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古代架空 > 世子宠妻成疾 > 第133章 就计惩治沈婉瑜 谁让你惹……

第133章 就计惩治沈婉瑜 谁让你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见楚灵汐离开, 柳汝雪也保持一定安全距离在背后跟着悄悄离开了。

    柳汝雪相信,这个楚灵汐一定会想办法策划,以她自己顶替了楚灵玥,最后钻了寰王殿下的被窝。

    但寰王殿下需要的是楚灵玥, 即便是将错就错毁了楚灵汐的清白, 可殿下又怎会立楚灵汐为侧妃呢?

    楚灵汐最后只能当个寰王府的贱妾。

    有楚灵汐先进寰王府的门, 寰王殿下还如何再迎娶楚灵玥为侧妃?

    即便他贵为亲王,也没有让楚家的闺秀效仿娥皇女英,姐妹共事一夫的道理。

    何况, 楚灵汐这件事又发生的不光彩,寰王还有何面目再上楚家提亲?

    柳汝雪暗中推动的这个计策, 既让寰王对楚灵玥死心,又为她自己留下了侧妃的位子以待她日后为自己谋划。

    而且, 她绝对把自己摘的干干净净, 让人根本怀疑不到她头上。

    柳汝雪惬意一笑, 为了让楚灵汐能够得逞,她得在暗中多推波助澜才行。

    她的注意力一心都在楚灵汐身上, 自然不可能注意到, 在她身后不远, 有个黑影也一直在密切注意着她。

    ……

    女子组的狩猎比赛也即将开始。

    参赛闺秀们纷纷骑上马背,排排而站,等待开始的信号。

    沈婉瑜就在楚灵玥旁边, 轻蔑地看着楚灵玥这匹瘦弱的小马, 嗤笑道:“楚灵玥, 就凭你的射术,还有你这匹弱不禁风的马,也想和我们一争高低?”

    一众闺秀们闻言, 也相继发出窃笑,轻蔑地打量着楚灵玥。

    楚灵玥看了一眼不参赛的罗茵蓉,故意大声道:“皇家举办秋狩,还允许凌音书院闺秀参加,就是旨在‘重在参与’。与夺取胜利的荣誉相比,顽强进取和拼搏参与的精神才是秋狩比赛的本质。就算我射术不行,也比有些连马都不敢骑的闺秀要强。”

    罗茵蓉怒道:“楚灵玥,你说谁呢!”

    楚灵玥倒是毫不客气地嗤笑道:“说的就是你呀!”

    “你!”

    “而且,”楚灵玥又看向沈婉瑜,“你以为你就能稳得第一,到时候讨得皇上的恩典让世子娶了你?做梦吧,世子是我的!”

    这声掷地有声,声音嘹亮荡气回肠,更是迎风响彻天际。

    楚灵玥这般慷慨激昂地大声宣布南宫琰是她的,自然是惹恼了以沈婉瑜为首的琰迷们。

    尤其是濮翠柔,咬着后槽牙愤愤盯着楚灵玥,手里紧紧捏着丝帕,恨不得此时手里捏的是楚灵玥,将她粉身碎骨。

    濮翠柔的动作自然没有逃过楚灵玥的眼。

    现在大帐这边唯一听得热血沸腾的,只有白浔了。

    白浔真想让世子也亲耳听听世子妃这番豪言壮语,世子准保得乐的在心里炸烟花。

    不过,等世子回来再禀报也是一样。

    想必南宫琰听了,晚上得拉着楚灵玥大战三百回合。

    而这时女子组比赛也刚好宣布开始。

    楚灵玥握紧缰绳,策马第一个蹿了出去,奔出的一瞬还指挥她的踏雪狠狠撞了一下沈婉瑜的白马。

    沈婉瑜起步便比所有闺秀都晚了一步,一开始便落了下乘。

    “楚灵玥,你!”沈婉瑜望着楚灵玥奔驰背影,大怒。

    楚灵玥回头,朝她做了个鬼脸,还言语相激道:“来呀来呀,追我呀!”

