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古代架空 > 偷夫(女尊) > 第49章 (8)

第49章 (8)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傅闻钦也不躲,哄着赵韫上了马车,道:“我在江南,购了处宅子,你是想先过去,还是想成亲之后再去?”

    赵韫被她圈在怀里,温温和和地看着,一时也想不起生气了,手指勾着傅闻钦的发丝,道:“接爹爹过去吗?”

    傅闻钦道:“岳父自然是要去的。”

    “那......”赵韫抿了下唇,“那我还想带几个人过去。”

    “谁?”

    “许清,方徊,还有徐扬,他说他不回家去啦,我就想着反正也没事,就一块儿过日子了。”赵韫眼巴巴地。

    傅闻钦沉了沉脸色。

    “相好的!”赵韫软声软气的,“我这辈子都没什么朋友,你这样不答应我,以后我老了去跟谁打叶子牌呀。”

    顿了顿,他又补充:“他们都不和我们一起住的,这些人也不是缺钱的主,就是......坐车的时候能不能一起捎上他们?”

    傅闻钦仔细想了想,道:“还真是刚好凑一桌叶子牌。”

    “那常秋呢?”

    “常秋已经去江南了!听说准备在江南开一间学府,教书赚钱,等我们成亲时再回来......”赵韫越说越小声,低头自己玩着手,“而且,而且我都跟方徊和徐扬说啦,江南女子都很温柔的,他们要是想......那什么,我还能帮着物色物色。”

    傅闻钦听着笑了一声,“那什么啊?”

    “哎哟!”赵韫坐起身,睨了她一眼,“你知道!”

    “我并无意见,都听你的。”傅闻钦摸了摸他,从怀里拿出一封朱色泼金的信笺来,道,“现在去把这个送过去罢。”

    该送的请柬都送完了,最后一封该送去松涛会馆。

    自从上次一别,方未启不放心傅闻钦的身体,主动上门找过她几次,这两个人在一处时,别人是插不上话的,于是赵韫只能和那个姑娘坐着说话,一来二去,竟十分熟稔了。

    赵韫有些不好意思,他觉得那个姑娘好生亲切,但是他一个男人,和一个外女亲近,这实在是说不过去。

    好在傅闻钦并不在意此事,还宽慰他,说既是交朋友,交的便是心,跟男人女人有什么关系。

    赵韫听着,渐渐也放心了。

    而且最近,他对那一称之为咖啡的东西,有些上瘾。

    两个人坐着马车,一路出京来到松涛会馆,因为事先知会过,赵韫过去的时候就有温度刚好的咖啡喝。

    傅闻钦也端起杯子抿了一口,正要开口说话,只听身边的赵韫道:“姐姐,我想再加一块糖。”

    噗——一声,傅闻钦嘴里的咖啡喷了个干干净净。

    “相好的!你怎么了?”赵韫拿手给傅闻钦拍着背。

    舒明安满脸憋笑,趴在方未启肩上整个人颤抖不已。

    “你管她叫什么?”傅闻钦问道。

    “...姐姐呀。”赵韫声音一下子小了下去。

    “......”

    傅闻钦抬眸,没好气地睨了舒明安一眼,道:“以后,别这么叫了。”

    “那我叫什么?”

    舒明安连忙过来道:“其实我一直有个心愿,想跟你商量。”

    女子目光盈盈,一时让人不忍拒绝。

    赵韫道:“你说。”

    “我自幼孤苦可怜,没有人疼的,别人家的女儿都有爹疼娘爱,我却什么也没有。”舒明安说着,嘤嘤地哭了起来,傅闻钦看得十分无奈,偏过了头。

    可是赵韫一下子揪心起来,道:“好端端说这些干什么,现在有了。”

    他本意是指方未启,可舒明安却一下子抬头,惊喜地看着赵韫,一把捧起他的手道:“是呀!现在有了!从今儿起,我就叫赵明安,管你叫爹!如何?”

    “......”赵韫皱了下眉,刚刚泛滥起来的同情心顿时化为乌有,一把甩开舒明安的手,道,“你这么大年纪,谁要给你做爹?”

    男人的嫌弃实打实摆在脸上,舒明安看得十分受伤。

    四人之间出现了诡异的沉寂,方未启轻咳一声,忙道:“那就说好了,六月十九!我来吃喜酒啊!”

    傅闻钦凉凉地看了他一眼,道:“恐怕不行。”

    “为何?”

    “孕夫不能饮酒。”

    “......”

    回去的路上,赵韫似有所感,他道:“那个方未启,是和你一样的人罢?”

    傅闻钦点了点头,“嗯。”

    “他是可以怀孕的,那我们......”赵韫吞吞吐吐的,像在征求傅闻钦的意见。

    “你很想要孩子吗?”傅闻钦道。

    “我......我想。”赵韫用自己柔软的手指轻扯着傅闻钦的袖子,可怜道,“你给我一个罢,就一个!”

    傅闻钦看了他一眼,道:“那等你再长大些,现在才十几岁,我们二十几岁时就要一个,好不好?”

