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渣了仙尊后我跑路了 > 第51章 雪霁(结局)

第51章 雪霁(结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一)

    不周山一年四季温度适宜, 是个长住的好地方,无妄就这么随着江眉卿一道儿在此处居住了。

    虽然他日常吃顾简的醋,但人家顾简压根没空跟他计较。近来元宗主越发喜欢唤他做事, 他又推脱不得, 事务缠身,待在不周山的时间倒是少了很多。

    而江眉卿和无妄二人,因有前科,所以沾不得修真界的许多事,终日悠闲, 除了修炼,便是一起研究美食。

    某日, 江眉卿修炼累了, 靠在无妄身上休息,见外面桂花开得极好,便想吃桂花糕。

    不周山没有这道糕点, 后厨的人不会做。但江眉卿此前在暮云宗吃过之后,便念念不忘, 于是撺掇着无妄去做。

    但无妄素来有洁癖,一向远庖厨的, 对桂花糕也没有什么执念,自然不去。

    可惜他架不住江眉卿的纠缠和撒娇,若是不依了他,那人能一整天都在他耳边埋汰他。

    无奈之下, 他只好跟着来到厨房。

    他一身洁白的长袍,与厨房的烟火气格格不入,更无从下手,橡根木头似的杵着, 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江眉卿嫌弃他,“仙尊好好想啊,这不是你们暮云宗的美食么?从小见着,也该有点印象吧?”

    无妄:……

    这委实是为难他了。

    他几乎从来没有进过厨房。

    他想了好久,然后转身去了院子里,摘了一撮桂花、择好、洗净。

    然后……然后就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江眉卿:……

    算了,他一撸袖子,自己亲自动手。

    桂花糕,应该跟红豆糕之类的一样的做法吧?

    于是,两人在厨房里一顿折腾,江眉卿负责做糕点,无妄烧火……

    一通操作猛如虎,一看结果二百五——

    掀开木质炊盖,一片白烟缭绕之中,只见那一坨白面似的东西,软软地卧在蒸笼上,哪里有个糕点的样子,倒像是某种未凝结的流液。

    两人对视一眼:……

    江眉卿的肚子不合时宜地“咕——”了一声,他抬头看无妄,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无妄圈住他,道:“罢了,我们到山下吃吧。”

    恰好此时,雪色进来禀报说,顾简回来了,在找他们。

    两人此时俱是一身烟灰,手上也是脏污一片,不得不先清理一下。

    谁知,顾简就找到厨房来了。

    顾简本来只是从外面回来风尘仆仆,饿极了,又在外面等他们许久都不见人,于是绕到厨房来了。

    “哎,我老远就闻到桂花糕的味道了,怎么还没做成?”

    江眉卿好笑地指着那半成品,“诺,吃吗?都给你。”

    顾简:……

    他嫌弃地上下打量了二人一眼,“连糕点都不会做,你俩还过日子呢?”

    江眉卿一听就来劲了,“你行你上啊!”

    顾简在眼前的残局中扫了一圈,发现东西还挺齐全,于是倒也没有二话,动手就做起来了。

    “走走走,去外面等着,别碍手碍脚。”

    江眉卿见他会做,不由得心情大悦,拍了拍手,从善如流地退了开去,“好的。”

    二人走到门口,顾简却突然叫住了无妄。

    “哎,仙尊,你帮忙烧个火呗。”

    无妄:……

    江眉卿:……

    江眉卿顿时心头警铃大作,这个顾简想做什么?

    他警告性地看了他一眼,示意他别乱搞,等会打翻了醋坛子,挨“打”的又是他。

    谁知无妄只不轻不重地瞥了他一眼,没说什么,俯身就捡柴火去了,倒是旁边的雪色看着都觉得不好,赶紧过去帮忙。

    江眉卿瞧得心惊胆战,偏又不能流露出来,只能装作有意无意地在外面朝里边看去,偶尔与无妄的视线对上,便装作掸灰尘似的,眼光一滑,溜开了。

    不知过了多久,久到江眉卿都饿得有些头晕了,里边飘出一股浓浓的桂花糕香气,他当即食指大动,窜到门口,看着顾简端着一盘洁白如棉花、弹性十足的桂花糕走了出来。

    江眉卿什么都忘了,忍不住咽了下口水,竖了个大拇指,“顾简,你是这个!”