    “你给我等着!”沈婉瑜御马追去,誓言定要将那楚灵玥撞下马背。

    但楚灵玥御术何等高超?她可是曾经代替受伤的楚元良上过战场御马指挥的女将,就连南宫琰都夸赞玥儿马术已能与他这“大盛马术第一人”争锋,沈婉瑜又怎能追得上?

    她非但追不上,前面的楚灵玥还各种在马背上秀换坐姿嘲讽,最后楚灵玥已经换成背朝马头、面朝她的姿势御马,她还是追不上。

    你说气人不气人?

    但楚灵玥显然觉得这样的羞辱还不够气人,她忽然张弓搭箭,弓弦瞬间涨如满月,已瞄准在沈婉瑜坐骑前方的草丛里窜出来的一只兔子。

    风声猎猎,箭羽长啸破空,正中兔腹。

    箭羽射来,惊的沈婉瑜勒马,然后怔在原地。

    这兔子是何时被其他区域猎人追赶,以至跑到她马下的,她都没有注意到。

    而楚灵玥反应之快、身法之轻,沈婉瑜更是没能看清。

    待到她回过神来时,瞳中只剩下楚灵玥放完箭后的凛然身影。

    不仅御术,没想到楚灵玥的射术竟也这么好?

    这时沈婉瑜才明白过来,与大考放榜一样,世家闺秀们又被楚灵玥给骗了!

    她在凌音书院表现出射术极差的样子,全是做戏!是她故意演给她们看的假象!

    一旦她们确信楚灵玥射术不行构不成威胁,在秋狩开始前她们也就不会多费心思算计她,害楚灵玥参加不了秋狩。

    好一个工于心计的女人!

    但……

    沈婉瑜忽然看住自己马蹄下那只已死的兔子。

    你射术就算比本小姐厉害又怎么样?本小姐就跟在你后面,捡你射死的兔子,让你最后连一只猎物都捞不到!

    反正箭羽上又没记名,猎物谁捡到就是谁的!

    可还没等到沈婉瑜翻身下马去拾那兔子,楚灵玥已纵马冲过来,又将她连人带马撞到一边。

    而楚灵玥在马背上玩起了花式骑乘,一只脚踏着马鞍,身体下倾到马腹,弯身一抓箭羽,连带箭头戳着的兔子便稳稳到了楚灵玥手中。

    楚灵玥一声口哨命踏雪调头,她也瞬时随着马儿扭转身体时,横脚狠狠踹了沈婉瑜一脚。

    “不好意思,脚滑!”

    踹完楚灵玥翻身矫正坐姿,又冲沈婉瑜扮了个鬼脸,洋洋得意而去。

    “楚!灵!玥!”沈婉瑜怒火被彻底勾起,催马命坐骑急追。

    楚灵玥回头,见沈婉瑜彻底上勾,露出一抹浅笑。

    再往前不远,就到了罗茵蓉布置的绊马索区域了。

    楚灵玥坐好,又轻轻拍了拍马脖子示警。待到冲到绊马索一瞬间,楚灵玥紧夹马腹,踏雪一跃而起从绊马索上跳过。

    到安全区楚灵玥急急勒马,踏雪直立而起,嘶鸣一声稳稳停住。

    楚灵玥回身,刚好目击急追上来的沈婉瑜连人带马被绊马索绊倒的情景。

    人仰马翻,沈婉瑜向后栽倒跌落马背,腰都差点摔断。

    而马儿几番奔跑,现在又狠跌一跤,肚子里终于受不起巴豆折腾,腹泻拉稀,稀稠的马粪一泻千里。

    沈婉瑜此时仰面朝天正摔在马尾,脸接马粪就接了个十分精准。

    被黏稠的马粪糊了一脸,沈婉瑜惊怒之下,当即呆住!

    那厢看热闹的楚灵玥早已笑弯了腰。

    “楚灵玥!”

