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天才被废后成了我的道侣 > 第一百二十七章

第一百二十七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228.大婚(上)

    五月是个生机勃勃的时节,草长莺飞不冷不热。五月初八又是个诸事皆宜的日子,经过王伯庸和叶知秋他们卜算之后,最终定下了这天给谭渡之和叶缓归两举行大婚。

    从定下婚期那一天开始,叶缓归就觉得时间过得特别快。每一天老谭都会找他去确认什么,从两人的喜服,到宾客名单……叶缓归觉得自己就像是傻子一样,老谭说什么,他只要在旁边点头就行了。

    时间一晃就到了五月初,青木宗治下的城镇到处张灯结彩,比御兽宗宗门大典那一次还要隆重。青木宗的结界从青色变成了淡金色,结界上还有循环滚动的字,最明显的就是最中间加粗加大的一行楷书:欢迎远道而来的道友们参加叶缓归、谭渡之婚礼!

    楷书下方闪烁着各种祝福语,什么白头偕老、万年好合、佳偶天成……好好的一个大结界愣是成了花里胡哨的一个大招牌,别说看到这个结界的修士们都觉得这招不错,很有辨识度!

    这一看就是楼小楼和冯莱子他们搞出来的,叶缓归结婚,他们比自己结婚都要开心。

    楼小楼四月底就到了青木宗,来了之后他也没闲着。他就是一块砖,哪里需要就往哪里搬。这不这会儿楼小楼和邵明澈他们去灵兽园捉朱鸟了,说是到时候安排百鸟朝凤。让鸭鸭带头,保证能吸引众宾客的眼睛。

    叶缓归哭笑不得,他能说什么?只能随他们去了。

    顺便提一句,楼小楼终于做出了可以长距离传输的传送阵。虽然还有点不稳定,而且暂时还没能做到从天工楼到青木宗,但是已经实现了从玄灵山脉到苍灵山脉的快速传送。

    天工楼在三大山脉中间分别建造了传送点,有了这几条传送阵,往常需要飞大半个月才能到的距离,如今不用一个时辰就能到达了!

    叶缓归站在大殿外看了看,只见青木宗的行宫上挂上了大红色的绸带和花束,行宫外的广场上已经搭建好了礼台。看着炫目的红,叶缓归又开始晕乎乎的了。

    一想到他明天会和谭渡之站在这个礼台上面对来祝福他们的道友们,他就脸红心跳。

    因为谭渡之情况比较特殊,明天就直接省略了迎亲环节。他们会一起站在主殿外迎客,等宾客们到齐之后,再拜天地之类的。大概的流程很简单,就算叶缓归不会,他身边还会有人帮忙提醒。

    叶缓归呆呆的看着青木宗的弟子们在礼台上忙碌着,他的脸颊红红的又害羞又期待,不知道明天他和老谭在礼台上会是什么样的。

    此时他耳边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小叶子?是你吗?”

    叶缓归转身一看,只见严俊正站在他身后。见叶缓归回头,严俊有些不太敢认:“小叶子?是你吗?”

    不能怪严俊有迟疑,因为叶缓归的样子和上一次见面的时候变化很大。如果说叶缓归之前是活泼的少年形象,如今他就是个温润的青年。

    叶缓归愣了一下,随后他绽开了笑容:“严大哥!好久不见了!”

    话一出口,严俊就确认了,眼前这个玉树临风的青年确实是叶缓归。他在自己不知道的时候成长了,想到这里严俊眼神黯淡了。

    叶缓归说的好久不见还真是字面意思,自从去年白正霄和袁冉那事之后,他还是第一次和严俊见面。严俊一开始忙着灵兽园的事,后来又忙着闭关。两人虽在同一个宗门,竟然无数次的错过了!

    严俊是个神采飞扬的人,可是此时的他像是被磨平了棱角似的,之前的锐气和傲气都不见了。

    严俊这次闭关似乎并没有突破,他的修为还是卡在了金丹末期。叶缓归能感觉到他的灵气运行有些不太畅快,于是他关切的问道:“严大哥,你是不是卡在瓶颈期了?需不需要帮忙?”

    严俊笑着说道:“没事,我可以突破。我听说你要结婚了特意出来祝贺你,明天你要结婚了,我也没什么好送你的……”

    叶缓归连忙拒绝:“不用不用,严大哥,我现在什么都有。你就不要破费啦!”

