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古代架空 > 东宫宠婢 > 第62章 大婚

第62章 大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在朝中上下震惊于丽妃和三皇子的事情时, 太子殿下借由伤势而没去上朝,

    早朝歇了三日后,皇上坐着轿辇上了大殿, 众臣请安之后才抬头看去,便都是一惊。

    不过不到一个月未见,皇上竟然消瘦至此, 脸颊甚至有些凹陷,精神也看似不济, 双腿更像是无法行走了一般, 需要被人抬着。

    整个人像是老了二十岁。

    这一刻, 天子也不过是凡胎□□, 让人唏嘘。

    曾经威仪的天子笑了笑, 抬手,“诸位爱卿免礼。”

    见众臣神色各异, 他目光淡了些,抬手压了压, “今日早朝,不谈政事, 只为国事。”

    “宣旨。”明明不大的声音, 却像是敲在了每个人的心里。

    太监总管步出一步,展开圣旨:“朕深感天命, 力不从心,即日起禅位于太子陆承榆, 太子自幼聪慧,心系政务,德才兼备,乃朕心之属意继承者, 继承皇位。宫女青瑶,身世清白,对太子情深义重,救太子有功,封其为娴妃,望诸位大臣同心同德辅佐新皇,钦此。”

    皇上竟然要禅位于太子!

    这是所有人都万万没想到的事。

    见他们神色震惊,皇上幽幽道:“你们这是什么表情,太子监国我见你们都很是心服口服,如今这是不愿意?”

    尚书鲁大人上前一步,“皇上,臣等并非不服太子,只不过皇上如今乃是盛年,为何就……”

    实在是让人惊讶。

    皇上摆摆手,“朕的身体自己知道,如今乃是败絮其中,再忧心国事,恐怕没几日好活了。”

    “朕累了,明日便恢复早朝,太子会来上朝的。”

    说罢便让人抬着回了承明殿。

    礼部尚书顿时被大臣团团围住,“齐大人,这太子登基可有提前告知于你,何时登基礼?”

    齐大人比他们还懵,“这,我哪里能知道,我也是今日与你们一同知晓,各位大人让让,我这就去求见太子殿下。”

    其他人哪里敢耽搁这件大事,连忙让开,让齐尚书去找太子商议登基事宜。

    谁知,齐大人扑了个空。

    “太子殿下身上伤势未愈,今日还需休息,齐大人明日上朝再议吧。”

    福顺笑眯眯的答道,“齐大人不必如此心急,太子殿下也是今日得知皇上旨意,此事不急。”

    可不是不急吗,左右如今太子说了算,再没了威胁。

    什么都好办。

    齐大人连连点头,刚要走,又实在是好奇道:“福顺公公,你可知青瑶姑娘是何许人也?皇上亲自为殿下封的娴妃,这可是殿下后宫第一人啊。”

    “青瑶啊,啊不,应该叫娴妃娘娘了。”福顺笑眯眯道,“这位在殿下身边陪伴了多年,与殿下感情深厚,如今又救驾有功,值得皇上亲封。”

    齐大人满脸迷茫,从未听说过有这么一号人存在,这一出现就被封了妃位。

    福顺也不打算多说,便笑眯眯的看着齐大人,倒是让齐大人不好再问,只得先回去。

    重华宫里,树梢的知了不遗余力的喊叫着。

    寝殿里的房门紧闭,殿内四角都堆着冰,倒是比外面低了好几度。

    绵软的女声娇笑着,“你别动了,伤口不痛了,唔。”

    “这样不痛了。”陆承榆吻住了喋喋不休的红唇,抱着人在身上转了个圈,女子不得不分开双腿,手臂环上他的脖子。

    男子光子精壮的上半身,腰侧有一道长长的伤口,地上散落着拆开的纱布,显然是正准备换药包扎。

    也是年轻身体好,不过几日,伤口已结痂,想来不日便能好了。

    陆承榆一手扶着她的脑袋,开始是清浅慢啄,然而心里的那股火蠢蠢欲动,几乎按捺不住。

    他揽着细腰的手用了,两人贴得很紧。

    青瑶一边承受着,一边小心翼翼不碰到他腰上的伤口。

    “唔,别碰到了。”

    陆承榆惩罚的轻咬了一下她的唇,“还有功夫走神,嗯?”

