被他撞上了?

    天宝之灵的崩溃,其实在他的意料之中,毕竟天帝那么多年没有出现过了,

    莫非真的飞升了不成?如果不是天宝之灵一直保持着完好状态,

    可能大多数修士的猜测,都是大帝已经陨落了吧?

    而现在,天宝之灵的崩碎,更加证明了这件事情的真实性,

    人心动摇,天庭的局势,一下就不明朗起来,

    失去了天帝至强者的支撑,多少隐秘的组织,对一统天下虎视眈眈?

    三位帝君,恐怕镇不住啊。

    关菲并不知道的是,他自身已经在鬼门关走了一遭,

    在穿梭过中州这份土地的时候,木通隐隐感应到什么,

    透过虚空看了一眼,正好看到关菲,

    十分高傲的询问众人,

    他心中一动,想出手,却又压制下来,

    那可是天庭的总部,在那里当众击杀一位位高权重的天君?纵然他曾经杀死两大魔头,

    功德无量,但是很快,也会被列入通缉榜,

    成为新的第一大魔头!

    想了一下,他还是没出手,先赶着去青州吧。

    那种如芒在背的感觉消失后,关菲才悄悄的长吐一口气,

    呼,

    其他高级人才好像没有什么感受?是针对我而来的么,

    是哪位帝君的注视?

    关菲扪心自问,并没有选择性的招惹哪位帝君,那不是活得不耐烦了么,

    那么这股恶意,又会来自谁?

    覆天的赤面橙面,敢如此胆大么?

    关菲深吸一口气,听着下方高级人才装模作样的讨论,

    他越发的不耐烦,修复天宝之灵的重担在他身上,

    可是他根本没有思路,天帝可是当之无愧的大乘期,

    他才炼虚,中间差了一个合体的大境界,

    怎么悟?怎么去参透修复之法?

    天宝之灵的法宝本体在天外,他落下的那一刻,年之帝君就出手了,

    将它接回了天庭总部,以免让不怀好意之人得手,

    天宝之灵的本体,他见过,

    并没有在天空上看的那么巨大,

    很小很小的一颗,就像

    是人类的一颗眼珠一样,

    难怪有人传说,这天宝之灵是大帝的一颗眼珠所化,别说,

    还真的挺像的。

    机关天君叹了一口气,不止是他,

    刚刚才讨论完木通而三会的三位帝君,也聚在了一起,

    一同叹气,

    “哎,居然,还是崩碎了。”

    一位帝君感慨着道,情况不容乐观,天宝之灵的崩碎,其实也是一种提示,

    提示他们,不要再浪了,这一次的危机,不容乐观!

    “你们感受到了别的力量插手么?”

    年之帝君开口,他所化虚影的眉头一皱,似乎感受到了强行插手的意味,

    “是木通?他好像在虚空穿梭,现在应该出来了?”

    “应该不是他,如果是他的话,天宝之灵应该已经湮灭了。”

    想了下他的战斗风格,其他几位帝君都很认同,确实如此,

    这家伙,一直都是直接让人,或者物,直接消失的。

    “那就是覆天了,他们隐忍了很多年,许多大大小小的组织,都是他们的化身,试探,在找到了心力这样的力量后,他们终于按耐不住了么?”

    月之帝君冷冷的道,他们作为天庭的最高层,自然知道覆天的种种隐秘,

    一万年历史中,十次反叛,有八次是覆天在暗中挑事引起的,

    只有少部分,是疯子等等挑起的战事,

    后者很快就被镇压了,

    而前者,则是顺藤摸瓜的,一直想要找出大本营所在,一举捣毁,

    可惜一直没成功,

    没想到这一次他们主动跳出来了,这也侧面的反映了,他们对这次行动有着充分的信心?

    “木通,他应该是心力途径突破的,不然我们不会没有感应。”

    “这样也好,至少我们还有进步的空间,如果是以灵力突破的,你不会,绝望吗?”

    是很绝望啊。

    三位帝君至少是合体后期的存在,距离突破到真正的大乘期,也只是一步之遥,

    可惜这一步,卡死了他们,

    天帝突破到大乘期后,心有所感,告知

    过他们三位后来者,

    如果他还活着,大乘期,真正的顶尖者,只会有一位,

    只有当他转化成仙族,脱离此界,将一身灵气返还时,

    他们才有突破的希望。

    “得加把劲啊,不止是我们争,那边,也在争。”

    合体期,明面上就天庭的三位帝君,

    万年以来,人才济济,

    突破合体期的动静,可是不下十次,

    虽然不知道他们最终的结果,

    但总归是有一部分成功了的。

    “哎,如果大帝还在就好了,可惜。”

    “他要么死了,要么就离开了,和此界,再无因果关联。”

    有人忧愁有人欢喜,

    比如遍布十四州的覆天修士们,他们一个个,暗中惊喜,

    成功了!第一步成功了!大人物果然没骗他们,

    天宝之灵真的崩碎了,秩序也真的崩溃了!

    原本他们加入覆天,只是渴求组织中的心力,

    对于推翻天庭统治 的想法,一点也不牢靠,

    毕竟有前车之鉴,

    而天宝之灵的崩溃,显然让他们振奋了信心,对覆天组织的能力,

    有了前所未有的期待,

    不客气的说,整个覆天组织,都因此而蓬勃向上,有活力了。

    黄风城的某处,林白亲眼着曾经仰望和羡慕的天宝之灵崩碎,

    潮海婆婆只是看了一眼,就迅速的低下头去,

    泽泻看的很认真,他的双眼紧紧盯着天宝之灵,似乎是想要看出什么端倪来,

    可惜,注定是无功而返。

    “公子,聚会的那些人,知道万毒王的死讯后,一个个都嚷嚷着弃暗投明了。”

    “我们又不是明,他们投奔我们干嘛?”