    严俊微微一笑在袖中摸了摸,然后抽出了一个锦盒。他真切的说道:“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但是也是我精心准备的。希望你和谭真人能平安幸福,一辈子快快乐乐。”

    叶缓归见严俊表情实在认真,他不忍心拒绝了,只能接过了锦盒道了一声谢。打开锦盒之后,只见其中装着一盒子同心草。

    同心草是一种寓意很好的灵植,有永结同心的意思。更重要的是同心草能分成两半,这两半草若是分开了,它们会一直指向自己另一半的方向。

    重要的人随身携带同心草,可以靠着它的指引找到彼此。这灵植不太难找,却也不太好找。眼前一盒子同心草,每一根都收拾得干净,一看就是用心了的。

    叶缓归感激的说道:“谢谢严大哥。”他一定会好好的利用这些同心草的,不会让严俊的心血付之东流。

    严俊想了想之后认真问道:“小叶子,你现在幸福吗?”

    叶缓归闻言唇角不由得上扬了,他眼中有光跳动着,整个人都灵动了起来。看到他这样,严俊哪里还不知道答案?

    严俊真诚的说道:“我知道了,我们小叶子一定会很幸福的!”他在闭关时都能听到谭渡之是如何宠小叶子的,小叶子跟了他一定会很好。

    严俊想了想之后认真道:“对了,有件事我一直想要对你道歉。”

    叶缓归狐疑的看向严俊:“什么事?”

    严俊惭愧道:“我曾经在我师父袁冉的指示下对你做了一些不好的事,也对你产生了不太好的影响……”

    叶缓归提高了声音:“严大哥!”

    严俊下意识的看向叶缓归,只见叶缓归笑容灿烂:“那些都过去了不是吗?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么?做那些事并非你的本意,你不用觉得对不住我。事实上要不是严大哥你之前一直帮我,我可能早就不在了。”

    叶缓归安慰道:“严大哥,你是看着我长大的人,我一直把你当成我的兄长。如今我已经得到幸福啦,我希望严大哥也能放下执念迎接新的生活。”

    严俊怔怔的看着叶缓归,叶缓归已经化婴,他不可能不知道他教导的错误功法对他的影响有多大。可即便如此,他还是这么原谅自己了吗?

    叶缓归温声道:“严大哥,以前发生的那些事就让我们都忘记吧?我们以后都能好好的,这就是最大的幸运不是吗?”

    严俊笑着点点头:“你说的对!”

    叶缓归长大了,在他缺失的这段时间里,他熟悉的叶缓归已成为能独当一面的宗门掌门了。

    此时叶缓归身边冒出了青色的烟圈,烟圈中传来了谭渡之的声音:“缓归,琅嬛阁的女修们来了。我去接你?”

    这次大婚琅嬛阁的女修们会帮着两位新人装扮,她们已经带好了全套装备到了珍珠湾。就等两位新人到齐,她们就会大显身手!

    叶缓归连忙应道:“不用不用,我马上就回去了,你等我一下。”

    谭渡之温声道:“不着急,你注意安全,我在桥边等你。”

    符篆掐断了,叶缓归不好意思的对严俊说道:“严大哥我……”

    严俊温柔笑道:“快去忙吧,等你大婚之后有空再闲聊。”

    叶缓归连忙点头:“好的!那严大哥,我先走啦!”说着他三步并作两步向着广场外的传送阵跑去。

    严俊站在原地失落的看着叶缓归的背影,他低声道:“缓归,再见……”

    叶缓归说他是在袁冉的控制下对他做的坏事,其实并不是这样的。他是故意教叶缓归错误的功法的,他不想让小叶子修行。这样小叶子就能一直在珍珠湾,任他掌握由他摆布。

    他就像是发现了瑰宝的孩子一样,只想将宝贝藏起来。他只想让小叶子成为他一个人的小叶子,想让小叶子能依靠的人只有他一人。

    可是他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叶缓归。小叶子出去了一趟,带回了谭渡之。从他看到谭渡之的那一天开始,他的危机感就在不停的告诉他:有谭渡之在,叶缓归会脱离他的掌控。

