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我嫁的仙尊成魔尊 > 第125章 魔尊125%

第125章 魔尊125%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

    晁渊记得, 他对桑迎最后的记忆便是在万年前的妖魔界。

    那时他助他涅槃成魔,命令他踏上妖魔界至高引来战乱,而当晁渊厌倦这一切想要停手时, 桑迎站在他的王座后笑, 低叹道:“倦了, 那便去休息吧,剩下的一切本君代你完成。”

    于是晁渊选择了沉睡, 等他再次醒来,看到的便是生灵涂炭的古界,人人喊打恨不得要他死,而那个经常站在他王座后的男人……却消失了。

    桑迎消失的无影无踪, 哪怕后来凤族被屠戮灭门、哪怕晁渊被众神围攻封入昆仑神山, 数万年里, 桑迎都不曾在出现过一次。

    开始,晁渊还会想起这个疯癫的男人,后来,他便将他抛在脑后, 觉得他是死了为后锦殉葬了,也省了他在落个弑父的罪名。

    真没想到啊。

    当晁渊到达东魔界魔宫时,他看着高阶上坐在王椅上的女人, 无论如何也没想到, 他这位‘好’父皇会涅槃化成女人留在他身边, 生生骗了他两世。

    “真是好久不见。”

    桑迎一直是女子的模样, 懒洋洋斜靠在椅背上, 用手支着下巴。

    可以说,他化为女身的这张脸不像他自己也不像后锦,除了那双赤红色的双眸, 他与晁渊记忆中的面容完全对不上号,也难怪晁渊毫无所觉。

    脸上挂着愉悦的笑容,桑迎轻勾唇角道:“本君,甚是想念吾儿。”

    晁渊握紧手中的玉骨扇,紧盯着他道:“我可没想过你。”

    不等话音落,他手中的扇子掷出以猛烈的力道朝王座刮去,桑迎一动未动。在扇子即将抹过他的脖子时,一层透明的屏障将玉骨扇拦回,层层灵波以桑迎为中心四散,所过之处草石瞬间化为乌有。

    “真是放肆。”桑迎脸上失了笑容,褪去伪装,这才是他原本的模样。

    他从上古时期便是最强,如今又经过数次涅槃,实力早已无法估测,若是晁渊、莫玄霄加上曲瑶瑶他们三个神体联手,或许能有一线生机,可惜桑迎提前预想这些对莫玄霄下了毒,没了莫玄霄,晁渊与曲瑶瑶毫无胜算。

    可晁渊没有选择了。

    “我破开封印而出,捡到的那本开启昆仑神山的古卷,是你写的对不对?”

    玉骨扇与桑迎手中的斩天剑对上,两人拉近距离对视,晁渊冷森森问着:“也是你,在告知我西落莲可以为瑶瑶抵御红莲业火后,又在西落莲法衣上做了手脚,害她再一次死在红莲业火中!”

    他究竟为什么要这么做。

    骗了他亲手杀了他心爱的姑娘还不够,还用那么恶毒的谎言逼晁渊惹哭曲瑶瑶,违心说出‘不爱’二字。

    桑迎嗤了声:“这世间哪有什么两全其美的法子,又哪有那么多恩爱不疑的眷侣,本君骗你,还不是担心你儿女情长为了个女人甘愿永封昆仑?”

    “吾儿,本君是在帮你。”

    晁渊心下冷然,“你究竟是在帮我,还是出于嫉妒?”

    “你说什么?”桑迎眸光一戾。

    晁渊道:“当初是你不信我娘,是你害她被困地狱两百年,也是你亲手害死了她。你有什么资格得到恩爱不疑的她?这样的你哪怕再活千年万年,也只配躲在角落里嫉妒旁人相守相爱。”

    说到底,桑迎在自责中挣扎了太久,他害死了所爱之人,也见不得晁渊和曲瑶瑶恩爱快活。

    “放肆——”桑迎这次是真的怒了。

    晁渊的字字句句,都扎入了他的心窝,多年没有感觉的心脏,又恢复疼痛的跳动。

    几番过招,晁渊不及桑迎的狠辣,被他打伤了肩膀。他偏头吐出口血,听到桑迎嘲笑他,“这样的你,如何弑父为锦儿报仇呢?”

