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古代架空 > 笼中燕 > 第109章

第109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苏燕听到徐墨怀的话,愈发怒火中烧。“我便知道是你从中作梗。”

    徐墨怀任由她骂,强压着不满撇过头,咬牙道:“你打也打了,骂也骂了,朕好歹是一国之君,你也要知晓分寸。”

    他说完后,大抵是知道自己的确做得过火,犹豫片刻,又软了语气,说道:“此事的确是我有错,往后不会了。”

    徐墨怀逐渐发现,似乎对苏燕低头并不是件如此艰难的事,比起让她离开,一切都变得轻易起来。

    苏燕顾忌到徐成瑾还在殿外,并未再与他继续争吵。她知道自己也算不得什么好母亲,徐墨怀身为父亲更是令人发指。阿瑾有他们这样的爹娘,也算是一种不幸。

    她缓了缓,无奈道:“你不担心阿瑾日后知道了会恨你吗?他并非什么都不懂。”

    “我会好好教导他”,徐墨怀微垂着眼,苏燕难以看清他眼中的情绪。“皇位迟早要交予阿瑾,我给了他最好的老师,许他培养自己门客,不会让任何人伤到他。朝中的人我都安排过,日后他们也辅佐阿瑾,我会给他一个完好的天下。”

    他不知道如何教导孩子,也不知如何与徐成瑾相处,这已经是他能给的最好的东西。他不会留给徐成瑾一片烂摊子,他会将最好的江山基业交予他。

    “我迟早要走,这宫里不是我的归宿,人和人是不一样的。我若不在,你要好好照料阿瑾。”苏燕看得出,徐成瑾和她并不相像,他属于这宫里,他也乐于享受掌控权力的滋味。可她不愿担上皇后的责任,不愿整日困在这四四方方的宫墙中,也不喜欢因为自己的身份被人无端指责讥讽。何况她注定学不会高雅,不能成为林馥这般林下清风的女子。

    徐墨怀听到这话,欲言又止地看着她,似乎知道无法扭转她的心意,最终又什么也没说出口。

    “你也答应过要回来。”他闷声道。

    苏燕瞥了他一眼,没有说话权当作默认。

    ——

    苏燕留在宫里的日子,早晨醒来总能看见徐墨怀守在榻边,身上仅披着一件外袍,搭在她身上的手被冻得冰凉。

    她心中不解,只好与他强调:“我暂时不会走,就好好地留在这里,你总来找我做什么?”

    即便如此说了,次日清早又能望见徐墨怀的身影。

    等徐墨怀去上朝后,苏燕实在没忍住,便去询问宫人缘由。

    宫人犹豫片刻,小心翼翼道:“陛下有这样的习惯已经近一年了,自从昭仪走后,陛下时常当昭仪还在宫里,夜里会来含象殿寻找昭仪。后来服食仙药,说是在此处能见到昭仪的身影,只是偶尔能见到,偶尔又看不见,如今昭仪回来了,陛下兴许还以为你会不见呢。”

    苏燕听完后良久无话,白日里徐墨怀来了,又无奈道:“徐墨怀,你夜里都不困觉吗?总跑来我这处做什么,我是活人,我没死呢,不会突然不见。”

    徐墨怀也知道自己是庸人自扰,却始终对苏燕的时而不见有了后怕,兴许是胡乱地吃了太多药,如今的确会不清醒。“我知道。”

    他停顿片刻,似乎觉得有几分难为情,语气也压低了些。“在你身边我才能睡得心安,若是扰到你了我会小心些。”

    他说得这样可怜,苏燕都忍不住疑惑是否她太过不近人情,只好僵硬地点了点头。“随你。”

    这一日下了雪,徐墨怀在紫宸殿躺下后,半夜照常醒来,心里莫名慌乱,急切地起身去寻苏燕。

    大雪铺满了长长的宫道,雪色将道路映得发亮,即便夜深了也能不需要点灯。等他走到苏燕的寝殿时,身上落了层雪,浑身都被寒气侵染得发凉。

    这一次他没有伸手去碰苏燕,只确认她还在,看到她均缓的呼吸便逐渐安心。

    苏燕是被徐墨怀的咳嗽声惊醒的,即便他已经竭力克制了,却还是有些细微的响动。她看到床榻边的人影,下意识往后缩了缩。

    “燕娘,是我。”徐墨怀出声提醒。

    她当然知道是谁。

    “你这又是何必。”她有些无可奈何,瞧了眼明晃晃的天色,问道:“快天亮了?”