    果然这之后事情就失控了,他已经没办法向以前那样命令小叶子了。小叶子一天天的在成长,他身边出现了越来越多优秀的人,而他严俊在这群优秀的人眼中根本不值一提。

    御兽宗变成青木宗之后,严俊只想着赶紧化婴。这样能在青木宗有一席之地,能在叶缓归面前能说多上几句话。可是他还是失算了,他想要的太多,结果什么都没抓住。

    他是个卑劣的人,靠着打压曾经什么都不懂的小叶子来获得满足感。如今叶缓归不计前嫌还让他呆在青木宗已经是仁至义尽。

    卑劣的人不配得到幸福,他弄丢了那个对他全心全意信任的小叶子,现在站在他面前的是青木宗宗主叶缓归。

    严俊从没这么清晰的认识到:他真的失去叶缓归了。

    他想要藏起来的明珠变得光彩夺目,已经是他没办法直视的存在了。严俊看着传送阵处的灵光,他低声说道:“要幸福啊……”

    229.大婚(中)

    五月七日的这个晚上,叶缓归和谭渡之一宿没睡。珍珠湾灯火通明,亲朋好友们聚在一起围观新人上妆!

    不得不说叶缓归和谭渡之都生了一副好容貌,琅嬛阁的女修们看到他们就灵感不断。趁着还有时间,她们要多给两人试几款妆,看看哪一款更适合两人。

    楼下的房间左边被叶缓归占了,右边被谭渡之占了。中间的大客厅挤着聊天的福伯他们,整个家里人来人往热热闹闹的。

    叶缓归被女修们的毛刷子刷得想躲:“姐姐们,饶了我吧!差不多就行啦,行啦~”

    女修们摁住了他的手:“叶掌门别乱动,妆要花了!”叶缓归只能保持住不敢动弹,像是个提线木偶似的。

    十三娘进门的时候,就见叶缓归被她宗门的女修们摁着在描眉。见此场景十三娘眉眼弯弯:“叶掌门忍着些,谭真人比你配合多了。”

    叶缓归:!!!

    老谭真是牛人,能忍常人不能忍之事!小毛刷在他脸上刷得他想笑,谭渡之竟然能忍住?!他难道不想动弹吗?

    此时楼小楼端了几份奶茶进门了,他笑嘻嘻的招呼房间里面的女修们:“姐姐们喝奶茶啊?今天奶茶管够!”

    叶缓归家的奶茶都是用鲸鱼的奶加上上等的红茶熬制出来的,叶缓归还煮了一些蜜红豆放在其中,喝起来又香又甜。

    女修们都喜欢这种甜甜的饮料,果然看到饮料之后她们暂时放过了叶缓归。叶缓归揉揉痒痒的脸颊,他感激的对楼小楼说道:“谢谢小楼。”

    楼小楼拍拍他的肩膀:“琅嬛阁的姐姐们手艺巧,我们小叶子装扮一下之后真不错,那叫什么?芝兰玉树!玉树临风!风流倜傥!”

    楼小楼实在想不出傥字开头赞美人的成语了,他细细看着叶缓归的脸:“嗯……小叶子你的眉有点怪怪的。”

    叶缓归掩面:“饶了我吧。”这眉毛可是女修摁着他画了两盏茶才画出来的,还没画好呢。

    楼小楼嘿嘿一笑:“我刚从谭真人那边过来,偷偷告诉你,我以前只觉得谭真人可怕,可是今天我突然就觉得他好帅!”

    叶缓归来劲了:“真的吗?他画好啦?我要去看他。”

    说着叶缓归麻溜的站起来往房门口走去,还没到房门口,只听琅嬛阁的女修们嗷的一声:“摁住他!别让他跑了!”

    叶缓归一听脚下生风跑的比兔子还快,急得女修们连忙凑上去抓他的胳膊抱住他的腰:“叶掌门,不吉利的!吉时之前两位新人不能见面的!快回去!”

    叶缓归逃窜到房门口被逮回来,然后继续坐在女修中间认命了,他的眉毛要重新返工了。他哼哼着:“吉时是几时啊?”

    而另一边的房间里,琅嬛阁的女修们完全不敢开怀大笑,因为房间中的是谭渡之和温如玉。这两人是目前修真界排名前三的修士,两人虽然收敛了威压,女修们却还是连大气都不敢出。

    温如玉坐在一边的椅子上正和谭渡之商量:“辰时初你们两就要出发去青木宗。我已经安排好了,外头的那些装着你陪嫁的飞舟到时候会在点苍城和附近的几个城镇之间飞上一圈。”

    谭渡之准备了一百艘飞舟,装满了他的‘陪嫁’。温如玉怎么都得让大伙看看老谭的家底啊,哪怕两位新人不在飞舟上,他都要让飞舟多飞一会儿。

    结婚么,不就图个吉利和喜庆么?!

