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古代架空 > 虐文女主她虐错人了 > 第65章 [最新] 正文完结 我爱你

第65章 [最新] 正文完结 我爱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新年的第一天, 金色的阳光带着暖意洒在大地,外面全是热闹喜庆的鞭炮声。

    直到中午,阮阮才缓缓睁开眼, 入目是一张俊美的脸, 想到昨夜被支配的恐惧,她心尖颤了下, 自欺欺人的将眼睛闭上了。

    霍陆离早已醒来,见阮阮装睡过去, 轻笑一声,修长的手指落在她浓密的睫毛上, 入蝴蝶翅膀一般的睫毛在指腹微微颤动着,他似乎觉得好玩,手指就是一直停在上方。

    阮阮越是紧张, 睫毛越是颤动,霍陆离的手指一直悬着眼睛上方, 睫毛就一直眨个不停, 最后终于忍不住,睁开眼,她装作刚醒来的样子,细白的手揉了揉眼睛, “早上好, 霍陆离,新年快乐。”

    霍陆离看在眼里,只是笑笑, “新年快乐,阮阮。”

    阮阮支撑着胳膊要从床上爬起来,只是浑身都痛的厉害, 差点又跌进被窝,霍陆离眼疾手快,将她抱了起来,低头注意到她白皙修长的脖颈,痕迹斑驳一片,一时想到昨夜,眸色漆黑一片。

    阮阮白皙的脸耳根蔓延至脸颊全部泛了红,她现在是最怕霍陆离这样的眼神,昨夜就是用这种眼神将她吃干抹净了,整整一夜都不带停的,主要他身上还有伤,她不敢反抗,只能哭着求饶,哪里知道她越哭,他越疯。

    她小小的手将霍陆离推开了,偏软的声音带了点脾气,“你不要碰我。”

    小脸气鼓鼓的,弯弯的眸子警惕的看着对方,就像是那小奶猫露出爪子想要自保,却不知道其他人已经馋上她的小肉垫,霍陆离想笑,“阮阮怎么突然生气了?”

    阮阮脸一下更红了,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控诉昨夜的事情,抬起头,又见霍陆离嘴角噙着笑,心里非常不服气,“你知不知道你昨夜很过分,而且你之前还骗我,骗我……”

    “骗阮阮怎么了……?”霍陆离拿着拿着委屈的小眼神,漆黑的眸故作单纯。

    阮阮看出霍陆离在装无辜,更气了,“骗我,说是我们两人睡过了,我们之前明明什么都没发生!”

    说完,她心底松了一口气,害的她以为他不行,放下警惕,哪里知道他那么行,被折腾的骨头都散架了,骗子!

    那知霍陆离突然就变了脸,轻叹一声。

    阮阮愣了一下,原本防备姿态的双手松了下来,“你怎么了?”

    明明就他欺负她,还欺骗她,现在突然叹气。

    霍陆离抬起头,瘦削好看的手指轻轻抚着阮阮的长发,低沉的嗓音有些失落,“我当时之所以会骗阮阮,是以为阮阮知道我们发生了亲密关系,就会喜欢我一点,没想到阮阮还是不喜欢我。”

    阮阮呆了一下,没想到霍陆离骗她是因为这样的理由,她心软了软,“那你也不能骗人啊!我当时,还真以为我们谁了呢!”

    “恩,骗人是我不对。”霍陆离低头乖乖认完错。

    “知道错就好了,以后不许骗我了。”阮阮见霍陆离认错诚恳,也不是得理不饶人的人。

    两人说完话,房间一时安静了不少。

    突然,霍陆离扬起头漆黑的眸子无辜的看着阮阮,“那上一次阮阮没能对我负责,这次,阮阮要对我负责了吧。”

    阮阮一脸萌呆,“负责?”

    他们都是情侣了,还要怎么负责?