    更深的侵袭来临,青瑶再顾不上他的伤口,专心的应付男人的侵城掠地。

    窗外蝉声阵阵,屋内亲密的恋人正难分难舍。

    福顺在外面轻声道:“殿下,皇上身边的大公公来宣旨了。”

    门内一时没了声响,过了好一会儿,才听殿下哑声道:“让兰初进来更衣。”

    兰初应了一声,进去就见殿下在给姑娘整理散乱的发髻,姑娘俏脸薄红,嗔怒的看着殿下。

    殿下好脾气的拥了她一下,“快整理下,公公来宣旨了,你接旨。”

    “我?”青瑶茫然道,“皇上有什么吩咐还用给我宣旨吗?”

    太过震惊了,乃至于一时忘了尊称。

    陆承榆含笑道:“快去让兰初更衣梳头,别耽搁太久了。”

    青瑶愣着神被兰初拉去更衣梳头,踏出殿门,那燥热的暑意才让她面前回过神。

    皇上到底有何事需要宣旨,她的心咚咚跳起来。

    大公公笑着看向青瑶,神色恭敬,“青瑶姑娘快接旨吧,天大的好事儿啊。”

    这位往后可是第一位主子娘娘,可不得讨好。

    青瑶被兰初扶着跪下,听到大太监宣读旨意,人都懵了。

    “皇上念青瑶姑娘与殿下感情深厚,品行端正,贤良淑德,待太子登基后便行大礼,封娴妃。钦此!”

    半晌,青瑶都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来,大公公笑道:“姑娘还不快谢恩,皇上亲封的娴妃,这可是天大的尊荣啊。”

    “奴婢叩谢皇恩,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圣旨放到她的手中,大公公便带着人走了,她不敢置信的打开圣旨又看了一遍。

    兰初凑过去,笑着恭喜道:“恭喜姑娘,待殿下登基,就能行大礼了。”

    妃位仅次于后位,况且如今殿下没有太子妃,登基后后宫便只有这一位主子娘娘,行什么大礼都可以。

    陆承榆从里面出来,青瑶看见他就捧着圣旨问:“殿下,这……”

    陆承榆目光落在她脸上,自信满满,“我曾说过,我只有阿瑶,要让阿瑶做我的唯一,即便是出身不高,我也会遵守我的诺言。”

    “这是殿下请来的旨意?”青瑶顿时明白了,否则皇上根本没见过她,为何会下旨,这根本就是殿下去找皇上求来的。

    陆承榆只是微笑,唇角翘起,一副讨好得意的样子。

    像一只等着夸奖的大狗。

    “可……”

    青瑶被陆承榆一把揽进怀里往里带着走,“别可了,明日我便要开始上朝,准备登基大典,待我登基之后,就准备我们的大婚典礼,可好?”

    青瑶蓦地一愣,他说的大婚,如此正式的说出口,就好像只会与她一起,一双人到白头。

    她鼻尖一酸,忽然有些想哭。

    陆承榆像是察觉到了什么,手指抬起她的下巴,见她眼圈发红,“怎么了这是,不愿意嫁给我?”

    青瑶摇头,“我怎么会不愿意,只是,觉得不太真实而已。”

    陆承榆轻笑,“有什么不真实的,从今往后,你便是我昭告天下娶的妻,我们会生子、白头、然后一起入皇陵。”

    见他越说越不像话,青瑶破涕为笑,拍了他一下。

    陆承榆叹息了一声,站在有廊下,把人紧紧拥入怀里。

    “我都等不及了。”

    第二日早朝,陆承榆便早起上朝,朝中政事堆积如山,加之登基大典的事项,忙得如一个陀螺。

    一连好几日,青瑶睡着了他才从御书房回来,青瑶醒了他已经上朝了。

    直到登基大典前一日,陆承榆才早早回了重华宫,说早也没早到哪儿去,宫里烛光摇曳,青瑶正在翻看一本册子。

    见陆承榆进来,她惊喜的站起来跑过去,扑进了他的怀里。

    陆承榆低头满眼都是笑意,听她撒娇说:“好几日了,终于见到你了。”

    陆承榆哼了一声,低声暧昧道:“想我了?我也想你。”

    青瑶微微一笑,垫着脚主动吻上去,“嗯,想你了。”

    小姑娘这么撒娇,陆承榆简直心都要化了。

    多日的疲惫,都在这一句话里消散,像是只要有她在身边,一切都是值得的。

    陆承榆一把抱起小姑娘就往贵妃榻而去,把人放在腿上,细细的吻着她。

    半晌才道:“我先去沐浴,浑身都是汗。”

    青瑶点头,“那我让人端些吃食上来。”

    陆承榆一把拉住她,凑近了些,呼吸温热,“要不,跟我一起洗?”