    谭渡之颔首:“嗯,有劳。”

    温如玉吸了一口奶茶继续叨叨:“巳时你们要在大殿外迎接宾客,我会派邵明澈和楼小楼两跟在你们身后,你们需要什么就对他们两说。”

    谭渡之:“嗯。”

    温如玉道:“午时初就该拜天地了,拜完天地宾客该吃吃该喝喝,你两得去敬酒。我已经把酒换成了青梅露,免得小叶子一杯倒了。”

    谭渡之感激道:“多谢。”

    此时门的那边传来了女修们的惊呼和欢笑声,谭渡之不由得转过了头期待的问道:“他们在闹什么?”

    温如玉笑道:“没什么,小叶子想来看看你拾掇成什么样了。结果被女修们按住了。”

    谭渡之站起来看了看镜中的自己,身着喜服的谭真人难得的束了发,他站在夜明珠下整理了一下衣衫。

    不愧是能引来无数人觊觎的美人,谭渡之这样子走出去,多少人得看直了眼。

    温如玉翘着二郎腿叹了一声:“别说姓谭的,你这样子还挺招人喜欢的。”

    谭渡之瞟了温如玉一眼,作为青木宗的长老,老温今天也打扮得人模狗样。谭渡之缓声道:“彼此彼此。”

    说着谭渡之迈开长腿就走出了房间,给他上妆的女修惊了:“哎呀!新人怎么跑出去了!吉时没到两位新人不能见面的!”

    然而谭渡之谁敢拦?女修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溜达到了隔壁房间去了。

    温如玉宽慰道:“安心啦,这两人早就在一起了,现在也就补个流程罢了。只要他们两在一起,天天都是好日子,每个时辰都是吉时。”

    温如玉笑着招呼女修们:“忙活了这么久都累了吧?来杯奶茶提提神吧?”

    谭渡之进门的时候,只见叶缓归正闭着眼睛对着镜子。琅嬛阁的女修们正在给他描眉,叶缓归的眉毛修长,眉形犹如弯弯柳叶。

    琅嬛阁的女修之前给他画了一个粗粗的眉毛,看着有点不协调,现在她正在斟酌换什么眉形。此时她被人轻轻的触碰了一下,扭头一看竟然是谭渡之!

    女修们自认为修为不差,然而面对谭渡之,她们还是看到了差距。就冲着谭渡之能悄无声息的进门,修真界就没几个人能做到!

    女修一惊,手中眉笔往地上落去,可是还没落到地面上,轻柔的灵气就卷住了眉笔。谭渡之指了指叶缓归,示意女修们让他来给叶缓归画眉。

    女修们围在一起叽叽咕咕笑红了脸,谭真人真的好宠叶掌门!

    叶缓归闭着眼,他感受着眉笔在他眉毛上画的力道:“老谭?”他闻到谭渡之身上的香味了,这比任何的提示都管用。

    谭渡之应了一声:“嗯。”

    叶缓归抱怨着:“姐姐们说新人在吉时之前不能见面的。”

    谭渡之轻笑道:“你闭着眼,我们就不算见面。”

    然而叶缓归睁开眼,他和谭渡之四目相对:“可是我想见你啊!”

    两人的眼中出现了对方小小的身影,不出意外的他们又看直了眼。

    楼小楼在旁边小声的说道:“要不是姐姐们在旁边,他们一定亲起来了。”

    琅嬛阁的女修们红了脸:“所以……那些画本子上写的是真的吗?”

    楼小楼:“嘘——”要死,要是让谭真人知道外头又有新的画本子流传,他能疯了。

    叶缓归惊艳的看着谭渡之,他家老谭真是怎么看怎么美。他痴痴的说道:“老谭,你今天真好看。”

    谭渡之弯腰细致的给叶缓归继续描眉:“闭上眼睛。”

    叶缓归听话的闭上了眼睛:“哎嘿,老谭你竟然会描眉呢?”