    “恩,负责。”霍陆离点头,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个精致漂亮的钻戒,钻戒在灯光下上绚丽的光,形状像是蒲公英,刻痕如羽状冠毛栩栩如生。

    霍陆离好看修长的手将戒指缓缓套入阮阮那根又细又白的无名指上,尺寸刚刚好,不大也不小。

    他抬起头,顺势从床沿下来,单膝跪在曼巴风的黑色地毯上,“阮阮嫁给我好不好?”

    深紫色偏暗黑系床单,阮阮呆呆的坐着,墨色长发倾泻,身上是一件纯白的睡衣,这场求婚来的太突然,她一时没反应过来,“会,会不会太快了?”

    “不快,阮阮总归要嫁给我,不如早点嫁给我。”霍陆离握紧了阮阮那带戒指的手,不给她脱戒指的机会。

    指尖的温度突然灼热了起来,阮阮感觉霍陆离并不像是表面那般自信,她心底轻轻叹了口气,朝他弯了弯眸子,“恩,我愿意。”

    春节很快就过去了。

    阮文柏这病需要静养,又出国养病了。

    阮阮的补考全部高分通过,大三下班学期,阮阮加入了考研大军,每天基本都在刷题。

    霍陆离也出院了,衡百蒸蒸日上,已经成为陵城第一企业,霍陆离并没有因为公司的繁忙而减少跟阮阮的相处,相反霍陆离只要有时间就会陪阮阮呆一起。

    无论书房,办公室,一般都是阮阮安静的看书,霍陆离处理文件之余,总要看看阮阮才会安下心来。

    平时两人相处,只要的阮阮多看一眼的东西,霍陆离都会留意了买下来,送给她,什么事都顺着她,默默的宠着她,当然了,到了夜晚,霍陆离该要的福利却从来迁就阮阮。

    惹哭小姑娘,低头又是哄着,又是认错,不过下次还是再犯。

    一开始阮阮还对霍陆离的认错信以为真,最后索性放弃了,只要他不闹得特别厉害,她也就忍了他,不过偶尔霍陆离还是会出格,这个时候,她定要生气两天。

    吃够了这方面的苦的阮阮有时候会在想,这人怎么就不会腻,怎么就非要玩花样。

    这一天阳光正好,平日都是霍陆离过来学校接阮阮,今天霍陆离下午有个会议,阮阮早点结束学习,去找霍陆离。

    顶楼长廊,远远的,阮阮看到霍康盛从总裁办公室出来。

    对于霍氏的近况阮阮是知道一些的,早前霍氏因为合同赔了衡百一笔钱,影响了新项目的开发,霍康盛又让霍博霆停职了几个月,那两个月,正是霍陆离打压霍氏的时候,霍康盛一时没有防备,回过神,霍氏在陵城已经成了第三梯队。

    如今的霍氏已经没有之前那般风光,听说最近好像资金链断了,一直在拉投资,不过衡百现在已经不针对了霍氏,外面人说是因为衡百看不上这会的霍氏,阮阮却觉得霍陆离是不在意了。

    霍康盛本来脸色不太好,看到走来的阮阮脸上露出和蔼的笑容,“阮阮啊,你爸爸身体最近可还好?”

    “爸爸身体还可以,谢谢霍伯伯的关心。”即便衡百跟霍氏已经撕破脸皮,阮阮面上的礼节还是做的到位。

    “我有事要跟阮阮聊聊,可以吗?”霍康盛又开口。

    霍康盛到底跟霍陆离有点血缘关系,阮阮点头,“好。”

    霍康盛要找一处咖啡厅去说,阮阮却说在公司的会议室就可以,她约了霍陆离一会见面,时间不多。

    霍康盛有求于阮阮,同意了。

    会议室,霍康盛像是跟阮阮客套的寒暄了一番,最后终于进入了主题,“霍伯伯那会就特别喜欢你,想要你做我的儿媳,当初你跟博霆两人没有看对眼,我还遗憾了好久,没想到绕来绕去,还是成了我的儿媳。”