    顾简笑眯眯的,“吃吧、吃吧。”

    那日,几个人吃得泛腻,但江眉卿想着顾简在不周山的时间不多,下次再吃不知什么时候了,便多忍不住多吃了几个,吃到肚子撑得差点破了。

    当晚,他揉着有些疼的胃躺在榻上微微呻.吟,便被无妄轻斥了句,“让你贪吃。”

    “我怕下次吃不着了嘛……”

    他翻了个身,蜷缩起身体,让自己好受一点。

    良久,他听见无妄的声音淡淡的,没什么波澜,“你若想吃,明日给你做。”

    江眉卿仿佛是听了什么天方夜谭,嗤了一声,“算了吧仙尊,您这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我怕您把厨房烧了。”

    谁知,他料错了。

    江眉卿被胃疼折腾了半宿,翌日便睡到日上三竿,醒来的时候,便闻到淡淡的桂花糕香气。

    桌上赫然放着一盘桂花糕。

    他立即想起昨日的噩梦,当下抚上胃部,竟有些想吐。

    无妄坐在一旁,瞧了他半晌,满脸阴郁:“我做的比不上顾简?”

    江眉卿:……?

    不不!

    “怎么可能?仙尊做的是最好吃的!”

    江眉卿望着那一碟的桂花糕,忽然有种想要掐死自己的冲动,欲哭无泪。

    没事偏要吃什么桂花糕啊!

    于是他含泪啃完了一个,对无妄说,“仙尊做得很好吃,下次别做了。”

    无妄:……

    (二)

    江眉卿的小雅居门前便是一条溪流,通往后山的太和湖,每至春日,山花烂漫,载酒泛舟,别有情致。

    只是那后山太和湖深处,有一处急湍,如一块巨大的漩涡,每每船到了那里,便会随着急流飘得极快,十分危险,稍有不慎,就会被漩涡吸附进去。

    从前他师尊在时,总是三申五令,不许他们去那里玩,若被他师尊发现他们去了那里,便会严厉地惩罚一顿,令他们去面壁思过。

    但以前是有景明这个告状精在作祟,如今没有了他,江眉卿便放肆了起来。

    他最喜欢在那急湍处行舟,激流勇进,不进则退,格外刺激。

    无妄被他缠了许久,只好同他一道去试试。

    江眉卿御船的技术极好,一路如同乘风破浪,那无边湖水波光如同接天一般,白浪翻滚如云,飞溅得船上的人都满身湿漉漉的。

    两边卷起的水波将小船裹挟在其中,如同在水中行走,刺激又新奇。

    无妄稳住身体,走到江眉卿身后,“这是哪里了?”

    江眉卿手里掌着船舵,都没有回头,“放心吧,还没到那个漩涡边上呢。”

    无妄被船身晃得有些晕头,仍然严令他,“不要太靠近,一会就回去吧。”

    “知道知道。”

    江眉卿玩过很多次,经验老道,通过两边的水涛可以判断,远远还没有到达漩涡中心的时候,怕什么?

    随着小舟的慢慢靠近,周边涛浪几乎要掀翻了船似的,汹涌而澎湃,最低的地方已经远远超出了一人高,遮天蔽日,身在其中,有种被水流包裹的窒息感。

    无妄从来没有玩过这种,被飞溅的水流喷的眼睛都睁不开,江眉卿却还在嘻嘻哈哈地大笑着,继续前进。

    无妄勉力睁开了酸胀的眼睛,便隐隐觉得不对劲。

    湖水的颜色倒映了四周的青山,应当是碧澄澄的,怎么会带着些黑沉?

    他伸手往外一探,当即心里一惊,“快停下!”

    “停下!江眉卿!”

    江眉卿被他一喝,在冰冷的触感中,顿觉不寻常。

    黑。

    铺天盖地。

    无边的涛浪如同黑幕,仿佛有一双无形的手,拖着他们的小舟,要将他们拖入深渊似的。

    电光火石之间,无妄蓦地一拍惊涛,扯住江眉卿的手腕,将他拉到身前,紧紧裹在怀中。

    他们脚下的小舟已经不知去向,巨浪兜头而来,几乎要将他们覆灭。

    在水下,江眉卿双手无力地攀着无妄的脖子,呼吸在一点点减弱。他自己心里暗觉不好,他适才反应太慢,没来得及封住呼吸,掺杂了水汽,如今也动不了灵力。

    无妄使劲地摇了摇他,谁也听不见谁的声音,连视线都是模糊的。

    无妄凑了过去,吻住他的嘴角,一点点地将气息渡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江眉卿只觉得自己像一根浮草一样,在水中任意漂流来去,什么都抓不住。

    但手腕上好像有一个力道,一直紧紧地捏着……

    ·

    江眉卿再醒来之时,已经是在他的小雅居里了。

    刚睁开眼,便对上无妄一副冷森森的表情。

    他脑袋混沌一片,没搞懂他什么意思。

    “我……又跟顾简喝酒去了?”

    这话一出,无妄的神色更难看了。

    他被那凉凉的眼风刮到,缩了缩脖子,“仙尊,我……我怎么全身没力啊?”

