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剑灵也要被迫修罗场 > 第65章 正文完 璀璨。

第65章 正文完 璀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温言倒是没有考虑到这一点。

    但看到白凛期待得闪闪发亮的眼睛, 他只是微愣了半秒,便点了点头:“好,我教你。”

    白凛:“好耶!”

    白凛很高兴。

    她很懒, 所以不喜欢学习之类的事情,但如果教她的人是温言, 那她就可以耐心地学下去。

    因为温言很温柔嘛。

    白凛看了他一眼, 突然问道:“对了, 你最近都在干嘛?”

    经常一整天看不到人影,反倒是让范衡那个无聊的家伙逮到机会天天往碧霄峰上跑。

    虽然她并不反感和范衡凑在一起吹牛,但她毕竟不是为了范衡留在太微宗的。

    这会令她忍不住多想, 比如温言是不是不习惯和变成凡人的她待在一起之类的……

    白凛摸了摸鼻子,尽力保持漫不经心的表情。

    温言没有察觉到她的小心思。

    “我在处理琢……慕归枝留下的烂摊子。”温言差点将琢微的名字说出来,但见白凛没有任何反应,便心下一松,干脆将锅推到慕归枝的头上。

    “慕归枝?”白凛一脸好奇,“他又搞什么事了?”

    温言语气微顿,目光下意识地微微下移,落到一边的话本上:“他找到了一处上古秘境,诱导九星阁放出假消息, 致使许多修士纷涌而至,妄图在那里找到上仙飞升前留下的秘宝……”

    “结果他把那些修士骗到秘境后, 就将那些人一通乱杀?”白凛接道。

    温言神色尴尬,没有回答。而这副神色, 落在白凛的眼里, 毫无疑问就是默认了。

    “的确像是他会做的事……”白凛微微沉吟,忽而问道,“你没有受伤吧?”

    温言一怔, 道:“……没有。”

    “那就好。”白凛放心地点了点头,并没有露出愤怒之类的表情。

    她很了解慕归枝,也能以他的角度去“理解”这件事。

    因为他本质就是一个乐于制造麻烦的愉悦犯,只要不要用正常人类的思维去理解他,就会变得很好理解。

    就像人类喜欢观察蚂蚁挣扎的姿态一样,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不过是为无趣的生活增加一些小小的消遣而已。

    温言小心翼翼地看着她,确定她没有对他的解释产生疑虑,这才暗暗松了口气。

    他实在不擅长撒谎。

    但这件事,除了将事端归咎到慕归枝的头上,还真没有更合理的解释。

    琢微离开后,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秘境中死伤众多,即使还是有很多人逃了出去,但对整个修真界来说,仍然是一起十分恶劣的屠杀事件。

    为此,九星阁还被另外两大仙门质疑,要不是温言站出来一排众议,证明此事的确与九星阁无关,这事还有的闹呢。九星阁虽然摘除了嫌疑,但正道众士却没有打算像相信九星阁那样相信魔主。

    虽然慕归枝平日的确作恶多端、恣意妄为,但此事又确实与他无关——虽然在令琢微得到了魔的力量这一点上他的确做出了不小的贡献,但一码归一码,即使再厌恶这个人,温言也不可能做出诬陷这种事,因此也出来就此事做出了澄清,让慕归枝洗脱了罪魁祸首的嫌疑。

    即便如此,正道众士也对魔主积怨已久,趁着这次势头,展开了对魔道的集中剿灭。由于兴趣不大,魔主慕归枝没有参与其中,而是派出了他的得力部下——青目黑蛟,双方打得火热,战场从冰原山一路转移到蛟龙的老家东海,最后以青目黑蛟的沉海就此告终。

    即便如此,慕归枝也没有做出什么表示。他似乎将注意力投入到了其他事情上。

    另外,温言也没有隐瞒,同时将千景真人正是琢微、而琢微正是孟浮洲这件事一同公之于众了。

    这个决定令太微宗在修真界的威望大减,但范衡并没有说什么。

    他已经从温言那里得知了前因后果,认为此事的确与太微宗脱不了干系,他作为太微宗掌门,甘愿接受众人的斥责,对这样的后果没有任何异议。

    重要的是,温言终于从弑师的阴影中走了出来,开始正常地、安宁地生活下去。

    和那个名叫白凛的少女一起。

    这才是他最想看到的结果。

    “对了,”白凛忽然出声,继续问道,“栖川和水生涟呢?他们两个去哪儿了?”

    居然这么多天都没有出现,她还以为以他们的性格,肯定会来找她玩呢。

    还是说,他们已经交到了新的朋友?如果真是这样,那也挺好的……

    白凛近乎欣慰地想着,温言回过神,平和轻缓地说:“他们回去办自己的事情了,以后有机会的话也许还会再见吧……”

    当然,如果可能的话,他还是希望不要再和他们相见了。

    那对凛凛来说,应该不是一件好事。

    ……对他来说也不是。

    “既然如此,那你现在已经忙完了吗?”白凛歪了歪头,对温言露出明媚的笑容。

    温言微微一怔:“哎?”

    “就是你说的这些烂摊子呀。”白凛理所当然地说,“如果你已经忙完了,那就可以教我怎么修道了吧?”