    愤怒不已的沈婉瑜本想质问她敢害自己,可她刚一张嘴,“楚”字都没能说出来,就被马粪灌了一嘴。

    难以言喻的恶臭扑面而来,沈婉瑜比白马此时还要翻江倒胃,骂街成了呕吐。她痛苦地伏在地上,连肠子都快吐了出来。

    可还没等她吐上几口,马儿憋不住,又一股泄在沈婉瑜脖子上、背上,哪哪都是。

    脖子上的粪还沿着皮肤,掉进衣服里头,黏腻了一身。

    而追逐猎物的其他参赛者此时也奔跑至这片区域,有男有女,看见沈婉瑜这副惨象,全部呆住。

    被人目击这么丢脸的事,沈婉瑜简直生不如死。

    尤其被自家二哥看见,那感觉简直比剜割她还难受。

    沈琮之也来了,骑马就立在这帮看热闹的人后。

    他们看见沈家嫡二公子来,立马让开了道,让沈琮之站到了最前方。

    沈琮之目睹妹妹的惨相,眸中充满了怜惜与愤怒。

    他立即跳下马去扶,不惜弄脏自己衣袖,为妹妹擦去脸上和身上污渍。

    凛凛眸光再射向楚灵玥时,眸中怜惜不再,此刻只有愤怒暴涨。

    “楚姑娘,你这是什么意思?”

    沈琮之是淑人君子。

    君子,即便再愤怒、再气忿,也不会像个暴徒一样大吼大叫发泄愤懑,或者冲上去给人一巴掌。

    因为从他三岁启蒙到现在,修养早已融入骨髓根深蒂固,告诉他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

    只有莽夫和纨绔,才会不顾一切地被冲动所驱使。

    楚灵玥欣赏他的涵养,也佩服他现在依然能保持冷静。

    她声音平淡而稳定,慢慢地道:“有人要借刀杀人,我只好将计就计。”

    沈琮之瞳孔骤然一缩,又突然看回他的妹妹,脸色已变得很难看。

    楚灵玥并没有说“谁”要“杀谁”,但她不说,沈琮之岂能听不懂她弦外之音?

    但这次沈琮之确实是理解错了——其实也没错,有因就有果,沈琮之会对妹妹突然产生“误解”,也还是因为沈婉瑜平时总针对楚灵玥之过。

    楚灵玥当然知道他理解错了,所以在他看向沈婉瑜的一瞬间,楚灵玥后面这句话也淡淡跟了出来:

    “如果你妹妹对我少一点针对,如果她没有总是追着我不放,那么现在这个落难的姑娘,大概会是别人吧。”

    一语让沈琮之通透,也让沈琮之沉默。

    没错,楚灵玥是顺水推舟,但也怪沈婉瑜自己往别人挖好的坑里跳。

    ——“一个人若自己做事不小心吃了亏,就只能怨自己,怪不得别人。”

    一个人,尤其是想要立于人之上的人,应该学会先责备自己,再去责备别人。否则他非但一辈子无所成长,简直就是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

    沈琮之不做孩子已经很久了,所以这个道理他很明白。

    婉妹处处与楚灵玥为难,那么楚灵玥为什么要放过?

    以前楚灵玥不敢,可她现在得南宫琰庇护,不管她做什么南宫琰都会为她撑腰,她还有何不敢?

    楚灵玥这时也道:“沈公子应该也听说,世子被我迷的跟什么似的,事事都听我的。”

    她说这话时,周围人都倒吸一口凉气,更有闺秀吃了闷醋,恶狠狠地瞪着她。

    沈琮之只是静静在听。

    楚灵玥接着道:“想必沈公子也明白,当一个男人迷上一个女人迷到不可自拔时,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沈琮之暗藏衣袖下的拳头攥紧了些。

    他当然明白。

    否则“烽火戏诸侯”又岂能发生?

    帝王都如此,何况为人臣子?

    楚灵玥道:“倘若我真想对付沈姑娘,只需扑进世子怀里撒个娇就好了,又何必这么麻烦,还要我自己动手?”

    话音未落,她已打马前行,消失在道路尽头。

    “呸!不要脸!”直到楚灵玥的小黑马跑出很远,那些琰迷们才敢骂出来,才敢啐这一口。

    沈琮之却豁然开朗,袖口里紧攥的拳头也松开。

    原来楚灵玥并不是在警告沈家不要惹有世子撑腰的她,而是在告诉他,想要将水蹚浑、想要渔翁得利的家族大有人在。

    毕竟她说得对,她若要沈家死,只需让南宫琰动手就可以了。

    当一个男人想要为心爱的女人出头时,他的雷霆之怒是十分可怕的。

    ——“冲冠一怒为红颜,英雄无奈是多情”。

    再说,南宫琰本就是个很可怕的人。

    整个大盛,也就只有皇帝能得罪,钟离忧敢挑衅。

    其他家族,谁敢与南宫琰敌对?