    这时,一股药味窜入他的鼻尖,雪色走了进来。

    “公子,您就别说了,下次可不能再去那里了,先前穆宗主就不许您去的。”

    无妄使了个眼色,雪色当即不好再继续说下去了,放了药,匆匆退出去。

    江眉卿:……

    他顿时回想起来了,他跟无妄去乘风破浪了,然后……

    然后玩得太尽兴了,不小心入了漩涡中心。

    他小心翼翼地抬眼去看无妄,怪不得这人脸色这么黑嗷。

    “那个,仙尊……啊!”

    江眉卿一句话没说完,忽然“啪”一声脆响,他屁.股一痛,是实实在在的那种痛。

    江眉卿差点没倒吸一口气,回头便瞧见无妄手中不知何时多出的戒尺,正缓缓地摸着。

    “据说,这是你师尊先前教训你们用的。”

    江眉卿一愣。

    那是他师尊的戒尺没错,可他师尊只打掌心啊!而且不带这么大力的!

    “啪!”

    江眉卿忍住疼痛爬起来,挪到床角里,离他远远的,“仙尊不能这么不讲道理啊,你也是同意跟我一起去的。”

    无妄冷哼一声,“你怎么跟我说的?只是玩玩?没有危险?以前经常玩?”

    江眉卿:……

    无妄面带愠色,心底仍不减后怕。

    他抱着晕过去的江眉卿踢开小雅居的门,叫来了下来,一问才知道原来那里是不周山的禁区,老宗主在的时候就不许他们去的。

    不仅仅是因为那里水流湍急,还因为其中有异灵,一旦人靠近了,很容易被吸附进去,万劫不复。

    而这些,他都没有放在心上。

    江眉卿自知理亏,他只是想要跟无妄分享那种在水中乘风破浪的快感而已嘛。

    眼见面前这男人脸黑得比昨日那深水潭还恐怖,手中还拿着戒尺,他想靠过去又不敢,只好蜷缩在床角,拿红红的眼角瞥着他。

    可这次无妄是真心要给他教训,看都不看他一眼。

    一整天下来,无妄只吩咐人给他送来了膳食,却不放他出门,任由他怎么叫他,他都无动于衷,兀自在隔壁打坐修炼。

    小雅居的主人原先是江眉卿,无妄再怎样也是后来者。

    然而如今所有人几乎都下意识地把无妄当作是主人,他说什么都没人敢违拗。反而是江眉卿这个正经主子,却失去了话语权。

    他被关了一天,也没人敢去放他出来。

    无妄的原话是:让他好好面壁思过。

    江眉卿百无聊赖地在房间里窝着,身上的灵力一点点恢复,通身的不适感也几乎消散了。

    那扇门,其实形同虚设。

    但他不敢出去。

    直到深夜了,江眉卿盯着隔壁亮堂堂的灯火,还以为无妄不会回来了,沮丧地趴在床榻上。

    昏昏欲睡之际,忽觉身旁的床榻微微一沉。

    他蓦地睁开眼睛,在黑暗中不出意外地瞧见了无妄。

    他顿时大喜,刚想像只八爪鱼一样攀过去,又看见了无妄面无表情的脸,心里一虚。

    “仙尊……”他软软地喊他,似娇似嗔。

    无妄当作没看见,转过身去,闭上眼睛。

    江眉卿手上落了空,心里不无委屈。

    他宁愿他训斥他,也不要他这样不理他。

    在黑暗中盯着他的后脑勺半晌,然后蓦地扑过去,四只爪子同时发力,紧紧的攀住他。

    “仙尊,别不理我呀。”

    “……”

    “仙尊,我错了。”

    “……”

    “仙尊,我以后不敢了。”

    ……

    在江眉卿烦死人不偿命的攻势之下,无妄最终不得不败下阵来。

    “睡了,别吵。”

    他依然保持那个背对着他的睡姿。

    江眉卿爬在他身上,越了过去,凑到他面前,鼻尖对着鼻尖。

    “那仙尊就是不生气咯?”

    无妄:……

    “是不是呀?”

    他的手极不安分,动作不断。

    无妄蓦地捉住他的手,在黑暗中叹息了一声,缓缓说道:“那个地方,我让人封了。”

    江眉卿现在已经不敢说什么了,他自己拉过无妄的胳膊,缩进他的怀中,舒服地喟叹了一声。

    哎,封了就封了吧。

    他如今不是一个人了,哪怕是为了无妄,也要珍惜自己的性命。

    无妄拢着怀里的人,闻着他发际上的清香,认命地叹了口气,本来还想冷他几天的。

    但他拿他没办法,打也不是,骂也不是,冷落也不行。

    罢了,以后只能看紧点了。

    幽暗的夜里,二人相拥而眠,几乎黏为一体,窗外清辉融融,照了进来,端的是风情无边,旖旎缱绻,令人心折。

    作者有话要说: 终于写完啦~

    通篇都是感情流,就不写番外啦,三次元也比较忙~

    谢谢小伙伴们的支持和陪伴,我们江湖再见啦~

    下一本应该明年再开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