    “原来你都知道。”晁渊面无表情,擦去唇角的血渍。

    “本君当然知道。”桑迎道:“在你杀了瓮伯把他的凤凰血泪拿给我时,本君就猜到了你想做什么。”

    晁渊成功了一半,他自知以实力无法弑父,便利用凤凰血泪中的真相击溃桑迎,桑迎得知真相后确实崩溃后悔,但并未像晁渊想的那般颓废虚弱,他反而变得……更强。

    “不愧是本君的好儿子,你的心机城府与不择手段太像本君,可你终是不如本君。”

    事到如今,桑迎也不介意对晁渊多说些,“你猜,本君今日引你前来的目的是什么?”

    晁渊眯眸吐出三个字:“轮回劫。”

    “不错,正是为了它。”

    飞身至高台下宽敞的空地,桑迎用力将手中的斩天剑掼到地面。瞬间,红光大盛,一个巨大的古老阵法浮现,而消失的莫玄霄正昏睡在阵法中。

    这个法阵便是晁渊口中的轮回劫,第一世,他便是用这个阵法开启轮回,回到了过去与曲瑶瑶有了第二世。

    “那你猜。”桑迎指着下方的法阵问:“那个位置是留给谁的呢?”

    轮回劫形像太极八卦,分有阴阳两阵,莫玄霄昏睡在阴阵,与前世所处的位置相同,而阳阵,是晁渊当初所站的位置。

    上一世,莫玄霄主动找上他,说他有救回曲瑶瑶的办法,但需要他们两人的配合。阴阵需要莫玄霄献祭龙族之血,阳阵则需要凤族的心头血。

    晁渊猜到了桑迎引他前来是为了轮回劫,也认为他是想用他献祭阳阵,如今被桑迎这么着重指出来,他忽然觉得事情没他想的这么简单。

    “傻孩子。”见晁渊迟迟不说话,桑迎主动告知他真相,“轮回劫阳阵要的不是凤族的心头血,而是想要扭转轮回之人的心头血。”

    “你真以为轮回劫是莫玄霄翻阅古卷找到的?”其实是他故意将轮回劫的卷宗‘送’到莫玄霄面前,利用莫玄霄助他们开启了轮回劫。

    而这次,要入轮回的不是晁渊是桑迎,所以阳阵的位置是留给他自己的。而晁渊再次轮回劫中——

    毫无作用。

    桑迎一番话让晁渊惊愣,他有瞬间的空白后,生出种剧烈的恐慌感。

    “那你为何要引我过来?”

    难道只是为了在入轮回前,杀了他吗?

    桑迎还真没这个念头,他其实并不爱笑,只是伪装了太久,弯唇展露笑颜似乎成了他无意识的行为,而今日他的笑容都发自内心,因为,他想要的目的很快就要达成了。

    “你是本君和后锦的儿子,是凤族的帝凤太子,本君怎么舍得杀你。”要杀他,在晁渊将瓮伯的凤凰血泪拿给他时,他就已经魂飞魄散。

    桑迎轻抚额前的碎发,上了艳妆的容颜勾魂摄魄,下垂目光又看向轮回劫。

    追着桑迎的视线看去,晁渊仔细盯着轮回劫的法阵,瞳眸睁大,在看清阴阳两阵中还有一处隐藏阵位时,染血的面容瞬间没了血色。

    “这场戏不算白演。”耳边传来桑迎低低的笑,“真正的主角马上就要到了。”

    “……”

    曲瑶瑶被困没多久,晁渊就又折回来了。

    他破了房中的结界,招了招手唤曲瑶瑶走近,无奈笑着道:“仔细想了想,若这是条无法回头的路,与其我孤零零赴死,不如我们生同生死同死,说不定还能唤来一线生机。”

    曲瑶瑶着急跑到他身边,她又气又恼更多的是心慌,重新见到晁渊她只关心他有没有受伤,作势去拉他的衣襟。

    “你是怎么回来的?”

    “有见到黄瑛吗?”

    晁渊侧身避开曲瑶瑶的触碰,安抚着她道:“本尊还没去。”

    “瑶瑶。”很是温柔的唤了她一声,晁渊问:“你真的决定好要同我一起去见他了吗?”

    曲瑶瑶眼眶发红,“刚刚你不是也说了吗?生同生死同死,你不可以留我一个人。”

    晁渊笑了,“真要陪我死呀?”

