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古代架空 > 望春山 > 第185章

第185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聚宝门码头大概是整个应天最热闹的码头, 每天从这里来到应天的外乡人有太多太多。

    又是一日之初,橘红色的太阳斜斜地悬挂在东方的天空之上,还未散发出属于自己的热度, 而码头上已经开始热闹起来,一艘又一艘的船靠近码头在这里停下, 又从船上下来的许多人,整个码头一副生机勃勃之态。

    这就是应天!

    站在船头的薄镇又看了一眼, 便带头先下船了, 跟在他身后的还有四五个随从。

    一路从码头到镇海王府,并没有花费太多的时间, 而镇海王府的人对薄镇的到来却是惊喜万分。

    “本来刀叔和虎叔他们是准备来的,但又收到了薄叔的信, 便派我过来看看。”

    “好, 正好在这多留些日子, 到时……”

    经过一番叙话,连水生都来了, 却不见八斤, 薄镇才问道:“八斤呢?”

    “八斤在宫里, 宜宁公主邀她进宫玩, 昨天就去了, 还没回来。”

    闻言, 薄镇倒没表现出什么, 只是心里一沉。

    公主所,大公主宜柔的院子。

    宜宁和八斤正坐在外面堂间里,同在坐的还有宜珍和三公主宜春、五公主宜安。寝间里,时不时传来宜柔压抑的哭声,和二公主宜康的劝慰声。

    宜安和宜珍年纪小, 听见大姐哭成这样,颇有些几分坐立难安,宜春时不时看看里间,时不时又看看宜宁脸色。

    倒是宜宁,脸上颇有几分不耐之色。

    过了一会儿,宜康出来了,也没说话,往旁边的椅子上一坐。

    宜安小心翼翼问道:“二姐,大姐她……”

    “你要想知道她怎样了,你不会自己进去看?”

    还用看吗?只听里面哭声未歇,就知道是什么情况。

    宜宁忍不住了,站起来走进去道:“大姐,为你挑选驸马,是父皇的旨意,我母妃不过是听命办事,你若是不愿,直接去跟父皇说便是,这么哭哭啼啼是做哪般模样?”

    见宜宁进去了,其他人都跟了进去,就见宜柔扑在床上,哭得泣不成声,鬓发散乱。尤其当听到宜宁这一番话,宜柔转过脸来,满脸泫然欲泣之态,眼圈也是红红的,看起来着实可怜。

    宜安忍不住道:“四姐,你又何必这么说大姐。”

    宜春在旁边扯了她一把,但总归是话已出口。

    宜宁道:“不是我不敬长姐,可大姐这么哭哭啼啼有什么意思,又解决不了什么问题。问她哪不愿,她也不愿说,弄得好像别人欺负了她一样。我还是那句话,若是真对选驸马有什么不愿,直接去找父皇说。”

    说完,宜宁就拉着八斤走了。

    两个姐姐都走了,宜珍自然也跟着走了。

    等出了宜柔的院子,八斤才道:“你又何必跟她吵,真若是烦她,不理她就是。”

    宜宁明艳的小脸上一片郁闷,道:“你以为我愿意理她?从小她就是个心眼多的,仗着是长姐,总是做得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往我和宜珍身上泼了多少脏水。这次她娘自戕又被废并被贬为罪民,她就改了做派,平时在人前总是做得一副委屈样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母妃怎么了她。

    “就像这次给她选驸马,明明是父皇的意思,觉得她都快十八了,至今未嫁,再留留成了老姑娘,我母妃费劲让人选了应天的各家才俊上来,还喊她来一起挑,就怕有什么地方又委屈了她,可你瞧瞧她,这一番做派,还真想把这名头给我母妃坐实了。”

    其实宜宁又怎不知宜柔打的什么主意?不过是失去了依仗,又嫉恨她娘马上要封后了,就故意闹幺蛾子想坏了她娘名声。

    你想想,封后大典前夕,若传出现皇后苛责前皇后的亲生女,哦对了,现在不能称之为前皇后,死了后还被废又被贬为罪民,就是玉牒除名不能进皇陵,皇家也不认这个皇后了,所以只能称之为罪民潘氏。

