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十代目社畜打工指南 > 第118章

第118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118)

    “樱田先生,婚礼那天,您很有可能会遭遇危险。”这是结婚的前一日,沢田纲吉特地前去拜访时说的话。

    “其一是相田镇成,其二是您的未婚妻.稻森女士。”沢田纲吉坐在沙发上,望着对面的面色平淡的男人,突然觉得有些难以启齿。

    他的眉间紧紧地锁起,犹豫了片刻之后才开口道:“我和太宰去见了港口黑手党的首领,得知了稻森女士曾经和他做过一个交易。”

    她的孩子逝世之后,她将目标锁定在了港口黑手党的首领身上。

    于是便独自一人握着一把武士刀,踏入了港口黑手党的大楼,最后的结果却是负重伤而逃,在奄奄一息之时倒在了森鸥外的医务所前。

    那时候,森鸥外对这个失去了女儿的可怜女人说——

    “你的仇人,港口黑手党的首领,我会亲手杀掉他。”

    “作为交换,你就欠我一个人情好了。等我需要的时候,你要归还这个人情。”

    “我知道的。”樱田勇默默地点上了一根烟,似乎浑然不在意。

    “她曾经是个杀手,以及,她最初接近我的时候目的不纯这一点。”

    他叼在口中的烟条上火星忽明忽暗,轻薄的白色烟雾逐渐升腾扩散,渐渐模糊了他那没什么表情的面庞。

    “Ric最后会归属于森鸥外,其实和惠子也脱不了关系。”

    “不过,这些我早就已经不在乎了。”他从嘴中抽出烟条,在烟灰缸中轻轻抖了几下,再度看向纲吉。

    “沢田,人都是会说谎的生物。即便是再高洁的人也终有说谎的那一天。”说道这里,他顿了顿,逐渐展露出一道浅淡的微笑,“至少我知道,惠子对我的爱意是真的。”

    “有这一点就足够了。”

    沢田纲吉回忆起来,几个月之前,在那伙雇佣兵组织入侵Ric的事件之后,樱田先生和他说过——

    “我会变成什么样子已经无所谓了。”

    “但我不想再看见我的家人受到伤害了。”

    金刚石是自然界中天然形成的硬度最大的物质。

    “但是想要摧毁它其实很简单。”太宰治拿出了一个小型的铁锤,轻声道:“只需要用锤子敲上几下。”

    金属在铁锤的敲打下,原子结构会遭到分散,从而弯曲延展成其它形状。而金刚石由于每个单位体积内原子分布及其密集,原子间的化学键会在剧烈的撞击之下轻而易举地断裂。

    然后,全自然界最坚硬的东西,就会在以一个如此轻松的方式碎裂成无数的残片。

    这是樱田先生原本准备在婚礼之时亲手戴在心爱女子无名指之上的婚戒,戒指上镶嵌的那块蓝宝石蕴含着无价的力量,只不过这块宝石现在没有机会再被送出去了。

    沢田纲吉前往病房看望樱田先生的临走时刻,对方询问了他一个问题。

    “沢田,你究竟是什么人?”

    意料之中的问题。

    从把那本书拿到樱田先生手里时,他就已经做好回答这个问题的准备了。

    “我来自另一个世界,樱田先生。”纲吉回答。

    “我是为了收集这个世界的本源力量,才会来到这里的。本源的力量,你刚刚已经触碰过了。”

    樱田勇微微张大双眸露出了错愕的表情。

    他凝视着沢田纲吉沉默了片刻,很快就接受了这个事实。

    “这样一来,反倒说得通了。”关于沢田纲吉的身份问题等等的诸多疑点。

    “那枚钻戒,拿走它吧,沢田。”樱田说。

    “如果是你的话,一定不会使用【书】胡作非为的。”他坐在病床间,朝着门口的棕发青年勉强展露出一个淡笑。

    沢田纲吉站立在门口,重重地点下头:“我知道了,樱田先生,感谢你的信任。”

    “我识人很准的。”樱田先生的声音仍旧虚弱,但是却蕴含着某种力量感。

    “去吧,沢田。”

    “有缘再见。”

    “所以,我们现在敲碎它?”沢田纲吉蹲下身,看向那枚被放置在地面上,看起来璀璨无比的钻戒。

    “不毁灭掉的话,是没有办法转换载体的哦。”太宰治的声音从上方传来。

    “那就.敲吧。”