    哪个家族暗处没点龌龊事?

    南宫琰统辖的都察院动动手指就能将那些沉埋的线索挖出来,给他们判个死罪。

    而沈家与南宫家不同,他们没有这么大的权势,更不像皇室受其他家族顾忌。

    别人不会轻易得罪沈家,但不是不敢得罪。

    一旦利大于弊,可以顺手牵羊,他们为何不出手?

    沈琮之立时明白,有人想算计楚灵玥的同时,也将沈婉瑜一并打压。

    如果能点燃南宫琰的怒火,让南宫琰来收拾沈家和睿王党,那就更好不过。

    ——是寰王和上官家在背后作梗么?

    沈琮之的一双眸黯淡下去,抱起妹妹,策马回营。

    决不能让他们得逞!

    必须速查,还是必须在南宫琰介入前就得查出来,以正沈家颜面的同时,也是给南宫琰一个交代——毕竟楚灵玥被牵扯进来了。

    如果等待比赛结束,南宫琰知道了这件事,让南宫琰去查,到时恐怕沈家会被殃及池鱼。

    一个被爱情冲昏头脑的男人,他所能做的事是根本无法预估的,沈家根本承受不起南宫琰的怒火。

    别说沈家,很少有家族能承受得起南宫琰的怒火。

    但冲动是魔鬼,往往很容易吞噬人的理智,让他连最简单的道理都变得不明白。

    楚灵玥知道,沈琮之早晚能顺着她暗中留下的线索,查到沈婉瑜的马已被罗家偷偷喂了巴豆,更能查到这绊马索是罗茵蓉命人设置的。

    睿王党和寰王党又要打起来互相消耗了。

    所以楚灵玥这只黄雀就可以高高兴兴的继续打猎。

    但那些嫉妒楚灵玥得南宫琰宠爱的闺秀却不想让她舒心,也显然忘了南宫琰的怒火很可怕。

    因为她们现在已被嫉妒的怒火冲昏了头脑,只顾当前泄愤。

    楚灵玥的箭头已瞄准一只灵动的小白兔,而在一箭之地的树丛后,也有一只箭羽瞄准了楚灵玥。

    往年秋狩也出现过参加者被流箭误射受伤的例子。

    最后如果抓到肇事人,顶多赔付,不会按罪深究,因为并非蓄意杀人。

    这闺秀在凌音书院射术一直名列前茅,别说制造流箭射伤楚灵玥的假象,就是射杀她都是轻而易举。

    但她不会让楚灵玥死,只需楚灵玥身上留下疤痕就可以了。

    残女没资格进世子府,即便世子再宠,过不了宗人府大关,她连贱妾都做不了。

    楚灵玥,我要让你和世子有缘无分!

    箭矢破空而出。

    楚灵玥听见风啸扭头。

    但对方箭术精湛,箭矢又是顺风,迅疾有力,楚灵玥没有武功傍身,又无猎鹰保护,根本来不及躲避。

    那疾飞的箭矢就深深定格在楚灵玥双瞳里。

    134. [最新] 晋江版结局 两情长久

    就在这时楚灵玥耳后也传来三声箭啸破空之音!

    一支箭矢迎向朝楚灵玥疾飞而来的那只, 箭头在空中相撞,最后齐齐钉在一旁的树干上。

    另两支齐齐射入密林,就听密林传来一声女子尖锐的惨叫。

    楚灵玥身后灌木攒动,一匹骏马载着一个丰神俊朗的男人从茂密的丛林中走出。

    不是她的南宫琰是谁?

    南宫琰眸色如寒风刺骨, 但当他对上楚灵玥一双明媚如春波的媚眼时, 眸中的冰雪才融化, 只剩专属于她的春色。

    楚灵玥讶异他的出现。南宫琰却只是浅浅笑着,盯着她的兽笼,捉弄的调调道:“爱妃怎么才打了这么几只?可要为夫分你一些战利品?”