    “不是,还早着,是雪下大了。”

    “那你还来做什么?”她没好气地说了一句,说完后往里侧了侧身子,给他让出一个位置,示意他躺下。“罢了,我要困觉,你明日还有早朝,早些歇息吧。”

    徐墨怀愣了一下,随后点头应了,却没有立刻动作。

    不等苏燕问,他便主动解释道:“我才进来不久,身上太凉。”

    “无妨。”

    得到了应允后,他掀开被褥躺到苏燕身侧。

    他没有阖眼,而是长久地望着身边人,感受到她近在咫尺的体温,如同每一次梦中那般。

    等到身体渐渐回温后,徐墨怀十分熟练地将徐燕捞到怀里抱紧。

    他埋头在她颈侧,轻吻过她的微凉的发丝。

    “燕娘,留下吧。”

    他问的很轻,语气里几乎是带着恳求,然而他等了许久,心底似乎有一簇小小的火焰也随着沉默而熄灭,苏燕或许是睡了,亦或者醒着,始终没有回答他。

    早晨醒来,徐墨怀习惯性地去看身侧,感受到怀里柔软的身躯后他才松了口气。

    后来的几日里,徐墨怀待苏燕称得上千依百顺。徐成瑾也时时刻刻黏着苏燕,却依旧没有开口让苏燕留下,只不断嘱咐她要时常写信,让她早日回来。

    苏燕即将离宫那几日,徐墨怀想尽办法一拖再拖,甚至宣布册封她为皇后,却依旧无法阻止她的脚步。

    赵真人是个留不住的性子,自从去过江南后便一直不肯安分待在山上,文音元君顾念到苏燕稳重些,便将赵真人托付给她,她们二人一路上也好有个照应。除此以外,苏燕出去的一路上也结识过几个好友,并不会觉得有什么孤单。

    等苏燕真正要走的时候,徐墨怀一整日的都躁怒不安,反复问她是否会回宫,是否会写信给他。

    送苏燕离开长安后,徐墨怀回到含象殿坐了一整夜。

    ——

    徐成瑾看着苏燕一步步走远,他想奔过去拉住她,却又不忍心看阿娘不高兴。

    他能看得出来阿娘不舍得他,可离开皇宫的时候,她的欢喜要比不舍更多。

    徐成瑾在行事作风上与自己的父皇越来越像,他用自己的太子身份去结交好友,徐墨怀教他收买人心,笼络朝臣。他也开始慢慢豢养门客,为自己的前程做打算。即便徐墨怀说过无需他忧心,他也依旧想让自己做得更好。

    苏燕从各处寄信送回长安,倘若单只给徐成瑾一个人寄了信,徐墨怀必定会整整几日都阴沉着脸,而徐成瑾则会故意拿着信在他面前走动,洋洋得意地说起信的内容。

    苏燕每一次回宫,徐墨怀都会想尽办法改变她的心意,然而每一次都是徒劳。苏燕去了朔州后,给徐成瑾寄了一根鹰羽,向他说起了朔州的景色。徐墨怀因为迟迟等不到回信,在宫中万分焦心,时常担忧她是否又出了什么事。