    谭渡之温声道:“方才见琅嬛阁的女修们在描眉,我记下了。”

    三两下谭渡之就画好了叶缓归的眉,叶缓归的眉比平时深了一些,看着更加温柔了。不得不说谭渡之果然最了解叶缓归,他随手一画,画出来的眉就比琅嬛阁女修思索半天画出来的都要好。

    谭渡之没忍住在他的眉心轻轻的亲了一下:“缓归今天真好看。”

    周锐他们正在厨房中打下手,突然听到房间中传来了女修们的尖叫:“啊啊啊啊——好甜!!!”吓得这群五大三粗的汉子们手一抖,差点打翻了手里的东西。

    辰时初,装着红彤彤‘嫁妆’的飞舟从点苍城泊岸上出发。上百艘款式一致装饰着红绸子的飞舟缓缓升空,它们排成了一行,浩浩荡荡的从一个城镇飞到另一个城镇。

    所过之处无数的人抬头对着飞舟上的礼物羡慕不已,听说这上面任何一件嫁妆都价值连城。百艘飞舟的礼品,该值多少钱啊!

    有这些东西,谭渡之另开宗门都可以了,可他依然决定呆在青木宗。这要不是爱,什么是爱?

    巳时初,太阳暖暖的照着青木宗。大殿外的台阶上,叶缓归和谭渡之两喜迎八方客。两人长身玉立任谁看到都会赞一声般配!

    楼小楼和邵明澈分别立在叶缓归和谭渡之身后,这两人穿着暗红色的喜服,面对不停进山门的道友们,两人脸都要笑得抽筋了。

    楼小楼心有余悸:“小叶子,以后我要是结婚,我一定不这么折腾。我要和我道侣偷偷拜堂,然后过二人世界去。”

    温如玉接话道:“那可不行,这由不得你啊。你要是不办婚礼,你爷爷这些年随出去的钱就收不回来了。”

    楼小楼扭头瞪了一眼温如玉,他生气:“要你管!反正我的道侣又不是你!”

    温如玉嘴贱道:“嘿,可别这么绝对,万一就是我呢?”

    楼小楼嘴角抽抽,他换了个问题:“为什么我们都站着,你却能坐着?!”

    只见温如玉在新人们的旁边摆了一张案桌,案桌上放着红绸子。每来一位客人,他就负责将客人送的礼物记录下来,红绸子上已经记下了密密麻麻的礼单。

    温如玉翘着二郎腿:“要不你来写?我替你站着?”

    楼小楼哼哧哼哧:“哼,不要!”

    今天来参加婚宴的修士实在太多了,各大宗门的掌门长老能亲临的都亲临了,就算有事没有来的也都托门人带来了大礼。

    值得一提的是九霄仙门无妄剑仙,半年没见无妄,他气色好了很多。他来的时候直接在案桌上放了一个巴掌大的黑色的玉石,玉石上纂刻了一个威武的‘九’字。

    虽然谭渡之没见过那东西,也本能的觉得这东西应该价值不菲。随后他就见温如玉大手一挥在礼单上写下:九霄仙门随礼——掌门信物。

    叶缓归:!!!

    谭渡之:!!!

    温如玉乐呵呵的:“看啥?安心做你们的招财童子去。之前不是说好了么?宗门财政由我管,生意好不好做我说了算。”

    谭渡之一头黑线,他总觉得温如玉这家伙把他给坑了。

    230.大婚(下)

    午时初宾客们都到齐了,礼台下方乌压压的都是人。随着一阵轻盈的丝竹乐响起,作为婚礼主持的常青迈着大步走上了台。他笑吟吟的对着台下的道友拱拱手:“诸位道友!感谢大家远道而来参加叶缓归、谭渡之两位新人的婚礼~”

    常青站在台上乐呵呵的就着季节和婚礼发表了一番评论,说了一堆的漂亮话。而台下的修士们则转过身看着礼台的反方向,他们看到台下正在互相整理衣衫的两位新人了。

    叶缓归有些紧张,他深吸一口气安慰自己:“不紧张,我一点都不紧张。”

    谭渡之都快笑出声来了:“没事,就算紧张也没事。”

    实不相瞒,谭渡之也在紧张。明明是他提议要重新举办婚礼的,可是到了这个关头,他竟然青涩的像是毛头小伙子。

    楼小楼催促道:“你们两别紧张啦,快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去!谭真人,你要走到另一边!”

    谭渡之摸了摸叶缓归的脸颊,他笑道:“我过去了。”

    邵明澈和楼小楼两无语的瞅着谭渡之,不知道的以为这两人隔了多远,其实也就只有几步路的距离罢了。他们要从台阶的两边一起走上来,然后从红毯走上礼台。

    此时台上的常青提高声音:“下面有请两位新人上台!”

    丝竹乐继续想起,谭渡之和叶缓归却站在台下没动弹。楼小楼一拍脑袋:“哎哟,这两人又在发呆了!”今天早上这两人一对视就这个德行!