    可到底有这么一层关系在,总是会落人口柄。

    “我要是她,我就学聪明些,可惜心态转不过,说白了就是假聪明。”宜宁又道。

    八斤只要一听见这些皇家的纠葛,就脑袋疼,她忙打岔道:“她既然愿意闹,就让她闹吧,反正最后吃亏的还是她自己。我们不说这个了,说点别的。”

    说话之间,她们已经回到了宜宁的院子。

    几个不大不小的丫头们能说些说什么,说来说去又说到僖皇贵妃最近的忙碌之上,她最近可不光忙着给太子选妃,宫里除了宜柔要嫁,宜康也快到了适嫁之年,这些事都得她上心。

    “说到二姐要选驸马,灵犀你比宜康还大一岁,镇海王妃没想着要给你挑个郡马?”

    是的,八斤如今身上也有封号,薄春山被封了王,女儿自然也有个郡主的封号,谓之灵犀郡主。而郡马其实也就是驸马的演变,指的是郡主的夫婿。

    “我娘还真没有跟我提过这事。”八斤想了想道。

    “莫怕是想了但还没跟你说,其实宜康选驸马这事还真不急,毕竟她年岁也还没到,母妃也是给大姐选驸马时,想到她年纪也快到了,提前给她留意一二,毕竟这事以后还是她操心。让我想,你也别嫁给别人了,不如嫁给我大哥,或是赵旭,这样以后我们天天都能见到,也免得以后想见一面都难。”

    宜宁倒是给八斤安排的好,反正大哥和大弟随便任选一,她和八斤都是还没开窍那种,她是年纪还是小了点,八斤属于开窍晚,宜珍就更不用说。见宜宁大包大揽地这么说,一旁的嬷嬷都不知说什么好,只能表情怪异地听着。

    八斤一想让她嫁给赵旭,头都大了,赵旭比她可小了几岁。

    “宜宁你快别乱说了,我才不想嫁人……”

    ……

    这边在说嫁人的事,宜柔那边也在说。

    宜康见宜春跟宜安出去后,想了想,来到床前坐了下来。

    “你又何必跟她闹气,明知道根本就是无用功,我知道心里你憋着一口气,但谁心里不是憋着一口气,但你要知道,咱们现在还能在这,还能做公主,那是因为我们是父皇血脉,所以才未受到牵连,你别把父皇心里对你最后的那点情分闹没了。言尽于此。”

    说完,宜康也走了。

    过了一会儿,宜柔僵硬的肩膀才松懈下来,扑在床上哭了起来。

    这一次是真哭了。

    ……

    一直到回到自己的院子,宜春才对宜安道:“以后你少跟大姐来往,也别为了大姐跟宜宁顶牛。”

    “三姐?”宜安有些愣了,“可以前……”

    宜春道:“以前那是以前,以前大姐的娘是皇后,背后还有安国公府,现在她的娘没了,母族还成了罪民,在我们这些姐妹里,她除了占了出生早,身份还不如你我。我们母妃不受宠,以前想在宫里把日子过好些,只能巴结着大姐。可如今宜宁的母妃马上就要封后了,我们就要识趣些,哪怕笼络不到了,至少也别得罪。

    “父皇还是顾念我们的,就凭着我们公主的身份,以后的日子也过得不会差。可别学大姐,可着劲儿作,等把父皇那点情分作没了,不管她了,她可真就成了那位手里随意摆弄的玩意儿,随便找个人把她嫁了,或者让她嫁到远地方,到时候真是哭都哭不出来。”

    显然宜春说的话,让宜安一时难以消化,但宜安向来听姐姐的,自然是默默地听着,记在心里。

    而像她们这样还在适应宫里变化的,又岂止是一人两人,只能说是一朝天子一朝臣,皇帝是,对后宫来说,皇后也是。

    等八斤从宫里出来,可真是松了口气。

    其实她真不喜欢来皇宫,可她跟宜宁好,宜宁又总喜欢叫她进宫陪她,她也只能压着性子进宫。

    可每次来,她都要听一大堆皇家秘辛各种矛盾之类的,真是让她头大。

    她不知道,家里还有个惊喜等着她。

    “铁娃哥!”