    青瑶娇嗔道:“快去洗,臭死了。”

    嫌弃意味过于明显。

    陆承榆大笑着走了,青瑶摸了下自己的脸颊,如今她对男人暧昧的调笑已经习以为常,今日青杏来寻她说话,还调笑了一番。

    那丫头更是唏嘘不已,“曾经我不过是想着你争气一些,当个太子侍妾侧妃什么的,没想到你如此争气,竟然成了殿下后宫第一人,出息出息了啊!”

    说完,青杏还凑近了些,挑着眉问:“阿瑶,难道是我给你支的招顶顶好用,把殿下迷得神魂颠倒?”

    青瑶追着她满屋子里跑。

    顶用是顶用,可殿下那人,哪里经得住她的撩拨。

    但凡没有殿下那般自制力,她早就……

    青瑶把青杏的话抛出脑子里,让人备了吃食端上桌,陆承榆便只着单衣出来。

    他翻看了几页她看的册子,便问:“这是什么?”

    青瑶侧头看了眼,颇有些头疼,“都是后宫的琐事,内务府直接把之前丽妃娘娘所管之事都交到我这里来了,我是没想到,后妃多事情也多,真是头疼。”

    陆承榆蹙眉,“让福顺叫内务府的人来,内务府没人了,事情都让你做,他们用来做什么。”

    青瑶拉他坐下,缓声道:“内务府也没什么错,这都是后妃管的,明日你登基后便是皇上,也不能让太上皇的后妃来管吧,也就只有我一个人了。”

    陆承榆思索了一瞬,便道:“先不管这些,登基后便是我们的大婚,先着手大婚之事才是正理,后宫事宜你吩咐下去便是,宫中确实需要一些女官来办事,太监多有不便,宫女没有经过培训也难当大任。”

    虽然各处都有管事,可管事也要做事,不利于办事。

    责任划分也不明确。

    “这些都可以慢慢来。”陆承榆道,“左右大礼之后,后宫都由你管,你想如何便如何。”

    青瑶虽然颇觉有些压力,可她心里却也跃跃欲试,感觉自己总算是有用武之地。

    “殿下今日早些歇息,明日大典,事情还多。”青瑶道。

    陆承榆捏了捏她的手,“明日我让福顺带你去,看我登基。”

    青瑶眼睛顿时一亮,“可以吗?”

    陆承榆笑道:“自然是可以的,如此时刻,我自然想让你看见这么重要的时刻。”

    次日一早,重华宫便忙碌起来。

    重华宫里的设置从今日起便要按照帝制来布置,不能有逾越的地方。

    原本太上皇搬离了承明殿,殿下可以入主承明殿,这是历代皇上的寝殿。

    可太子不愿意,说是太上皇尚在,那里要留着。

    陆承榆先一步离开,青瑶在重华宫中安排事宜,直到福顺来叫,青瑶才换了一身宫女服跟着福顺去了前殿。

    登基仪式按照规制操办,唯一让人唏嘘的是,太上皇并没有出现。

    早在太子接手政务,太上皇便带着人去了护国寺常住。

    青瑶看着被授了冠的陆承榆,迈着沉稳的步伐一步步踏上阶梯,站在万人之上。

    他身穿明黄龙纹衣袍,是世间最尊贵的帝王,他侧过身子,目光一一扫过站在下面的臣民,天下俱在他手中。

    即便是青瑶早就知道有这一日,可此刻,看着他睥睨天下,胸中一股豪情涌起。

    这是她爱着的人,是天下之主,他生来就是帝王。

    青瑶心中的情绪溢了满腔,旁边的福顺也不逞多让,“哎,我也算是苦尽甘来了,总算是熬到今天了。”

    青瑶被他逗得一笑,“公公这是觉得呆在殿下身边委屈了,还得当大公公才过瘾啊。”

    福顺连忙道:“您可别这么说,奴才哪里敢委屈,能跟着殿下是奴才的大福份啊。”

    青瑶对他的称谓颇为不适,“福顺公公你可别这么说话,我一点也不习惯。”

    “那您可得早些习惯才是。”福顺道,“登基大典一过,便是您与皇上的大礼,往后您就是这宫里的主子,要学会使唤人,抬着自己的架子,您的脸面就是皇上的脸面,夫妻本就是一体。”

    他瞥了眼青瑶的脸色,“您觉得奴才说得对吗?”