    再看南宫琰的兽笼, 满满两筐,多得都往出冒。倘若南宫琰纵马跑快一些, 兔子非得颠出来不可。

    “……世子,你这是把木兰围场里的兔子都打完了么?”楚灵玥汗颜。

    南宫琰笑了笑, 冲她眨眨眼道:“为夫哪有那么霸道, 哪能让兔子灭族。不过是抢射了其他竞争者的猎物而已。”

    楚灵玥:……

    这还不霸道?

    先别人一步射中, 再施展轻功捞猎物,后稳稳回马跑路。倘若你不是南宫琰, 恐怕别人早已追上来揍你了。

    怪不得世子蝉联冠军这么多届, 原来是有技巧的。

    不过这也证明世子的确厉害。

    “多打一些, 给祈它们预备上。”南宫琰很是孩子气地撇了撇嘴,“省得它们几个这几天老缠着你打猎,打扰我们二人世界。”

    楚灵玥被他逗笑。

    南宫琰见夫人笑, 他也回以一抹温柔笑容, 然后眸光冷冷射向树丛后, 策马前行。

    他箭法精准,虽故意避开了要害,但也要对方中箭后根本没办法逃走。

    楚灵玥策马与他一起, 掠过树丛,当她看清倒地呜咽那女子的面容时,原本应该吃惊的表情就转为惋惜。

    而南宫琰,既没有多吃惊,也没有多愤怒。

    他反而脸色很平静。

    当他这么样平静地看一个人的时候,就表示那个人已经离死不远了。

    南宫琰对待“死人”,一向是平静的。

    应葛菲,被南宫琰射中的女子正是应葛菲。

    在凌音书院,也就只有她才有这么精湛的箭法。

    也只有她才会被嫉妒冲昏了头脑,忘记南宫琰是多么可怕的一个存在。

    毕竟以前南宫琰那可怕的一面,从来没有在她面前展露过。

    “世子……”应葛菲已哭成泪人,不知是因为痛,还是因为伤心?

    若是痛,是痛在伤口,还是痛在心上?

    ——不管是什么,南宫琰都不关心。

    他垂眸,眸色不仅如寒髓刺骨,还有对她满满的不屑,冷冷开口道:“看在你爹的面子上,本世子会给你一个体面的死法。”

    本来听到前面这句,应葛菲以为还有希望,还有转圜的余地。

    但南宫琰后面这句出口的同时,也让她的希望落空,身体也如被冰锥贯体,只剩寒与痛。

    楚灵玥叹气:“世子,没有一位父亲能忍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别人我不会在乎,但应将军是南宫家的心腹家臣,不要寒了应将军的心。应葛菲就让应将军来处理吧,臣女相信应将军一定会处理好的。”

    南宫琰深深地看着楚灵玥,也在内心默默叹气。

    世人说楚灵玥恃宠而骄,她哪里有恃宠而骄?

    倘若她真是那恃宠而骄的褒姒、苏妲己,扑到他怀里给他吹枕边风,别说应葛菲,恐怕应博涉都不会再活在这世上。

    南宫琰揉揉楚灵玥的脸,温声道:“我听你的。”

    楚灵玥盈盈一笑,眸色满是对他的柔情蜜意与感激。

    复又看住应葛菲,收敛笑容冷冷道:“你听着,他是我的男人,只能是我一个人的。”

    说完她拉住南宫琰衣领,当着应葛菲的面吻上了南宫琰的唇。

    南宫琰双目圆瞠,又被喜悦盈满,不止回应,还加深了这个吻。

    没想到打猎比赛途中还能得到爱妃的亲亲,赚了!

    长吻示威结束,楚灵玥又对应葛菲道:“所以你最好不要以为我残了就不能与世子在一起了。这个男人从头到脚都是我的,就算我毁了容,其他女人也别想从我手上抢走他!就算我胁迫他,也定是要这个男人跟我绑定一生一世的。”

    “不用胁迫,我绝对服从!”南宫琰赶忙趁势表忠心。

    表示完搂住楚灵玥纤细腰肢,下巴枕在她肩上,呢喃道:“一生一世不够,玥儿定要永生永世都绑住我才行。”

    当南宫琰看着楚灵玥的时候,他的眼里已不可能再容下别的女人。

    这一刻世界仿佛就剩南宫琰和他的楚灵玥,而应葛菲仿佛就是一棵树一株草,根本不是值得南宫琰入眼的存在。

    没有什么比心上人全当自己不存在更来得心痛,应葛菲的一双眸彻底黯淡下去。

    那个世子,何曾这样对待过一个女子?