    “我还想快点学会定容呢。”

    她现在只是一个普通的凡人,天赋和才能都无法与剑灵时期相提并论,她可不想过个几十年才学会定容,到那时候她都七老八十了,还怎么混在这群人中间啊。

    温言轻轻眨了眨眼睛,随即反应过来。

    原来她指得是这件事啊。看来她是真的很想学会修道呢……

    他撑着下巴,微微沉吟:“你想学的话,今晚就可以……”

    “现在不可以吗?”白凛闻言顿时皱起小脸,有些失望地嘟囔。

    “现在……不行,师兄那边还有些事等我去商量。”

    温言伸出手,轻轻捏了下少女小巧的鼻尖,语气低柔地安抚道:“抱歉,你先看话本吧,等到了晚上,我一定会回来教你的。”

    他的动作十分自然,因为一心顾着哄她,甚至忘了自己的这个动作已经超出了往常的界限。

    有种近乎暧|昧的亲昵。

    白凛一愣,随即垂下眼帘,状似无意地轻轻点头。

    “……好。”

    完了,心跳突然变得好快。

    只是普通的授课而已。

    ……她在期待些什么啊。

    温言走后,时间忽然变得无比难熬。

    白凛试着看了一会儿话本,结果只是翻了几页便感到厌烦。又将范衡搜罗的零嘴拿出来,结果吃了几口便觉得食之无味。

    心不在焉,神思不属。

    多少有点不正常。

    就这么等啊等啊,一直等到天黑,温言终于回来了。

    原本正躺在床上发呆的白凛,一听到温言上楼的脚步声,连忙赶到书桌前正襟危坐,摆好纸笔。

    很快,门外响起不紧不慢的敲门声。

    “凛凛,你现在有空吗?”

    “有!”白凛立即回道,转念一想自己表现得未免也太小学生了,于是清了清嗓子,故作矜持地放轻声音,“……进来吧。”

    门被推开,温言脚步轻慢地走了进来。

    他一进门,就看到了白凛面前摆放整齐的笔墨纸砚,还有桌案上那一盆洁白的山茶花。

    “抱歉,等了很久吗?”他顿时面露歉意,走到白凛的身旁坐了下来。

    “没有。”白凛矢口否认,掩饰性地摸了摸鼻子,“我看了一天的话本,看得眼睛都花了,刚刚才想起来准备东西……”

    温言盯着她的小动作看了一会儿,眼底浮起柔和的笑意,却没有拆穿她。

    也许她自己还没有发觉,但他已经注意到了。

    她在感到害羞和难为情的时候,总是会下意识地摸摸鼻子。

    这一点……也很可爱,但为了少女的自尊心着想,还是先不要告诉她好了。

    温言安静地凝眸看她,不知过了多久,白凛的脸颊突然升起一丝可疑的红晕。

    “你一直盯着我干嘛?”她不满地问。

    “……啊,抱歉。”

    温言这才反应过来,下意识便要移开视线,与此同时,白皙的耳根浮起一抹不易察觉的薄红。

    但白凛却突然伸出手,捧住了他的脸。

    少女的手柔软而温暖,覆在他的脸颊上,有种令人沉溺的美好触感。

    温言一愣,整个人顿时僵住了。

    他长睫轻颤,琥珀色的眼眸里闪过一丝浅浅的迷茫。

    白凛直直地盯着他,剔透的眼底映出他微红的脸。

    “你又没有做错事,为什么总是对我道歉?”她认真问道。

    他们此时的距离很近,近到可以感受彼此的呼吸。

    温言轻轻地、慢慢地开口:“因为……不想让你感到困扰。”

    白凛口吻依然认真:“我们已经一起经历了那么多,你觉得还有什么事是能困扰到我的吗?”

    温言专注地看着她,眼底波光浮动:“……有的。”

    “什么?”白凛面露疑惑。

    温言眼睫轻颤,像是思虑了许久,终于轻而坚定地说了出来。

    “关于我想更多地接近你这件事。”

    白凛心跳一滞,突然觉得手心有些发烫。

    “这种事情……”她微微停顿,“我们不是一直在做吗?”

    接近她,陪伴她,触碰她。

    渐渐成为她心中不可或缺的存在。

    “那你会觉得困扰吗?”

    温言抬起双手,轻轻覆盖在她柔软的手背上,“如果我做出比现在更进一步的事……”

    “什么事?”

    白凛紧盯着他,声音轻若呓语:“如果你不做出来,我是不会知道的。”

    温言微微一怔。

    他垂下眼睫,定定地看着白凛。少女脸颊微红,眼眸湿润,烛光落在她的眼底,轻轻摇曳,泛起一层潋滟的水色。

    他忽然想起了那个幻境。

    最后,他在留在过去和回到现世之间选择了后者。

    因为现世有她。

    之后的每分每秒,他都没有后悔过这个决定。

    只是如今,他却越来越贪心。

    还好……她允许了他的贪心。

    温言定定地凝视着白凛,一瞬不眨,慢慢倾身——

    白凛紧张地看着他。

    他在她的额头落下一个轻柔的吻。

    “哎?”白凛一眨眼睛,发出失望的声音。

    “不急。”温言拥她入怀,眼底漾开温柔的笑意,“我们还是先学习吧。”

    反正,星月璀璨。

    他们的时间还很长。

    (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