    “好!”赵韫幸福起来,把小脸往傅闻钦怀里蹭。

    六月十九那日,天气热得厉害。

    赵韫身子虚,是个受不得闷的,喜服层层叠叠地穿在身上,他才刚坐了坐,背上就出了些汗,嘤嘤地发着脾气。

    傅闻钦听说了,闯进他的闺房里来,正要说些什么,看着妆镜前那个一袭红衣的身影,忽然又一个字也说不出了。

    王雪茗正在给赵韫梳头,一边梳,一边道:“爹爹是福薄之人,不该给你梳头的。”

    赵韫道:“您这是说的什么话,孩儿出嫁,就该爹爹给我梳头。”

    “那由我来给你描眉,如何?”傅闻钦忽然出声。

    赵韫吓了一跳,放下手中的笔道:“拜堂之前,我们不能见的。”

    “我又不信那些。”傅闻钦声音低了低,道,“我给你画罢,好不好?”

    女人的声音里带着一丝祈求,赵韫又舍不得拒绝了。

    见状,王雪茗便主动离开了屋子,他今日眉眼都笑盈盈的,开心极了。

    这辈子,他都没想过自己的儿子嫁出去,还能和他生活在一起。

    门被关上了,傅闻钦大步走来,她身上穿着的那件喜服和赵韫花色相同,只不过她的是凤羽,而赵韫的是鹤。满室的朱红映在两人的面容上,沉淀为柔情。

    赵韫微张着嘴,道:“你真好看,真好看啊。”

    傅闻钦伸手扶住他的脸颊,往赵韫唇间衔了一片胭脂色的口脂,然后她弯身,衔住了那片口脂的另一端。

    赵韫伸出手来,想抓住些什么,被傅闻钦握在手里。

    朱色纸片飞舞着飘落在地上,傅闻钦倾身,蜻蜓点水般啄在赵韫唇瓣上。

    然后赵韫一下子红了脸。

    明明两个人已经什么都做过了,明明就只是被亲了一下,可赵韫浑身一下子像被点燃一样,薄红从颈间攀到脸颊,烧得他眼眶都湿了。

    “我...我能哭吗?”赵韫道,可不等傅闻钦回答,他又自顾自地道,“我不能哭。”

    说着,他很努力地将眼泪忍了回去,笑道:“我也有嫁衣穿啦,十岁那年,我看见赵家长兄穿着嫁衣出去,我们扒在门口看他,觉得他真漂亮。”

    “你今天也很漂亮。”傅闻钦轻吻了一下赵韫的眼角,留下一点点朱红,被她用拇指晕开,再看镜中,将军夫人美艳极了。

    吉时一至,傅闻钦便携着赵韫一同出去,高堂坐的只王雪茗一个,他今日难得穿了件花色不错的衣服,笑盈盈地看一对璧人走来。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这小乖乖今儿真好看。”刘慎一边哭一边鼓掌,哭完了拿陈屑的袖子给自己擦鼻涕眼泪,陈屑一脸无奈。

    “我说阿慎,咱们成亲那日,也没见你哭成这般。”

    “我成亲我高兴!我哭什么!呜呜呜呜,这太好哭了。”

    ......

    “我说你怎么不肯在六月成亲,原是怕抢了这二人的风头。”在观礼席,常秋小声跟许清咬耳朵。

    “也不能这么说。”许清声音还是温温柔柔的,“看阿韫成亲,我便觉得自己已经成过一次了,待回到江南我们成亲时,我便又多赚了一次。”

    “小机灵。”常秋满目柔情,伸手捏了捏许清的脸。

    今日请的都是熟客,都是亲朋好友,赵韫并未盖盖头,傅闻钦随他高兴,三拜之后,两个人一起敬酒,喜酒敬到舒明安和方未启面前时,舒明安扬起一个甜笑来。

    “恭喜爹!!!”

    她喊的声音大极了,惹得别人都回过头来看。

    赵韫臊得“哼”了一声,“谁是你爹!不准再这样叫我了!”

    舒明安但笑不语,在赵韫走后悄悄跟方未启咬耳朵,“瞧瞧,真是娇娇,可爱死了。”

    “......”方未启意味深长地看着那二人的身影,暗想,还不知赵韫今夜是跟谁入的洞房呢。

    入洞房去的路上,赵韫注视着傅闻钦的银瞳欢喜道:“哎呀,今儿你真厉害,一整日都没有变!”

    傅闻钦轻咳一声,一言不发。

    等回了房,关上那扇贴着喜字的门,赵韫跟傅闻钦说说笑笑的脸色一下子僵住了。

    床上洒满福果,一女子通身玄衣,只内襟烈焰如火,正端着副乌色暗沉的眸子笑眼看他。

    赵韫腿一下子软了,后退一步撞上另一个傅闻钦,刚刚跟他拜堂的那个。

    傅闻钦双手自赵韫身后握住他的腕子,引着人往婚床边去,一朱一黑,相同的五官,二人的神情如出一辙,连口吻都是一模一样,异口同声道:“夫人,该入洞房了。”

    赵韫心一下子凉了,挣扎不已,“傅闻钦!!!”

    一夜好合,百年好合。

    -全文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