    与她绑定一生一世不够,还要绑定生生世世。

    这比楚灵玥的当面示威,还要让应葛菲痛心。

    不仅痛心,这一刀,让她的心彻底死了。

    南宫琰抱着心尖尖上的人儿,继续柔声:“玥儿,我喜欢听你说,我是你的男人。再说一遍好不好?”

    楚灵玥笑得眉眼弯弯,也柔声道:“你是我的男人,永远都是我的。”

    听得南宫琰心花怒放,心里已炸了整条银河。

    “对了世子,你怎么知道我在这边?我们这么心有灵犀,我走哪你都能感知到啊?”楚灵玥笑眯眯的。

    其实是正好男子组的狩猎比赛即将结束,南宫琰本来是打算回营地交差的。因为担心楚灵玥,才绕道过来找了找,没想到不仅让他真的找到,还遇上了这种事。

    但现在听小丫头这么说,他心里更高兴。

    “嗯,我们当然心有灵犀。”

    楚灵玥踮起脚尖,在他唇上落下一吻,才道:“我很高兴你能来,不过你现在得回营地了。不然耽误了回程时间,岂不浪费这两筐兔子?还有应葛菲也得及时包扎。”

    “真的不用我分你一些兔子?”南宫琰已自动忽略了应葛菲的部分,只惦记他的小丫头猎物不够,输了怎么办。

    楚灵玥撇嘴,“世子瞧不起我?你觉得我打不着兔子?”

    “哪敢!”南宫琰赶忙摇头,“夫人射术自然天下第一!不过……附近的兔子都被我狩猎光了,所以……”

    南宫琰边说边小心翼翼观她脸色,此时已完全没了世子气概,颇像一个怕被惩罚、可怜兮兮的小媳妇。

    两个食指还不停绕啊绕,比筐筐里那些小兔兔还可爱。

    楚灵玥怎会生气?只会被他模样逗笑。

    “没关系,我往远一些的地方找找,反正女子组的时间还早。世子快走吧,别耽误你的时间。”

    南宫琰嘟着嘴,颇为恋恋不舍地与爱妃分开了。

    回到营地,将战利品交给负责清点的太监,便带着应葛菲回了应家军帐。

    南宫阜也在。

    皇帝不舒服,他们这几位老臣便没有参与打猎,便在营帐中下棋解闷,以便随时听候皇帝差遣。

    见应葛菲受伤,两位当父亲的都是一惊,再听南宫琰叙述完应葛菲至今都干了些什么好事后,南宫阜和应博涉就更吃惊了。

    南宫阜在心中叹气。也就是我未来儿媳妇深明大义,不然以臭小子脾气,恐怕现在老应想给他女儿收尸都办不到。

    挥挥手,命侍卫带她去隔壁营帐治疗。

    应博涉又是惊惧又是惭愧,赶忙下跪谢罪,“末将教女无方,实在愧对大帅和少帅的信任!少帅想怎样处置末将,末将绝无怨言,甘愿领罚!小女犯下如此罪行,即便少帅饶了她性命,末将……末将也定不能……轻饶……!”

    后面这句,应博涉每吐一字,心就被剜一分。

    但他这话也绝对发自肺腑,身为大将军,无论是身份还是立场,他都不能徇私枉法。

    可若是以人父立场,处置他女儿,他心又如何不痛?