    八斤眼睛一亮,就冲了过去,本还想像小时候那样攀在他身上,却被薄镇及时用手臂拦下,变成了吊在他手臂上。

    “长大了,变成大姑娘了。”

    真的和以前不一样了,明明也没过去多久,但就是感觉不一样了。

    也是八斤自打来应天后,因为要跟着娘去各家各府上交际,难免要入境随俗多做打扮。

    此时的八斤,梳着精致的发髻,发髻上簪了许多好看的珠花和簪子,穿了一身海棠红配鹅黄色的衫裙,显得既灵气又娇嫩,美得就像初春盛开的迎春花。

    “铁娃哥,你怎么来了?你是不是来看我的?我给你写了几封信,让你来应天看我,你一直不见来,我还以为你把我忘了。”

    “我怎么可能会忘了八斤,也是商行里的事多又忙,中间我还出了两趟海。”

    八斤也不是不懂事,既然铁娃哥说忙,那就肯定是忙了,总归现在是见到了,她可有一肚子的话想跟铁娃哥说。

    薄春山和顾玉汝也习惯了两人这种相处方式,又见八斤是真高兴,便由着她拉着薄镇一路走一路说,两人自去说话了。

    两人说了许久许久,八斤把打从来应天后,碰到的所有的事,所有的心事烦恼,开心的不开心的,惧怕的忧愁的,都跟薄镇说了。

    其实这里面有很多事薄镇都知道,八斤跟他写过几封信,那信与其说是跟他写信,不如说是她把自己的烦恼都写在了里头,也恰恰是这几封信才让他下了决心来应天一趟。

    他来这一趟可不容易,还是抢了刀叔的活儿才能来。

    “你是不知道,方才宜宁还在跟我说,让我嫁给她大哥或是大弟算了,这样以后我跟她也能天天见面,我听得实在头疼,就赶紧回来了。”

    “八斤难道你不想嫁给皇子,做太子妃或者皇子妃?”

    八斤诧异地看了薄镇一眼,道:“我为何要去当太子妃或是皇子妃?你不知道,宫里的事可复杂了,我可不想成天就跟人勾心斗角,而且宫里的规矩特别多,我才不耐烦这些。我现在也不想嫁人,我还没真正出过海,还没去过你说的很漂亮的文莱和暹罗,我爹说了要多留我几年……”

    夕阳的余晖下,少女还在滔滔不绝地说着话,身边的男子默默地注视着她,脸上带着笑容。

    封后大典乃一国要事,这一天的场面自然不用说。

    而随着封后大典结束,太子选妃也提上了日程。

    与此同时,闲了多日的薄春山突然忙碌起来,连着多日他不光屡屡出入户部工部,还进了好几趟宫。

    这一天,康平帝终于下定了决心,他把薄春山召进宫来。

    “你真的想好了?”

    “这件事其实我早就在想,从在广州看到一船又一船的货,通过船运出珠江港,从看到广州三十六行和六横岛交易所每年交易货物数量,我就在想每年大晋往外卖出去这么多丝制品、茶叶和各种手工制品,银子收回来一船又一船,国库越来越充足,可这么要产这么多丝织品,就需要种很多桑树,养很多很多蚕,不然桑蚕丝无法供应。

    “而茶叶的大量出口,代表着茶山在大量增加,还有这些制品需要人力劳力,桑田茶山侵占了稻田和农耕地,同时以前种地的百姓都去种桑树开辟茶山和做手工制品了,那么种田的农人从何来,地少了粮食自然会少,现在所产的粮食是否还够吃?

    “后来我让人查了一下,果然这几年各地粮价已经攀升了,虽然涨幅不大,是因为这两年风调雨顺,不缺粮食吃。可若是碰到了灾年,粮食不够,粮价自然会攀升,没有粮食,有再多的银子也没什么用。”

    康平帝叹了一口道:“若不是经过你的提醒,朕还真没想到原来盛世之景下,还蕴藏着这么大的危机。”

    “文莱、暹罗和吕宋这几个地方粮食产量都不错,再往远些还有爪哇和锡兰、满刺加,只是这些地方都不太平,不过也好,就当出去见识见识外面的市面。”

    从始至终,薄春山都说得很是风淡云轻,但康平帝知道他若是出去后,会面临什么。

    其实原本他可以安安稳稳待在应天,过自己逍遥王的日子,可他却选择了这样一条路。

    康平帝知道他不甘心就这么过一生,可他的不甘心却为帝王所忌惮,于是他选择了出去,到外面去。

    “不管怎样,你都是大晋的镇海王,当之无愧的镇海王!”