    福顺想得很开,他本就是宫里的奴才,殿下对青瑶的感情他早就看在眼里,以往还能以等位相处,可往后可不能再如此。

    他这不仅是提醒青瑶,也是提醒自己。

    青瑶看着上面的明黄身影,眼神慢慢变得坚毅,“福顺公公放心,我一定不会让皇上失了颜面。”

    可福顺不知道的是,往后宫中就这一位主子,宠都来不及。

    任何事都不用亲自处理,但凡一句话就一堆人处理得干干净净,不需要费一丝精力。

    大典结束,新皇去接受群臣的朝贺,青瑶回了重华宫继续忙碌。

    好在主殿和寝殿基本布置完毕,如今新皇已经在御书房处理政务,书房倒还是原来的样子。

    重华宫距离御书房并不算远,与太上皇的承明殿相当,来往倒是也便利。

    新皇登基后,依然十分忙碌,堆积了许久的公务亟待处理,而与娴妃的大礼也在紧张筹备。

    妃位要记录金册,往后是要入皇陵的,自然是盛大。

    这一日凤袍喜服做好,被针功局送到了重华宫,青瑶穿着一身华丽的常服,看着宫女把喜服拉开。

    她的喜服上用五□□线绣了一只金凤,按照规制,这只凤凰只能绣上八条尾巴,只有皇后娘娘的凤服才能绣九条尾巴。

    管事宫女脸上满是殷切的笑,“娘娘试穿一下吧,若是不合适,奴婢们再改。”

    青瑶点头,兰初扶着她起来更衣,只穿着中衣时陆承榆便进来了,“这是在试凤袍?”

    宫女们纷纷行礼,青瑶穿上凤袍,展开衣袖,转过身来,陆承榆满眼都是惊艳。

    青瑶道:“不是说大礼之前不要见,皇上怎么来了。”

    陆承榆目光贪婪的从她身上滑过,只一瞬又恢复如常,“好看,我家阿瑶果然是最美的。”

    针功局的宫女们哪里见过如此的皇上,对娘娘不仅不称朕也毫无架子,如寻常夫妻一般,那看向娴妃娘娘的眼神里,满是爱意。

    青瑶被他夸也很高兴,毫不扭捏的转了一圈,“我也觉得好美,啊,臣妾。”

    她吐了下舌头,还不太习惯这个自称。

    陆承榆目光一顿,稍后又如常。

    待宫女们为她脱下喜服,拿着喜服回去准备清洗熨烫,却听皇上叫住她们。

    “皇上有何吩咐?”管事宫女有些战战兢兢。

    即便方才皇上平易近人,可面对她们时并未有一丝笑容,让人不敢直视。

    陆承榆淡淡道:“凤袍要九尾,大礼时朕不想出错,做好了也不必再来给娴妃看,懂了吗?”

    皇上亲自吩咐,她们自然是没有不应的,连忙称是,“奴婢明白,回去便连夜加工缝制好,绝不会耽误大礼,请皇上放心。”

    心中却更加确认娴妃在皇上心中的位置,当真是荣宠无双了。

    青瑶入主的鸾仪宫是曾经皇后娘娘所居宫殿,占地极广,里面一应设施都维护得十分用心,如今青瑶若是去都不用刻意修整。

    不过住习惯了重华宫,她觉得搬去鸾仪宫太过冷清,便一直没有搬过去。

    准备大礼过后,再搬过去,这几日收拾她的东西,竟然也不少。

    临近大婚,按理是不要见面比较好,可青瑶不知为何总觉得心里有些提不起精神。

    又觉得内心十分焦虑,做什么都心慌得很。

    这日青杏忽然来了,凑了脑袋在她面前,她才回过神来,吓了一跳。

    “青杏!你怎么来了,吓我一跳。”

    青杏拉着她起来,“走,我们出去逛一圈。哎哟,忘了参加娴妃娘娘。”

    青瑶笑起来,拍了她一下。

    青杏是个藏不住话的,便直接问道:“皇上说你近日不开心,可是有什么事烦恼?不应该啊,你与皇上即将行大礼,怎么会不开心。”

    青瑶愣了一瞬,没想到陆承榆会去找青杏来开解她,她近日确实心浮气躁,连脾气都坏了许多。

    “没什么事,可就是觉得心里不踏实。”青瑶也不知如何说,“或许是觉得有些不真实,因而心里不踏实吧。”

    青杏勾着她,就像曾经那样,“皇上已经是皇上了,你还有什么不踏实的,你还不了解皇上吗,垂涎你已久,他可是早就盼着那一日了。”

    她挤挤眼,“难道你就不期待?”