    是时候发挥他们的作用了,于是楼小楼和邵明澈两各自在两个新人后面轻轻推了一把。两人这才动弹了起来。

    明明只是几步路的距离,谭渡之和叶缓归却走得很慢。这一刻他们想到了第一次拜堂时,那时候他们也像是这样,面对面的走来。

    那时谭渡之是需要别人搀扶的残废,而叶缓归,是个连脸都没露出来的人。

    当时台下观礼的人带着戏谑和嘲弄,他们都想看到谭渡之落魄的样子,都想见证他被他的道侣折辱的惨状。可没想到天道对他如此好,它将真诚善良温柔的小叶子送到了谭渡之身边。

    从此之后,他们两人再也不分彼此,他们将相亲相爱相扶到老。

    原本两人走上红毯之后,楼小楼和邵明澈会将扎着花的红绸子塞到两人手里。然后两人牵着红绸子一起走上礼台。

    可是当两人面对面的时候,谭渡之伸出了右手:“缓归。”

    叶缓归双眼亮亮的伸出左手牵住了谭渡之的手:“嗯!”

    谭渡之温柔的说道:“走,拜堂去。”

    叶缓归乐颠颠的点头:“嗯!走!”

    宾客们轰的一声笑了,从没见过这么好玩的一对新人,拜堂这么严肃的事被这两人说得就像是去吃饭一样。

    很快两人就站在了礼台中央,在常青乐呵呵的声音中,两人拜了天地,拜了道祖,最后深深的对拜了。

    当两人抬起头来时,只听空中传来了缥缈的仙音,空中洋洋洒洒的落下了金色和紫色的霞光。这是鸿蒙紫光,预示着这两人的婚礼被天道接受了!

    观礼台下有修士笑道:“天道真偏爱两位新人,上一次他们拜堂的时候,天道就降下了鸿蒙金光。”

    “这不是正好?正好让我们也沾沾喜气!鸿蒙紫光可不容易遇到!”

    此时一道嘹亮的‘昂——’声划破了长空,只见一只雪白的鸿鹄领着千万只小鸟叽叽喳喳的从灵兽园的方向起飞。它们浩浩荡荡的飞向了主殿的方向,鸟群中有华丽的朱鸟,有机灵的喜鹊,它们唱着歌绕着主殿飞了一圈又一圈。

    围观的修士们看得目不转睛:“不愧是青木宗,这么多灵禽,太华丽了!”

    楼小楼骄傲的指了指自己的胸脯子:“看,还是我的点子管用吧!”

    温如玉笑吟吟:“嗯,好点子,等将来你结婚的时候,青木宗的灵兽随你用怎么样?”

    鸭鸭带着它的小弟们飞了几圈之后又呼啦啦的飞回了灵兽园,此时在叶缓归看来就到了最重要的环节了。

    常青搓搓手对观礼的修士们说道:“诸位道友,两位新人精心准备了美味的酒席招待远道而来的大家。下面请大家入席!”

    话音一落,宽大的广场上出现了上百张大圆桌,圆桌上铺着通红的锦霞锻,上面放着满满的冷盘。

    这些饭菜是叶缓归拜托了点苍城中的酒楼大厨制作的,里面有好几道菜是用的他的方子。此时先上的是二十八道冷盘,接下来还有三十六道热菜和八道点心。

    品尝美味的同时,还有青木宗请来的歌姬和舞姬们一展歌舞。有酒有肉有美人有欢笑,这是一场完美的婚宴!

    温如玉美滋滋的品着酒菜,他赞不绝口:“真好。”

    此时楼小楼戳了戳温如玉:“小叶子他们呢?”

    这两人以最快的速度敬完了酒然后就不见了,楼小楼以为他们两去换衣服了,可是怎么一去不回了呢?

    温如玉笑吟吟:“你想知道啊?嘿,不告诉你。”

    此时珍珠湾外的传送阵中,两个身穿喜服的人正手牵手往家走,他们身后跟着一串儿小动物。

    叶缓归有些过意不去:“我们把客人们留在青木宗是不是有点说不过去?”

    谭渡之笑道:“有美食有美景有美人,他们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叶缓归想了想:“好有道理哦!走走,我们回家,你想吃什么?我做给你吃。”

    谭渡之横抱起他心爱的道侣,他轻轻的嘬了叶缓归一口:“你做的,我都喜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