    纲吉做了几秒钟的心理建设,就抡起了手中的铁锤,朝着那枚钻石砸下。

    房间内传来了硬物互相撞击的剧烈声响,二者接触之时甚至迸发出了小片的火星。

    钻石碎了。

    小块的碎片落满了地面,甚至铺张开了大片齑粉。

    那本绿色封页的书籍就摆放在钻石的旁边,钻石被摧毁的一瞬间,这本书自行展开,书页四下翻动互相拍击,发出了极为耀眼的白光。

    书籍残缺的那三分之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而出,最终成为了一本完整的书。

    纲吉站起身,看着那本书闪烁着光亮慢慢地漂浮在了半空之中。

    他仰起头,几乎如释重负一般地长呼出一口气。

    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身体轻巧了许多。

    长时间积压在心中的阴云也在这一刻尽数散去了。

    这个世界的【书】,终于成为了完整体。

    “我可以许下我的愿望了吗?”他朝着那本书说。

    “我知道你的愿望是什么,异界人。”书的声音悠悠飘来。

    这道声音辨别不出男女,听不出任何的特质,毫无记忆点,没有办法找到合适的词汇去形容。

    或许,这就是世界意识的某种保护机制。

    无人能够窥探祂的秘密。

    “但是你所需的力量总和实在过于庞大了。”书说。

    “这个世界原本是一个应当消失的世界,只不过,它被这个人的同位体用【书】的力量留存在了毁灭前的那一刻。”

    太宰治眨了眨眼睛,转而看向了纲吉。

    “但是,不可否认我的世界曾经存在过的事实。”纲吉微蹙双眉,“这是你亲口告诉我的。”

    就是这一句话,让他在濒临崩溃的边缘重拾自我,坚持着回到横滨一路寻找最后一枚碎片。

    “是的,异界人。”那本嫩绿色,像是新生生命一般的书在空中飘浮着转了一个圈,“我也没有否认有解决方法这一点。”

    “怎么解决?”

    “很简单。”祂回答。

    “我把力量借给你维持世界后续的运转,它将会成为脱离出因果循环、独立而出的新世界。”

    “这不是简简单单就可以做到的事情,这部分力量用于维持你的世界之后,我们现在所处的这个世界将会陷入十分脆弱的境地。”

    “所以,你需要慢慢归还那些借给你的力量。”

    纲吉盯着那本浮于空中的书,目光坚定:“我该怎么做才能归还那些力量?”

    只要能让世界延续,让他做什么他都心甘情愿。

    “这几趟的世界之旅下来想必你也清楚,在这个世界之外,还纵横交错着正无穷个世界。你要做的就是,前往其它的世界,收集非必要式的能量载体,交还给我。”书回应,声音仍旧没什么起伏。

    “非必要式的能量载体?”纲吉挑挑眉,“那是什么?”

    “不影响那个世界正常运转的能量。将它们收集起来,积少成多,慢慢就可以填补我所损耗的力量了。”

    “什么时候去收集?”在一旁沉默了许久的太宰治终于开了口。

    “鉴于那边的世界与这里的流转速度基本持平,以及我预计的二位的工作效率,每年只需要抽出一个季度的时间用于前往其他世界就足够了。”

    简而言之。

    就是要给这个世界意识打工啊。

    沢田纲吉扶额,流露出了哭笑不得的表情。

    “我说,没有你这个样子的吧。”一旁的黑发男人抱起双臂,“想让我们为你工作,工资就姑且算是提前支付过了吧,但是难道中间就没有休假吗?”

    “双休日,固定的假期,还有工作中不幸受到工伤包不包赔偿,包赔偿的话又要怎么算。”他抬起一只手,直指空中似乎正在汗颜的绿色书籍,扬声道:“身为世界的意识,难道连这些东西都考虑不到吗?”

    “.”

    “两个月。”他抬起手,比了一个数字“二”的手势,“最多两个月,否则免谈。”

    “.你们哪里有资格和我谈条件?”存于书中的世界意识不咸不淡地反驳了一句。

    “诶呀,如果不是我们,你现在还四分五裂地分散在世界各处呢,哪里有和我们说这种话的机会?”他微眯起双眼歪了歪头,“稍微学习一下适可而止吧,明明没有资格和我们谈条件的人是你才对。”

    “.”到底是谁需要适可而止啊。

    “不是吧,不是吧。世界的意识诶。”

    “纲君,不会真的有一整个世界的意识如此恬不知耻,过河拆桥、等自己变得完整了就立刻翻脸不认人吧?”