    “那若是我能活下来,但需要你付出一些代价呢?”

    曲瑶瑶眼睫颤动,抬头盯着晁渊的脸看,她带哭的声线逐渐平稳,“那我不救了。”

    “你说什么?”晁渊眯眸。

    曲瑶瑶道:“我凭什么要付出代价救你?”

    “黄、瑛。”

    从‘晁渊’破开结界对她说了第一句话后,曲瑶瑶便对眼前之人起了疑心。

    “他不会说出生同生死同死这种话。”以前可能会,但现在的他绝不可能这般想。毕竟,他都认为离开她是还她自由。

    若她想要的‘自由’是晁渊永坠地狱,那这种‘自由’她宁可不要。

    脚下法阵突现,传送法阵直接将曲瑶瑶送到了东魔宫。王位上,桑迎明黄繁杂的长裙披散垂地,拍了拍手道:“也不枉吾儿这般喜欢你。”

    “吾,也没有看错你。”

    曲瑶瑶没功夫理会桑迎,第一眼便是看到了他王座后的晁渊。

    数根寒冰锁链深入晁渊的骨血中,晁渊被锁链束缚在了半空,一身红衣发暗渗着血迹,额间还被封了一道符。

    “晁渊!”曲瑶瑶刚要靠近,便被晁渊厉声呵斥:“不准过来——”

    他的喉咙发哑,双目暗红似要往外滴血,从牙缝中艰难挤出几个字,“不要过来。”

    “瑶瑶,快走。”

    在曲瑶瑶的三步外,便是越扩越大的轮回劫,血红的法阵纹路悬浮散着光芒,布满古老晦涩的符文。曲瑶瑶这才注意到,莫玄霄也在阵法中。

    随着曲瑶瑶的出现,莫玄霄也逐渐苏醒,他被困在阴阵中,在看到轮回劫时微微颦眉,虚弱唤了声:“瑶瑶?”

    试探着运用修为破开阵法,然而他发现自己每动用一下灵力,身体便如同被蚁虫啃噬,喉咙腥甜。

    曲瑶瑶看出了法阵的危险,只能强忍着慌乱去帮莫玄霄破着法阵,试图救出他一起去救晁渊。可惜没用的,轮回劫岂是她说破就能破。

    “不必白费力气,莫玄霄死不了。”

    桑迎开口:“本君请你过来,只是想让你帮本君一个小忙,只要你乖乖配合,那么莫玄霄和晁渊都不会死。”

    曲瑶瑶怎么会听,晁渊和莫玄霄同时被困,她唯一的念头便是杀了黄瑛救出他们。哪怕她打不过他,她也会拼尽全力一试,手握敛朝便朝王座冲去。

    也是,在困境面前,人总要先挣扎一番,才会知晓自己在做无用功,继而示弱乖乖听话。

    对上曲瑶瑶刺来的敛朝,桑迎并没有马上出手,而是如逗猫般左躲右闪,也没有将她重伤。她这副不服输的样子,又让桑迎忆起后锦,他总能在她们身上找到相似点,直到——

    曲瑶瑶划伤他的脖子。

    回忆终止,桑迎厌倦了哄孩子,忽然伸手掐住曲瑶瑶的脖子,他将她按在王座上。

    “晁渊有没有告诉你,本君是谁?”桑迎低眸俯视着曲瑶瑶,见她还在拼命挣扎,再次抓伤了他的手臂,桑迎笑了笑道:“若不是留着你还有用处,本君定要将你千刀万剐。”

    后锦会死,与昆仑雪莲脱不了干系。

    桑迎做不到晁渊这么大度,在后锦死在昆仑雪莲下后,他便要将这株残花掐碎,只是昆仑雪莲上被后锦养了几百年,残瓣上还留有后锦的痕迹,这是桑迎仅能追寻到的踪迹了。

    桑迎对曲瑶瑶的感情很复杂,一方面恨她害死后锦想要折磨她,另一方面他太过思念后锦,因她那句‘阿瑛(迎)’柔化了狠戾,便忍不住对她好些,像是要偿还他曾对后锦的亏欠。

    曲瑶瑶得知了黄瑛就是桑迎后,并没有惊讶,虽然晁渊什么都没说,但她都已经猜到了。

    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桑迎对她说:“你以为你为何会出现在仙墟寒潭?还不是本君助你复生。”