    阮阮浅浅的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霍康盛继续说道,霍陆离其实他的儿子,他现在想认回霍陆离,说是血浓于水,可是霍陆离因为他妈妈对他有些误会,不愿意回霍家。

    大学时候,他认识霍陆离的妈妈,这个女人美丽漂亮,两人就交往了,后来他发现霍陆离妈妈过于过于偏执,就像是疯子一样,不许他跟女生说话,走哪里,监视到哪里,而且她对亲人一点感情都没有,他忍受不了这样的人,就跟她分手了,他毕业后来了陵城白手起家,跟霍博霆的妈妈结了婚,

    几年后他偶然又遇到霍陆离的妈妈,当时双方喝了点酒,就有了霍陆离,一开始他并不知道,直到有一天,霍陆离的妈妈带着霍陆离上门找他,他老婆自然不能忍,就将两人赶走了。

    霍陆离现在恨他当初不管他们娘俩,可是他当初没办法,如今过去的已经过去,他想认回霍陆离,弥补他以前的失去的。可是霍陆离好像对他有偏见,希望她能帮忙劝劝霍陆离。

    “阮阮,陆离这孩子从小命苦,你也不希望他一个亲人没有吧。”

    阮阮表情还是淡淡的没露出半点情绪,她记得当初霍博霆的那些话,说是霍康盛根本不愿意认霍陆离,讨厌霍陆离的这个私生子,想必霍康盛早就知道霍陆离是他儿子了,早不认,晚不认,等霍氏资金链短缺,等霍陆离沉了全国最具影响力的百强之一的人,就认了。

    而且霍家那么有钱,而霍陆离当初却活的那么难,不是一句话轻飘飘的没有办法就略过去的。

    阮阮站了起来,“霍伯伯,如果你只是想跟我说这些,那没有必要了,霍陆离的事情向来都是他自己决定的。

    还有我快要跟霍陆离结婚了,从此我就是他的妻子,是他的亲人,我以后会敬他,爱他,过去他所缺失的,我都会给补不是。”

    阮阮说完,抬头,正好看到霍陆离出来。

    霍陆离一声墨色西装将身姿衬的挺拔,俊美的脸一点表情也没有,他无视了霍康盛径直来到阮阮跟前,“我说你在哪里,原来在这里,”

    他一言不发的牵着阮阮软白的小手离开了会议室。

    “霍陆离,你当真要这样?”霍康盛喊住了他。

    霍陆离脚步顿了一下,他没有回头,低沉的嗓音冷漠无情,“霍老先生如果嫌公司资金缺口不够大,大可以再过来骚扰我未婚妻。”

    “霍陆离!有你这么跟老子说话的吗?”霍康盛没想到霍陆离会这么不讲情面,气的不得了。

    “我父亲的在我出生那天就死了!”霍陆离淡漠的没有一点情绪。

    霍康盛听到这句话差点一口气没上来,“你就跟你妈一样是个疯子,冷血无情不顾亲人,心底却阴暗的要拉别人下地狱的人,没人会喜欢你的,没有人会在知道你的本性之后,还喜欢你的!”

    手一紧,阮阮感觉到霍陆离握她手的力道加重了,越来越重,开始疼的起来。

    好一会,霍陆离松了松力道,继续牵着阮阮朝前走。

    走了很长一段距离,阮阮站定了脚步,细白的小手扯了扯霍陆离的手。

    霍陆离停下脚步,转过身,“怎么了。”

    阮阮仰头,轻轻拥住霍陆离,“没有,我就是想要告诉你,你很好,你不是疯子,我很喜欢你,你以后的以后都会幸福的。”

    霍陆离高大的身躯,轻轻覆住阮阮娇小的身躯,“恩。”