    “呜哇,我如果是生在那个世界的人,一定会为此感到超级——丢脸的。”他流露出了无比痛心的表情,一手扶在了纲吉的肩膀上。

    书沉默了片刻,最后缓缓道:“成交.”

    “每年的最后两个月,你们都需要前往其他世界寻找能量载体来填补我的空缺。直到这些力量被你们归还完毕为止。”

    而此时,那个黑发青年此刻正笑嘻嘻地凑到沢田纲吉的耳边,小声道:“纲君,怎么样,我们以后每年都有两个月的时间可以用于旅行哦。”

    “别的人都是跨国旅行,我们是跨世界呢~”

    “是不是听起来就很浪漫的样子?”

    “.”绿皮书再度陷于沉默之中。

    祂能听见的啊。

    “那就这么定了。”纲吉谈笑着抓过太宰搭在他肩膀的手,抬眸望着这本书,说道:“那么,请问现在可以将我们送去我的世界了吗?”

    “可以。”书说。

    一阵光芒倏然划过,他们的眼前立刻凭空浮现出了一个纯白色的大门。

    “打开这扇门,你们就可以回到你们的世界了。”

    “到了约定的日子,我自会出现找你们兑现诺言。”书在上方漂浮着,留下了这句话,便在眨眼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沢田纲吉望着那扇纯白色的大门,沉默了片刻,转而看向了身旁的太宰治。

    这个黑发青年此刻正在朝他展露着无比惊艳的笑容。

    “纲君之前不是就已经答应我了吗?”他用力地握紧了那只正在牵着他的手,“带我一起离开吧。”

    “要不要去告个别。”纲吉说,“和侦探社的大家说一声。”

    现在再不去道别的话,恐怕就来不及了呢。

    虽然他并没有在侦探社留存过久,但是他很清楚侦探社的大家嘴上不说,心底却都十分关心着太宰。

    “才不要。”他露出了有点幼稚的表情,立刻摇起头:“那种矫情的场面光是想想就会让人禁不住发抖。”

    “但是如果你突然消失了,大家一定会很担心你的。”纲吉一副不容分说的模样,目光都变得严肃了起来:“所以至少要告诉他们你很安全之类的,让他们不要担心。”

    这个黑发青年沉吟了片刻,最后像是灵光一现一般,掏出了手机,翻找向通讯录,选择了联系人国木田独步,发给了他一条短短的短信——

    “我要和纲吉君回家了哦,勿念0v0”

    短信气泡前的“发送中”消失之后,太宰治便关掉了手机,直接朝着房子的窗户丢了出去。

    沢田纲吉在一旁看的发愣,他已经能想象国木田先生看着短信一副咬牙切齿、破口大骂的样子了。

    “走吧,纲君。”太宰治潇洒地转过身,走回了他的身边,一同看向身前的这扇白色大门。

    “一起吗?”纲吉问。

    “一起吧。”太宰说。

    他们相视而笑,最后一起将手贴合在门前,朝着前方轻轻一推。

    “对了,纲君。”门刚刚打开一小道缝隙的时候,太宰治突然想起了什么。

    “怎么了?”

    “在上一个世界,你也朝书许愿了吧。”他那双清澈至极的鸢眸看了过来,“现在可以告诉我,你许下了什么心愿吗?”

    沢田纲吉愣了愣,随后眉眼尽数弯起,渐渐流露出夺目的笑容。

    “你想知道吗?”他故作神秘地问道。

    “嗯,想知道呀。”

    “我其实只在书上下了一行字。”纲吉轻笑着,声音不自觉地放轻了些许。

    在那个以为自己一无所有的时候,在崩溃的边缘,他咬破了手指,颤抖着指尖,以鲜红的血液在那本书上写下了——

    “‘沢田纲吉最后寻找到了他的归宿。’”他说。

    他握紧了太宰治的手,目光紧紧地凝视着这个表情逐渐变得错愕的男人。

    “幸运的是,我已经找到了。”

    他再度展露微笑。

    (正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正文写完啦!纲吉的社畜之旅却仍未结束!

    我现在直接激动地绕宿舍楼跑十圈!

    ----

    明天开始写番外啦~

    之前说的画也提上日程了,在起稿了在起稿了!下周开抽奖哦

    ----

    顺便,接档文《首领们的马甲天天搞事》,cp首领宰和首领纲哦,这本很甜,我拍拍自己的36D保证!还没收藏的各位了解一下?(星星眼)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