    然而他也绝不会为女儿求情。发生这种事,别说处罚应葛菲,他自己都已没脸再活在这世上。

    南宫琰垂眸看他,声音很平淡,平淡到已经到了冷漠的地步。因为南宫琰知道,如果这种时候他不以这种态度说话,应博涉心里只会更难受。

    “世子妃不打算要她的命,所以本世子也不会取她性命。她是你的女儿,便由你来重新管教。至于惩罚——本世子已经罚过了,所以你大可不必再领一次罚。至于你想怎么处罚你女儿,那已经是你们应家的家务事,本世子不会干涉。”

    应博涉深深埋下了头,哽咽着回了声是。

    南宫阜叹了口气,拍了拍应博涉的肩,扶他起来,长叹道:“去隔壁陪着你女儿吧,她毕竟是你的女儿。”

    ……

    与南宫琰一起离开应家营帐,南宫阜忽然对儿子笑了笑,调侃道:“不错,还能忍得住。”

    南宫琰冷冷道:“若非看在玥儿面子上,应葛菲的确已经死了。”

    南宫阜还是在笑,还是一种很慈爱的笑:“看来本帅这儿媳妇还真了不得,我倒真想见见了。臭小子,我儿媳妇呢?”

    “问皇上要去。”南宫琰没啥好气地说了一句。

    南宫阜就怔住,脚步也停下。

    南宫琰的脚步却没有停,南宫阜只得大步追上,急急问:“这跟皇上有什么关系?”

    又不是尚皇上的女儿。

    南宫琰就瞪着他,没好气道:“皇上不答应赐婚,你儿媳妇怎么早早进门让你见?”

    南宫阜一噎。

    嘿,臭小子,还怪上他没能顺利请下赐婚恩旨来了?

    父子俩回了南宫家的帐篷,下棋打发时间,等待女子组狩猎结束。

    ……

    半个时辰后,女子组狩猎比赛也终于落下了帷幕,各闺秀纷纷纵马而归。

    小太监和小宫女们一拥而上,清点所有人的战利品。

    大约一炷香时间,清点完毕,太监总管公开所有人成绩。

    首先是男子组。

    毫无悬念,是南宫琰的第一。丽嘉

    而当太监宣布女子组第一名时,却是惊倒一片。

    这真是爆了个大冷门,没想到竟然是楚灵玥夺得冠军!

    ——当然,除了南宫琰和白浔。

    楚灵玥的实力,他们是深信不疑的。

    南宫阜也与有荣焉的笑摸着胡须,嗯,我儿媳妇就是厉害!

    楚灵玥在所有闺秀的怒视下,依然站得笔挺。

    这时有人小声嘀咕了一句:“莫非楚灵玥一直在扮猪吃老虎?!”

    不得不说,这位闺秀,你真相了。

    皇帝龙颜大悦,问南宫琰和楚灵玥要什么恩典。

    南宫琰拉着楚灵玥的手,二人相视一笑。

    然后,就听楚灵玥说道:“臣女恳请皇上,让臣女胞弟楚云荣继承我爹爵位!”

    一语出,再次引起众人惊诧。

    就连皇帝也没想到,楚灵玥会把这得之不易的恩典机会,拱手让给自己的弟弟。

    大家都以为,她会请求皇上做主,为她赐下与世子的婚约呢。

    唯独南宫琰老神在在。

    这不是还有他吗?

    这两个人精,要向皇帝讨要什么恩典,早就商量好了。

    皇帝看着楚灵玥,开口道:“准。”

    也就是说,从今天起,楚云荣就是新的定远侯了!

    连带着楚灵玥的身价也抬高了!

    而这时南宫琰也行了一礼,说道:“臣请皇上恩旨,赐臣与楚灵玥结秦晋之好。”

    ——果然!

    就知道世子绝对会请旨赐婚的!

    而且由南宫琰开口求娶,也为楚灵玥挣足了面子。

    闺秀们心碎了一地。

    皇帝微微一笑,开口道:“也准了。”

    南宫琰直起身,第一次冲皇帝笑得灿烂。

    皇帝:“……”

    唉,没良心的臭小子。

    散帐后,南宫琰拉着自家准夫人的手漫步林间。

    “夫人,你可知为夫盼了这一天,盼了多久?”

    楚灵玥娇嗔的看了他一眼,故意道:“不知道!”

    “不知道?”南宫琰挑眉,忽然用力将楚灵玥拉入怀中,吻住她的唇,攻城略地。

    “那就让你知道知道!”

    “唔唔唔……”

    夕阳斜下,岁月静好。

    ㄧ晋江网络版完结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