    时间过去飞快,时间一晃,差不多大三快结束了。

    期末考完试,沈雅提议集体旅游,想要大四就要实习,大家不一定有时候,宿舍人都答应了。

    夏城,城市如名,一年四季都是夏天,这个季节,更是热的厉害。

    一望无际的蔚蓝的大海,金色的沙滩上,绿色的热带树翠绿欲滴,蝉鸣声声,阮阮一袭波西米亚长裙,带着沙滩帽躲在树影下,看着不远处在浅水区嬉戏的沈雅她们。

    没一会,沈雅几人开着摩托艇玩朝她招手,“阮阮,一起来啊。”

    阮阮摆摆手,“你们玩,我在这里就好了。”

    她病虽然治愈,但是冲浪这类游戏医生叮嘱过,最好不要。

    蝉鸣声声,阮阮看着沙滩上成双成对,成群结队的人,明明以前一个人习惯了看大家玩,这会她一个人站在树下心里不知道为什么空落落。

    偶尔几个男人过来搭讪要号码,阮阮都拒绝了,她觉得自己有些想霍陆离了,她摸出手机给霍陆离发了一条短信,“我想你了。”

    恋爱之后,两人几乎天天见面,阮阮好久没有发这样的消息,这会脸有些红。

    十分钟过后,阮阮低头看了手机,霍陆离没有回,想着霍陆离可能在工作,也没有多想。

    下午差不多六点几人吃了晚餐,阮阮拿出手机一看,霍陆离还是没有回她短信,阮阮觉得,霍陆离工作好忙啊!

    沈雅几人却网红打卡点排队买奶茶,阮阮一人在广场的角度给霍陆离打一个电话。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从手机里听到熟悉的声音,阮阮心情突然安定下来,“今天工作很忙吗?”

    “还好,不怎么忙。”电话里霍陆离的气息有些不稳。

    阮阮愣了下,不怎么忙,却一个下午没有没有回她的微信,细白的手指捏紧了电话。

    “阮阮电话给我,什么事?”电话里听不出霍陆离的情绪。

    阮阮勉强笑笑,“没,没事,就是突然想你了。”

    “好。阮阮转身。”

    阮阮愣了下,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却还是转过身,霍陆离突然就出现在她身后。她不知道自己此刻是什么心情,只是激动的有些想哭,她拿着手机一下冲了过去,紧紧抱住霍陆离,“霍陆离,你怎么来这里?是出差吗?”

    “阮阮想我,我当然要过来。”霍陆离低头宠溺的亲了亲她的额头,“只是,过了三天,阮阮才想起我。”

    阮阮扬起小脑袋表示抗议,“哪有,我每天都给你打电话。”

    “可是阮阮只有今天玩的时候才想起我。”

    阮阮被说的有些不好意思,小声的哼哼了一下,“前几天也想的,今天是特别想。”

    霍陆离轻笑一声,“能听到阮阮这样说,我很开心。”

    小情侣几天不见,自然腻歪了好一会,今天的阮阮有些粘人,主动要求亲亲抱抱举高高,等阮阮回过神来,发现迎面源源不断的人群朝这边走过来,似乎前面有个什么大活动。

    阮阮要想回去跟沈雅会和,就必须逆流穿过这密密的人群。

    逆行的虽然艰难,阮阮感觉没有想象的挤,侧过身,霍陆离伸手,高大宽厚的身体替她遮住了大部分人流,为了护着她,不喜被人触碰的他却时不时被人撞到。

    嘭的一声!

    前面忽然惊呼起来,广场的人都停下了脚步,原来今天对面有场盛大的烟花秀。

    夜幕下,第一束烟花在霍陆离身后盛开,男人俊美的脸此刻格外的妖娆。

    阮阮愣愣的扬起头,眼睛却亮晶晶的,“霍陆离,有一句话我想对你说。”

    霍陆离弯腰低头,凑到阮阮唇边,阮阮靠在他耳边轻轻说了三个字。

    霍陆离怔了下,双手环住她的腰,低头吻住了阮阮。

    此刻漫天五彩斑斓的烟花全部盛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