    一直等到秋夕近了,苏燕终于如约回了宫。

    在宫中与父子二人团聚不久,苏燕又走了。

    徐墨怀送她走的时候,一瞬间感觉自己好似那闺中盼着丈夫归来的怨妇,日夜想起苏燕都觉得她万分可恨,可当真见到了她,却又半句狠话都说不出来。

    如此这般不知过了多久,苏燕倘若一段时日没有书信,他便日夜睡不安稳,担忧她出了什么差错。倘若她迟迟不归,他又怕她是失约不想再回来。

    后来徐墨怀焦急之时,也曾让人传出他重病的消息,盼着苏燕能早日回来,谁知仍是等不到她。反而收到了徐晚音的来信,声称看到了苏燕在与人同游。

    徐墨怀郁结于心,当真大病一场许久不曾好转。

    苏燕再一次回宫的时候,是得知了徐成瑾被软禁在东宫的消息。

    她风尘仆仆下了马车,匆忙赶去东宫,却被早已候着她的徐墨怀拦住。

    以往他都要立刻迎上去抱住苏燕,这次却只精疲力尽地站在远处看着她走近,背后是高大的宫墙,他站在那处,连影子都显得孤单。

    “燕娘。”他唤了她一声,而后便好似哑了声一样说不出话。

    “阿瑾怎么了?他犯了什么错?”苏燕感到疑惑,分明徐墨怀一直同她夸赞阿瑾勤勉,又说他虽年纪小,在政务上已经十分得心应手。如今究竟是做错了什么,以至于要被徐墨怀软禁。

    “此次秋猎,太子安排了刺客行刺。”并不是第一次了,徐成瑾十三岁的时候,徐墨怀便得知自己的吃食中被人下了毒,他不愿去猜疑徐成瑾,只当做是人栽赃陷害。然而三番五次地谋害,他无法再骗自己这些不是徐成瑾所做。

    苏燕睁大眼,面上满是不可置信。“行刺?他要杀你?怎么会呢?你是他父皇,他一直敬重你,会不会是被人陷害,阿瑾为何……”

    徐墨冷声怀打断她:“太子并非初犯。”

    苏燕忽然变得无措起来,紧揪着自己的衣袖,茫然道:“你让我见一见他,阿瑾不该这般,他是储君,为何要害你……”

    徐成瑾已经十五岁了,他长得很快,如今比苏燕还要高一些。

    坐在殿内的书案前,墨发披散着,露出一副酷似徐墨怀的冷峻眉眼。

    然而眼中那点冷意,在望见苏燕的时候便瞬间消散。

    “阿娘!”他站起身,仿若没有看到徐墨怀一般,冲上来抱住苏燕。“阿瑾好想你。”

    苏燕心中乱得厉害,她慌乱地拍了拍徐成瑾,就听他说:“父皇想如何处置我?”

    徐墨怀冷睨了他一眼,愤怒与惊骇过后,他如今只觉得疲倦,已经无力再与他计较对错。当初他谋害了自己的父皇,如今轮到徐成瑾要他的性命。世道轮回,他无话可说。

    苏燕的眼泪一瞬间便出来了,不解道:“为何要害你父皇?”

    徐成瑾拍了拍苏燕的后背,安抚道:“阿娘不必哭,如今是我一人之错,无论如何我自己承担……”

    他站在苏燕身前,直视着徐墨怀,面上没有半分恭敬,二人分明是父子,却只能看出疏离与怨恨来。

    “倘若不是父皇,母亲不会与我分离,更不会过得这般可怜。即便这皇位落入我手中,我也未必会比父皇差,阿娘也能与我团聚,日后再不必过提心吊胆的日子。父皇当初也做过弑父杀母的事,应当不会不理解儿臣……”

    徐成瑾说完这句话,徐墨怀脸上的表情霎时间就变得森寒,下一瞬他又笑起来,笑得极尽嘲讽。“不必拿这些来激怒朕,有几分是为了你阿娘,又有几分是为了自己,你心里很清楚。不过是贪图权势罢了,朕如你一般年纪时,绝不会有这般多的疏漏,只有在心狠上你比朕更胜一筹。这皇位迟早都是你的,却不想你竟连一日都等不得,急着要朕去死,当真是朕的好儿子。”

    徐成瑾面色灰败,垂着头不敢看苏燕,却依然牵着她的手不放开。

    苏燕从未想过会有这一日,她不知所措回头地去看徐墨怀,面上都是泪痕。

    “阿瑾,你不该如此……”

    徐成瑾即便是败露了也是死不认错的模样,如今见到苏燕却变得沮丧起来,垂头丧气道:“阿娘,是我不好,你别哭了。”

    “燕娘,你跟我出来。”

    苏燕不知道她会如何处置徐成瑾,连忙跟上前抓着他的手臂。

    徐墨怀将她的手扯下来牵住。

    对于苏燕而言,杀了自己生身父母是极其残忍的事,她从未想过有朝一日阿瑾会因她怨恨徐墨怀,会到了要置他于死地的地步。

    “是我们没有管教好阿瑾,是我有错……”她才说了没两句,徐墨怀便将她的话打断。

    “他要皇位,我给他便是。”

    苏燕愣愣地看着他:“你不处置阿瑾了吗?那你……你要做太上皇?”