    ……

    薄春山离开了。

    赵昦从一旁走了过来。

    康平帝很沉默,赵昦也沉默着。

    “他是大晋的功臣,朕不忘,你也不要忘。”

    “儿臣谨记。”

    康平帝往一旁走了几步,那里挂着一幅大晋的疆域图。

    与普通的舆图相比,显然这副疆域图更全面、更细致,而其上不光有南晋,还包含了北晋在内。

    康平帝看着这副疆域图,道:“朕这一生,前半生受困于勋贵国戚,朕费尽千辛万苦,拆掉了这张网,不希望有一天你走朕的老路,所以这一次为你选妃,朕决定广招天下良家女子,希望你能明白朕的苦心。”

    “儿臣明白。”

    ……

    一个风和日丽的日子,两艘船载着薄春山一家人离开了应天。

    当视线中那座庞大巍峨的城市越来越远后,不光薄春山,顾玉汝也有些感叹。

    离开了,终于离开了。

    未来不管是风吹雨打,还是安稳顺遂,总之他们一家人会永远在一起,不再搀和这些朝廷的皇家的繁杂之事。

    不得不说,当这一刻来临时,所有人都轻松了许多,就像歇下了重负,大家都在笑着,而阳光正好。

    顾玉汝往下瞧了一眼,正好看见女儿正满脸笑容地和薄镇说话。薄镇半低着头,从她这个方向只能看见他半张脸,却能看见他脸上的温柔。

    她心里一动,示意丈夫往那看去。

    “你觉得八斤和薄镇如何?”

    薄春山眉眼洋溢地淡淡的轻松和笑意,看了一眼后道:“不管如何,总得咱们女儿同意才行。”

    “你说的也是。”

    “行了,不要操心这些,儿女自有儿女福。这一趟我们离了应天,先回定波住一阵子,再去广州住一阵,等到时再看看是去文莱还是暹罗。

    “虽然我与他说的那件事有借口之意,他也明白,但此事若不解决,等于悬在南晋头上的一把刀,哪日若崩了,真会民不聊生、生灵涂炭,海上贸易这个口子是我开的,我总要解决它。”

    “知道了,劳心劳力的薄大英雄、镇海王。”

    他知道她嫌弃好不容易离开应天,还想不谈朝廷不谈国事,谁知他又谈起来。

    他笑着将她搂过来,嘴里咕哝道:“我可没想当什么大英雄。”他一开始不过想成为一个人的英雄。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我今天更新晚了,因为我想一章搞完结,然后这章我修了改改了修,花了很长时间才写好。

    哈哈哈,我完结了,按理说该有个完结感言,可是我只想笑哈哈哈。终于完结了,历时三个多月,俺没断更一天,v后一直保持双更,我的人品终于被我捡回来了。

    至于番外,我不打算写小辈儿们的事了,可能写文写久了,番外写小辈实在让人好厌倦,我反而觉得留白比较好,毕竟儿孙自有儿孙福嘛对不对。

    其实我还有一章关于前世的番外想写,但目前还在酝酿,明天应该不会更(明天过节),如果能写出来就后天更。

    在这里提前祝大家中秋节快乐。

    然后还有就是新文啦,新文会开《媚色无双》,毕竟大家太厚爱了,提前收藏了这么多,我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收藏。但追过这个的应该记得,我前面提过一次,更这本的时候,我有一天灵感迸发,狂撸了一章《媚色》的开头,写得我热血沸腾(撸新文是很开心的),所以一定会开这个,不会变卦,大家不用担心。

    新文开文时间应该是十月头,10.11号这个时间。

    给我半个月休息调整的时间,让我休息下养一养我的头发和我的大胖脸,每次更文期间容易焦虑,把我糟蹋的那叫一个不能说。

    月再见,爱你们所有人,爱你们陪我一路走过来,谢谢你们的支持。

    别看面面能写,其实口笨舌拙,言语无法表述,每次有爱意无法宣泄的时候,我就偷偷的给你们发小红包。(肯定有人吐槽,我们吐槽你时,你也在发小红包啊,哈哈哈那也是爱啊,你们不懂的7行的爱)

    另,搞了一个完本抽奖,就在晋江抽,就当回馈所有正版读者了。么么你们。

    .9.20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