    这场局桑迎布了太久,从万年前当他得知轮回劫后就开始布。

    他先是等万年小雪莲成形,助她从仙墟寒潭中复生,又暗地寻找那支从晁渊手下逃出的龙族。

    第一世,是桑迎对轮回劫的测试,他耐心等着小雪莲生出神识化为人身,只待莫玄霄觉醒龙族血脉,便可尝试轮回劫。只是他那好儿子着实厉害,竟能从封印下逃出一缕神魂,化为谢青洵拜入万门仙宗,还成了仙尊。

    看出晁渊对那株昆仑雪莲的在意,桑迎将计就计入他座下,顺便将莫玄霄拉入晁渊的视线,将他们齐聚万门仙宗,全在自己的掌控之下。

    只是,他低估了昆仑雪莲,他比她预测的化形时间早了太多。阴差阳错间,晁渊又失手将刚刚化形的小雪莲杀了,桑迎为了完成后面的计划,只能强行保住昆仑雪莲的神识,将她寄生在‘曲瑶瑶’的躯壳中。

    一环错步步偏,轮回劫要的是昆仑雪莲的神体,想要让曲瑶瑶恢复神体,就必须助晁渊打开昆仑封印,将小雪莲投放入红莲业火下。

    让他更没想到的是,晁渊竟然爱上了这株昆仑雪莲,于是桑迎临时改变了计划,要晁渊代替他测试轮回劫的可行性,竟然成功了。

    桑迎是神体,在晁渊和莫玄霄专注法阵时,他以极快的速度将雪莲残魂打入中心阵法区,将自己的一缕记忆灵力覆在晁渊身上,让轮回中的自己依旧拥有完整的记忆。

    一切重来。

    只是他又晚了步,误杀重现,但这次将曲瑶瑶救起的人成了晁渊自己。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桑迎在这一世中苦苦等待,总算再次重聚曲瑶瑶的身体、莫玄霄的龙族血脉,以及与前世归为一体的本身。

    “去你该去的地方吧。”桑迎将曲瑶瑶抛到第三法阵中,将斩天剑悬到了晁渊的心口。

    “后悔将心头血给曲瑶瑶了吗?”桑迎笑看着晁渊,他故意给他需要用他献祭的错觉,引他将心头血提前摘出给了曲瑶瑶,失了涅槃之力。

    无法涅槃,晁渊便没有永生,只要斩天剑刺入晁渊的心口,他就会灰飞烟灭。

    桑迎故意封了晁渊与莫玄霄的声音,用他们来威胁曲瑶瑶,“现在你有两条路走,要么我杀了晁渊,灭了宫外的修仙弟子我们同归于尽,要么你乖乖为我开启轮回劫,我放了晁渊和莫玄霄。”

    曲瑶瑶跌跪在地上,对上晁渊破碎的双眸,她问:“我还有的选吗?”

    她总不能让所有人都陪她一起死吧。

    若她一人的消散能换所有人平安,这买卖也算值得。

    桑迎要回的是万年前,时间跨度太大,他要的又是身回,所以必须是完好的昆仑雪莲身体。晁渊横跨的轮回劫不足百年,尚将桑迎投入的雪莲残魂吞噬干净,万年跨度,曲瑶瑶定会身死魂散。

    “看来,这次要食言的是我了。”曲瑶瑶看着晁渊,想要将他记入心里。

    桑迎没给她太多的时间,她多磨蹭一些,斩天剑距离晁渊的心口就越近。开启轮回劫,需要她自愿燃烧自己的雪莲本源,见斩天剑已经抵在晁渊的心口,曲瑶瑶闭上眼睛,一朵巨大的雪莲缓慢从她身后绽开。

    “拜托了,莫玄霄。”曲瑶瑶恳求莫玄霄配合。

    此刻在东魔宫之外,数万修仙者正试图破开桑迎的结界,奈何堕神之力只手遮天,他们在他面前如同微小的蚂蚁。

    莫玄霄是修仙界的天尊,他背后是数以千万的生灵,哪怕他不想让曲瑶瑶开启轮回劫,可就像曲瑶瑶说的,他们没得选。

    桑迎要的是回到万年前,而非是再次发动战乱引生灵涂炭,莫玄霄无力握住自己的手腕,让自己的鲜血浸透法阵。

    第一次,他与晁渊一同开启轮回劫,为的是救回曲瑶瑶。

    这一次,他与桑迎一同开启轮回劫,却是要送曲瑶瑶死。

    “不要——”