    “让我跟你走”,他倾身抱住苏燕,她下意识拍了拍他的后背。“你留在我身边……燕娘,你说句好,我们便离开。”

    苏燕一时惊愕,不知如何回答他的话,只好说:“你是说真的吗?你不做皇帝了?”

    “只要你说好,我不会处置太子。”

    她瞧了眼徐墨怀,突然又觉得他可怜,如今连儿子都要杀了他,思量片刻还是点了点头,说道:“阿瑾日后会想开的,我会好好同他说清楚,不能让他铸下大错……”

    徐墨怀听着她喋喋不休,一颗心宛如漂泊了许久,终于找到了能让他停泊的地方。

    ——

    徐墨怀雷厉风行地安排好了所有事宜,朝中也留下了辅佐徐成瑾的人,孟鹤之与一众臣子在紫宸殿叹了一个时辰的气,还是没能扭转徐墨怀的决心。

    徐成瑾甚至做好了被软禁一辈子,甚至是死在东宫的准备,却不成想徐墨怀轻而易举地放过了他,反而还自愿退位,将皇位交到他的手上。

    临走去洛阳的那一日,徐成瑾看到徐墨怀和苏燕的马车,心底忽然漫起一股茫然无措来。徐墨怀忽然要走,他在宫里便没了亲人,似乎想要的都要有了,可他却觉得高兴不起来。

    苏燕从马车上跳下去,抱了抱徐成瑾,无奈道:“阿瑾,你去和他认个错吧。”

    徐成瑾与徐墨怀有着同样的傲慢,从不肯轻易低头,徐墨怀没有出来看他一眼,他也不肯走过去。

    一直等马车走出一段距离,眼看着就要不见了,他又忽然骑着马追上去,朝着马车里说了句:“父皇阿娘,一路上多保重,等儿臣去洛阳看你们。”

    这已经是他委婉地示软了,徐墨怀听见后冷嗤一声,语气里不见丁点起伏。“知道了。”

    他还肯同徐成瑾说话,已经是给足了苏燕面子。

    等徐成瑾走了,徐墨怀才强调道:“跟你出去住也可以,但我不会去陪你种地放牛,更不会去喂鸡砍柴。”

    苏燕没好气道:“我种地放牛是为了生计,不是因为喜欢做这些事,倘若能吃好住好,我何苦要去辛苦劳作,你在胡思乱想些什么?”

    徐墨怀面色有些难堪,半晌没有说话。

    苏燕掀开帘子去看沿途的景色,连绵的青山上缭绕着雨后的云雾,时不时有飞鸟掠过,连空气里都泛着潮湿的泥土气味儿。

    似乎一切都在变得更好。

    “燕娘”,徐墨怀突然出声。“你如今可还后悔?”

    他没有说明,苏燕却立刻听懂了他的意思。

    她看着远山,眉目舒展着,并未回头看他,只说:“有些事最好不问。”

    他侧目越过苏燕,去看窗外的好风光。

    亦如很多年前,苏燕把受伤的他扛起来,他躺在黄牛背上,一只眼睛还糊着干涸的血,睁眼看到的却是烟络横林的景致,和从视线中一晃而过的粉色衣角。

    “至少如今你还在,你会陪着我。”他应该知足才是。

    苏燕轻笑了一声,语气略显无奈:“也只能如此。”

    他们只能纠缠到死,永不相配,永不放手。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完结

    感谢一路看到这里的读者,为不足和大家道歉。希望大家生活美满,万事顺遂,能有更多值得开心的事发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