    青瑶忍不住笑出来,骂道:“你这丫头,我早晚把你嫁出去。”

    青杏嘻嘻笑,“那你可得帮我选一个青年才俊啊,比皇上差那么一点点的。”

    青瑶噗嗤笑出来。

    见她心情好了,青杏松了口气,拉着青瑶的双手,感叹道:“阿瑶,我从未想过有今日,你会成为后妃,还记得曾经我们俩在御膳房后厨受欺负吗,吃不饱穿不暖,甚至不知道能不能活到成年,如今的日子当真是不堪回首。”

    “是啊。”青瑶道,“谁能想到呢,那些日子不过求吃得饱,能睡得早些,少做些活儿。”

    到了如今,她竟会为了大礼而心绪不宁,说来真是可笑。

    “谢谢你,青杏。”青瑶真诚道。

    青杏眨了眨眼,笑嘻嘻说:“我还要谢谢你呢,如今我在御膳房简直是横着走,知道我与你亲密如同亲姐妹,都来巴结我。”

    两人又说了些闲话,扔着鱼食喂了池塘里的锦鲤,青瑶情绪便恢复正常了。

    两日后,一早便有喜鹊站在枝头叽叽喳喳的叫。

    青瑶今日从重华宫出嫁,入住鸾仪宫。

    一切按照宫制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前几日她询问陆承榆程序,他却说一切都不用她管,只需要按照嬷嬷的提示做便是。

    老嬷嬷主持了两朝皇后的大礼,如今虽然年纪大了,可精神抖擞,身体康健,走路比一般女子都有精神。

    身穿一身正红九尾凤袍的女子被簇拥着,头上戴着缀满硕大东珠的凤冠,她莲步生花,自有一番气势,加之凤袍加身,颇具正宫之仪。

    有眼尖的朝臣早就发现了不妥,这不过是皇上第一位妃位的大礼,原本就没想到如此隆重,今日一瞧,这规制不似皇后胜似皇后。

    再一瞧皇上,好嘛,满脸春光得意,便是登基大典都没见他如此神色。

    显然是他授意的。

    天大地大,唯有皇上最大,他们还能说什么呢,乖乖的观礼便是。

    这位新帝可不是好脾气的人。

    待青瑶被十六台的轿子抬到鸾仪宫门口时,她浑身都快散了。

    到此大礼已成,便只需等着皇上来便是,谁知她一迈出轿子,便被人一把抱起。

    透过珠帘见是满脸红光的陆承榆,身穿红色龙纹吉服,抱着她稳稳当当的往里走。

    进了鸾仪宫,青瑶却见摆了案桌,旁边福顺笑眯眯的站着。

    案桌之上,摆着皇后娘娘的牌位,以及青瑶父母的牌位。

    青瑶眼圈霎时红了,落下一滴泪。

    陆承榆递给她一杯酒,“阿瑶,母后早逝,方才的大礼是敬天敬地敬祖宗,如今我们敬母后和你的父母。”

    青瑶含着泪点头,她如今别无所求,竟也没想到他会周全自此。

    两人拜了三拜,圆满了这结婚的仪式。

    也全了心中的遗憾。

    寝殿里红烛摇曳,儿臂粗的烛泪凝成一片,大红的婚床上洒满了寓意吉祥的花生等物。

    青瑶坐在床沿,紧张的手心里都是汗。

    虽然早已与他有亲密的动作,可更深的却是没有,他始终守礼自制,宁愿辛苦自己。

    可今日她便要把自己交给他了。

    陆承榆推门进来时,后面跟进来了一群宫人,老宫人笑着说了吉祥话,又让两人喝了合卺酒,便鱼贯而出。

    一时间,寝殿里只有他们两人。

    “阿瑶。”陆承榆也不知是酒气上脸还是心中激动,那张如天神一般的脸,红红的。“我终于等到今日,从此刻开始,你是我拜过天地父母的妻子。”

    说罢便是一吻而下,青瑶微微仰着头承受着。

    “阿瑶阿瑶。”他轻轻地喊着,像是重了便会吓到她。

    艳红的凤服被层层剥落,她像是一只汁水饱满的荔枝,引人品尝。

    她轻轻地试探,引得人围追堵截,灵巧的在口中攻城略池,她却步步后退,溃不成军。

    青瑶微微闭着眼,全心全意把自己交给他,从今往后他就是她的了。

    窗下池塘里的两尾锦鲤互相交缠着,浮在水面的莲花缓缓盛开,鱼唇轻触引起阵阵涟漪,莲花颤颤巍巍的抖动着,不知哪里来的水珠滚落入水中,慢慢散开。

    鱼儿尤不知停歇,缠着莲花不停的触碰,品尝那最芬芳的香味。

    红帐落下,帐内身影交缠,勾勒出最美的姿态,轻吟着最甜的音调。

    ——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