    “瑶瑶!”晁渊的血水打湿锁链,终于破开桑迎的禁言咒。

    他晚了一步,曲瑶瑶献祭本源,已经与轮回劫融为一体。在光亮笼罩在桑迎身上时,桑迎五指并拢抽出自己的心头血,这是后锦曾经想要的,也是他不愿给的。

    “这次,真的给你了。”光芒笼罩桑迎的全身,他的身形也在逐渐变得修长。

    嗡——

    轮回劫开始转动。

    曲瑶瑶身陷法阵,意识回到了万年前。

    她看到巍峨冰冷的昆仑神山,看到后锦步履蹒跚行在雪地上,噗通一声跳入天池。

    昆仑天池下,是藏在水下的雪上,后锦寻了数日才在天池雪山深处找到了那株小小的雪莲,她飘在水中的头发四散,小心翼翼将小雪莲摘下护在怀中。

    【别怕,我不会伤害你。】

    后锦将小雪莲从天池下带出,小雪莲身上的寒冰冻得后锦一直哆嗦,她却坚持将小雪莲抱入怀中,一声声安抚着一株未开灵智的花,【帮帮好吗?】

    后锦说着:【我带你出天池,我会把你养大好好照顾你,你帮我,帮我救救我的夫君好吗?】

    她所求的不多,只想要小雪莲的几片花瓣,用它来净化桑迎身上的杀戾魔气。

    她日日守着小雪莲,将小雪莲贴心护着,感受着小雪莲逐渐生出的灵识,在她被抓入龙族时,低低喃着:【你救过我的夫君,就算是为了我的夫君,我也不会将你交出去。】

    可当看着晁渊即将死在乌绍手下时,她将它从心口掏出,哭着道:【对不起。】

    【若还有机会,我还你一条命。】

    曲瑶瑶猛地睁开眼睛,发现天地失色,上空形成扭曲的漩涡。

    桑迎是堕神,他的逆天之举终是被天道察觉,再加上有未知因素的阻碍,轮回之道开启后失了控制,吸入的不只是桑迎,还有阵法下的所有生灵。

    桑迎成功了。

    明黄的衣摆荡动,他任由轮回之道将他吸入,阻挡在东魔宫外的结界消失,顾天慈带人闯了进来,莫玄霄大喝:“都别动——”

    “啊,救命!”已经有修者被卷入轮回之道中。

    曲瑶瑶惊讶自己竟然没死,着急从法阵中出来去找晁渊。

    风速猛烈,强大的吸力几欲将曲瑶瑶带到上空,她一步步艰难的靠近晁渊,想要为他解开身上的束缚。晁渊终于挣断了一条锁链,探手想要去拉曲瑶瑶。

    “晁渊,我……”指尖相抵,曲瑶瑶正要去牵晁渊满是鲜血的手,越来越烈的吸力将曲瑶瑶腾空卷起。

    莫玄霄失血过多,他在去拉曲瑶瑶的过程中生生去她错过,曲瑶瑶越升越高,还在伸手试图去抓晁渊。

    “救我!”

    “我不想死,救命!”

    “啊——”

    越来越多的人被卷入轮回之道中,来自大道的力量谁也无法挣脱。

    强劲的风刮疼曲瑶瑶的眼睛,让她再也无法看清晁渊的模样。刚刚劫后余生她有多欣喜,此刻就有多痛苦,她还在轮回之道下挣扎,不想就这么认命。

    “晁渊。”

    “晁渊……”

    曲瑶瑶的手在空中乱抓着,就在即将被卷入轮回之道时,她的手忽然被人用力拽住。

    不等看清人,曲瑶瑶便被用力的拢入怀中,晁渊身上还有被穿透的锁链没有拔出,他紧紧拥着曲瑶瑶浑身发颤,低哑道:“对不起。”

    是他没有保护好她。

    曲瑶瑶摇了摇头,明明刚刚那么怕,在晁渊抱住她后,她却忽然什么都不怕了。

    谁也不知道如今失控的轮回之道,会将他们卷入哪里,会不会直接碾碎他们,曲瑶瑶抱住晁渊的腰身,低声道:“若下一刻迎接我们的是死亡,这一刻我亦无悔了。”

    至少他们是相伴着走向死亡。

    看着越来越近的轮回之道,晁渊轻轻摸了摸她的头,“谁说我们要死?”