    泽泻挑了挑眉,在他的门外,一名结丹期的修士,正在静静等候,

    他们要加入覆天。

    因为再被天庭宽恕是不可能的了,万毒王又死了,

    索性进入覆天之中,混口饭吃。

    林白语塞,他看着公子

    ,笑了笑,

    “也是,可是我又打发不走他们。”

    他现在的心力境界不过是筑基后期,外面站着一名结丹期,还有元婴期暗中守候,

    确实很难打发走。

    泽泻挑了挑眉,那个家伙已经登顶了么?所有修练心力的家伙,应该都感受到了吧,

    在自己的内心之中,出现了一尊,至高无上的王,

    他的名字,叫木通。

    有趣,真是有趣,接下来,就该是我篡夺的时候了吧!

    泽泻一挥袖袍,

    “我们走,不用管他们,爱去哪去哪。”

    这是不接受他们进入自己的阵营了!

    林白微微一喜,如此一来,就没人威胁他们的地位了,

    别人以为泽泻只是普普通通的一名黄面覆天的弟子,

    可是跟的久了,林白逐渐发现不对劲。

    元婴期的傀儡?甚至,身上还隐隐散发着神兵的气息?

    这是啥?覆天组织的少主么,

    不对啊,好像没有这个身份的存在,

    偶然撞见几幕的林白,心中震撼,可想而知,

    掌控了神兵,而且丝毫没有噬主的倾向,应该是定制神兵一类,

    定制神兵!多大的面。

    “我们怎么走?”

    林白连忙给潮海婆婆使了个眼色,哦,不,现在不应该叫潮海婆婆了,

    她现在已经换了一副少女的躯壳,反正灵力途径被废,心力途径修练缓慢,

    看开了生死的她,对于身体的契合度,要求不是很高,对美貌,却是一等一的挑剔。

    潮海款款走了过来,林白总感觉她的眼神不对劲,应该是身体还没契合好,

    不然怎么总是有种勾人的感觉?

    “简单。”

    泽泻轻笑一声,面前出现一个刚好容纳两个人进入的神秘门户,

    他想也不想的推门而入,林白和潮海也照着做,紧接着,他们就看到了一张带着橙色面具的脸,

    “师傅,我们这边已经准备妥当了, 那个家伙,一会儿就会过来。”

    “恩,好。

    ”

    泽泻点点头,他看着橙面人,

    感受到身后人的紧张不安,他笑了笑,

    “你把面具摘下来吧,他们好像有点害怕?”

    橙面人有些犹豫,他看着泽泻,还是选择了揭下面具,

    林白和潮海盯着他的动作,

    一张年轻英俊的脸出现了,

    潮海只是觉得熟悉,毕竟有些年了,

    林白却是惊呼一声,

    “公子?你怎么会在此!”

    原来竟然是王不归,南海郡的世子,

    他居然是橙面覆天?那么他的心力修为, 应该至少化神期才对……

    王不归看着林白,笑了一笑道,

    “你可以继续叫我公子,也可以不叫,即使我明白了自己的真实身份,我也依旧是南海郡的世子。”

    王不归,王不归,

    终有一天,王归来了。

    那日,他身中万毒,唤醒了向晚意体内的灵体后,

    眼看就要毒素爆发身亡,没想到向晚意的灵体,反向唤醒了他,

    在还没有建立天庭的时代,有着一位修为通天的魔王,

    只不过在天庭成立以后,他就神秘的消失了,

    随后眼魔成了第一魔头,却始终没有得到魔王的称号,

    许多人都以为他身在某处禁地之中,不敢出世,

    谁知道他已经轮回百世多年。

    “王不归!我需要一个解释!”

    李文昌进来了,赤色的面具戴在脸上,是那么的醒目,

    林白和潮海感觉呼吸都凝滞起来,赤色,最高等级,也就是现在,

    覆天的王!

    他看着王不归手里的橙色面具,又看了一眼泽泻,

    猛然意识到,

    这是一个坑!

    "该死,老家伙,你果然没有死!”

    泽泻笑了,

    “当时我让刘小川找一个人,没想到他居然找到了传闻中的仙族血脉,我害怕他突然觉醒被发现,哈哈哈哈,躲进了他的身体之中……”

    泽泻开始

    像大反派一样,唠唠叨叨,

    哐的一下,结界大阵被踹开了一个口子,

    王不归惊讶的看了过去,

    “你不是应该去青州么?怎么会在此?”

    冀州与青州之间,隔得可不近,

    这家伙意识到什么了?

    来的人,正是木通,

    他看着诸位,缓缓的道,

    “大劫来临,诸位,我们都会死。”

    “哈哈哈哈,哪有什么大劫?我就是劫!我就是劫!”

    真以为你是影流之主了?

    一道声音猛然在众人识海上炸起,

    泽泻停止了他的大笑,神色凝重,

    “谁?”

    我是你爹!

    泽泻忽然注意到,此刻的木通,神情无比认真,

    他伸出一只手,仙族血脉,觉醒!

    这只手,抓向了天幕,

    他感受到了劫难的位置,

    伸手抓来之时,仔细一看,居然是几个炼化的大字?

    “欲练神功,必先自宫。”

    呢喃一句,木通洒然一笑,

    他的眼中,世界逐渐崩溃,李文昌、泽泻、王不归……

    这就是劫难么?

    木通想起了师姐,想起了一开头的万丈豪言,就来不及了……

    (全书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