    “瑶瑶,你还相信我吗?”

    晁渊望着曲瑶瑶,看到她这次毫不犹豫的点头,哭着道:“我相信,你说什么我都信。”

    “那好。”晁渊低头亲上她的额头,在他们同时触到轮回之道漩涡时,晁渊反身背对着漩涡,以神力对抗天道之力,拼上所有的修为将曲瑶瑶推出了轮回之道。

    “不。”

    “晁渊——”

    这一变故曲瑶瑶反应不及,她探身想要去抓晁渊的手,却被他的神力越拖越远,越拖越远……

    飘扬的红衣在漩涡中散开,殷红的色彩划破黑暗,晁渊在投身入轮回之道时,笑着对曲瑶瑶说——

    “等我回来娶你。”

    “……”

    轮回之道消失了。

    晁渊进入轮回之道后,便封闭了轮回之道的入口。

    满地残骸,幸存者开始庆祝自己的劫下逃生,他们欢呼雀跃着,只有曲瑶瑶跪在地上失声大哭,怎么找也找不回她的晁渊。

    “瑶瑶。”莫玄霄走到她的身边,他想要抬手触摸她,却看到她身上有大片大片的血迹,都是来自晁渊的。

    动作停住,他收回手蹲在曲瑶瑶身边,轻声道:“跟我离开吧。”

    他不会回来了。

    曲瑶瑶摇头,断断续续说着:“他说要我等他,他要我相信他……”

    “我不走。”

    “我要留下来等他。”

    莫玄霄沉默着,他陪着她等了很久,从日出等到日落,他失血太多,已经有太多人劝他尽快回去养伤。

    “如今妖魔界失了魔君,您要是出了事修仙界就真的毁了。”轮回之道的开启,害他们损失太多的修者。

    莫玄霄攥紧手指起身,他对着曲瑶瑶伸出手,“瑶瑶,跟我走吧。”

    “他……”

    “他会回来。”曲瑶瑶打断他的话,脸色的泪已经干了。

    她呆呆盯着上空的月亮,一遍遍坚持着:“晁渊要我信他,他说他会回来,他就一定会回来。”

    所以她哪里也不去,就在这里等他。

    莫玄霄走了,所有的修者都走了,就连四周的妖魔也怕了这里四散逃离,偌大的空地,只剩曲瑶瑶一人。

    在寂静的夜色下,曲瑶瑶呼吸平稳还在看着天空,后来月亮渐渐隐退,一缕耀目的光辉洒向大地。曲瑶瑶伸出手,看到太阳缓慢升上天空,一缕缕金色光芒落在她的掌心。

    “晁渊,你看。”

    曲瑶瑶将五指蜷缩攥紧,试图将光芒收敛入掌心,自言自语着:“我们的光出来了。”

    轻柔的风刮过,一角衣衫染红她的视线,曲瑶瑶的身后有笑声传来,如当年他们从荒海逃生看到日出时,轻轻应着一模一样的话,“嗯……有光了。”

    他们成了彼此的光。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结束了。

    感谢能追到这里的姐妹们,可能不能让所有人满意,但我尽力了,无愧于心,我将自己想象的故事完整写了出来,哪怕这本文追的读者不多、赚到的钱也不如我其他书的零头。不管你们信不信,但我没有砍大纲,没有敷衍,真的没有……

    要说唯一的消极态度,是我没有给这本文的后期捉虫修容,鞠躬道歉。

    下面开启番外,大家还想看就继续看,不想看就有缘再见吧,下本我也不知道要写什么了,可能是《强夺》可能是《魔尊徒弟》可能是《小师娘》还可能是《亡夫替身》、《毁他》、《锁金屋》《反派情人》。大家看着喜欢啥收藏啥吧,最近太过没信心,希望各位轻点喷QAQ。

    最后:

    下章开启瑶瑶和晁渊的番外,大家有什么想看的情节和梗可以说说看,合适的我就加入番外中。

    休息一天,11号更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